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9章 论大道之途 - 天骄战纪

第1929章 论大道之途

说到这,姜星雀抬眼看向林寻,道:“师弟,你可知为何你玄空师兄能够在圣境称无敌?” 林寻心中一震,道:“愿闻其详。” “因为他求的,是一条古今未有之道途,因而他所掌控的力量,便可称作是古今未有。” 姜星雀此话一出,林寻油然而生“吾道不孤”之感。 “原来,我并非是第一个……”林寻喃喃。 姜星雀也是一怔,旋即就明悟过来,笑道:“看来,师弟很早就领悟出这一点。” 顿了顿,她说道:“你玄空师兄曾说过,世上如他这般,欲求古今未有之路的,不计其数,可最终能成功的,却屈指可数。” “并非是太过艰涩,而是我辈修行时,会受到诸多力量的干扰。” “比如,你修行至今,应该也参悟过诸多道典和秘法,也曾得到过许多强者的指点,对吧?” 林寻点头。 仅仅他所掌握的传承,就有大藏寂经、大道黄庭经、九鼎镇世经、太大无尽吞噬经…… 其他诸如斗战圣法、太玄剑经、劫龙九变、撼天九崩道、大衍破虚指、天元一斩等传承…… 皆都是传承自他人。 包括这些年里,林寻在修行途中,也得到过许多高人指点,比如金蝉青年、比如曦、比如青阳刀帝等等。 就连恒极无漏之法,也都是传承自玄空师兄! 姜星雀轻声道:“这些传承和力量,对我辈修行大有裨益,可同样的,会在无形中影响我们对道途的求索。” “那些经验、感悟、传承、道法……都烙印着属于他人的智慧和对大道的理解,当被我辈汲取和炼化,看似成为了自己的东西,可归根究底,终究还是他们的传承,而你只不过是继承。” “这世上许多修道者分辨不出这一点,自以为所求索的道途,和他人不一样,实则,无形中已受到他人之影响,以至于在谋取‘古今未有’之力时,无不以失败告终。” 林寻禁不住赞叹道:“的确如此。” 姜星雀微微一笑:“这些皆是你玄空师兄当年所言,我只不过是转述给你听。” 林寻也将自己的感悟说出:“海纳百川,这是继往圣之绝学,举一反三,独辟蹊径,这是为己身谋求与世不同之大道,这便是继往开来。” 顿了顿,他继续道:“传承的核心,在于借鉴,而非成为自己的道途,如此,才有机会做到‘古来未有’。” 姜星雀愈发讶然,道:“师弟,看来你的道途早已无须他人指点,能否跟我说一说,你所求索的道?” 林寻想了想,道:“容万道,衍万法,诸天上下无不可容之道,周虚宇内,无不可衍之法,万流归宗,我道为一。” 姜星雀内心涌起莫名的震撼,这等道途……未免过于禁忌! 须知,诸天万道,何等浩瀚,于帝境中谋化祖之力,才能称作是一道之祖。 可现在,林寻所言,竟是要容尽诸天万道! 若如此,当他证道为帝后,岂不是要谋求“万道之祖”的道业? 越想姜星雀心中就越惊,据她所知,上古时代也曾有一些极其惊艳的绝世人物,因为谋求的大道太过禁忌,以至于遭难而亡。 “师弟,你修行至今,是否遭遇过什么禁忌般的事情?” 她忍不住问。 “有。” 林寻并未隐瞒,将自己绝巅成圣时遭遇的诡异禁忌大劫,以及缔造自身法时,引发的禁忌灾难的事情一一说出。 “都化解了?”姜星雀问。 林寻点了点头。 姜星雀此刻的内心已无法再用震惊来形容了,看向林寻的目光简直就像看一个怪物。 半响,她忍不住笑道:“你玄空师兄当年就已足够惊艳和逆天,没曾想,你比他更甚。” 顿了顿,姜星雀将一枚金色的兽骨玉简拿出,递给林寻:“不过,也因就可以放心将此物交给你了。” 林寻一怔:“这是何物?” “这是你玄空师兄在圣境求索中的感悟和心得,当年我俩在一起时,他为了帮助我修行,才会留下此物,你收下吧。” 姜星雀眼神温柔。 林寻瞬间就意识到了此物的价值之大! 当年的玄空师兄,号称“诸天上下,圣境无敌”,他所留下的感悟和心得,哪可能是寻常之物? “你和你师兄谋求的大道虽不一样,但皆堪称是古来未有,这一份玉简给你最合适。” 姜星雀神色温婉可亲,就如对待自己最亲近的小辈。 事实上,若不是辈分的原因,似她这等上古时代就崛起的人物,当一档林寻的长辈完全绰绰有余。 “多谢嫂子。” 林寻深吸一口气,双手接下了这一份大礼。 “你可要好好修行,当年你师兄可以在圣境无敌,你肯定也可以的,我可很期待你在论道盛会上的表现。” 姜星雀眸光带着殷切的希望。 林寻心中涌起暖意,点了点头。 又交谈了片刻,姜澜水的声音倏然响彻在这片熔浆世界—— “星雀,时间不早了。” 姜星雀眉头皱了皱,目光看向林寻,传音道:“师弟,不要怪责我那些族人,他们虽对方寸山怨气十足,可在当年的众帝道战中,姜氏一些帝境人物还曾和方寸山并肩作战。” “并且,我虽被囚禁于此,可也清楚,宗族唯有这么做,才能保全我的性命,否则的话,洪荒、盘武、乾坤这三大道庭断不可能善罢甘休。” “只希望,你也能理解姜氏的苦衷。” 林寻认真点头道:“嫂子放心便是。” 很快,林寻便告辞离开。 姜澜水早已等候在那,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在远处送行的姜星雀一眼,最终只发出一声叹息,没有多说什么,带着林寻一起离开了这片秘境世界。 火海汹涌,一艘黑色小船飘曳其上。 一下子,整个世界又成了姜星雀一个人。 也是这时候,她抬手将盘在头上的发簪取下,双手紧紧攥着,那张清丽而苍白的脸庞上,有着一行行泪水流淌滑落。 她却浑不自觉似的,正正坐在那,凝视着手中那淡青色的竹叶状发簪,怔怔出神。 玄空哥,我见到师弟了,他说你还活着,可我知道,你若真活着,肯定不会不来见我的…… 算一算,我们已经离开十多万年了,时间过得可真快……你放心,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去找你。 不过,在找你之前,我要先为你报仇! 姜星雀忽然深吸一口气,一对宛如清泉似的眸中,涌现出刻骨而疯狂的恨意。 她那一头乌黑如墨的发丝,都瞬间化作霜雪之色。 “你……可一定要等我……” 她起身,白发如雪,缟衣如素,脚下黑色小船在汹涌的火海上飘荡。 …… 炎帝城,一座洞天福地中。 当看到林寻的身影跟随姜澜水返回,一直在等候的博崖子长松了一口气。 “多谢道友成全。” 博崖子拱手。 姜澜水神色复杂,道:“我只希望,你们方寸山的人不要再来打扰星雀了,我们姜氏宗族也再经不起你们的折腾了。” 博崖子和林寻对视一眼,皆没有多说什么,起身告辞。 只是,在两人离开时,姜澜水忽然道:“这无数年里,我一直在想一件事,以你们方寸山的底蕴,足可以力压洪荒、乾坤、盘武三大道庭的联手,可为何,却就这般被毁掉了?” 林寻脚步一顿,瞳孔微眯。 “事实上,当年众帝道战中,你们方寸山道统,只有不到六个传人出战,其他传人皆不见踪迹,许多人都认为,那些不见踪迹的传人早已被铲除。” 姜澜水说到这,沉默片刻后,这才说道:“可我并不这么认为。” 说罢,他不再多言。 林寻心中暗道:“我也不这么认为!” 直至和博崖子一起离开帝族姜氏所在的丹霞神山,林寻一直在思忖一件事。 当年在昆仑墟封禅台禁地的“锁神天峰”下,他曾见到过九师兄葛玉璞。 也听葛玉璞说起过众帝道战的事情,他清楚记得,当年参战的方寸山传人,只有葛玉璞等数位师兄。 这本身就显得很反常。 须知,上古时候,方寸山便已拥有四十九个传人,像李玄微师兄、朴真师兄、君桓师姐…… 他们哪一个不是强大之极的存在?可并不曾和葛玉璞师兄一样,参与到众帝道战中,这又是为何? 并且,在众帝道战落幕后,葛玉璞师兄还曾说过,正是他请求师尊方寸山之主,将他安排在了锁神天峰,为的是镇压独天妖帝,为那些陨落在众帝道战中的师兄报仇。 且不提其他,起码这意味着,在众帝道战落幕后,师尊方寸山之主还活着! 只是,师尊若活着,为何一直不曾出现? 眼见方寸山道统被毁,师尊他又为何不去复仇? “这其中,肯定另有隐情。” 林寻思忖许久,也想不出一个答案。 但他知道,那些散落在诸天中的师兄师姐们,或许宛如孤魂野鬼似的飘荡着。 可他们,肯定在默默地在为方寸山做着一些无人可知的事情! —— 今天出门办事,更新提前,并且是2连更。 另外,关于玄空,解释两句。 原本的设定中,玄空的境界是大圣境绝巅,这一点的确是金鱼没有预料到的。 但剧情需要金鱼想把玄空这个角色写得更饱满一些,才会出现一个境界上的bug。 还好,这个小瑕疵并不影响童鞋们多多担待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