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3章 黑吃黑 - 天骄战纪

第1943章 黑吃黑

接下来的时间里,那黑袍男子凭借一盏紫色八角宫灯的诡秘力量,陆续又击溃了四个对手。 最令人发指的是,和他一起行动的强者中,也有一个被他趁机镇压。 那四人在被击杀前,就被一阵虚空挪移的力量裹挟,带出了玄黄秘境,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命符。 “可惜了,没能把他们全都留下来。” 黑袍男子有些遗憾地吧嗒了一下嘴巴,旋即,他脸色微变。 “谁?” 说话时,他人早已化作一抹黑影,朝极远处冲去,竟是直接逃了。 可尚在半途,黑袍男子就被拦住。 一道峻拔的身影浮现在他身前,伸出一只手:“把命符交过来,我可以让你被淘汰得有尊严些。” 这人自然是林寻。 黑袍男子神色明灭不定,他还真没想到,还真上演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事情。 深吸一口气,他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道:“我知道你,名叫金独一,来自云州……” 轰! 不等他说完,林寻探出的右手猛地扬起,狠狠劈杀而下,就如举起一座远古神山,投掷而出,霸道无边。 “好狠的家伙!” 黑袍男子心中一突,意识到遇到比自己更狠的角色了,他毫不迟疑,全力出手。 啪! 可仅仅一瞬,他就被一掌抡在脑门上,躯体像木桩一样狠狠砸进大地深处,眼前直冒金星,差点痛晕过去。 黑袍男子惊恐道:“别杀我,命符统统给你!” 他心头骇然,须知,他可是大渝州的论道第一人,可现在连一招都挡不住! 如此推断,这金独一该有多恐怖? “还真以为我是来跟你废话的?” 林寻上前,屈指一弹,一缕剑气掠出,直刺那黑袍男子眉心。 “不——!” 黑袍男子大叫,在被剑气刺中的一瞬,他人就被带出了这玄黄秘境,淘汰出局了。 地上,只留下五个青色的命符,被林寻一把抓在了手中。 “快,就是这边!” 论遇到谁,皆杀无赦!” 还不等林寻离开,一阵破空声响起,极远处区域,一群身影杀气腾腾般朝这边掠来。 林寻瞳孔一凝。 就见那是十多名男女,皆是来自十大战族的绝世人物,有血麟战族、天鬼战族、梼杌战族…… 这一幕,让林寻恍惚间想起了在昆仑墟时的场景,那时候,他也曾杀过不知多少的强者。 其中就有十大战族中的狠角色,像梼杌战族的陶剑行、天鬼战族的阎修等等。 嗖! 林寻挪移虚空,转身而去。 玄黄秘境的论道选拔才刚开始,还不是真正血拼的时候。 更何况,就是全力击杀了这十多人,势必会有更多的强者被吸引过来,让自己沦为众矢之的,到那时,后果就严重了。 “逃了?” “是云州的金独一,他刚才必然抢夺了不少命符,快追!” “上!” 十多个强者气势汹汹,眼见林寻逃遁,直接就追了上去,竟是没有罢手的意思。 显然,林寻如今的身份,根本不足以让他们心存忌惮。 这很正常,若换做是如同凌红妆、皇甫少农这等惊世人物,他们别说追了,恐怕早在第一时间就选择逃遁。 一时间,虚空中遁光绚烂,一个个快得不可思议,紧追林寻不放。 沿途上,偶尔也有强者的身影出没,当看到这一幕时,都吓得连忙逃窜,根本就不敢掺合进来。 也有一些狠角色察觉到这一幕后,在暗中尾随起来。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无论是哪种情况,都注定会在这玄黄秘境中频频发生。 只是,究竟谁会成为猎物,谁又能笑到最后,就要看各自能耐和运气了。 林寻刚黑吃黑了一把,就被一群人盯上,心中也一阵无语,愈发感慨此次论道选拔的残酷和激烈。 轰! 让林寻意外的是,当他掠过一片古木参差的森林时,那森林竟如活过来,拔地而起,无数树木、藤条破空而起,阻挡在他前路。 哗啦~ 林寻躯体流转濛濛剑气,剑气交错之间,呼啸劈斩,将那无数的树木藤条劈碎,木屑和碎叶都齐齐被齑粉。 “死!” 与此同时,漫天烟尘中,一道身影暴掠而出,一杆长矛如白虹贯日,刺向林寻。 这是一名躯体瘦削的灰袍男子,眸光深沉,气息如渊,出手时,速度之快,简直达到骇人的地步! 显然,他早已蛰伏在此地,守株待兔,林寻的出现,让他毫不犹豫采取行动。 后方,是十多个强者在疯狂追撵。 前方,又杀出这样一个对手,让林寻都不禁皱眉,黑眸中有着一抹冷冽的杀机一闪而过。 他不闪不避,猛地纵身上前,一把攥住那一杆刺来的战矛,掌指发力。 砰! 战矛直接被林寻夺在手中,狠狠一扫,那灰袍男子就被狠狠砸飞出去。 唰! 而随着林寻抬手一掷,一杆战矛以无可匹敌的凌厉之势,冲向那灰袍男子。 “不好!” 灰袍男子大骇,刚欲闪避,战矛已破杀而至,那恐怖的致命气息,将他全身都覆盖。 哗啦~~一阵虚空挪移波动,裹挟着灰袍男子消失不见,显然,在这生死关头,他也被淘汰出局。 只是临走前,他一脸的错愕和不甘,犹自难以置信。 自己……就这样败了? 那家伙只是云州论道第一人而已,可为何战力如此恐怖? “遇到我,算你倒霉。” 林寻抬手抓住这灰袍男子所留的命符,再度朝前掠去。 “什么?薛剑南一击就被淘汰了?” “薛剑南,这可是来自‘大恒星域’第一界的妖孽人物,被许多人看好,怎可能就这般被淘汰了……” “该死,我们低估了这金独一的战力。” 后方正在追撵林寻的十多个强者,一个个色变,倒吸凉气,追赶的身影都变得缓慢起来。 林寻不认识薛剑南,可他们认识! 在那些来自星空其他世界的妖孽人物中,这薛剑南也是一号有名人物。 谁曾想,他竟会在一击之下就败了…… “还要追吗?” 众人面面相觑。 “我们一路追击,已引起许多人注意,如今这金独一展现出的力量又如此可怕,我觉得,还是收手最好。” 有人沉吟。 “罢了,就这样吧,这玄黄秘境中,卧虎藏龙,就像这金独一,仅仅只是一州之第一,却有这等恐怖战力,这在之前,谁敢相信?” “唉,想坚持到最后脱颖而出……可真难啊……” 这些强者彼此议论着,最终还是放弃了追击。 “怎么样,这金独一表现不错吧?” 外界,夏行烈笑着出声。 之前发生的一幕幕,皆被他们这些帝境人物看在眼底,尤其当看见林寻击溃薛剑南那一幕时,夏行烈眸子深处也闪过一丝异色。 多年不见,这个来自古荒域的年轻人,变得愈发强大了…… 也对,当年他能够在昆仑墟中闹出那般大的动静,也注定不可能是一般的人物可比。 “表现再不错,还不是被追杀了一路?” 洪荒道庭的绝印战帝淡然道。 夏行烈眸子中冷芒一闪,嘴上却笑道:“说到追杀,诸位看看这玄黄秘境中,那名叫凌红妆的女娃娃选择单独行动,结果呢,被足足三批强者一起追杀” “为何?还不是因为她的威胁太大,担心她和其他人联手,那样的话,这玄黄秘境中,谁还能是她的对手?” 玄黄道庭掌教太叔泓一阵苦笑,凌红妆是玄黄道庭的传人,夏行烈这个情况,的确在发生。 不止凌红妆,像皇甫少农、祖飞羽、烟雨柔、应千珏等名列诸天圣王榜前十的绝世人物,只要是独自一出现,势必会被盯上,引起围攻! 毕竟,他们的威胁太大了。 “所以说,金独一的表现,就显得不俗了。” 夏行烈悠悠说道。 在座众多帝境人物总算看出来了,极魔剑帝明显是对这金独一青睐有加,让人都不禁怀疑,这金独一会不会和他极魔剑帝有什么渊源…… “这等选拔考验,还真是残酷得无法想象。” 一片山峦中,林寻确定再无人追踪后,这才在一座山巅停顿脚步,心中有些担心金天玄月的安危。 刚才经历的一幕幕,皆在极短时间内发生,林寻毫不怀疑,若一旦被那些人纠缠住,只会引来越来越多的对手。 最可怕的是,哪怕就是在逃遁的路上,也极可能会被人突然偷袭! “不行,必须尽快找到玄月姑娘,否则,孤家寡人的她,只怕也会和自己一样,被许许多多人围攻。” 林寻深吸一口气,再次展开行动。 他运转狻猊气,快速前行。 一路上,他也遇到不少强者,可几乎都是结伴而行,少则三四人,多则十余人。 林寻没有轻举妄动,直接绕开,以他如今的实力,也足可以在不惊动对方的情况下悄然离开。 继续前行,足足一炷香后。 当林寻伫足在一座岩石上,查探前路时,忽然瞳孔一凝,身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倏然腾空。 轰! 几乎同一时间,他脚下那块岩石炸开,一道锋利无匹的剑气爆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