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9章 为伊遮风挡雨 - 天骄战纪

第1969章 为伊遮风挡雨

“好!我来召集我乾坤道庭的力量。” 涂千珏毫不犹豫答应了,此次参与到论道盛会的乾坤道庭传人,足有三十多人。 之前被林寻所淘汰的八人,仅仅只是其中一部分。 “雨柔姑娘你呢?” 祖飞羽目光看向烟雨柔。 “我们之间的合作,只是我个人行为,我不想因为我们的事,再去麻烦宗门的其他师兄弟。” 烟雨柔轻声道,“不过,真要去对付那金独一,我肯定也会参与进来。” 祖飞羽一怔,笑道:“没关系,此事由我和涂兄一起来召集人马便可以。” 当即,三人便展开行动。 外界,眼看林寻势如破竹般,破开祖飞羽、涂千珏、烟雨柔三人的围堵,一众帝境又是一阵惊诧。 之前,他们都感觉,三位诸天圣王榜前十的绝世妖孽一起联手,林寻注定凶多吉少。 谁曾想,林寻展现出的战力之强,再度出乎他们意料! “此子,还真是出人意料的强大,不出意外,已可以去和凌红妆、皇甫少农、弥无涯这等人物相提并论。” 玄黄道庭掌教太叔泓讶然出声。 此话出自一位名震诸天的道庭掌教之口,已经是一个极其了不得的评价。 “太叔兄,本座看好的人,哪可能是庸碌之辈可比?” 夏行烈笑吟吟饮了一杯酒。 乾坤道庭的火灵女帝,众魔道庭的燃穹魔帝眉宇间皆浮现一抹阴翳,他们心中实则也颇为吃惊,没想到围困之下,林寻竟能如此轻易就扬长而去。 “现如今,此子的实力已暴露出来,接下来的时间里,怕是会成为各方眼中的敌人。” 燃穹魔帝冷冷道,“更何况,在那玄黄秘境中,此子似乎没多少可以结盟的同道,孤家寡人一个,可很难走到最后。” 夏行烈嗤地笑出来:“本座一个人便可撑起大道九天宫,为何此子不能一个人杀到最后?你们啊,心怀偏见之后,说出的话语都变得可笑起来。” 说到这,他再懒得争辩,事实也往往比争辩更有说服力。 他很期待林寻接下来的表现。 “好!” 蓦地,火灵女帝眸子一亮,指着玄黄秘境内的一处:“诸位且看,一战击溃九位同辈顶尖人物,我乾坤道庭的皇甫少农表现如何?” 那是一片峡谷,刚经历一场惨烈厮杀,最后只有皇甫少农一人立在场中,雄姿英发,伟岸如神。 众帝都点头不已。 皇甫少农的强大,早已无可置疑。 “奇怪,弥无涯此子在开始之前,就不曾抛头露面,如今都已进入玄黄秘境多日,他竟是一直蛰伏隐匿在一处地下洞穴,他这是要做什么?” 也有人皱眉出声。 弥无涯! 盘武道庭核心传人,诸天圣王榜第一,一个闪耀星空的传奇人物。 可在此次论道盛会上,他却显得无比低调,尤其在进入玄黄秘境后,一直潜伏隐匿,浑然没有任何出手的打算。 这自然让人奇怪。 “依本座看,此子恰似龙潜深渊,藏锋守拙,争夺命符对他而言,怕是根本没什么吸引力。” 有人若有所思。 “听说,此子已压制自身境界三百年,早已拥有踏足绝巅准帝境的可怕潜能?” “不错,他被视作绝巅圣王境的真无敌,最近数百年来,已再没有对任何同辈出过手。” “呵,这是不屑于和同辈之人争了?” 众帝议论,弥无涯无疑是一个任谁都无法忽视的传奇人物,哪怕现如今才只是绝巅圣王境。 可就凭他如今所拥有的底蕴和声望,以后的道途注定不可限量! …… 玄黄秘境内。 破开重围,扬长而去后,林寻心中却无任何喜悦。 之前,滕宜辰和归山行两人在他眼皮底下被人偷袭,惨遭淘汰,这让他内心有着一股无名怒火。 “这笔账,咱们慢慢算……” 林寻在心中重复着这句话。 之前,若是全力拼杀,他同样有把握将涂千珏、祖飞羽、烟雨柔三人镇压,只是当时的局势根本不允许他这么拼。 原因很简单,之前发动大阵困住涂千珏等人的动静,早已引起了不知多少人注意。 到那时,将又一次呈现出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情况。 嗯? 正自思忖时,林寻眸子中冷芒一闪,在他神识中,附近区域中,正有数个强者在暗中追来。 两男一女。 从其衣饰打扮上,让林寻认出,对方是来十大战族之一“天鬼战族”的强者。 “趁火打劫?” 林寻止步,点破对方行踪。 “金道友,单独行动太危险,不如我们一起合作如何?” 那两男一女彼此对视一眼,从暗中走出,为首的一名墨袍男子声音温和道。 显然,他们认出了林寻的身份。 林寻道:“抱歉,没心情。” 墨袍男子笑了笑,道:“金兄,你真不再考虑考虑?” 声音中已带上若有若无的威胁。 林寻一怔,瞥了这三人一眼,大致已判断出,这三人明显不清楚之前自己和涂千珏等人的战斗。 否则的话,怕是根本就不敢这般和自己说话。 摇了摇头,林寻没有再理会,闪身前行。 他不想再耽搁时间了,要尽快找到金天玄月,而后就开始去着手准备为滕宜辰、归山行报仇的事情。 “小小一个云州论道第一而已,敬酒不吃吃罚酒!” 蓦地,令一名身穿银袍的青年一声冷哼,猛地一步跨出,抽刀斩出。 唰! 刀气炫亮,犹如一道长达数千丈的锋利闪电,透发出凌厉森然的毁灭气息,有古老的图腾奥秘蒸腾其中。 墨袍男子眼皮一跳,刚要去阻止,已经晚了一步。 就见林寻头也不回,背后却有一捧灿灿剑气爆射而出。 噗! 森然如闪电的刀气爆碎纷飞,而银袍男子则被一道道剑气斩在身上,皮开肉绽,鲜血迸溅。 都来不及惨叫,当场就被挪移出玄黄秘境。 而林寻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自始至终,都不曾回头看过一眼,甚至都没有去收取那掉落的命符! 墨袍男子和身边的女子倒吸一口凉气,头皮发麻,心头骇然,这才意识到踢到了一块大铁板。 又前行没多久,林寻眉头再次一皱。 神识中,再度感应到了一道气息,正从前方的路上快速挪移而来。 只是下一刻,林寻就怔住。 就见极远处虚空中,掠出一道绰约身影,清美如仙,风姿如神。 只是,她那如雪般白净的衣裳却沾染了点点血渍,猩红刺目,一张俏脸也微微泛白,身上气息隐隐呈现出紊乱的迹象。 “玄月?” 林寻瞳孔扩张,她……怎会变成这样子了? “公子!” 当看到林寻那一道熟悉的身影,金天玄月清眸中泛起惊喜之色,如释重负似的长松了口气,道,“还好,公子您吉人天相,并没有出事。” “先别管我,你是怎么负伤的?” 林寻早已迎上去,上下一打量金天玄月,心中也是一颤。 此刻的金天玄月,肌体上有剑伤、刀伤,拳印、爪痕……一些地方皮肉都模糊,白骨隐现! 那等伤痕累累的一幕,简直触目惊心! 林寻那透着心疼和关怀的眼神,让金天玄月心中涌起阵阵暖意。 稳了稳心绪,她这才说道:“我之前听到消息,说公子正在乾坤道庭的涂千珏一行人追杀,所以就立刻赶来,谁曾想半途上却遭到了偷袭,被围堵在路上……” 说到这,她苍白绝美的容颜上泛起一抹笑意,仰头看着林寻,道:“还好,他们没能拦住我,现在又见到公子无恙,我也可以彻底放心了。” 声音轻柔欢快,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人生第一次,林寻如此认真地看着眼前的金天玄月,心头发颤。 她…… 负伤如此之重,却只想着要来救助自己! 当看到自己无恙,她又是那般喜悦和高兴,浑然没有意识到,她自己的伤势是何等之重! 一时间,林寻内心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惭愧。 当年在扶摇船上时,金天玄月便追随在他身边,原本骄傲自负,被太古帝族金天氏奉如掌上明珠的她,也从那天开始,任劳任怨,无怨无悔地充当起侍道者般的角色…… 一路走来,她在自己面前从来都是一副乖巧、温顺的样子,为自己烹茶,照顾自己的衣食住行,为自己分忧解难,为自己…… 她可是太古白帝的后裔! 是扶风剑帝宠溺无比的心头肉! 为自己付出这么多,可自己好像从没多在意过…… 林寻怔在那,心绪如翻江倒海,以往的一幕幕交织脑海,让他看到金天玄月那喜悦的笑容时,只觉心中一阵发堵。 “公子,您怎么了?” 金天玄月忍不住道,她感觉金天的林寻有些反常,那紧紧盯着自己的目光中,涌动着太多以往没有的情绪波动。 “没什么。” 深呼吸一口气,林寻强自按捺住内心的翻滚情绪,双手按在金天玄月肩膀上,道,“玄月,从现在开始,你就安心养伤,我来为你遮风挡雨。” 一字一顿,带着一种不容违逆的味道。

上一篇   第1968章 变故陡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