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8章 变故陡起 - 天骄战纪

第1968章 变故陡起

目睹这一幕,众帝皆露出一抹异色。 这次可没有大阵之力束缚,并且涂千珏还是宛如拼命般进行攻伐,可在正面硬撼中,却遭受重伤! 与之对比,毫发无损的金独一,就显得格外惹眼了。 一些帝境目光瞥了一眼火灵女帝,发现后者的眉宇间都浮现一抹阴霾,明显心情很坏。 反观夏行烈,则重新举起酒杯,痛快地一饮而尽。 人生之乐,当浮大白! …… “这……” 滕宜辰和归山行也都愣住。 涂千珏名列诸天圣王榜第九,却竟都不是金独一的对手? “原来,从一开始我便低估了你,也对,谁能想到在云州这等地方,竟涌现出你这样一个深藏不露的家伙?” 涂千珏神色阴晴不定,他的确遭受了不轻的伤势,可谈不上多紧张,这只能证明,他还有底牌! 林寻也看出这点,他抬脚前行,神色自若道:“看得出来,你手中还有依仗,若再不用,怕就没机会了。” 涂千珏面无表情道:“你可以试试。” 此刻的他,显得无比镇定。 只是,林寻可懒得理会这些,在这玄黄秘境,早有规矩,不得动用帝宝,亦不得动用禁忌般的外力。 如此一来,能够让林寻所忌惮的手段,几乎都不存在。 无论涂千珏是真有恐怖无比的底牌,还是在虚张声势,林寻断不会就此而止手。 可就在林寻欲出手时,忽然止步。 与此同时,一道悦耳悠扬的声音从远处袅袅响起,犹如天籁。 “金兄,何必赶尽杀绝?” 一道曼妙修长的身影浮现,周身烟雨朦胧,如梦似幻,她乌黑秀发盘髻,露出一张清新脱俗的绝世容颜。 烟雨柔! 诸天圣王榜第七,玄黄道庭核心传人,一位名满天下的绝艳女子。 关于她的事迹,不胜枚数。 “论道选拔,彼此争锋,怎能叫赶尽杀绝?” 林寻止步,神色淡然。 滕宜辰和归山行皆如临大敌,汗毛都竖起来,都没想到,在此等关头,竟又杀出一位名扬天下的绝世妖孽。 “金兄说的不错,不过,既然我及时赶到,金兄觉得若继续打下去,还有多少胜算?” 烟雨柔身影翩跹,落在场中,一股清冽的芬香也随之弥漫而开。 她风姿卓然,有超然出尘之美。 “雨柔姑娘,这次劳驾你了。” 涂千珏神色复杂,他本身傲骨铮铮,若不是逼不得已,也断不会希望他人前来相助。 原本止步的林寻微微一笑,再度上前,道: “你问我有多少胜算,我想了想,起码对付你们两个,还有一定把握。” 一句话,睥睨十足! 涂千珏和烟雨柔皆是一怔,似难以置信。 “看来,金兄是不甘心就此罢手,打算拼一把了。” 烟雨柔星眸如幻,声音清悦,看不出有任何情绪波动,可在她身上,却有宛如涟漪般的大道力量弥漫着。 “哼,他这是根本没把你我放在眼中!” 涂千珏脸色难看。 可就在此时,林寻再次止步,猛地扭头看向滕宜辰和归山行,暴喝道:“小心!” 两人反应不可谓不快,林寻声音还未落下,他们就本能地进行闪避。 只是,却已经晚了一步。 轰隆! 就见一片黑色的剑影倏尔从天而降,犹如一道黑幕,漆黑的剑气泛着犀利刺目的光,呼啸而下。 剑气轰鸣,密匝匝的如天河之水,压塌那片虚空,也将滕宜辰和归山行的身影淹没。 “不!” “金兄,快逃!” 转瞬间,两人齐齐被淘汰出局,临被淘汰,归山行都在关心林寻的安危,发出焦急的嘶吼。 目睹这一幕,却没来得及去救助,让林寻神色骤然变得冰冷,一对若渊般深沉的黑眸中,涌动如沸杀机。 自己救下的同伴,如今却被人突袭,在自己眼皮底下惨遭淘汰,这让林寻内心都涌起说不出的愧意和愤怒。 黑色剑影弥散时,场中出现了一个背负长剑,衣襟敞开,拎着一个酒壶的男子,浑身充满粗犷的野性。 祖飞羽! 诸天圣王榜第八,众魔道庭核心传人。 “金兄看起来很生气?其实大可不必,你刚才也说了,这是论道选拔,彼此争锋而已。” 祖飞羽笑容肆意,“更何况,他们只是淘汰出局,并无性命之忧,金兄你可别气坏了身体。” 言辞中充满了戏谑和调侃。 说话时,他和涂千珏、烟雨柔交换了一个眼神,下一刻,从不同的方向,将气机笼罩向林寻。 气氛,瞬间肃杀无比。 这一场追杀,前后的变数极多,先是林寻击溃武煌等人,而后涂千珏一行人出现,对林寻进行追杀。 可到头来,涂千珏等人却被困住,损伤惨重,本以为一切都将尘埃落地,谁曾想,烟雨柔和祖飞羽的陆续出现,让得局势再度发生变故! 此刻,林寻等若是被三位名列诸天圣王榜前十的狠角色盯上,处境也随之产生逆转。 这一幕,也是吸引了外界一众帝境的目光。 “哟嗬,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如此狡猾,分属三大道庭的三个小家伙,竟都早早在暗中结盟了,什么时候,你们三大道庭传人之间的关系,竟变得如此之好了?” 夏行烈语气毫不掩饰自己嘲讽。 玄黄秘境中,联手一起行动的情况很常见,可像涂千珏、烟雨柔、祖飞羽这般,都已是诸天圣王榜前十的绝世妖孽,却竟都彼此结盟,这就太少见了。 玄黄道庭掌教太叔泓苦笑:“弟子之间的事情,我等哪能管得太多,夏兄多想了。” 众魔道庭的燃穹魔帝冷冷道:“夏行烈,规矩中可并没有说,不允许出彼此一起行动!” 他身影枯瘦,眼窝塌陷,一对眸若鹰隼般慑人,披着一袭黑袍,随意坐在那,就如九天魔主! “夏行烈,这金独一是你什么人,你怎地处处维护他?” 火灵女帝忍不住质问。 “本座看着不顺眼,不行吗?” 夏行烈反问。 眼见他们又要起争执,太叔泓连忙调停:“各位,只要不出现破坏规则的事情,皆可放任不管,我等可莫要因此而伤了和气。” 太叔泓都一阵头大。 帝境人物,执掌逆转乾坤般的通天之力,每一个皆有映照诸天之威,可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 与此同时,玄黄秘境内。 察觉到涂千珏、烟雨柔、祖飞羽三人的敌意,林寻沉默了片刻后,道: “这笔账,咱们以后慢慢算。” 说罢,他转身而去。 “哈,这次若让你走了,我们的颜面还往哪里搁?” 祖飞羽忍不住笑了,这金独一,未免也太把自己当人物,撂下一句狠话就像这般走了? 没门! 说话时,他身影一闪,凭空消失。 下一刻,无数重逾万钧的黑色剑气如夜幕般,轰隆隆碾压着虚空,朝林寻镇杀而下。 漆黑的剑气,厚重如神山大岳,流动晦涩而可怖的道光,密匝匝汇聚在一起,简直要轰杀山河,破灭乾坤。 林寻看也不看,举拳打出。 拳劲似炉非炉,似渊非渊,以不可思议的威势将那漫天镇杀而下的黑色剑气全都吞没齑粉。 轰! 附近虚空都震荡紊乱,祖飞羽身影被震得从虚空中踉跄退出,脸色不禁微变。 这家伙,果然不是一般的可怕! “凝!” 一片朦胧梦幻似的烟雨,出现林寻身前,凝聚为一张泼墨烟雨画卷,猛地收拢起来。 烟雨山河! 这是烟雨柔的道之领域,看似充满诗情画意,实则其内包罗万象,充满难以想象的杀伐之力。 咚! 林寻看也不看,又是一拳打出,那烟雨缥缈的画卷才刚凝聚成型,就轰然爆碎。 烟雨柔星眸睁大,写满惊意,她原本只是欲阻拦林寻,将其留下,谁曾想,她的手段都没能起到半点作用! 当她和祖飞羽一起要再出手时,林寻的身影早已扬长而去,杳渺无踪,再追已根本来不及。 身负重伤的涂千珏没有出手,以他如今的状态,也来不及出手,当目睹这样一幕时,脸色也是格外的阴沉。 三人一起联手,都没能留住对方! “若一对一,我们怕都不是他的对手,这家伙比之月如火、知白这些深藏不露的妖孽人物,也不逞多让。” 祖飞羽神色凝重。 “原本我们之间暗中结盟,是为了要对抗类似月如火、知白、弥无涯这等人物,可现在看来,又要多出一个金独一了。” 烟雨柔的神色也罕见的严肃。 金独一! 一个云州走出的角色而已,却有着无法想象的逆天战力,这足以让任何人不得不重视。 “这家伙已经记恨上我们,接下来的时间里,他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下心中的愤恨,涂千珏这才声音阴沉道,“两位觉得,接下来该怎么办?”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命符要争夺,但该抹掉的威胁也必须抹掉,否则,说不准会整出多少幺蛾子。” 祖飞羽眸子深沉,“依我之见,当召集我等所能召集到的所有力量,彻底将此子踢出局!” —— 补更送上,终于还清了~

上一篇   第1967章 无冕之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