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0章 彼此三招,能挡否? - 天骄战纪

第1920章 彼此三招,能挡否?

玉漱峰前。 当看到紫袍青年颛臾横一行人时,林寻的眼神都变得微妙起来,果然是这家伙! 当年在昆仑墟三大禁地之一的封禅台上,颛臾横是第一个借助“众生愿力”封禅为圣贤的绝世强者。 其烙印下的封禅道碑,悬浮在七千丈高度,震撼全场。 当然,和当年林寻所缔造的封禅成绩相比,就显得暗淡不少。 只是林寻没想到,时隔多年后,竟会在这里再度见到对方,并且看对方展露出的气势,赫然已跻身绝巅圣王境圆满地步! “这才不到十年,对方也已由绝巅大圣圆满境突破到这般地步,无愧是乾坤道庭的传人……” 林寻不禁想起了当年在昆仑墟内所杀的古藏心、燕纯钧等一众强者,这些可都和颛臾横一样,来自乾坤道庭! 只不过,当年颛臾横在封禅台上时,并没有对林寻表露敌意,一是因为忌惮林寻的战力,二则是不愿招惹麻烦,以免耽搁他争夺封禅为圣的时机。 故而,对于颛臾横,林寻倒谈不上多少敌意。 可他同样清楚,这次见面,怕是不会太愉快了。 果然,一袭紫袍的颛臾横甫一抵达,一对灿若星辰的眸就锁定在林寻身上。 他唇角勾勒一抹玩味的弧度,声音冷然道:“恒霄掌教,你这可有些不地道啊。” 恒霄深吸一口气,道:“颛臾公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呵,少装了。” 颛臾横不屑,显得很不客气,根本不理会恒霄变得难看的脸色,一指林寻,对身侧的紫雀说道,“你在地下黑市中所见的,可是此人?” 紫雀仔细打量林寻片刻,疑惑道:“公子,应该不是此人,他的气息和神韵,完全和我所见之人不一样。” 颛臾横一怔,眸子中涌现出一缕缕慑人的金色神芒,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林寻片刻,皱眉道:“他并没有易容和伪装,你确定没有看错?” 紫雀点头:“奴婢断不敢在此等大事上撒谎。” 见此,恒霄道:“看起来,这应该仅仅只是一场误会而已,这位小友名唤金独一,前不久才刚夺得云州论道大比第一的头衔,整个云州境内,可无人不知他的大名。” “云州论道大比第一?” 颛臾横一怔,旋即哂笑,“恒霄掌教,你这是在提醒我,这金独一不好惹吗?” 在他身后,那些千娇百媚的女子都掩嘴轻笑起来。 以少主之身份,焉可能会忌惮区区一个云州论道大比第一名? 恒霄道:“公子误会了,老朽只是想说,您……会不会是认错人了?” “不可能!” 颛臾横斩钉截铁,他的目光一直牢牢锁定林寻,犹如盯上猎物似的,带着玩味和冷意。 “恒霄掌教,我想和这位金独一道友谈一谈,若你不想为璇玑道宗招惹灾祸,就请避让一步,莫要掺合进来。” 他语气淡然,却流露出指点江山般的睥睨姿态。 须知,这可是璇玑道宗,恒霄则是璇玑道宗的掌教!可现在,颛臾横竟毫不客气地威胁,要让恒霄退避! 这已经不是狂妄可以形容,而是根本就没把恒霄以及恒霄背后的璇玑道宗放在眼中。 恒霄脸色变得阴晴不定,内心恚怒之极。 便在此时,一直冷眼旁观的林寻忽然笑了,道:“恒霄掌教,我也想趁此机会,和这位颛臾公子聊一聊,无论发生何事,您皆无须理会。” 恒霄一怔。 颛臾横则挑起拇指,笑得肆意张扬,道:“你很识趣,我很欣赏,待会只要你还如此识趣,我定不会为难你。” 恒霄目光看向林寻,见后者态度坚定,心中一叹,道:“罢了,我保证,在两位交谈时,无论是我,还是璇玑道宗任何人,皆不会掺合到两位的事情中。” 说罢,他转身远远避开。 颛臾横一挥手:“紫雀,你们也回避一下,这件事……本公子亲自来搞定。” 紫雀等人点头离开。 很快,玉漱峰上,只剩下林寻和颛臾横二人。 “金独一对吧,我为何会盯上你,你应该心知肚明。” 颛臾横盯上林寻,眸光慑人,“这么说吧,僧远渡祖传的那些宝物,我只要两件,一枚青铜印,一杆杏黄旗,只要你交出来,我颛臾横自会给你足够的补偿,若不然……” 他很直接,也很强势,根本不屑掩饰自己的想法。 “若不然又怎样?”林寻淡然道。 “若不然,就只能动手了,手底下见真章,到那时,可就没什么补偿了。” 颛臾横微微一笑,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当然,你是云州论道大比第一人,以后是有机会参加论道盛会的,若是强夺了那些宝物,你肯定心中不服气。” 林寻笑道:“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颛臾横似没想到,在这等时候林寻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这只能证明,对方要么是有底气在,要么是根本不惧自己的身份和威胁! 微微一怔后,他沉吟道:“很简单,你接我三招,只要能挡住,我立刻就走,再不纠缠为难你,若挡不住,就将那两件宝物交出,如何?” 林寻摇头:“不如这样,你我各出三招,我挡不住,就将宝物交给你,你挡不住,你便将手中的宝物交出来,如何?” 颛臾横瞳孔一凝,神色也变得冷淡,道:“听起来似乎的确很公平,不过,你确定要如此做?” 林寻道:“不敢?” 颛臾横忍不住大笑:“有意思,太有意思了,那今日我便领教领教,云州论道大比第一,又有什么底气敢跟我这般说话!” 声音冷冽,震撼神魂。 林寻腾空而起,凭虚立在云端,朝颛臾横道:“少废话,上来一战。” 他衣衫猎猎,黑发飘扬,沉凝如巍峨之山岳。 “好!” 颛臾横身影如若一道神虹般,破空而起,眸子中流转金色神芒,盯着远处林寻,“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林寻淡然道:“我若动手,你怕就没机会再出那三招了。” 颛臾横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一下,这家伙……竟似是比自己还要嚣张啊! 与此同时,避开在极远处的恒霄脸色微变,这显然是谈不拢要动手了! 颛臾横是太古帝族颛臾氏后裔,更是六大道庭之一乾坤道庭的核心传人,无论胜负,将其得罪了,后果注定不是一般人能承受。 这让恒霄心中不禁担忧起来。 反观紫雀等一众千娇百媚的女子,看见这一幕后,都不禁露出戏谑笑容。 这金独一竟要和少主动手? 分明就是螳臂挡车嘛! 她们可太清楚颛臾横的可怕。 “放心,我定不会给你出手的机会。” 颛臾横说着,蓦地一步踏出。 他衣袖翻飞,紫袍鼓荡,一抹璀璨的光从其身上冲霄而起,激荡八方风云。 瞬间,他整个人气势一变,霸道张扬,如若君临天下,浑身都被刺目的紫色神光淹没。 恰似紫日当空! “第一招!” 他发出长啸,若龙吟震九天,蓦地一掌按出。 轰! 虚空中紫色道光翻滚,凝结出一道巨大如山的掌印,五指如峰,掌纹中烙印瑰丽玄奥的法则力量。 肉眼可见,掌印附近的虚空隆隆炸响,化作狂暴的乱流塌陷,滚滚道音激荡,呈现出山河爆碎,只手遮天的浩大景象。 乾坤大手印! 传承自乾坤道庭的一门至高传承,此刻被颛臾横融入己身的道之领域力量演绎而出。 “好强!” 恒霄心中一颤,他曾在云州论道大比上见过诸多绝世人物,也见过如陆独步、武煌、谢雨花、苏慕寒这些狠角色。 和这些人相比,颛臾横完全毫不逊色,甚至犹有过之! “镇!” 遮天般的紫色掌印,从天镇杀而下。 远远一望,恰似神灵之手从天外而来! “少主对自身力量的掌控愈发精湛了,俨然如登峰造极,妙到巅峰。” 紫雀等女无不流露出狂热崇慕之色。 林寻屹立原地,纹丝不动,只探出右臂,于虚空中一捏。 同样一道掌印凝聚,巍峨如山,泛着苍茫浑厚的气息,在虚空中蒸腾而起。 两者碰撞,十方云层顿时炸碎,化作乱絮溃散,恐怖的道光乱流夹杂着惊雷般的轰鸣在两者交锋之处传出,惊天动地。 当烟消云散。 林寻屹立原地,周身萦绕灿灿道光,仪态孑然,毫发无损。 “这……” “竟被他挡住了?” “怪不得他有胆子和少主对战,原来也是有底气的,不过他若以为少主就这般能耐,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紫雀等女都流露出惊讶之色,但皆不慌张,显得很镇定,对颛臾横充满信心。 “若你的三招都只这般威力,这次怕是会输得一塌糊涂。” 虚空上,林寻言辞随意而平淡。 “是吗。” 颛臾横眸光幽冷,他深吸一口气,浑身气势又是一变,张扬如大日当空,光芒万丈。 之前那一招,只是试探而已,眼下他已清楚,该以何等力量镇压这个口吻显得无比嚣张的对手!u

上一篇   第1918章 真是巧了

下一篇   第1921章 九寸道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