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7章 昆仑重宝 - 天骄战纪

第1917章 昆仑重宝

紫袍青年说完,就径直朝房间外走去。 “走走走,事不宜迟,那些宝贝可都大有来头,帝境人物见到了都得流口水。” 房间中那些千娇百媚的妙龄少女皆连忙跟上。 “紫雀啊,算你运气好,碰到少主心情好,否则你这次可就要遭殃了。” 有人路过紫雀身边,娇笑传音。 紫雀冷哼了一声,没有理睬。 实则她刚才也惊出一身冷汗,心都悬在了嗓子眼,唯恐少主忽然下狠手,将她给击毙了。 这样的事情,以往可发生过不止一次! …… 飞驰向璇玑道宗的浩宇方舟上。 “你叫什么名字?” “僧远渡。” “以僧为姓?” “对,我家先祖乃是一名云游四海的苦行僧,佛法高深,拥有旷世无量之道行,后来他老人家娶妻生子,便以僧为姓。” 宝船上,林寻正在和那自称叫僧远渡的瘦弱中年交谈。 僧远渡显得很老实和温驯,林寻问什么他答什么,显然也清楚,似林寻这等强者,是他万不能得罪的。 “这么说,那青铜箱子内的宝物,就是你家先祖从昆仑墟中获得?” 林寻黑眸闪烁。 僧远渡毫不犹豫道:“这是当然,否则那带着银色面具的家伙,怎可能会出两倍的价钱要赎回来?” “可既然是你家祖传宝物,为何就甘心这么卖掉?” 林寻一句话,让僧远渡神色讪讪,无奈叹息道,“家道中落,穷困潦倒,我只是一个伪圣,原本也不打算这么做,可为了我儿子能够拜入大道统中修行,也只能如此了。” 他深吸一口气,神色复杂:“我这当父亲的虽然很没本事,可却不想看着儿子跟我一样,为了他能够在大道路上走得更高更远,卖掉一些祖传宝物又算的了什么?” 林寻倒是没有说什么。 这是一个父亲的良苦用心,虽然这僧远渡看起来很落魄和无能,可他这份对子嗣的呵护和关爱,却令人动容。 “能不能跟我说说这些宝物的来历?”林寻道。 僧远渡诧异道:“你不是都知道了吗?” “我想听你说。” 僧远渡长叹道:“看来,你根本不相信这些宝物是从昆仑墟中带出,也对,那些破玩意,看起来都很神秘,可却根本没什么用处,连我都很难相信,这些玩意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奥秘,更何况是你们这些外人?” 那一箱子宝物,从其先祖那一代流传下来,被僧家一代又一代后裔看护和保管。 可无垠岁月过去,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发现这些宝物的奥秘。 直至到了僧远渡手中,他早已对这些宝物不抱什么希望,若非如此,也不会拿出来贩卖。 “说说吧,无论真假,我都想听一听。”林寻道。 僧远渡整了整思绪,道:“我家先祖法号‘寂叶’,身份极其神秘,我们家的典籍中只记载,先祖是一个极其了不起的大人物,可究竟有多了不起,却无从得知。” “我们这些僧家后裔只知道,寂叶先祖曾进入昆仑墟,见到过一口神异之极的宝炉,那宝炉中能够飞掠出一件件神异莫测的帝兵……” 当听到这,林寻心中一震,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名字:炼宝母炉! 昆仑墟有“九秘三藏”之地。 昆仑九秘,是九大秘境,每一个秘境内,皆曾诞生过一件帝兵,加起来就是九件帝兵。 这九件帝兵,皆是由炼宝母炉炼制出来,又被称作“昆仑九帝兵”。 像林寻手中如今拥有的大道无量瓶,大道无咎灯,便是昆仑九帝兵之二! 僧远渡继续说道:“后来,寂叶先祖离开时,就带回了这一些宝物。” 等待片刻,林寻一怔:“没了?” 僧远渡尴尬道:“太古时期的事情,我们这些僧家晚辈又哪可能知道的那么清楚。” 林寻一阵无语。 想了想,道:“你儿子呢,如今在哪里?” 僧远渡警惕道:“道友,祸不及妻儿,您都已买走我僧家那些祖传宝物,难道还打算杀人灭口不成?” 林寻忍不住笑了:“你不是想让你儿子拜入大道统中修行吗,若有我帮忙,保证你一颗道晶也不必花费。” 僧远渡这才明白误会林寻了,他激动道:“道友,这是真的?” “你觉得璇玑道宗如何?” “云州第三大道统,谁人不知?我早盼着我那孩儿能拜入璇玑道宗修行呢!” 林寻道:“我马上就带你去,把这件事解决了,也算是对你的一些补偿。” 僧远渡连连点头,激动得手足无措:“那……那可多谢道友了,我……我一定会报答您的大恩!” 半个时辰后。 巍峨绵延的神风道山前,林寻带着僧远渡飘然而落。 “小友,快请。” 山门中,璇玑道宗长老弘宇的身影第一时间出现,明显是早已等候在那。 “多谢了。” 林寻点了点头,跟随弘宇一起,进入璇玑道宗。 眼见林寻受到如此尊重的待遇,僧远渡顿时相信,林寻之前答应自己的事情,并非是夸夸其谈! “这下好了,我那孩儿终于也可以像那些天骄人物一样,进入大道统中修行了……” 僧远渡心中激荡,都有落泪的感觉。 不当父亲,谁都无法体会那种为人父的心情,为了子女能更出息,他们完全可以付出一切! 玉漱峰。 这里原本是掌教恒霄的修行之地,后来借给了林寻暂居。 当弘宇带着林寻抵达玉漱峰时,恒霄笑着迎了上来:“小友一举夺得云州论道大比第一的头衔,可喜可贺。” 林寻也笑着见礼。 “这位是?” 恒霄目光看向林寻旁边的僧远渡。 僧远渡浑身都一哆嗦,心脏剧烈跳动,紧张得额头直冒冷汗,恒霄!璇玑道宗的掌教,他怎可能没听说过? 可他万万没想到,甫一抵达璇玑道宗,就见到这等宛如传说中的大人物,一时间也是忐忑之极。 林寻没有多解释,只说希望引荐僧远渡之子拜入璇玑道宗修行。 恒霄毫不犹豫就痛快答应下来:“一个拜师名额而已,根本不必小友费心,此事交给我便是。” 僧远渡张大嘴巴,被他视作艰难无比的一件事,竟被林寻三言两语就解决,这让他都有做梦般的不真实感。 好半响才反应过来,躬身行礼,感激涕零:“多谢掌教大人,多谢掌教大人!” 恒霄笑道:“道友先在此地略作休息,待明天时候,我便亲自和你走一遭,去见一见令郎。” 僧远渡连连点头,满心欢喜地,很快就有侍者带着他离开。 安顿好僧远渡,恒霄这才对林寻说道:“小友,明天时候,博崖子祖师就能返回宗门,到时候,我会安排你和他老人家一见。” 林寻道:“劳烦道友了。” 恒霄洒然一笑:“小友,你可太见外了,以后可千万别这样,别人不知道你身份,难道我还能不知道么。” 林寻哑然。 “掌教,山门外有贵客拜访!” 蓦地,远处云层中,浮现出一道身影,恭声开口。 “哪里来的贵客?” 恒霄皱眉。 “据说是中土道州。” 听到这个答复,恒霄一怔,皱眉不已。 中土道州,那可是鸿蒙世界第一州,被视作祖庭之地,六大道庭和十大战族等庞然大物,皆盘踞其中! “小友,你且休憩一番,我去看看。”恒霄说道。 林寻点头,目送恒霄匆匆离开,他这才走进那一座专门为他准备的洞天福地中。 轰! 随着洞天福地的法阵开启,顿时将外界隔绝。 林寻抬手一挥,那一口巨大的青铜箱子浮现而出,稳稳落在地上。 他拿出符钥,插入青铜箱上覆盖的重重禁制中央,随着箱盖徐徐开启,箱内的景象也是再次映入林寻视野。 一枚青铜道印,一杆杏黄旗,一块灰濛濛的土壤,一截腐朽的神木,四种宝物,毫不起眼。 可林寻的眸子却一下子变得明亮无比,再不掩饰内心的欢喜和激动。 作为曾进入过昆仑墟,见识过昆仑墟种种神异的人,早在地下黑市见到这些宝物的第一眼,他就意识到了不凡! “别说花费九百万道晶,就是花费百倍千倍的道晶,也值!” 一边在心中感慨,林寻掌心一翻,浮现出一个黑黝黝的铜块,托在手中,宛如托着一座太古神山! 这个铜块,正是林寻当年在昆仑墟炼宝地“倒悬山”上,从一众强者的围攻之下夺得。 它的来历绝对堪称吓人,因为它是来自炼宝母炉所遗留的一块残片! 嗡~~~ 随着林寻拿出这铜块,那位于青铜箱中的一方青铜道印和一杆杏黄旗的表面,齐齐浮现出一抹晦涩的力量波动。 就宛如从无垠岁月的沉寂中苏醒了过来! 而在林寻掌中,炼宝母炉的铜块也是一阵发烫,和那青铜道印、杏黄旗之间产生一种奇妙的反应。 一时间,晦涩的波动如若潮水般涌现,沟通在三样宝物之间,嗡嗡之音震荡不休。 见到这一幕,林寻的心境也随之激动起来,果然,这两件宝物和炼宝母炉有关! 8)

下一篇   第1918章 真是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