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5章 猎人和猎物 - 天骄战纪

第1945章 猎人和猎物

滕宜辰和归山行皆感觉自己真的陷入绝境了。 不提武煌,仅仅是现在围攻他们的四人,就强大得令他们感到绝望。 而当听到武煌那冷酷无比的话语,两人怒得眼睛都红了,全都彻底疯狂。 “可恶!” “和他们拼了!” 就在此时—— “武煌,你可真是不要脸啊……”一道冷冽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 武煌和正在围攻的四人都齐齐抬眼,看到了一道孑然出尘的身影挪移虚空而来。 滕宜辰二人皆心中一颤,露出难以置信之色:“金兄!” 当身陷绝境,快要被淘汰时,忽然有人从天而降,那简直就如一抹破开黑暗的光,让他们绝望愤怒的心中生出一抹希望,感到前所未有的狂喜和激动。 “你们继续,我来拦住他。” 武煌初开始一怔,旋即就恢复冷静,神色冷酷。 他身影一闪,雾霭蒸腾,犹如一尊来自地狱的神魔,朝林寻暴杀而去。 唰! 他瞳孔内,映现四只竖目,激射出黑、白、青、紫四种神光,演绎出诡异莫测的“四象弑灵图”。 而其掌中,则浮现出一道流淌着血腥气息的锁链,狠狠鞭挞而出。 在以前,武煌身为帝之使者,睥睨自负,可在云州论道大比上,却惨败在了林寻手上,被蹂躏得凄惨之极,视为奇耻大辱。 眼下,见到林寻插手自己的事情,让他新仇旧恨皆齐齐涌上心头,甫一出手,就如同拼命般,凶威滔天。 “就凭你,也想拦我?” 林寻哂笑,在他身上倏然掠出亿万濛濛剑气,炽盛璀璨,呼啸而出。 十方剑雨! 只不过这一次,是被最为凌厉肃杀的白金道体演绎,那等杀伐力量,完全和以往不一样。 轰隆! 漫天剑雨覆盖,虚空都被撕裂开无数裂缝,武煌的攻击虽恐怖,但在转瞬间,就被无数剑气绞碎。 而他整个人来的快,去被一片密匝匝的剑气劈在身上,狠狠震飞出去。 身上的衣衫爆碎,肌体上浮现出一道道血淋淋的剑痕! 一击,就被重挫! 原本正准备继续围攻滕宜辰、归山行的四人,皆浑身一僵,露出骇然之色。 武煌这等帝之使者,怎可能这般不堪? 就连滕宜辰、归山行二人都咂舌,当初在云州论道大比上,他们都亲眼目睹过武煌和林寻之间的激烈厮杀。 当时武煌虽败了,可也没有败得如此之快,连一招都挡不住,这太不可思议! “你……你怎会这般强大?” 武煌露出惊怒之色,他都无法相信,这才过去多久,这个对手就已如此恐怖? 他可不知道,当初在云州论道大比上,林寻原本就有所保留,没有施展极尽战力。 随着云州论道大比结束后的半年内,林寻修为突破,一跃迈进绝巅圣王境后期,连带着将道之领域也推演了快要极尽圆满的地步。 整个人的战力,早已和以往完全不一样。 而为了救助滕宜辰二人,林寻可同样没有任何保留! “当初在云州论道大比上,你可以动用帝宝,也可以动用那针对神魂力量的诡异秘宝,可在这玄黄秘境,你可就再没有这等机会了。” 林寻说话时,身影前冲,杀机牢牢锁定在武煌身上,“而我,也不可能再给你机会!” 轰隆~ 无尽剑雨席卷而出,每一道太玄剑气,皆烙印着神妙的法则力量,凝聚出了剑意,密密麻麻覆盖而出。 那等场景完全可以称作是遮天蔽日! 武煌色变,转身就逃。 这半年来,他的实力同样有所突破,本以为已拥有了一雪前耻的机会,可刚才那一击却让他发现,这金独一力量之可怕,要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我说过,这次不会给你任何机会。” 淡然的声音中,无尽剑气倏尔一闪,化作森严无匹的一座剑阵,将这方区域都封锁,恰似一座剑之牢狱。 这是太玄剑经中的一种神妙手段—— 剑之樊笼! “开!” 武煌仰天嘶吼,周身蒸腾汹汹灰雾,整个人化作一头凶厉无匹的重明鸟,振翅高飞。 这是他的本体,也是他至强手段! 就见一重重灰暗的光影在他双翅之间涌现,犹如一重重魔域降临世间,诡异可怖。 只是,在剑之樊笼的镇杀下,那一重重的光影皆如泡沫般被杀伐破碎,轰然溃散。 剑气切割下,武煌的躯体瞬间浮现出无数深可见骨的剑痕,鲜血如瀑般流淌飞洒。 “不——!” 武煌目眦欲裂,可伴随着一阵虚空波动,他整个人就被带走,彻底淘汰出局。 临离开时,眼睛中尽是刻骨般的恨意和不甘。 最终,在他消失的地方,有着一堆命符掉落,足有十三块之多,被林寻一把抓在了手中。 而后,林寻的目光看向了武煌的那四名同伴。 “走!” 这些人已意识到不妙,尤其当目睹武煌的惨状时,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一刻皆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逃遁。 “斩!” 唰的一声,断刃掠出。 与此同时,林寻身影闪烁,追杀向另外一人。 滕宜辰和归山行哪可能错过如此良机,在林寻出手的同时,也都已杀上去。 片刻后。 这四个来自神照古宗的强者,陆续被击溃,淘汰出局,场中留下了一地的命符,但加起来也只有八块,远不如武煌一人所拥有的数量。 由此也可以看出,在神照古宗内,这四人的地位应该远不如武煌这个帝之使者。 “多谢金兄相助!” 滕宜辰和归山行上前,感激开口,他们和林寻根本谈不上有多大的交情,可这次,却是林寻救了他们,这让他们意外之余,也愈发感激。 毕竟,之前他们和武煌结盟,可却被武煌给坑了一把。 如此对比,让他们如何能不感激林寻的救命之恩? “我们皆来自云州,相互帮助也是理所应当的。” 林寻笑了笑,正当继续说些什么时,他霍然扭头,看向远处。 也在此时,一阵鼓掌声响起。 极远处地方,一行身影凭虚而现,为首的是一名男子,一袭素衣,容貌俊秀,眉眼柔和。 他有着一头银色长发,气度温润俊雅。 涂千珏! 乾坤道庭核心传人,诸天圣王榜第九! 在他身后跟随着七八名男女,皆是乾坤道庭的核心传人,一个个气息强横,贯冲天宇,宛如一群神祗似的。 滕宜辰和归山行则都齐齐色变,嘴里发苦。 这才刚化险为夷,击溃了武煌等人,马上就又跳出一群更恐怖的角色,这未免也太倒霉了一些! 唯有林寻神色不动。 这两天里,他见多了类似的事情,有人看似刚击溃对手,好不容易才获得一些命符,可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又有对手杀出来,趁火打劫。 像这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事情,在这玄黄秘境中简直是屡见不鲜,时时刻刻都在上演。 只不过这次,是被他自己给撞上了。 “谁能想到,一个云州论道第一人,竟拥有如此强大的战力?以我所见,那天在玄黄道庭山门外,孔昭被你击伤,倒谈不上是什么意外。” 涂千珏声音清朗,令人如沐春风。 他们一行人走来,气机皆牢牢锁定在林寻他们身上,看似不曾动手,实则一场围攻之战已是一触即发! “你现在跳出来,莫非是认为自己比那孔昭更强?” 林寻神色自若。 “不,我只是占了人多,不过,哪怕这次无法将你留下,也必可以夺一些命符。” 涂千珏笑道,“当然,若是真拼命,我也得掂量掂量所要付出的代价究竟有多大。” 林寻有些意外,道:“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涂千珏想了想,认真说道:“将你们刚抢到的命符交出来,咱们便可化干戈为玉帛。” “你想得真美。” 林寻笑了,这家伙真以为带着一群乾坤道庭的强者,就吃定自己了? 涂千珏不以为然道:“想法嘛,不想得美一些,难道还要往坏处想?” “我也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林寻笑得很灿烂。 “洗耳恭听。” 涂千珏道。 “这一战的结果,你们肯定承受不住。” 林寻认真说道。 涂千珏眼眸微眯,心中也不禁有些意外,这家伙难道真没有看出局势对他极其不利? 可为何他还如此自信? “走!” 而就在他思忖时,林寻已带着滕宜辰和归山行一起,毫不犹豫地挪移虚空而去。 涂千珏一怔,哑然道:“没想到你金独一也不老实,只是,被我涂千珏盯上,你们又能逃到哪里?” 唰! 下一刻,他们一行人已齐齐追了上去。 其中一人挥手祭出一块弥漫着虚幻光泽的兽皮,将涂千珏等人身影覆盖,在挪移虚空时,速度竟是快得不可思议! 虚空兽皮! 一种无边神妙的宝物,极其罕见,每一块都堪称是价值无量,此宝虽非帝宝,可它最强大的妙用就是在进行虚空挪移时,能够无视虚空规则束缚! 短短片刻间而已,远远地,涂千珏他们已清楚看见林寻等人逃遁的身影。

下一篇   第1946章 瓮中捉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