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3章 世事人情本如此 - 天骄战纪

第1973章 世事人情本如此

玄空! 这个名字,让在座大帝皆心生微妙情绪。 太古时期,他们之中也有一些不曾证道为帝,说起来,还是和玄空同辈之人。 可在那个时代,他们的光芒完全被同一个人遮掩,那就是方寸山第四十九传人—— 玄空! “玄空……唉!” 太叔泓忽然发出长叹,当年的众帝道战,玄黄道庭保持中立,置身事外,可对于玄空的陨落,太叔泓心中也惋惜不已。 当年,玄黄道庭的一位专门编撰诸天圣王榜的老怪物曾评价,若玄空为帝,当为帝境最一流! 可惜…… 那样一个冠盖一段岁月,惊艳了诸天上下的传奇,却在众帝道战中陨落了…… “有什么可惜的,方寸山之辈,皆当诛!” 火灵女帝眉宇间尽是冷峻。 “这些陈年往事,便不要再提了,玄空纵然陨落,也曾是当年我辈也只能仰望的存在,这弥无涯也不俗,和玄空相比,欠缺的只是一个向天下证明自己是真无敌的机会。” 太叔泓沉吟道,“而这次论道盛会,对弥无涯而言,就是这样一个机会,诸位且拭目以待便是。” …… 时间流逝,在惨烈、残酷的论道争锋中,玄黄秘境中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半个月里,几乎天天都有各种厮杀和激战上演,无论为了争夺命符,还是为了生存,每个修道者皆在全力而争。 时至如今,参与论道的一千八百四十九人已被淘汰大半,仅剩下六百余强者征伐其中。 其中,来自各州的强者损失最惨重,占了被淘汰的强者中的绝大多数。 来自星空其他世界的妖孽人物,也损伤不少,但同时也涌现出了一批极其耀眼的狠角色。 如来自九大星域之一“景琉星域”的景天南,一身剑道通天彻地,所向披靡。 如来自“白涂星域”的温余,执掌道之领域“星河飞流”,一些名列诸天圣王榜上的煊赫人物,都被其镇压,神勇盖世。 似景天南、温余这等妖孽,战力之盛,皆堪称惊世,令外界一众帝境都频频侧目。 相较而言,来自六大道庭、十大战族等中土道州的强者,损伤是最轻的。 并且所损伤的强者,有一半都是被林寻所淘汰,这个事实也是让得林寻那“金独一”的名字愈发引人瞩目。 同样,这也让祖飞羽、涂千珏、孔昭等人愈发痛恨起来,因为损伤在林寻手中的那些强者,大多是来自他们背后的势力中。 故而,哪怕时间已过去半个月,关于搜捕林寻的行动,还在轰轰烈烈的进行着。 …… 嗡~ 一阵晦涩的道纹禁阵波动,惊动了正在地下洞穴中静修的林寻。 “玄月,我们该换地方了。” 林寻说着已站起身来。 这一段时间,他和金天玄月每隔一两天,就会换一个地方蛰伏潜藏起来。 每一次潜伏,林寻就会布置下诸多道纹禁阵。 有的布置在洞穴前,起到遮掩气息的妙用,有的布置在距离洞穴数千丈之地的不同方向上,起到提前预警的作用。 就如此时,那一阵惊动林寻的晦涩波动,就来自数千丈外的一座道纹禁阵,表面已经有强者靠近了这片区域。 有了如此缜密和森严的防御禁阵保护,让得林寻和金天玄月这些天倒是并未遇到什么凶险。 “好。” 金天玄月点头,她如今伤势已彻底愈合,整个人恢复往昔神采,姿容绝世,神韵如仙。 走出洞穴,林寻随手收起布下的禁阵,刚准备和金天玄月一起悄无声息地离开,却突然怔住。 下一刻,他已经笑道:“还真是巧了,这次不是敌人,而是一些熟人,走,我们过去和他们见一见。” “熟人?” 金天玄月一边想着也跟了过去。 …… 一片荒芜原野上,当察觉到那被触发的道纹禁阵力量时,陆独步等人皆心中一紧,远远避开。 观察半响,见并无凶险,陆独步这才说道:“原来如此,这是一座防御之阵,一旦被触碰,就会被潜伏在这片区域中的强者察觉到。” “喜欢潜伏之辈,往往最是小心谨慎,不过,我们可不能贸然闯入进去。” 谢雨花飞快道,“接下来,我们只能再改变方向了。” “可恶!” 王图稚嫩如孩童的小脸上流露出暴戾之气,“到了如今,这玄黄秘境中的境况越来越恶劣和凶险了。” “最可恨的是,因为金独一被搜捕,搞得这玄黄秘境中,再无一片安全的藏身之地!” 他越说越气。 实在是最近这些天,他们一行人无论走到哪,就会被盯上,无论藏在哪里,很快就会被发现。 有好几次,他们差点就被淘汰! “不是我们运气差,也不怪金独一,现在的玄黄秘境内,已经淘汰了不知多少强者,能够生存下来的,一个比一个强大,与之对比,我们这些人就显得逊色不少。” 谢雨花忍不住道,“在云州,我们可以在同辈中昂首挺胸,骄傲自负,可在眼下的玄黄秘境内,我们……我们也只不过是其他人眼中的猎物罢了。” 声音中流露出一抹苦涩。 这些天里,若不是他们一直联手合作,怕是早就被淘汰出局了。 可谁都清楚,随着时间推移,像他们这些角色,极可能随时都有被淘汰出局的危险! “怎么不怪金独一?” 王图不满道,“其他人一知道我们是云州来的,都不敢跟我们一起联手行动,唯恐被乾坤、众魔、洪荒那些大势力的传人误会,牵连到自己。” “甚至,一些人还叫嚣着要擒下我们,以此来胁迫金独一主动现身,这还能不怪金独一?” “依我看,我们之所以沦落到现在这般窘迫地步,一大半原因就是这姓金的害的!” 谢雨花皱眉:“自己不堪,怎能把错误推在别人身上?” “够了!” 陆独步打断道,“不要再说这些,当务之急,是先寻一个可供藏匿的地方,让苏慕寒疗伤!” 旁边,一直沉默的苏慕寒神色苍白,之前的他,曾在一场战斗中负了重伤,直至现在还不曾恢复。 王图和谢雨花顿时都闭嘴。 只是,就在他们打算改变方向,离开这片区域时,两道熟悉的身影,从远处飘然而来。 陆独步等人顿时愣住。 “金兄,玄月姑娘?怎么是你们?” 陆独步脱口而出,他实在太惊讶了,万没想到竟会在这里碰到林寻和金天玄月。 其他人也是一愣。 王图神色微僵,可目光中却毫不掩饰抵触和排斥。 苏慕寒唇角抽搐,内心一阵喟叹,还真是巧了,就是不知道刚才他们的交谈,是否已经被金独一这家伙听到了。 谢雨花神色复杂。 半个月时间,眼前这个男子俨然已成为玄黄秘境中最受瞩目的风云人物之一。 哪怕他如今已成为众矢之的,处境不容乐观,可依旧无法改变他强大的事实! “我也没想到,竟能在这里见到各位。” 林寻目光一扫众人,就笑着开口,“对了,冷修枷不是和你们一起行动吗,他人呢?” “金兄没见到他?” 谢雨花忍不住道。 林寻一怔:“什么意思?” 谢雨花低声道:“我们……听说你处境不妙,早在五天前时候,冷修枷就已独自离开,说是要去找你。” 声音有些不自然。 金天玄月敏锐察觉到什么,忽然道:“可为何只是他一人离开?该不会……当初你们并不打算援助我和金兄,冷修枷才会独自行动吧?” 谢雨花心中苦涩。 王图则冷然道:“玄月姑娘,帮人这种事,帮了是情分,不帮是本分,当时我们自己还自顾不暇,哪有能力去援助你们?” 顿了顿,他继续道:“还有,祸是金独一自己惹出的,可如今,连我们可都遭受到了他的连累!” 声音中,透着浓浓的怨气。 一时间,气氛都变得压抑微妙起来。 林寻将这一切看在眼底,听在心中,再看陆独步等人的神色,心中已是了然。 金天玄月则感到很不舒服,声音清冷道:“金兄视大家为自己人,才会在滕宜辰、归山行落难时,第一时间进行救助,你王图哪怕就是担心惹祸上身,不帮忙,也大可不必说风凉话!” 原本熟人相见,应该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可眼前这一幕,令金天玄月心中一阵厌恶。 不帮就不帮,彼此都理解,可把一切过错都推到公子身上,这未免就过分了。 “好了,大家别争执了。” 陆独步苦笑劝阻,“金兄,之前我等没有采取行动去帮你,也是因为自身处境堪忧,非是不愿,而是不能,还望你理解。” 林寻笑了笑,点头道:“明白。” 归根究底,他和陆独步等人之间,并无多深的矫情,无非是一起来自云州阵营罢了。 帮忙与否,全凭心意便可。 “陆兄,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免得被人误会,再牵连到我们。” 王图不耐烦道。 一句话,让林寻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皱。 8)

上一篇   第1972章 弥无涯

下一篇   第1974章 出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