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6章 风采旷世 - 天骄战纪

第1926章 风采旷世

“敲响炎帝灵钟,莫非是有外敌入侵?” 姜流火和姜澜水甫一抵达,目光第一时间就锁定在了博崖子身上。 姜宇同随即将之前发生的一切一一说出。 听完,姜流火摘下腰间的火红葫芦,饮了一口酒,神色冷淡:“拼命?你大可以试一试能否对我姜氏造成伤害。” 白发苍苍,宛如耄耋老人的姜澜水则长叹一声,道:“冤孽啊,都多少年了,为何你们方寸山就不能消停一下?” 博崖子冷哼:“我怎么记得,众帝道战之前,你们帝族姜氏对待我方寸山,可不是这样的态度。” 姜宇同脸色一沉:“可你方寸山都已覆灭了,我姜氏也为此付出极大代价,还要我们如何对待你们这些余孽?” “余孽?” 一直被人所无视的林寻,此刻忽然开口,若渊般的黑眸幽邃无比,“我敬你们是前辈,故而一直隐忍,可你们……是不是有些太放肆了?” 声音淡然。 姜宇同、姜锐、姜流火、姜澜水四位帝境人物,齐齐都是一怔。 一个绝巅圣王境的小东西,什么时候敢跟他们这般说话了? 这显得很荒谬。 须知,放眼整个星空诸天世界,帝境就如至高主宰般的存在,被无数众生所仰望。 纵然就是准帝,在真正的帝境眼中也如蝼蚁般渺小! 可现在,一个绝巅圣王,却说他们……太放肆了! “放肆?我就是杀了你,也不过和捏死一只蝼蚁没什么区别。” 姜宇同声音森然,一股恐怖无边的威势扩散,犹如至高的上苍意志降临,压迫向林寻。 “想对付我家小师叔,先踏过我的尸体!” 博崖子一步踏出,衣衫飘曳,释放出一股气息,将着一股威势化解于无形。 他仪态决然而睥睨。 “小师叔?” 姜流火忍不住笑了,“你一个帝境,却尊称一个小东西为师叔,简直丢尽了我们帝境的颜面。” “罢了,先将他们擒下,问清楚他们来自的真正意图后,再来处置他们。” 姜澜水声音苍老沙哑,可态度却显得最强势和霸道。 一句话,就如一道命令,让姜宇同、姜锐、姜流火三人皆不约而同地运转力量。 轰! 恐怖的帝境气息犹如一条条大龙出渊,遮天蔽日,将这片洞天福地完全封锁起来,彻底和外界隔绝。 姜澜水拄着七尺青竹丈,敲了敲地面,道:“这里可是咱们的炎帝城,待会动手时,可都小心一些,莫损伤到了咱们族人。” “这是当然。” 姜宇同等人齐齐一笑,神态轻松。 四位帝境,还能拿不下方寸山的一个余孽? 气氛肃杀。 博崖子深吸一口气,腰脊猛地挺直,仪态决然,传音道:“小师叔,我手中尚有一些底牌,若拼死一战,送您安然离开应该有着一线希望。以后您若有机会见到师尊,请告诉他师尊,当年能够追随他老人家修行,小渔夫此生早已无憾!” 说着,他就要动手,耳畔却传来林寻的传音:“若你敬我是小师叔,这件事,就让我来解决。” 什么? 博崖子瞳孔一眯,差点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这都什么时候了,小师叔他还开这种玩笑。 那可是四位帝境! “动手吧。” 姜澜水已开口,苍老的容颜上尽是漠然。 姜宇同等人点头。 轰! 在他们四人身上,皆有恐怖的帝境法则涌现,犹如一条条璀璨的天之神链,交织在一起,璀璨炽盛,流淌出至高恐怖的气息。 仅仅是那等威势,都能压崩山河! “镇!” 姜宇同四人齐齐动手。 姜宇同祭出一口道剑,剑锋如电,耀眼如日,映现出火炼苍穹,万物皆焚的恐怖景象。 道剑“焚灵”! 姜锐袖袍一挥,一条金色软鞭腾空,鞭影重重,幻化出金色的法则汪洋,宛如天降仙河。 神鞭“金河”! 嗡~ 姜流火掌中的火红葫芦飞起,火霞蒸腾,葫芦嘴猛地一喷,涌现出一道灰濛濛的火舌。 灵葫“浑火”! 姜澜水抬起手中七尺青竹杖,在虚空一点,无数青翠欲滴的雷霆电弧凝聚在一起,化作一枚莹润剔透的竹叶,在虚空大放光明。 古宝“天雷竹杖”! 一瞬,四位帝境祭出四件帝宝,以雷霆万钧之势一起出手,明显是要速战速决,一举镇压博崖子。 因为时间拖得一旦久了,注定会波及到炎帝城! 这是姜宇同他们绝对无法容忍的。 一瞬,杀机笼罩而来。 博崖子脸色骤变,呼吸都一窒,感受到强烈无比的致命气息。 他已顾不得其他,也顾不得再征询林寻的意见,这一次,他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让林寻陨落于此。 可就在博崖子出手时。 一道绰约的身影,突兀地抢在他之前出现,抬手在虚空一按。 这是一道宛如虚幻般的女子,浑身沐浴在如梦似的神辉霞光中,透着神圣超然之气。 她宛如早已在那里,仪态从容,动作也是轻描淡写,可当她那白皙修长的玉手在虚空按下时。 嗡的一声哀鸣,道剑焚灵如被戳中七寸的蛇,猛地剧烈一颤,踉跄倒飞出去,光霞暗淡。 姜宇同心神剧震,气血逆冲,神色骤变。 紧跟着,一阵沉闷可怖的轰鸣,帝道气息如山崩海啸般在场中骤然炸开,漫天瑰丽璀璨的法则光雨飘洒而下。 就见—— 姜锐的金河神鞭倒卷,竟狠狠抽在姜锐身上,打得他肩膀鲜血爆绽,发出闷哼,身影一个踉跄倒退数步。 就见—— 姜流火的浑火葫芦,砰的一声砸在地上,而他则唇中淌血,神色也随之骇然。 就见—— 轰的一声,那一片由无数翠绿雷电凝聚而成的叶子,骤然炸开,化作缤纷光雨。 姜澜水呼吸一顿,举起的七尺竹杖剧烈摇晃。 这一切说来缓慢,实则皆在刹那间发生。 太快了! 快到林寻都没能反应过来时,来自姜宇同等四位帝境人物的联袂一击,就被化解一空。 而自始至终,那一道宛如虚幻般的绰约身影,仅仅只出手在虚空中一按! 本已抱着赴死之心的博崖子猛地倒吸一口凉气,他可是一个成帝已久的老怪物,可连他都这被这匪夷所思的一幕所震慑。 当烟尘弥散,姜宇同等人脸色都已变得凝重起来,目光齐刷刷锁定在不远处那不速之客身上。 这是一个根本无法看清容颜的女子,身影绰约、修长,流淌着如梦似幻的神圣清辉。 她孑然立在那,显得孤峭、清冷。 可她身上的气息,却令姜宇同等人都感到一阵心悸,因为根本就无法看透深浅! “前辈,实在是被逼无奈,只能劳烦您出手了。” 便在此时,林寻开口,带着一丝无奈。 此女,正是在通天秘境内静修的“曦”! 这些年里,林寻本以为再不会借助“曦”的力量了,可到头来他才发现,面对帝境存在时,他依旧显得太渺小! 一句话,让姜宇同等人脸色微变,这才意识到,这被他们是做蝼蚁般不堪的小东西,竟是有备而来。 而博崖子这才暗松一口气,心中吃惊之余又不禁自豪,这可是师尊的小师弟,哪可能是随随便便被人欺负的主? 他这种感受,几乎和当初见识到林寻夺得云州大比第一名的恒霄如出一辙。 “一件小事而已,谈不上劳烦,我也很久没出来透气了。” 曦声音清冽空灵。 一件小事…… 林寻都不禁一怔,暗道这可是帝境之战,还是一群帝境老怪物,怎么到了曦那里,就成了一桩小事了。 “道友是何人,也要插手我姜氏之事?” 姜澜水沉声开口,不敢再轻举妄动。 曦身上的气息晦涩莫测,让他感受到了极度的威胁。 姜宇同等人也如此,曦的出现很突然,可很显然,这是一个无比可怕的女子。 抬手就化解他们的全力一击,这怎可能是寻常之辈? 曦根本就没有理会姜澜水,只轻声问林寻:“看得出来,之前他们要欺负你,你说,现在要如何处置他们?” 一句话,让姜宇同忍不住道:“道友,这可是炎帝城,你纵有天大的能耐,也……” 话音未落,就见曦屈指一弹。 砰! 姜宇同整个人倒飞出去,唇中咳血,无比狼狈。 这让姜澜水等人皆毛骨悚然。 帝境,早已伫足星空之巅峰,被视作至高主宰般的存在,拥有通天盖地之威。 可身为帝境的人才清楚,帝境,是一条无比漫长晦涩的路,同为帝境,彼此差距却千差万别。 就如同攀登大山,有的只站在山脚,有的已攀爬到山腰,而有的早已登临山巅! 毋庸置疑,这看起来无比神秘的女子,是一个有着远超他们想象力量的恐怖存在! “我说话时,不喜欢别人多嘴。” 曦这才清冷开口。 若搁在之前,听到这话,姜宇同他们肯定会心生不悦,可现在,他们皆静默了,一个个脸色阴晴不定。 他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哪怕这是帝族姜氏,是他们的地盘,可在那神秘女子面前,完全就不够看! —— 严重卡文,更新晚了~跟童鞋们道歉。

上一篇   第1925章 当年恩怨

下一篇   第1927章 太古炎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