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7章 紫雀和紫袍青年 - 天骄战纪

第1917章 紫雀和紫袍青年

银色面具,一袭白衣,身影修长…… 当这样一道身影走来时,林寻瞳孔不易察觉地一眯,感受到一种迥异于常的强大气息。 对方明显经过易容,连气息都进行遮掩,可多年征战养成的直觉告诉林寻,此人很不简单! 灰袍男子和白袍老者齐齐皱眉,意识到这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明显是和瘦弱中年一起的。 当他们刚要开口拒绝,却浑身一僵。 因为随着那银色面具男子的目光看过来,两人心神都颤粟,犹如被一尊至高主宰在俯瞰! 灰袍男子深吸一口气,道:“朋友,这是雾隐斋,你提出的请求,我们……” 不等说完,那银色面具男就说道:“昨天,你们出了八百六十万道晶,买下了那些宝物,我可以给你们两倍的价钱赎回。” 他声音尖细,透着一股独特的磁性,像刀锋在砂石上划过的声音,语气虽平淡,却不容拒绝。 两倍的价格! 灰袍男子和白袍老者心中齐齐一震,意识到刚才卖给林寻的那些宝物,远非他们想象中那般简单。 可交易已经完成,他们想后悔也不行。 并且,林寻是手持紫色玉牌而来的贵宾,他们可不敢在此时做出反悔的举动。 “抱歉,这些宝物确实已售出。” 灰袍男子此话一出,只觉呼吸一窒,一股恐怖如山崩海啸般的气息压迫而来,让他躯体紧绷,差点当场崩溃。 就见银色面具男子淡然道:“卖给谁了?我要一个明确的答案,再不说,我可不在意什么雾隐斋。” 一字一句,流露出强势之极的意志和压迫。 灰袍男子和白袍老者皆大汗淋漓,心神悸动,对方的气息太过恐怖,令他们都快要承受不住。 “朋友,强人所难可不好。” 便在此时,林寻横移一步,不动声色地挡在了灰袍男子他们身前,看向银色面具男子。 顿时,灰袍男子二人如快要溺死的人获救,浑身的压力骤然消失,浑身一阵轻松。 “嗯?” 银色面具男子目光盯着林寻,他瞳孔呈现幽蓝色,宛如深邃浩瀚的海洋,有慑人的电芒流转其中。 林寻处之泰然,神色自若。 对方流露出的威势虽强,可还无法影响到他的心境。 “有意思,在这小小凌风城内,竟碰到你这样一个人物。” 银色面具男子声音带上一丝冷意,“给你一个忠告,莫要插手这件事,否则,这鸿蒙世界内,怕是无人能救得了你。” 他语气依旧很平淡,可口吻却极其之大! 林寻眉毛一挑,道:“威胁?” 银色面具男子道:“你可以当做是。” 林寻蓦地上前一步踏出。 其他人并未感觉什么,可银色面具男子却躯体一僵,感受到一股滔天般恐怖的无匹杀意锁定身上,令他毛骨都倒竖起来。 高手! 他瞳孔收缩,骤然运转全身力量进行化解,可无论如何,都无法摆脱那一股恐怖杀意的锁定。 这让他脸色又是一变。 “宝物是我买了,你确定不改变主意了?” 林寻淡然开口。 “什么?” 那模样落拓的瘦弱中年叫道,“朋友,能不能让我赎回来,我出高价!” “现在,没你的事了,滚一边去。” 银色面具男袖袍一挥。 砰的一声,瘦弱中年整个人飞出去,狠狠跌在数十丈外,口中咳血。 “你怎么能反悔,你说过只要我将宝物赎回来,你就会给我两倍的报酬。” 瘦弱中年趴在地上大叫,满脸的不甘。 林寻他们这才知道,瘦弱中年之所以要赎回那些宝物,完全就是被诱人的利益所驱使,而不是真的在意他那些祖传宝物。 而许诺给他利益的,就是眼前这银色面具男子。 “朋友,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很自负的人,不过,若你知道我的身份,怕是不敢再这么做。” 没有理会远处那大喊大叫的瘦弱中年,银色面具男子目光一直盯着林寻,声音尖细,“不如这样,我们做一笔买卖,只要你将那些宝物交出,我给你三倍的价格。” 三倍! 灰袍男子和白袍老者脸色又是一变,愈发意识到,那些宝物注定极其不简单。 林寻笑了,这家伙从头到尾,就一副高高在上般的傲岸姿态,看似平淡的语气,实则流露出的态度可骄狂之极。 他探出右手,五指朝银色面具男子的脖颈抓去。 轻描淡写,也谈不上多快。 银色面具男眸子中寒芒一闪,也似被激怒,撮掌为刀,横切而出。 嗡! 璀璨的银色道光从他掌心迸射,刺目无边,虚空都如纸糊般被撕裂开。 附近其他人眼睛都睁不开,心神大骇。 可就是这等恐怖的一掌,尚在半途,就无声无息地被吞噬湮灭,砰的一声,他的掌指都被震得差点断裂,狠狠弹开。 而林寻的五指,则已趁势一把攥住对方的咽喉,力量迸发,将对方一下子提在了半空。 银色面具男骇然,刚欲叫出声,却感觉呼吸困难,脖颈都有一种快要被捏断的征兆。 最可怕的是,他全身的力量完全被压制,任凭如何运转,都无力挣扎和反抗。 这家伙是谁? 这云州境内何时出了这样一个强横人物? “你也看到了,若要杀你,易如反掌。” 林寻黑眸幽邃。 砰! 他手腕一抖,丢垃圾似的将这银色面具男子抛掷出去,“现在,我也给你一个忠告,滚。” 银色面具男气喘吁吁起身,脖颈处烙印着五道鲜红如血的指印。 他目光盯着林寻看了半响,一语不发,转身而去。 林寻没有阻拦,也根本就不担心被对方报复,因为无论是雾隐斋,还是这银色面具男子,根本不可能看破他此时的伪装。 “公子,此人来历怕是极其可怕,您可得小心一些。” 灰袍男子提醒。 林寻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打算现在就离开。 只不过临走时,他心中一动,将那瘦弱中年也带走。 枯瘦中年一脸的惊恐,百般的不情愿,可又哪能反抗得了林寻,直接就被敲晕带走了。 离开地下黑市,林寻也没有再在凌风城中逗留,重新换做赤火道体,朝璇玑道宗的方向掠去。 …… 凌风城。 一座客栈中。 银色面具男子匆匆走入其中,最终在一座房间前伫足。 他深吸一口气,摘下脸上覆盖的面具。 顿时,他整个人气息发生变化,原本修长的身影,多出一种婉约窈窕的神韵。 而他的模样,则变得清秀妍丽,一对幽蓝的瞳明净如宝石,红唇轻抿,丽质天生。 唯独那雪白细腻的脖颈上,残留着五道猩红的指痕! 原来,他是由一名女子所易容! “少主。” 她微微躬身,低声开口,原本尖细的声音,都变得柔润如水。 房门无声无息地开启,一道爽朗的笑声从中传出:“紫雀,怎么这么快回来了,行动可顺利?” 房间中,瑞兽香炉袅袅,一名仪态慵懒的紫袍青年,斜躺在一张软榻之上。 在他身边,有着一群妙龄女子小心侍奉着,一个个皆美若天仙,或婉约可人,或明艳绝俗,或娇俏活泼…… 有的帮他捏肩捶腿,有的为他斟酒送食,伺候的无微不至。 紫袍青年一身古铜色肌肤如岩石般坚硬,脸庞五官英俊明朗,如刀凿斧刻般棱角分明。 尤其是一对眼眸,璀璨若星辰似的,顾盼之间,神采飞扬,有着一种肆意张扬之气。 被叫做紫雀的女子俏脸苍白,走进房间后就跪在地上,颤声道:“少主,行动失败了。” 顿时,房间中的气氛变得寂静,那些女子手中动作皆停止,目光齐齐看向紫雀。 有的充满幸灾乐祸,有的则充满怜悯和同情,少主交代的一件事,竟办砸了! 紫袍青年将唇中的一颗葡萄籽吐出,这才懒洋洋从软榻上坐起身来,柔声道:“紫雀你别怕,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他声音温柔,可紫雀却浑身打了个寒颤,她可最清楚,这位少主是何等喜怒无常,乖戾嗜杀! 她深吸一口气,将之前在地下黑市的经历一一说出。 听完,紫袍青年讶然道:“被人截胡了?可知道那人是何等身份?” 紫雀摇头。 紫袍青年站起身,走到跪在地上的紫雀身前,将她扶起来,看着她雪白脖颈上的猩红指痕,心疼道:“那家伙简直太狠心了,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瞧瞧把我们的小紫雀折磨得,让我都看不下去了。” 紫雀露出羞愧之色,低声道:“少主,是奴婢办事不利。” “不怪你,谁能想到,一个小小凌风城,竟能冒出一个能轻易制服你的强者?咱们的小紫雀,可是一位绝巅圣王境后期的强者啊。” 紫袍青年拍了拍她肩膀,道,“不过,此事可不算完,那些宝物来历极大,少主我费劲心血,才好不容易查探到线索,无论如何,也决不能就这样放弃了。” 说着,他敲了敲自己脑袋,道:“我想起来了,距离附近最近的一个宗门,好像叫璇玑道宗吧,若是找人,动用一下他们的力量应该能够很快就找到。” —— 第二更晚上9点半左右,最近白天忙着搬家,只能晚上码字,差不多下周就能稳定下来,到时候会好好补偿大家~ 8)

下一篇   第1917章 昆仑重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