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8章 真是巧了 - 天骄战纪

第1918章 真是巧了

当年在昆仑墟时,林寻曾得见大道无矩钟。 也是通过此宝留下的一缕意志力量,让林寻了解了诸多秘辛。 比如,诞生在炼宝母炉中的九帝兵,分别是一柄神剑、一把战矛、一盏铜灯、一杆战旗、一枚道印、一口玉瓶、一副战甲、一轮玉盘、一把神刀! 大道无矩钟曾言:“炼宝目炉铸九帝兵,以卫昆仑,但也因此触犯禁忌,遭遇亘古未有之大劫,令得炼宝母炉彻底兵解消散。” “而这九帝兵,分别藏于昆仑九秘之地,在后来的岁月中,被一个又一个进入昆仑墟的有缘者取走!” 其中,九帝兵之一的玉瓶,名唤大道无量瓶,最早是被方寸山传闻李玄微所带走。 后来,在古荒域苍梧神山上,被林寻机缘巧合之下得到。 那一盏铜灯,名唤大道无咎灯,当年林寻是在进入绝巅之域血冥之地时,从一个“骷髅船夫”手中获得。 也就是谁,昆仑九帝兵,林寻已获得其二。 而此时,当看到炼道母炉和那一方青铜印、杏黄旗之间产生的奇妙变化,林寻第一时间就想起了昆仑九帝兵! 也想起了两个宝物—— 大道无生印! 大道无方旗! 会是这两件帝兵吗? 林寻心中也不免激动,他深吸一口气,掌心一翻,大道无量瓶和大道无咎灯浮现而出。 顿时,神异无比的一幕出现了。 大道无量瓶和大道无咎灯也都一起发光,产生晦涩的波动,和铜块、青铜印、杏黄旗的气息交融在一起,彼此呼应,晦涩的力量犹如涟漪般,在这一众宝物之间氤氲蒸腾。 果然是! 林寻呼吸都一顿,黑眸明亮,敏锐注意到,在那一方拳头大小的青铜印上,凝聚出一副模糊的图案。 图案中,众星璀璨,周虚浩瀚,山河万象,万灵栖居…… 可随着一道深沉的青铜光从天而降,那无垠星空轰然倾塌爆碎,无数星辰化作粉末,山河万象无不就此崩塌毁灭。 而栖居世间的万灵,则全都随之魂飞魄散! 那惊世骇俗的般的镇杀一幕,令林寻心神都一阵震荡,倒吸凉气。 最终,无尽毁灭中,唯有一方道印浮沉,散发出晦涩神秘的青铜光…… 轰! 当看到这时,这一幅图案也随之消散,静静搁置在箱子内的青铜印表面,则浮现出一缕缕道纹,勾勒出两个沉凝古老的道文—— 无生! 大道之下,有死无生! 无疑,这一方原本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青铜印,实则正是昆仑九帝兵之一的大道无生印! 唰! 还不等林寻反应,一抹绚烂缤纷的光倏然从那一杆杏黄旗上涌现。 旗幡哗啦啦翻滚,流转出濛濛如雾的缤纷道光。 一瞬,林寻毛骨悚然。 这些绚烂的道光,看起来梦幻美丽,可给人的感觉,就如绝世剑神临世。 每一缕道光,就如一缕足以开天辟地的无上剑气! 仿似,只要杏黄旗愿意,这无尽的道光就会变化出恐怖的杀伤力,任凭躲藏哪里,也逃不过这等杀伐! 就如此刻,林寻如今的战力已何等可怕,可目睹这些绚烂道光时,却有心惊肉跳,大祸临头般的感觉,躯体都紧绷起来。 最终,这些濛濛若雨,绚烂夺目的道光皆无声无息地内敛沉寂,消失在杏黄旗内。 而在旗幡表面,则同样涌现出两个道纹,飘逸如剑,轻若羽毛—— 无方! 无定式,无定法,变化万端,无所不至! 显然,正如林寻之前所揣测,这一杆杏黄旗同样是昆仑九帝兵之一,名唤大道无方旗! 林寻此刻满心充满惊喜,没想到,真的是没想到,仅仅只是在地下黑市中走了一遭,竟让自己意外捡到了这样一桩天大机缘。 他收起铜块、无量瓶、无咎灯,而后抬手一招,就将已模样彻底发生变化的无生印和无方旗取出。 仔细打量,之前的这两件宝物,毫无灵性,毫无气息波动,更是一点都不起眼。 而此时,无生印呈现出一种沉凝、冷寂的慑人气息,掌控手中,如托着一座太古神山。 无方旗则轻若无物,感受不到任何重量,拿在手中,旗幡摇曳,色泽晶莹,给人以缥缈无定之感。 林寻最终还是强忍住内心的冲动,没有立刻去试探这两件帝兵的威能。 “僧远渡说,其先祖‘寂叶’曾入昆仑墟,离开时带出了这些宝物,其中还有两件帝兵,如此看来,这‘寂叶’定然也是一位了不得的恐怖人物!” 林寻目光深沉,思忖起来。 昆仑墟和方寸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比如,蟠桃秘境中,曾有那位桀骜冲霄的师兄所留下的痕迹,至今还有一位身影若紫霞般的女子,在默默等候着这位师兄归来。 在御龙山之巅的秘境中,李玄微师兄曾进入其中,取走大道无量瓶。 在昆仑三禁之一的封禅台禁地,九师兄葛玉璞镇压独天妖帝于锁神天峰之下。 方寸山祖师留传承于封禅台之上! 这一系列的事情,无不证明,方寸山道统和昆仑墟之间,注定有着无法割裂的关系。 而此时,林寻都不禁怀疑,当年一举取走无生印、无方旗这两件帝兵的“寂叶”,会否也和方寸山有关? 思忖许久,林寻也琢磨不透,便不再多想。 等以后再见到方寸山其他师兄师姐时,去问一问他们是否听说过“寂叶”此人便可。 林寻收起无生印和无方旗,目光则看向那青铜箱中仅剩下的一块灰色泥土,以及一截腐朽神木。 这两件,又是何等宝物? 正当林寻欲一探究竟时,洞府外,忽然传来恒霄的声音—— “小友,冒昧打扰,实在是有不得不告之的大事发生。” 林寻顿时袖袍一挥,将青铜箱收起,走出洞府。 “道友,发生了何事?” 洞府外,恒霄一个人伫足在那,神色阴晦,眉头紧锁,这让林寻不禁有些意外。 “之前,我去见了那前来拜访的中土道州贵客,也知道了那贵客的身份。” 恒霄深吸一口气,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一道出。 原来,刚才他前往迎宾大殿,见到了一行人,为首的是一名紫袍青年,仪态慵懒疏阔,可举手投足之间,却有君临天下之势。 在紫袍青年身边拥簇着一众绝世佳人,映衬得他愈发不凡。 经过交谈,恒霄才知道,这紫袍青年名叫颛臾横,来自帝族颛臾氏,年少时就拜入乾坤道庭修行,如今已是乾坤道庭的核心传人之一,是一个宛如绝世妖孽般的存在。 当听到颛臾横这个名字,林寻眸子中顿时闪过一丝异色,想起当年在昆仑墟三大禁地之一的“封禅台”上,最终成功抵达封禅台之巅的强者中,便有颛臾横此人! “此子前来,要借助我璇玑道宗的力量,去缉拿和搜寻一个曾出现在凌风城地下黑市的强者。” “当我看到这被通缉的强者画像时……” 恒霄说到这,眼神变得怪异起来。 林寻指了指自己鼻子:“找我的?” 恒霄点头,苦笑道:“这颛臾横拿身世和背景压我,并许诺,只要能抓到你,以后只要璇玑道宗有事相求,他自会全力相助。” “我自不会相信这种鬼话,不过明面上却不得不答应他的要求,所以刚将他们一行人打发走,就立刻前来和小友你相见。” 林寻彻底明白了。 在地下黑市中见到的那银色面具男子,应该不会是颛臾横,但肯定和颛臾横有关。 之所以要借璇玑道宗之手抓捕自己,无非就是为了那一口青铜箱子中的宝物! “还真是巧了。” 林寻想了想,身影一闪,气息顿时变化,已动用黄土道体取代本尊,宛如变成另外一个人。 恒霄一呆,睁大眼睛,仔细打量林寻片刻,才说道:“好神妙的易容之术!” 他可是准帝,竟无法看出一丝破绽。 并且,他想起当初在云州论道大比上,林寻也是以眼前这种模样出现世人面前! 林寻笑了笑,道:“如此一来,颛臾横想找到我,怕是再没有希望了。” 恒霄也笑了:“如此最好。” 可就在此时,林寻脸色微变,因为在他体内,无量瓶、无咎灯、无生印、无方旗这四件帝兵,竟是齐齐产生一丝奇异的波动。 与此同时,炼宝母炉的残片也嗡嗡颤抖起来。 这让林寻猛地想起,当年在昆仑墟时,大道无矩钟曾说过一句话: “小友,以后你立刻昆仑墟后,若是遇到其他手持‘昆仑九帝兵’的强者,就会产生奇特的感应,同样,你也会被地方第一时间感应到,是福是祸就很难说了。” 而眼下,无量瓶等帝兵的异动,仿似在印证大道无矩钟的话! “哈哈哈,有意思,恒霄掌教,谁能想到,我要找的人,竟巧之又巧的藏在你们璇玑道宗?” 蓦地,一道大笑声从极远处响彻,震碎十方云层。 伴随大笑声,一道紫色轩昂身影,在一众妙龄女子的拥簇下,呼啸而至。 恒霄顿时色变,这颛臾横竟没有离开! —— (今晚突发急事,只能一更,跟老铁们说声抱歉,欠下的金鱼我下周就会全部补回来!) 8)

上一篇   第1917章 昆仑重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