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7章 太古炎帝 - 天骄战纪

第1927章 太古炎帝

气氛寂静。 姜宇同等四位姜氏的帝境老怪,气势完全被曦一个人所压盖,大气都不敢喘。 这愈发衬托得曦不凡。 她身影绰约,虚幻如梦似的,即便是博崖子,都凭生一种强烈的感觉,这女人…… 太恐怖! 这让他想起了师尊李玄微。 只是他却无法确定,若这女子和师尊相比,究竟孰强孰弱。 因为两者在帝境之路上的造诣,皆已达到了一种深不可测,无法揣度的地步! 林寻沉默片刻,道:“前辈,我此来帝族姜氏,仅仅只是想见一个人,并不想引起什么风波。” 一句话,令姜宇同等人神色皆神色复杂。 在这等占据优势的情况下,一个年轻人却能不计前嫌,没有趁机给予他们打击,这让他们都感到意外。 “你的脾气似乎变好了不少。” 曦也有些惊讶。 因为在以前时候,林寻若被欺负,绝对会毫不客气地还击,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若换做是我自己的事情,这一次,当然不介意闹一个天翻地覆!” 林寻深吸一口气,道,“而现在,我只是不想让玄空师兄失望,他若活着,肯定也不会愿意看到不好的事情发生。” 他无法忘记,当年在“枉死城”中,玄空师兄将那一枚淡青色竹叶形发簪交给自己时,神色间流露出的伤感和怅然。 他更不会忘了,玄空师兄仅仅只是叮嘱,让自己将这枚发簪交给姜星雀,而不是让自己跑来帝族姜氏大闹。 所以,林寻才会在此时克制自己内心的愤怒,才会在被四位帝境老怪物欺负后,选择隐忍! “好。” 曦点了点头,目光看向姜宇同等人,“你们是否同意?” 轻飘飘一句话,令姜宇同他们心中皆是一紧,彼此对视,神色皆阴晴不定。 在帝族姜氏的地盘上,让他们就这般低头,心中总归太不甘! “道友,并非是我等心狠,而是今日之事若被泄露出去,我帝族姜氏……势必会再次遭遇大难。” 姜澜水沉声开口。 方寸山传人突然跑来他们宗族,还见到了姜星雀,这若让那些仇视方寸山的势力知道,该如何作想? “不泄露不就可以了?” 曦声音清冷,“亦或者说,你们心中还是不同意,只不过是在找借口?” 姜澜水心中一颤,道:“道友,我等心中确实有些不甘。” 曦哦了一声,道:“我可以给你们表达不甘的机会,但只有一次,一次之后,你们再冥顽不灵,我不介意宰几个人。” 姜澜水等人对视一眼,皆点了点头。 “此地,乃我族重地,烙印有我族始祖太古炎帝的一股意志力量,若道友能挡住这等力量的杀伐,我等绝对不敢再有抵抗之心。” 姜澜水道。 博崖子瞳孔一眯,再忍不住了,道:“各位,我家小师叔和这位……道友已经足够忍让,你们竟还提出这等请求,未免太过分了!” 太古炎帝的一股意志力量,那该是何等可怕? 可此时,却见曦眸子一亮,竟是流露出感兴趣之色,道:“怪不得,当我出现时,就察觉到了此地内,蕴藏着一股迥异于常的力量,如此看来,应该就是那属于你们始祖的意志力量吧?” 姜澜水等人都不禁怔然,这女子竟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 “快将这一股力量解印,我倒是想试一试,此人当年是否已在帝道求索中,参悟到‘化祖’的奥秘。” 化祖! 这个神秘的字眼,令包括博崖子、姜宇同等在内的帝境老怪物心头皆一阵骇然。 帝道九重天,化祖之境,那可是一个让他们想都不敢想的无上境界! 一时间,姜澜水他们都有些迟疑了,愈发感觉到曦的神秘莫测。 “怎么了?” 曦瞥了他们一眼。 姜澜水登时一咬牙,道:“动手吧。” 当即,他和姜流火、姜宇同、姜锐四人一起,各自祭出一幅奇异的火焰道纹图案,蒸腾而起。 当四幅道纹图案汇聚在一起,虚空中光芒大盛,涌现出一道刺目无边的火光。 一股恐怖古老的至高气息也随之弥漫而出。 博崖子脸色骤变,运转力量,将林寻保护起来。 曦衣袂飘曳,微微仰头,直视那一道刺目火光,浑身流转着瑰丽如梦似的神圣光雨。 她似看出什么,喃喃道:“不错,就是这种气息……” 轰! 炽盛惊世的火光中,一尊伟岸虚影沐浴神火涌现,脑后映现一方燃烧的宙宇星河之象,犹如撑开宙宇,执掌神火的主宰! 那等气息,恐怖到足以令星空颤粟,万界共仰! 以林寻之眼力和心神,根本就看不到这一尊身影,因为太过璀璨和至高。 哪怕有博崖子保护,依旧让他浑身发毛,感到窒息般的压抑。 “太古炎帝的力量啊……” 博崖子心中也是狂震不已,这可是传说中的无上人物,曾震烁万古岁月,惊艳诸天! 姜澜水等人此刻也都神色激动,流露出狂热、崇慕之色。 这是属于他们始祖的气息! 炎帝,太古时期,征伐天下,横推群敌,光耀星空,被亿万万众生所仰望。 现在,他的力量再度出现于世! “不肖子孙,见过祖宗。” 姜澜水等人齐齐躬身。 “发生了何事?” 那一道伟岸身影开口,声音隆隆如道音,肉眼可见,滚滚火焰法则从他身上流淌而下,衍化出无穷妙相。 “我欲与你一战。” 曦开口了,绰约的身影上前,周身涌现缕缕晶莹的光。 说话时,她蓦地一指按出。 简简单单,可所有人都眼神刺痛,神魂颤粟,都再看不到任何景象,视野中,神识内,全都白茫茫一片。 这让他们齐齐骇然。 这该有何等恐怖的修为,才会让他们这些帝境人物,都没有资格去观摩这等一战? 也不知多久,曦那清冷的声音响起:“原来,你当年也不曾踏出那一步。” 随即,众人视野恢复清晰,这才看见,曦孑然而立,衣袂飘曳着晶莹的光。 而在远处,炎帝的意志力量蒸腾神焰,威势依旧。 “道友此话谬矣,这一股意志力量是当年我离去时所留,而我离去,本就是为了踏出那一步。” 太古炎帝的声音隆隆,带着独有的傲岸之意。 “是吗,可无尽岁月过去,似乎你的本尊并不曾归来。” 曦淡然开口。 姜宇同等人皆心中惊疑。 “会回来的。” 太古炎帝声音低沉,却流露出坚定之色,“这一步,不可能就这般断绝。” 声音落下时,他身影倏然化作漫天火雨消失。 博崖子长松了口气。 林寻则怔怔,无论是太古炎帝,还是曦,似乎都在寻找一条突破的大道之路。 只是,这条路究竟是什么? 为何以太古炎帝之力,以曦之强大,都至今不曾寻觅到? 姜宇同等人则感到一阵失落和沉重。 始祖的意志力量出手,都被这神秘女子挡住了,这岂不是意味着,只要她愿意,姜氏宗族内,将无人能阻挡她的步伐? “你们还不甘心吗?” 曦目光看向了姜宇同等人。 姜澜水声音苦涩,道:“道友神通广大,我等叹为观止,心悦诚服。” 曦就像随手做了一件小事,朝林寻点了点头,身影便化作朦胧如烟霞的光雨,消失不见。 当她离开,无论是姜澜水他们,还是博崖子,皆都松了口气,犹如卸掉压迫在身上的一座神山。 没办法,曦带给他们的压迫和威胁太大了! 而当目光再看向林寻时,姜澜水他们神色都很复杂,再无之前的轻蔑和无视。 “你跟我来吧。” 姜澜水长叹,决定带林寻前往见姜星雀。 “多谢。” 林寻浑身一阵轻松。 …… 炎帝城深处,有着一条通往一方秘境禁地的虚空路径,姜澜水带着林寻无声无息掠入其中。 这一方秘境禁地内,是一方熔浆世界,大地上覆盖着无垠火海,火浪翻滚,迸溅起万丈的火光。 炽热无比的烟雾弥漫,让整个世界宛如一座大火炉,在沸腾燃烧,似要熔炼一切。 这就是关押姜星雀的地方! “星雀,有客人来,欲与你一见。” 姜澜水开口,声音在整个熔浆世界内回荡不休。 “多少年了,我还以为你们都早已把我这个宗族罪人忘了……” 一道幽幽的声音响起,宛如在呢喃,透着无尽的怅然。 姜澜水神色一阵明灭不定,他长叹一声,道:“客人我已带来,你们聊吧。” 说着,他已转身离开。 林寻放眼四顾,就见火海茫茫,天地火雾蒸腾,根本就见不到任何影子。 就在他心生疑惑时,茫茫火海之上,倏然浮现出一艘黑色小船,船上独自坐着一个女子。 她一身雪白缟素,黑发如墨,披散而下,在那火红的海面上,她给人的感觉,却如崖岸冰雪般寒冷刺骨。 当林寻目光看过来时,女子也微微抬头,将目光看过去。 一瞬,女子似察觉到什么,倏然起身,道:“是‘恒极无漏’的气息!玄空,是你吗……你……你终于回来接我了!” 声音,带着掩饰不住的激动! 8)

上一篇   第1926章 风采旷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