第1915章 魔神风采 - 天骄战纪

第1915章 魔神风采

大道无量瓶! 随着林寻发力,晶莹剔透的瓶口中,倏然激射出一道剑气。 有去无回! 同样的一招,在之前林寻击杀那银袍女子时,就曾动用过一次。 只不过,被大道无量瓶施展出的此招,气息完全不一样,威力足足是林寻所施展的一倍。 铛! 震耳欲聋的碰撞声中,一杆金色战矛被狠狠震飞,手执战矛的准帝,手腕直接断裂。 他神色骇然,刚欲闪避,那一抹剑气已劈头斩落。 轰! 恐怖的一幕出现了,这位准帝境人物的躯体,竟是在剑气之下,直接轰然爆碎,魂飞魄散。 至此,第四位准帝被诛! 仅剩下的紫袍男子和操纵灵珠的准帝,皆都骇然,内心的震怒已被一抹惊惧的寒流取代。 最初时候,他们气势汹汹,谈笑之间视林寻为瓮中之鳖,认为由六位准帝一起出手,仅仅只是对付一个绝巅圣王境的年轻人而已,完全就是大材小用。 可现在,战斗不过进行片刻而已,陆续已有四位准帝被杀。 银袍女子死在“有去无回”之下。 矮胖老者死在“焚烬之瞳”之下。 瘦削男子死在道之领域内。 而此时执掌金色战矛的男子,则死在大道无量瓶之下! 一幕幕血腥的死亡场景,就如一次次沉重无比的打击,让仅剩下的紫袍男子二人皆都有做梦般的不真实感。 太恐怖。 也太不可思议! “二哥,情况不妙,再不走恐怕……” 掌控灵珠的准帝神色凝重,他一袭锦袍,气息凶悍,只是此刻内心也充满了惧意。 紫袍中年神色阴晴不定。 他内心都在淌血,充满了震怒、不甘和惊惧。 在一个年轻后辈面前折戟,损伤如此多同伴,让他都快要发狂。 可锦袍男子的一句话,令他顿时冷静一些,心中已萌生退意。 “走!” 他一咬牙,打算抽身而退。 “现在再走,不觉得已经晚了?” 林寻身影倏然杀来,催动道之领域力量,覆盖十方,将紫袍中年二人全都牵制。 “杀!” 紫袍中年二人齐齐色变,近乎拼命般进行厮杀。 只不过,他们此刻已不是为了杀敌,而是为了杀出一条生路,只要抓住一线机会,凭他们的实力,足可以轻松逃遁。 轰! 紫袍中年双手虚按,身前浮现万重水流,犹如汪洋肆虐,释放出淹没宙宇,摧垮山河般的磅礴气势。 另一侧,锦袍男子也施展压箱底手段,随着他一挥手,十八颗色彩缤纷的灵珠掠出,形成一挂灵珠之环,嗡嗡长鸣,泼洒下滚滚神辉道光。 两位准帝拼命,那情形超乎想象的可怕,让林寻都感到极大的压力。 他也不再保留。 唰! 在其胸膛之地,一道刺目璀璨的白光倏然掠出,天地山河,周天万物,仿似瞬间凝滞。 犹如万古流转的岁月,出现了一刹那的停顿! 天赋神通—— 禁逝! 世间万象犹如画布般静止,紫袍中年和锦袍男子就像在画中定格,连同他们所施展出的拼命手段,也都停滞在那。 这诡异无比的一幕,无疑显得太可怕。 毕竟,牵扯到了至高的时间秩序力量,这可是连帝境人物都极少能触碰到的恐怖奥义。 “斩!” 在施展禁逝神通的一瞬,断刃如一挂灿灿星河,朝锦袍男子劈杀而下。 与此同时。 林寻身影凭空出现在紫袍中年身前,以大无尽吞噬经演绎撼天一拳。 噗! 锦袍男子躯体被剖开,鲜血飞溅长空,无匹绚烂的锋芒神辉,将他爆碎的躯体淹没,最终形神俱灭。 而在另一侧,伴随着沉闷的撞击声,紫袍中年的胸膛被一拳砸得塌陷下去,口鼻喷血,发出凄厉的大叫。 原本,林寻这一拳是轰向紫袍中年头颅的,不过在最后却被从禁逝神通中反应过来的紫袍中年及时闪避。 若不是如此,这一拳都能要了他的命。 轰! 虚空塌陷,紫袍中年倒飞出去,脸颊煞白,他胸腔塌陷,已遭受到极大的重创。 而当看到远处的锦衣男子被杀的一幕,更让他肝胆欲裂。 “可恶——” 他披头散发嘶吼,眼睛都淌血,怒恨到癫狂,“小畜生,他日,我赫连雄必杀你!” “你没机会了。” 林寻声音还未落下,他人已出现在紫袍中年身前。 一瞬,紫袍中年眼前一黑,仿似一口吞天大渊笼罩而下,他本欲施展秘法闪避,身影却如遭禁锢,被一股恐怖的吞噬力量钳制。 而后,他整个人都被吞没其中。 轰! 随着林寻的道之领域力量全力运转,本就重伤垂死的紫袍中年,躯体顿时寸寸齑粉炸开。 其精气神连同自身一切力量,都如遭受到恐怖的吞噬,在短短眨眼间就灰飞烟灭! 天穹下,林寻凭虚而立,身映深沉大渊之象,黑发飘扬,一如远古传闻中的魔神。 睥睨傲世! 极远处,目睹这一切的赫连齐早已傻眼,心神失守,直至看到紫袍中年也都遭难时,他整个人就像崩溃般,失声大叫: “不,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 惊恐的嘶吼,响彻这片破碎的山河之上。 赫连齐,一个绝巅圣王境存在,曾在云州论道选拔中,成为十大榜首之一,也曾在第二轮选拔中脱颖而出。 似他这般俊杰,在云州境内也是一个个足以令大多数修道者仰望的存在。 可此时,他却像受惊过度的鹌鹑,目眦欲裂,如丧考妣! “后悔了?” 林寻倏然出现在赫连齐身前,看着他惊恐惘然的样子,一对黑眸中不禁泛起一抹怜悯。 这蠢货,终于感到害怕了吗? “你……你究竟是谁?” 赫连齐抬眼,看着眼前的林寻,仿似第一次认识般,感到无比的陌生。 “死到临头,你还关心这个问题?” 林寻讶然。 “我只是敢肯定,这世上从没有一个叫金独一的人,能够在绝巅圣王境中,杀死那么多准帝!” 赫连齐眼睛猩红,透着恨意。 “若你以前也这般聪明,哪可能会发生今日之事?” 林寻轻叹。 “你究竟是谁?” 赫连齐嘶吼,他宛如发疯一样,彻底没有了理智。 “你都要死了,知道我是谁又有何用?” 林寻说罢,袖袍一挥。 轰! 恐怖的力量化作一尊洪炉,镇杀而下。 这同样是一种对道之领域的御用,似炉时,衍化大道洪炉之奥义,似渊时,衍化吞噬大渊之象! 转瞬间,赫连齐被镇杀当场,魂飞魄散。 临死都在嘶吼,在质问林寻是谁。 其实,林寻早已看出,赫连齐的心境已崩溃,神智遭受到冲击,哪怕就是自己不杀他,也会变成一个痴呆疯子。 没有什么感慨,林寻开始清扫场中的战利品。 片刻后。 嗖! 浩宇方舟腾空,带着林寻挪移而去。 只留下一片疮痍满目的破碎山河。 在林寻离开没多久,一行人出现,为首的赫然是空玄神岛的掌教澜道人。 “这里残留着不同的准帝气息,看这等毁灭场景,应该是发生过极其激烈的血战。” 澜道人目光一扫,就做出判断。 “掌教,难道那金独一已经被别人抢先一步杀了?” 有人忍不住问。 澜道人摇头,神色明灭不定,“场中残留的准帝气息,属于六个人,若我推测不错,这六人应当是遭难了。” “什么?” “那金独一分明是一个人单独上路,难道还有人在暗中帮他不成?” 众人皆一阵惊疑不定。 “走吧,立刻回宗门。” 澜道人深吸一口气,做出决断。 走? 众人都是一怔,就这样放弃了? “这金独一胆敢一个人行走,哪可能是没有依仗?没看到这片区域中,已有六位准帝陨落?我都怀疑,在此子背后,是否有着一尊帝境人物跟随……” 澜道人沉声道。 帝境! 一句话,令众人悚然一惊,想一想也是,能够击杀六位准帝的存在,哪可能是寻常之辈? 当下,澜道人带着一行人匆匆而去。 “哼,空玄神岛这些家伙倒是聪明。” 在澜道人离开没多久,在这片破碎山河附近,恒霄等璇玑道宗的大人物的身影浮现而出。 “掌教,金独一小友的战力未免也太恐怖了,您可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来历?” 有人忍不住问。 之前,他们在恒霄的带领下,暗中追随着林寻,当之前那一场战斗爆发时,他们皆一一看在眼中。 原本,他们是打算出手相助的,哪曾想,战斗甫一开始,林寻就连斩两位准帝。 紧跟着,不过片刻时间,其他准帝也一一被诛。 那血腥的一幕幕,让他们这些老家伙都备受震撼,差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毕竟,一个绝巅圣王,却杀准帝如杀鸡般,放眼整个鸿蒙世界,谁见过如此惊世骇俗的事情? 自然地,也都根本没有他们插手相助的机会。 “不管金独一小友是谁,今日之事,不得有任何泄露,各位可明白?” 恒霄沉声道。 众人心中齐齐一凛,点头答应。 见此,恒霄心中这才暗松一口气,暗道:“这可是咱们祖师爷的小师叔,其身份和实力自然不是寻常可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