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5章 当年恩怨 - 天骄战纪

第1925章 当年恩怨

姜宇同才刚抵达,便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 这让林寻心中沉重,万没想到,仅仅只是想见一见姜星雀而已,可哪怕是博崖子费尽心思地帮忙,竟还会出现如此波折。 “小师叔不必担心,一切有我在。” 博崖子传音的同时,眸子骤然一冷,扫视姜宇同,道:“道友这是何意?” 同为帝境,博崖子自有傲气所在! 早在大概十万年前的上古时代,他便已证道为帝,征战星空之上,更凭一己之力,开宗立派,让璇玑道宗延存至今,已成为云州境第三大道统。 或许,底蕴上远远无法和帝族姜氏相比。 可在自身战力上,博崖子则有着绝对自信! 在林寻面前,他恭顺而尊重,毫无架子,可作为一个活了十万多年的老古董,博崖子哪可能会在帝族姜氏面前低头? 当然,这里是帝族姜氏的地盘,一旦动手,注定凶多吉少,可博崖子敢肯定,对方绝不敢和自己殊死一战。 那样的话,哪怕帝族姜氏最终能够击败自己,可也得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 这就是帝境的的底蕴! “何意?我倒是想问一问你,此来又是要做什么。” 姜宇同神色冷淡,他直接无视林寻,目光盯在博崖子身上。 “七叔,云崖道友并非我族之敌。” 姜锐连忙道。 云崖,就是博崖子用的假名。 “是否是我族之敌,你说了不算。” 姜宇同口吻显得很生硬,目光依旧盯着博崖子,道,“你堂堂一位帝境人物,却突然上门,要见我族一个千古罪人,若我猜测不错,这只有两种可能。” 博崖子哦了一声,道:“你且说说。” “第一,你们是方寸山道统的仇敌所派来,欲对我族那个罪人不利。” 姜宇同此话一出,博崖子和林寻皆齐齐皱眉。 这个猜测,让他们也感到意外。 难道这无数年过去,盘武、洪荒、乾坤三大道庭所代表的力量,依旧没有放弃击杀姜星雀的打算? “第二,你们便是方寸山那些余孽所派来。” 而当姜宇同说出这第二种可能时,博崖子和林寻心中皆是一震,这老家伙好敏锐的洞察力。 只是,听到“余孽”二字,令两人心中皆一阵不悦。 “这怎可能?” 姜锐脸色微变,他和博崖子谈不上有多少矫情,之所以认识,也是由另外一个老友穿针引线,才搭上了关系。 他可从没想过,博崖子他们的身份有问题。 “为何不可能,星雀为何被囚禁起来?还不是因为方寸山那个叫玄空的骄狂之徒?” 姜宇同神色阴沉,“当年若不是因为遭受玄空的牵累,我姜氏又哪可能在众帝道战中元气大损?” 声音中,带着一股积攒不知多少年的怨气。 “而现在,一个帝境人物,偏偏要跑出来见星雀,你难道就不觉得奇怪?” 一句话,让姜锐躯体一僵,脸色再变,看向博崖子的目光也都变得不一样了。 他忍不住道:“你们……究竟是方寸山之敌人,还是方寸山之余孽?” 博崖子顿时意识到,事情麻烦了。 原本他也只认为,仅仅只是见一见姜星雀而已,谈不上什么大事。 谁曾想,在这件事上,姜氏这些老怪物竟是一个个都显得极其关注和在乎。 便在此时,一直静默不语的林寻走出来,道:“玄空是我师兄。” 一句话,令姜宇同和姜锐二人皆瞳孔一凝。 两人太清楚玄空了,并且在上古时代众帝道战爆发之前,因为姜星雀的关系,还曾多次见过玄空。 当时,玄空是年轻一辈一种最耀眼的一尊绝巅圣王,被视作同境无敌,为人疏阔潇洒,侠肝义胆。 当时的姜宇同和姜锐,也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天赋出众,可无论是声望,还是名气,皆逊色玄空太多。 在玄空和姜星雀相识相恋后,帝族姜氏对此还乐见其成,甚至都开始为两人张罗婚事。 可也就在这时候,众帝道战爆发了…… 也从那以后,一切都变了。 而此时,当林寻说出自己是玄空的师弟时,姜宇同和姜锐这两位帝境人物心中也是一阵翻滚。 此子,竟真的是方寸山余孽! “怪不得,原来是因为你师兄玄空的缘故才来的,哈哈哈,多少年了,你们方寸山到现在才想起来,我族还有一个姜星雀?” 姜宇同大笑,神色阴晴不定,有愤恨,也有怨气。 姜锐则上下打量着林寻,语气幽幽:“绝巅圣王境修为……什么时候,方寸山传人竟变得如此孱弱了,真的是因为在众帝道战之后,方寸山道统彻底被铲除,只剩下一些不成气候的余孽了?” “两位,注意你们的言辞!” 博崖子脸色一沉,林寻已表露身份,这时候也无须隐瞒什么了,是福是祸,只能面对。 “让我们注意言辞?” 姜宇同须发飞扬,嘿然冷笑,“若不是因为你们方寸山,我帝族姜氏焉可能会元气大伤,至今都无法恢复过来?” “若不是因为你们方寸山,我族何至于被洪荒、乾坤、盘武三大道庭敌视和打压?” “还有,若不是因为那玄空,星雀焉可能被囚禁近十万载?” “现在,你们来了,还要我们注意言辞,你们……配吗?” 一连数问,姜宇同已是愤恨得脸色铁青。 他乃一尊帝境人物,心境早已坚韧之极,可此时却显得很激动,显然,这件事,是他的心结所在。 姜锐同样脸色阴沉。 博崖子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这些陈年恩怨,孰对孰错,每个人心中皆有定论。别忘了,当初玄空师叔和姜星雀前辈在一起时,你们帝族姜氏还以此为荣,为此感到自豪!” 顿了顿,他继续道:“可后来,出现了一些祸事,你们就将责任全推在玄空师叔头上,这未免也太不不公平了吧?” 姜宇同脸色蓦地变得冰冷可怕:“道友,我比你更清楚当年的事情,玄空死了,方寸山覆灭了,星雀也被囚禁起来,我姜氏已为此付出了足够的代价,现在我就问你们,现在找上门,又要做什么?” 林寻再次开口,道:“玄空师兄离世之前,曾叮嘱我,让我见一见姜星雀,归还一件物品,除此,再无其他想法。” “什么物品?” 姜锐皱眉问。 林寻道:“等见了姜星雀,自然知道。” 玄空交给他的那一枚形似竹叶,晶莹剔透的发簪,看起来很寻常,可谁又知道其中是否另藏玄机? “哈哈,你这小东西竟还想去见星雀,简直痴心妄想!” 姜宇同大笑,满脸的愤怒和不屑,他浑身气息汹涌,那是属于帝境的恐怖威势。 若不是有博崖子相护,以林寻此时之修为,瞬间就会被镇压当场。 却见林寻此刻竟是显得无比平静,微微一笑道:“我既然来了,自然不会就此放弃。” “就凭他?” 姜宇同目光斜睨博崖子,充满不屑,“年轻人,方寸山已不是上古时代的方寸山,你的口气却和当年的方寸山传人一样大,就不担心我将你们抓起来,交给你们方寸山那些仇人?” 博崖子冷笑:“是吗,那你们姜氏今日,怕是又要遭受一场大灾祸!” 事已如此,他也豁出去了! 姜锐怒道:“云崖,你竟还敢威胁我们姜氏?” 博崖子冷冷道:“道友,是你们先威胁我们的,一口一个余孽,你们姜氏又把我们当做什么了?” 他眸子中蓦地闪过冷芒,道:“无须再废话,若你们姜氏还顾念当年的情谊,就让我家小师叔见一见姜星雀,若不然,今日我今日就是拼了老命,也断不罢休!” 一位帝境人物的威胁,足以令任何人都忌惮。 更何况,博崖子还不是寻常的帝境存在。 这一番话,让姜宇同和姜锐皆愠怒无比,眸子中尽是汹汹怒火,这俩方寸山余孽,竟在姜氏的地盘上威胁他们! 叮! 蓦地,姜宇同掌心一翻,一枚铜铃响彻,散发出一缕缕涟漪似的音波。 炎帝城最深处的一片秘境世界内,沉寂已久的两座洞天福地内,倏然冲出两道恐怖无边的气息。 下一刻,两道身影已凭空挪移到此地,出现在姜宇同身边。 一个是枯瘦如竹,灰发冷眸的黑衣男子,腰畔悬挂一口赤火葫芦,气息晦涩。 一个是宛如风烛残年似的耄耋老者,白发苍苍,眼眸浑浊,拄着一根青翠欲滴的七尺竹杖。 两者甫一出现,博崖子脸色骤变,心境沉重。 这两人,前者叫姜流火,后者叫姜澜水,皆在上古时代就已证道为帝,且名震星空,久负盛名,是世人皆知的通天人物! 只是,博崖子却没想到,这两人竟还活着,因为传闻中,这两个姜氏的老怪物早已陨落在当年的众帝道战中。 显然,传闻是假! 不管如何,场中一下子多出两个帝境存在,加起来姜氏这边就是整整四位帝境存在! 这样的阵容,让博崖子的心都沉入谷底。 这时候就是拼命,怕都再无法威胁到对方了……

上一篇   第1924章 炎帝城

下一篇   第1926章 风采旷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