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8章 插手 - 天骄战纪

第1938章 插手

山门外,一片寂静。 来自各州的耀眼人物,神色间皆浮现一抹阴霾。 孔昭的强大,令他们心颤和惊骇,孔昭那不屑的话语,则让他们心中皆很不舒服。 可很显然,孔昭根本不在意这些,砰的一声,他脚尖一挑,地上的贺飞宁就被踢飞出去。 而后他这才慢条斯理说道:“还有哪个不服吗?” “有!” 一名黑衣男子站出,怒形于色。 “你可名列一州之第一?” 孔昭问。 黑衣男子脸膛顿时涨红。 孔昭顿时笑了,摇了摇手指,道:“你不服也不行,因为你不够资格挑战我。” 说到这,他似想起什么,忽然道:“谁是金天玄月?” 唰! 云州阵营这边,谢雨花、王图等人的目光皆看向了金天玄月。 与此同时,金天玄月走出,淡然道:“怎么,你要和我切磋?” 她神色清冷,绝美如仙,甫一站出就吸引了场中许多目光。 “切磋?不。” 孔昭目光肆无忌惮地在金天玄月那绰约曼妙的身影上扫视着,“我族弟孔煜虽然很不堪,可毕竟也是孔氏的一员,可他却被一个名叫禹玄的家伙所杀,你该清楚此事吧?” 林寻眉毛不易察觉地挑了挑,倒是没想到,孔昭会在此刻提起这件事,并且将矛头指向了金天玄月! 金天玄月声音清冽,淡然道:“知道,我只能说,你族弟死的好,死得大快人心,若他活着,以后还不知要为你们孔氏惹出多少祸患。” 被人忌惮孔昭的身份,作为太古白帝后裔的她,可不忌惮这些。 “我懒得理会这些。” 却见孔昭眸光一冷,“我只想知道,那禹玄在哪里!” 禹玄? 在场大多数人皆一头雾水。 只有来自青州的那些强者,隐约记得在前一段时间,曾有一个名叫禹玄的强者,在青州临安城外,一举杀死了孔煜一行人,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显然,此刻孔昭所说的,就是这个禹玄! “可笑,禹玄在哪里,我怎可能知道。” 金天玄月嗤笑。 孔昭神色变得冰冷起来:“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就是你金天玄月和禹玄一起行走的?今日你若不给一个说法,可就别怪我在这论道盛会之前,将你镇压!” 一席话,肃杀之气弥漫。 “镇压?你可以试试。” 金天玄月眼神也变得冰冷,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此刻,连观虚都感到无比棘手,头大如斗,不知该如何化解眼前这一场纷争。 因为一个是洪荒道庭传人,帝族孔氏后裔,一个是太古白帝后裔,哪一个都是不能招惹般的角色。 林寻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当看见这一幕,心中杀机一闪,彻底判了孔昭死刑! 却见此时孔昭嘿然一笑,道:“这可是玄黄道庭之前,因为一场论道盛会,这星空诸天上下的所有目光,全都已汇聚于此,你金天玄月若在此被镇压,这颜面可就丢大了,到时候恐怕你们金天氏也都会因为你而蒙羞。” 这就是毫不掩饰的威胁了。 金天玄月淡然道:“我只知道,孔煜死了,你孔昭却连凶手都找不到,只敢在此地叫嚣和撒野,简直丢尽了你们孔氏的脸面。” “牙尖嘴利!” 孔昭身影倏然消失原地,竟是毫不犹豫动手了。 下一刻,他就出现在金天玄月身前,掌指如爪,幻化出五色神虹,犹如一面缤纷璀璨的大网,笼罩而下。 快! 快得不可思议! 许多人都已色变。 之前的贺飞宁,身为燕州论道第三人,都毫无招架之力,被摧枯拉朽般镇压。 而此时,名列云州第七的金天玄月,哪可能挡住孔昭的镇压? 可惜,众人忽略了一点,金天玄月这个第七名,完全是抽幸运签抽出来的,和她自身实力并不匹配。 更重要的是,诸天圣王榜上,她名列第四十九! 锵! 在金天玄月身前,一抹白色剑锋掠出,若一抹寒光惊动九霄,一斩之下,孔昭这一击被轻易化解。 却见孔昭神色自若,再拍出一掌。 轰! 这一掌凝聚时,就如天尊手中的一块五色道印临世,透发出毁灭世间般的杀伐力量。 金天玄月清眸一缩,肌体生寒,刚欲闪避时。 就见—— 一抹锋芒乍现,凝练到极尽,也凌厉到了极尽,璀璨耀眼。 许多人眼睛都睁不开,感到一种刺痛之感。 紧跟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响彻,那一道五色掌印被击穿,骤然炸开,化作光雨飘洒。 而后,闷哼声响起,威势如神般的孔昭,蹬蹬蹬退出数步,其掌指间,流淌下鲜红的血。 场中众人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已经有一道身影挡在了金天玄月之前,一袭月白衣衫,清俊出尘。 正是林寻! “是他,金独一!” “他竟敢插手此事?” “了不得啊,猝不及防之下,孔昭都吃亏了。” 场中响起哗然声,目光全都聚焦在了林寻身上,写满吃惊,都没想到,他会插手进来。 “金独一,云州论道第一?” 孔昭开口,这一刻的他,眸子中涌动宛如燃烧的神芒,如潮杀意冲霄而起,整个人的威势恐怖无边。 众目睽睽之下,他竟被击伤,掌指间被撕裂一道剑痕,这让他心中震怒。 林寻淡然道:“你的仇人是禹玄,不是玄月姑娘,你却如此针对她,不觉得丢人?” 陆独步、谢雨花等人皆感到惊诧,他们印象中,金独一向来很沉默,仿似什么事情都不关心。 可此时,他竟罕见地主动出手了,并且面对孔昭这等恐怖人物,都一点都不惧! “哈哈,哈哈哈,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教训我?” 孔昭怒极而笑。 他踏步上前,杀机毕露,“既然你多管闲事,那这次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轰! 在他身后,隐然有赤、青、黑、白、黄五种神光掠起,濛濛流转,氤氲道光,绚烂夺目之极。 这是帝族孔氏天赋血脉中的力量——五色神光! 传闻中,帝族孔氏始祖的本体,本就是一头五色孔雀,掌控五色神光,轻轻一刷,就能摧毁诸般宝物! “完了,孔昭动怒,这金独一纵然不死,也得重伤!” 许多人心中一寒。 尤其是观虚,焦灼无比,他对林寻的印象极好,本来极其看重林寻,还希望他能在论道盛会上大放异彩,为云州修道界争辉。 谁曾想,论道盛会还没开始,就发生这样的大风波! 在场之中,唯有两人心中最镇定。 一个是金天玄月,她最了解林寻的底细。 一个是麻衣少年玄九胤,从林寻主动插手此事,他就立刻确定,这哥们肯定就是“禹玄”! 故而,当看到林寻和孔昭对上时,他心中只有一种亢奋和期待感,唯恐天下不乱。 因为他太清楚,这哥们是何等凶猛的一个角色,扮猪吃虎的手段玩得比谁都溜! 可不等这一战爆发,一道沉浑的声音响起—— “孔昭,我们可是客人,怎能在此大动干戈?快回来。” 一句话,响彻天地间,渺渺冥冥,犹如大道之音临世,所有人都神色一肃,油然而生敬畏之感。 这声音的主人,必是一尊帝境存在! 孔昭脚步一顿,神色明灭不定,沉默片刻,伸手一指林寻,道:“论道盛会上,我必诛你!” 一字一顿,杀机如沸。 说罢,他转身而去。 目送他身影消失在那山门内,在场众人都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仿似卸掉压在心头的石块。 事实上,之前孔昭带给他们的压力的确太大了,一个人而已,可他那狷狂张扬,恣意乖张的威势,让谁都无法不重视。 “这金独一倒是好运,让孔昭吃了个小亏,还侥幸避开了一场凶险杀劫。” 许多人暗自感慨。 他们并不知道,此刻的林寻,心中也有些失望,因为他已做好收拾孔昭的准备,没曾想,却发生了意外。 麻衣少年也很失望,忍不住嘀咕:“也不知哪个老家伙这么扫兴,早不开口,晚不开口,偏偏这时候开口……” 附近一些强者皆错愕,咂舌不已,这家伙谁啊,竟敢对一尊极可能是来自洪荒道庭的帝境人物发牢骚? 可麻衣少年不在意这些。 他不止无惧如孔昭这般的人物,还并不在意这句话会否会触怒一尊帝境人物。 因为他…… 姓玄! 一个姓氏,就足够了。 林寻也听到了这声嘀咕,忍不住瞥了麻衣少年一眼,这家伙怎么还这般喜欢看热闹! 麻衣少年察觉到林寻的目光,嘻嘻一笑,挥手道:“哥们,你刚才可真牛。” 林寻直接无视了他,心中大致已判断出,麻衣少年肯定已确定了自己的身份。 当然,他所看出的这个身份是“禹玄”,故而林寻并不担心什么。 除此,他还有另外另个身份,一个林道渊,一个才是他真正的身份—— 林寻! 与此同时,山门内。 随着孔昭的离开,一些原本盯着山门外动静的目光,皆陆续收了回去。 山门内的一块岩石上,蹲坐着一名背负长剑的男子,长发披散,衣襟敞开,仪态不羁。 他一边拎着一个酒葫芦饮酒,一边说道:“这金独一有些意思。” —— (凌晨前会尽量补一更,很多童鞋问金鱼为啥不在章末ps了,因为这两天被喷子喷得很没心情。)

下一篇   第1939章 玄黄底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