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2章 宁失帝兵 不损傲骨 - 天骄战纪

第1922章 宁失帝兵 不损傲骨

虚空紊乱,残留的毁灭气息在回荡着。 只是场中已是一片寂静。 颛臾横的三招,第一招之威,让恒霄认为,颛臾横拥有着完全不弱于陆独步、武煌等人的底蕴。 第二招之威,让恒霄感到惊艳,认为在众生之力的掌控上,云州境同辈中,无人可及颛臾横。 至于第三招之威,则让恒霄感到震惊,因为这一击已完全具备威胁准帝境的力量! 九寸道锋,以一身道行为锋芒,演绎极尽之力,这一招甚至足以让世间众生颤粟。 可最终,还是被化解了! 这一刹,恒霄都有脑袋发蒙,眼睛发晕的感觉,现在的年轻人,简直是一个比一个逆天! 之前,恒霄曾见识过林寻以一己之力,击杀赫连氏六位准帝的惊世一幕。 当时就被震撼得心神几欲失守。 而现在,则又多了一个颛臾横! 只不过,相对而言,颛臾横这一击所造成的冲击,远不如当时林寻斩杀六准帝时那么大。 紫雀等女并不清楚林寻以前的战绩,此刻早已震骇得花容惨淡,瞠目结舌。 大概是根本无法想象,这世上怎会有人能挡住颛臾横这最强一击。 “想不到,想不到啊……” 半响,颛臾横才从愣神中清醒,神色明灭不定,他盯着远处的林寻,眸子中带着惊疑、诧异之色。 林寻则淡然如旧,掸了掸被风吹起的衣衫,道:“你已经很不错,起码第三招让我感到了一些威胁。” 轻描淡写一句话,令颛臾横心神又是一阵翻滚。 仅仅…… 只是一些威胁? “现在,该我了。” 林寻此话一出,颛臾横最终没忍住内心的不甘,道,“你可以挡住我三招,难道以为,我挡不住你三招?” “那就试一试。” 林寻踏空上前,衣袍飘曳,掌指一捏,一尊泛着苍黄色的大印涌现而出。 众生之印! 同样是汇聚众生愿力的一种天赋神通,被林寻施展出时,这一印,却宛如裹挟一方世界镇杀而下。 颛臾横发出冷哼,纵身上前,宛如君临天下,挥拳与之硬撼。 轰! 天塌地陷,山河暗淡。 隆隆轰鸣的道光碰撞声中,众生之印龟裂溃散,颛臾横躯体一晃,就大笑出声:“你也不过如此!” 林寻哦了一声,再度上前,依旧施展的是众生之印。 可这一击之下,威势却迥然不同,宛如一口大渊世界中,有众生在虔诚诵经,欲吞没周虚,炼化万象! 颛臾横躯体一僵,蓦地发出长啸,躯体若紫日当空,施展自身道之领域。 嗡~ 一方信仰国度凝聚,无数身影跪拜乾坤之间,虔诚祈祷,信仰之火汇聚在一起,汹汹燃烧。 当林寻的众生之印袭击而来,这一方信仰国度猛地剧烈一晃,其内呈现出天地翻覆,万物沉沦,众生凄厉惨叫的毁灭场景。 没多久便烟消云散。 颛臾横猛地咳血,脸色煞白,这让紫雀等女心都揪住,一个个露出焦急担忧之色。 少主他……明显负伤了! “这已经是第二招了,还不是被我挡下了?” 却见颛臾横大笑,仪态张扬,虽然负伤在身,却依旧显得睥睨和自信。 “幼稚。” 林寻淡然一笑,不悲不喜,踏空上前。 轰! 众生之印再度凝聚。 和之前不一样,当这一尊大印腾空,天穹都剧烈翻滚,似有倾塌的迹象,附近虚空更是如琉璃般塌陷裂开。 苍茫的大印,犹如汇聚上苍之意志,响彻道音,有惊动万古之势。 紫雀等女远远观望着,神魂都有脱体而出的惊悸之感,吓得浑身都哆嗦起来。 纵然是恒霄,躯体都发寒,如坠冰窟! 情不自禁地,他想起了林寻镇杀六准帝时的情景,也是这般强大,这般的逆天! 颛臾横彻底色变。 这一击,让他何止感到了危险,甚至嗅到了死亡的气息,躯体本能刺激下,他浑身毛孔倒竖,心境都有被震慑的感觉。 毫不犹豫,他近乎是拼尽全身所有的力量,再度施展“九寸道锋”。 一抹剑芒,耀如烈日,刺空而去。 咔嚓! 可仅仅一瞬,剑芒就如撞在无法撼动的天山之上,锋芒遭挫,直接从中断裂,发出爆鸣。 颛臾横躯体颤粟,再度咳血,他神色骇然,众生之印投下的阴影,已将他整个人淹没。 这一刻的他凭生逃无可逃,避无可避之感! 轰隆~~ 虚空齑粉,众生之印碾压周虚,日月山河,天经地纬都变得混乱。 颛臾横拼尽力量欲躲,可却如置身风暴之眼,恐怖的吞噬镇压力量,将他整个人牢牢牵制。 眼见众生之印迫杀而至,颛臾横目眦欲裂,眼眶都淌血,内心强烈的不甘,让他欲要拼命一搏。 轰! 众生之印终于降临,一瞬,颛臾横整个人从虚空中被镇压而下,狠狠砸在玉漱峰上。 大地震荡中,他发出嘶吼,欲站起身来。 可众生之印的力量何等恐怖,堪称是林寻真正底蕴的全力一击,别说是颛臾横,就是准帝在此,也必无法抗住。 咔嚓咔嚓! 颛臾横躯体被压迫得弯曲,浑身骨头在这一刻都不知断裂多少根,肌体龟裂淌血。 最可怕的是,众生之印释放出的吞噬之力,在镇压他的同时,还在掠夺和炼化他身上的精气神! “少主——!” 紫雀她们惊得魂儿差点冒出来,刚要上前营救,就被恒霄喝斥:“你们上去,只会害了他,你们放心吧,只要他认输,金独一小友肯定不会杀害他。” 轰! 此时,众生之印徐徐压迫而下,整个玉漱峰都猛烈震荡起来。 而颛臾横更不好受,他眼前直冒金星,七窍淌血,额头青筋爆绽,躯体都有龟裂破损的迹象。 他已经快要被压迫得跪倒在地! “再不认输,只有两个结果,要么跪地,要么死亡,无论哪种结果,恐怕都是你无法接受的。” 远处,响起林寻淡然的声音。 “你休想!” 颛臾横大吼。 三个字,透着无尽的怒和不甘。 他躯体蒸腾神辉,在拼命抵抗,简直就像在燃烧己身似的。 紫雀他们内心慌乱,脑海都恐怖,少主无论是跪地,还是死亡,可同样也是她们所无法接受的。 咔嚓咔嚓! 颛臾横躯体被压迫得越来越低,躯体骨骼不断裂开,躯体毛孔中汩汩淌血,宛如化身一个血人。 可即便如此,他依旧在坚持着,支撑着,紧咬着牙关,一副宁死也不认输的姿态。 恒霄此刻一脸焦急,也担心林寻一个不慎,将颛臾横杀了,那样的话,后果可就太严重了。 也就在此时,众生之印倏然停顿,而后在半空无声无息地消散。 砰! 压力骤去,颛臾横被压迫之极的躯体猛地一个踉跄,跌坐在一侧岩石上,他手脚都在抽搐,躯体浴血,模样惨烈,大口喘息。 恒霄长松了口气。 紫雀等女也不约而同地松懈心弦,浑身早已被冷汗浸透,刚才那一幕,对她们产生了无比的煎熬和折磨。 “实力虽差了一些,骨头倒是很硬,这一次,算你挡住了。”林寻开口。 他衣衫整洁,毫无伤势,相比于颛臾横的凄惨,判若云泥。 恒霄也走过来,笑道:“这一战虽只各出三招,但却无比精彩,毋庸置疑,两位皆是当世最顶尖的耀眼之辈,眼下能够平分秋色,旗鼓相当,让我也是大开眼界。” 紫雀等人则连忙跑过来,为颛臾横喂食神药,擦拭血水,一个个都心疼不已。 “你们让开。” 颛臾横冷喝,推开紫雀等女,深吸一口气,艰难地站起身来,目光看向林寻,道,“这一战,输了就是输了,我颛臾横还不至于要你来同情,更不会反悔耍赖。” 说着,他袖袍一挥,一方青铜盒掠出,抛向林寻。 “这其中,便是输给你的宝物,拿去!” 声音决然,态度已是决然。 这倒是让林寻一阵意外,禁不住多看了颛臾横一眼,道:“没想到,乾坤道庭还有如你这般人物。” 颛臾横冷哼,而后声音沙哑道:“紫雀,我们走。” 紫雀等女连忙上前,催动法力,带颛臾横离开。 可在半途,颛臾横忽然顿足,道:“看到你,让我想起一个人,当年在我封禅为圣贤时,此人曾以绝对优势超越于我,让我至今心有不服,而你,和他很像。” “当论道盛会开始时,我会再和你一战!” 说罢,他们一行人渐行渐远。 恒霄怔怔,目送他们离开,不禁感慨:“这颛臾横无愧是乾坤道庭的核心传人,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大气魄。” 林寻道:“乾坤道庭的传人中,可不见得人人皆如此。”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当然,这颛臾横的确很不俗,起码,哪怕身陷绝境,他也不曾动用宝物。” 林寻可很清楚,颛臾横身上肯定有压箱底的杀手锏,像他交给自己的青铜盒内,就是帝兵级的恐怖宝物。 刚才对决中,颛臾横若动用这等宝物,肯定不可能被自己这般镇压。 显然,他见自己不曾动用宝物,他也不屑于如此。 最难得的是,他是一个愿赌服输之辈。 宁失帝兵,不损傲骨! —— (补昨天欠下的一更!)

上一篇   第1921章 九寸道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