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1章 九寸道锋 - 天骄战纪

第1921章 九寸道锋

“第二招!” 颛臾横躯体弥散紫色道光,在他身前,再度凝聚出一记遮天蔽日般的大手印。 只不过和第一招不同,这大手印内,宛如囊括一方周虚世界,涌现出众生万象之力。 隐约间,竟有诸般纯净无比的火焰在其内燃烧! 信仰之火! 那是众生愿力运转到极致的体现。 当年在昆仑墟封禅台上,颛臾横便是以众生愿力封禅为圣贤,如今已是绝巅圣王境圆满地步的他,明显早已将众生愿力融入自身道之领域内! 这无疑很可怕。 当远远目睹这一幕,恒霄都不禁动容,心神激荡。 不夸张地说,仅仅以众生愿力而论,找遍整个云州境内,怕都无法找出一个能够和颛臾横相提并论的! “乾坤道庭的核心传人,果然若传说中妖孽……” 恒霄心中颤抖。 轰! 虚空之上,电闪雷鸣,神霞流转,化作大毁灭之象,一切皆因颛臾横这一掌的威力迸发。 璇玑道宗上下,此刻都被惊动,不知多少目光纷纷朝这边查探而来。 眼见那遮天般的掌印笼罩过来,林寻神色波澜不惊,袖袍一挥,屈指连弹。 锵!锵!锵! 一道道太玄剑气掠出,凌厉耀眼,排空而去。 爆鸣声响起,第一道太玄剑气炸开,其威力仅仅只让那大手印微微一颤。 紧跟着,一道又一道太玄剑气轰鸣爆碎,化作漫天光雨纷飞,刺目耀眼。 颛臾横这一记大手印,竟是霸道无匹,以信仰之火、道之领域融入其中,大有神挡杀神,佛当杀佛的无匹姿态。 砰! 当最后一道太玄剑气爆裂时,这大手印已笼罩林寻头顶之地,局势危险。 却见此时,林寻看也不看,朝天一拳打出。 撼天一拳! 融入林寻大成地步道之领域的这一拳,甫一出现,就如一口大渊吞天而起,释放出令人心悸的吞噬力量。 轰隆隆~~~ 掌印和拳劲碰撞在一起,就如两座小世界撞在一起,迸溅起无匹的力量洪流。 附近山河都一颤,分布在璇玑道宗内的诸多古老禁阵都被激发,产生晦涩的防御力量。 否则的话,这等厮杀争锋的力量,绝对能毁掉这一方神秀无比的山河! “这……” “不可能!” 蓦地,有尖叫声响起,是紫雀等女,她们原本有恃无恐,镇定自若,可此时,却一个个露出惊容,花枝乱颤。 因为战场中,随着林寻的拳劲迸发席卷,颛臾横那一记堪称惊世的大手印,非但被抵挡住,并且正在被一寸寸磨灭、崩溃! 那囊括周虚般的掌印内,乱象频发,众生愿力黯然,正在燃烧的信仰之火都如遭受风暴席卷,不断熄灭…… 最终,伴随一记轰鸣,这一记大手印溃散,所蕴含的力量全部被拳劲碾压,轰然湮灭,消失无踪。 紫雀等女满脸震撼,神色凝固。 这第二招,已是他们少主真正底蕴的体现,可竟也被破开了! “不错,真不错,似你这等人物,搁在中土道州中,都注定会受到诸多关注,可我很奇怪,为何以前从不曾听说过你的名字?” 此刻,颛臾横也敛去一身傲意,神色变得凝重。 他已彻底意识到,这次遇到了一个极其之可怕的劲敌! 这让他意外,也很诧异,因为在以前他可根本不清楚,什么时候云州之地,竟冒出这样一个战力逆天的角色。 更别说,最近些年的诸天圣王榜上,可根本就没有金独一这个名字!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 林寻随口道,“还有最后一招,若你依旧奈何不得我,那可就该轮到我动手了。” 一句话,令紫雀等女心中皆开始紧张,再无法像之前那般淡定。 她们虽是颛臾横身边的侍女,可每一个皆有着独特而强大的天赋和底蕴,这些年追随颛臾横身边走南闯北,也是见多识广,遇到过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旷世俊杰,让得她们的目光也是老辣无比。 虽然仅仅只交手两次,可还是让她们意识到,这金独一绝对是一个不逊色于少主的狠角色! 深吸一口气,颛臾横眸子中闪过一抹决然:“那便让你见识见识,我真正的能耐!” 他蓦地双手虚抱,在空中连连掐诀。 轰! 原本晴朗的天穹,竟覆盖上一层潋滟深沉的紫色,十方山河,皆在此刻陷入一种诡异的寂静中。 而在颛臾横身前,则浮现出一抹三寸剑气,干净剔透,明净如洗,却散发出一种宏大无比的绝世锋芒。 最可怕的是,随着这一抹剑气涌现,天地周虚,山河万物之势,皆被汲取,融入剑气内。 铮! 三寸剑气,蓦地暴涨一寸,威势也随之暴涨一大截,而那天穹上覆盖的紫色,则愈发深沉可怕。 “不好!” 恒霄脸色骤变,蓦地发出长啸,勒令璇玑道宗上下,全都不得擅自靠近这片区域。 与此同时,他猛地一挥袖,附近区域中覆盖的古老禁制被彻底激发,全力运转。 做完这一切,恒霄才稍稍安心,因为颛臾横这第三招,还未真正施展出,让他都有毛骨悚然的惊悸之感。 无疑,这一招必然是颛臾横的压箱底杀手锏,恐怖无边。 而让恒霄头皮发麻的是,这一切并没有完。 铮! 颛臾横身前那一抹剑气,就像被封印了,在此刻一寸寸地拔出,映现天地之间。 每拔出一寸,其威势就暴涨一大截! 到了最后,天地都暗淡下来,颛臾横的身影都被那一抹剑气的光芒淹没,变得虚幻起来。 但凡目睹这一幕的,无不心神刺痛,神魂欲裂。 因为这一抹剑气释放出的气息,简直太过可怕,似要斩天灭地,破杀一切。 直至剑气凝聚至九寸。 颛臾横脸色也一阵苍白,可他目光却明亮如日,声音低沉道:“此招,名唤‘九寸道锋’,乃是毕生道行的体现,修行至今,只动用过两次。” “一次,在绝巅圣王境初期,斩十六位同境大敌。” “一次,在前不久灭杀一尊准帝。” 声音一字一顿,响彻天宇,流露出无尽的睥睨和肃杀。 “而你,是第三个让我施展出此招的对手。” 颛臾横说到这时,恒霄脸色已是凝重之极,心头骇然,跨一个大境界斩杀准帝! 这简直无法想象! 紫雀等女则一个个露出痴迷之色,这就是他们少主的威势,强大到令她们心甘情愿听其驱使。 唯独林寻在此刻摇了摇头,哂笑道:“我只知道,事不过三,而你这一招,注定也如此。” 实则,他内心也感到惊艳,嗅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这一招之威势,甚至刺激得他体内气机彻底运转,一身的战意都被点燃。 颛臾横不再多言,蓦地一挥袖。 唰! 凝聚在他身前的九寸剑锋,倏然掠出。 简简单单的一斩,所过之处,天地如画布,无声无息地被撕裂开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缝。 恒霄这等掌教人物,眼前都一阵刺痛。 而紫雀等女,更是睁不开眼睛,散发出的神识都有一种被撕裂般的感觉。 这一剑,聚乾坤周虚之大势,融入九寸之剑锋,看似简单,实则内蕴大恐怖! 几乎同时,林寻也动手,躯体穴窍之内,剑气如洪流激射而出。 密匝匝宛如狂风暴雨,覆盖乾坤之间,纵横交织,隐约间竟化作了一口直似要吞没乾坤的剑炉! 十方剑雨,化而为炉,既有太玄剑经之威,又有大成地步的道之领域之妙! 瞬间,九寸剑气被剑炉覆盖,吞入其中,就听铛铛铛一阵密集如炸雷般的碰撞声响彻。 紫雀等人心烦意乱,难过得差点咳血。 恒霄都深吸一口气,运转自身力量,才化解那种力量碰撞时产生的恐怖余波。 就见虚空之上,剑炉汹汹,密集的剑气旋转其中,和那九寸剑气争锋厮杀,彼此冲突,滚滚剑气迸溅扩散而出。 那场景,太过恐怖! 毫无疑问,此刻若有外人掺合其中,必会遭受到无法想象的严重后果,轻则重伤垂死,重则魂飞魄散。 激烈厮杀中,九寸剑气一点点变得暗淡,变得模糊。 可同样的,化作剑炉的无数太玄剑气,也被碾碎了不知多少,剧烈摇晃起来,快要崩灭。 最终,剑炉轰然炸开,化作漫天光雨洪流扩散。 可还不等颛臾横高兴,他那一抹九寸剑气也随之崩灭,消散在滚滚力量洪流中。 一瞬,颛臾横瞳孔收缩,手脚冰冷,愣在那。 九寸道锋! 他一身道行的极尽体现,曾让他缔造出跨大境界斩杀准帝的壮举,令宗门长辈都赞不绝口。 可此时,就是他最得意、最自信、最骄傲的一招绝学,却被人挡住了! 而对手,是一个以前他连听都没听说过的同境之人! 这一切就如一个沉重打击,让颛臾横都生出难以置信的感觉,脑袋嗡嗡乱响。 很快,烟尘弥散,剑气泯灭。 当紫雀等女视野和神识恢复清明,当看见屹立云端的林寻,活生生地立在那,周身上下毫无伤势时,一个个也都瞪大了眼睛。 这…… 怎可能啊!?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