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6章 瓮中捉鳖 - 天骄战纪

第1946章 瓮中捉鳖

“金兄,他们追上来了!” 滕宜辰脸色大变,察觉到后方有一道道强横的神识已锁定身上。 如芒在背! “这次是金兄救了我们,焉还能再让金兄跟着我们遭难,金兄你先走,我们二人为你阻挡敌人。” 归山行咬牙说道。 一个涂千珏,就让人感到绝望,而此时可不止是涂千珏一个人,而是一群乾坤道庭的核心人物! 并且,他们已经渐渐追了上来,这还怎么打? 说话时,归山行转身,就要去拼命,却被林寻一把拽住,狠狠提溜了过来。 “我救你们,可不是让你们再去送死。” 林寻皱眉道,“你们若真感激我,就跟着我一起全力逃遁。” 逃遁! 这个字眼从林寻口中说出,让滕宜辰和归山行心中皆一阵酸楚,若不是为了他们,金兄焉可能会遭受这等对待? “好,不管如何,真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我二人定会不顾一切为金兄争取机会。” “对!” 滕宜辰二人神色决然。 林寻见此,唇角泛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不枉自己救了他们,有这般心思,足够了! “金独一,你之前信誓旦旦,扬言若是拼杀,后果是我等无法承受的,怎么现在却逃了?” 后方远远传来涂千珏那悠然的笑声。 “虚张声势罢了。” “师兄,无须和此人多言,等将他们淘汰时,他们就会明白和我们的差距有多大!” 那些乾坤道庭男女皆露出不屑、冷冽之色。 林寻没有理会,全力挪移。 一路上,也见到一些强者的身影出没,可当看见气势汹汹的涂千珏等人时,皆神色骤变,远远避开。 “那似乎是金独一?” “这家伙太倒霉了,我本以为孔昭会是第一个向他动手的,没曾想,连涂千珏业盯上了他。” “要不要追上去?” “愚蠢,涂千珏一行人盯上的猎物,哪有我们捡便宜的份儿?” 各种议论声,在林寻他们一路逃亡的路上响起,几乎都不看好林寻等人。 这让滕宜辰二人心境愈发沉重,充满愧疚,认为林寻若不是救助他们,根本不会遭遇如此大难。 而此时,涂千珏等人追赶的身影越来越近了,局势岌岌可危! “金独一,我最后给你一个机会,交出命符,我保证不再为难你们。” 涂千珏声音已变得有些冷淡,他再好的脾气,也不喜欢那些冥顽不灵,不识时务的对手。 与此同时,他传音给身边众人:“做好准备,只要动手,务求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摧垮对方。” 其他乾坤道庭核心传人皆齐齐点头,眸子中有杀机一闪而逝。 “机会?” 便在此时,正在前方逃遁的林寻忽然转身,眼神玩味,“各位真以为金某是畏惧逃避?” 涂千珏眉头一皱,一挥手,他们一行人倏然止步,和林寻之间的距离已只剩下不到三千丈。 “金兄你若不是没有把握,为何要一路潜逃?” 涂千珏眸光深沉,他一直不曾小觑林寻。 从林寻在玄黄道庭山门外击伤孔昭,再到刚才以绝对碾压之势淘汰武煌,展现出的实力,令涂千珏也根本不敢小觑。 故而,无论最初,还是现在,涂千珏在对付林寻时,一直显得很克制,若换做其他强者,他哪可能废话,早第一时间就动手。 林寻微笑道:“我只不过是请君入瓮,打算瓮中捉鳖罢了。” 瓮中捉鳖!? 涂千珏一怔,神识扩散十方,这是片峡谷,在玄黄秘境中似这样的峡谷数不胜数,并无奇特之处。 可一瞬间,涂千珏似意识到什么,脸色微变,暴喝道:“退!” 只是已经晚了一步。 随着林寻袖袍一挥,以这片峡谷为中心,这片天地倏然一变,白昼坠入永夜,山河化作血色,无数如潮般的道纹阵图轰然浮现,化作无穷可怖的阵道力量。 轰隆~~ 就见此阵内,雷电交鸣,风起云涌,有无尽神辉席卷,有滚滚道音轰鸣,时而有诸神嘶吼响彻,时而有神魔泣血的哀嚎传出…… 宛如一方森罗炼狱! “该死!” “我们上当了……” “这混账早有蓄谋,我们都被坑了!” 那些乾坤道庭核心传人一个个都色变,惊怒出声。 “一座大阵而已,还能困住我等不成?别废话,先破阵,而后灭了金独一那卑劣的东西!” 涂千珏深吸一口气,转瞬间冷静下来,心境强大得可怕。 轰! 毫无迟疑,他们悍然出击,施展出各种道法和宝物,疯狂似的全力轰击。 大阵外,滕宜辰和归山行皆瞠目结舌,被眼前这逆转的一幕震撼。 “金兄,原来你早已准备有后手。” “想不到啊,金兄你竟是一位道纹师!” 两人这才意识到,为何一路上林寻会显得如此镇定,皆感到一阵激动和喜悦。 林寻笑道:“两位且看我瓮中捉鳖。” 他掌中频频掐动法诀,就见那一座覆盖天地的大阵轰鸣运转,映现出惊人的气象。 恐怖的力量洪流衍化作剑气、刀芒、雷霆、火焰,在大阵内掀开一场杀伐。 被困其中的涂千珏等人,顿时压力倍增,四面八方之地,皆被可怕的阵法力量覆盖。 “杀!” “杀!” “杀!” 涂千珏他们皆疯狂般,全力出击。 不得不说,他们一行人的力量堪称是世间一等一的强劲,每个皆是绝巅圣王境中的巅峰之辈,换做是寻常的道纹禁阵,根本就不可能将他们困住。 不过,林寻的道纹禁阵不一般,这些年里,随着他修为节节攀升,让他能够布置出的道纹禁阵力量也是越来越强大。 不夸张地说,从布下此阵那一刻,林寻本就是当做为自己准备的一条“后路”来对待,威力焉可能会弱了。 仅仅片刻。 “啊——” 一道吃痛的尖叫在大阵内响彻,一名乾坤道庭传人猝不及防之下,被一道从脚下突然掠出的剑气扫中,差点将他拦腰斩断。 濒临死亡之前,他整个人被挪移出玄黄秘境,淘汰出局。 “牛师弟!” “可恶——” 其他人皆宛如被刺激到,眼睛都红了。 即便是涂千珏,脸色都阴沉下来,眸子中森然如冰,泛起恐怖的神芒潮汐。 之前的他,俊秀温和,从容自若,有一种风流俊雅的风采,可此时,无论是神色还是气息,皆显得冷酷肃杀之极。 他一路上一直很小心,可还是没想到,竟被人一路上牵着鼻子给坑了! 一想到这样一幕幕会被外界那些帝境大人物清楚看在眼底,他心头就涌出一股难言的羞愤之感。 “不——” 又是一道透着不甘的惊叫响起,又一名乾坤道庭传人被淘汰了,此人更惨,被一道雷霆劈得外焦里嫩,肌体血肉都糊了,原本还能挣扎一下,谁曾想,雷劈之后,紧跟着就是一道剑气,直刺咽喉,最终还是不幸被淘汰出局。 这一幕,气得涂千珏都无法控制内心怒火,声如惊雷:“金独一,你未免太卑鄙!待我破阵时,必十倍奉还!” 大阵外,正在全力操控阵法的林寻不禁笑了:“卑鄙?之前你们以多欺少,一路追杀时,又算什么?” 顿了顿,他继续道:“涂千珏,若让我敬重你,就别发牢骚,先破了阵再撂狠话。” 轰! 话音落下,林寻一鼓作气,将大阵的威力猛地运转到了极尽地步。 一时间,那大阵内阴风滚滚,煞气腾腾,还夹杂着一阵阵的破口大骂声。 那些乾坤道庭传人都慌了,气急败坏,惊怒交加。 只是,任凭他们如何挣扎和拼杀都徒劳,此阵之威能,都能困死准帝境人物,他们能够支撑到现在,已经极其之难得了。 “可恶!” “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 “救我——” 接下来的时间里,一个又一个乾坤道庭传人被淘汰,哪怕是涂千珏拼命相救,都力有不逮。 因为此刻的他,也已负伤,虽谈不上严重,却让他显得狼狈无比。 道纹禁阵的可怕就在此。 一旦被困其中,想要破阵,除非也拥有相同层次的道纹造诣,否则只靠蛮力去硬闯,很难脱困出来。 大阵外,滕宜辰和归山行已看傻眼了。 一座大阵,困住了包括涂千珏在内的一众乾坤道庭核心强者! 这简直就像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充满不可思议。 这也让得他们看向林寻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在以前他们可根本不知道,林寻在灵纹一道上的造诣竟会如此之恐怖! 此刻的外界,玄黄主峰之巅,太叔泓、夏行烈等一众帝境大人物也都被这“瓮中捉鳖”的一幕吸引。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若正面对决,涂千珏不见得不是那金独一的对手,可偏偏地……却被这般坑了一把……” 一位帝境人物唏嘘。 “金独一此子的道纹手段极其之神妙,诸位是否能从中看出此子的师承来历?” 有大人物沉吟。 在座帝境人物也都心头疑惑,这诸天上下,并不缺造诣超绝的道纹宗师,可每一个皆有着师承来历,能够被辨认出来。 可唯独金独一所用的道纹手段,却竟让他们一个个帝境存在都无法看出什么端倪。 这就太奇怪了! —— 今晚会补更! 8)

下一篇   第1967章 无冕之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