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4章 出卖 - 天骄战纪

第1974章 出卖

王图的话,金天玄月清眸中寒芒一闪,刚欲说什么,就被林寻挥手拦住。 “咱们走吧。” 林寻转身离去。 金天玄月见此,瞥了王图、陆独步等人一眼,道:“自今日起,彼此之间再无瓜葛,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 说罢,她转身追上林寻。 陆独步欲言又止,可最终长声一叹,心中颇有些不是滋味。 一场论道争锋,却让彼此关系破裂,这让陆独步都不禁有些怀疑,他们这么做,是否真的太不近人情了。 王图则冷笑:“什么再无瓜葛,以前时候,我们也根本没有任何关系,简直是自作多情。” 谢雨花神色黯然,心中生出莫名的怒火,道:“王图,你心中有怨气,可也别代表我们!” 陆独步和苏慕寒连忙相劝,冷修枷已经离开,眼下他们也已斩断和金独一、金天玄月之间的关系,在这等时候,他们内部之间可不能再闹出什么矛盾了。 半响后,他们一行人这才离去。 …… “那王图的嘴脸简直太可恶!” 追上林寻后,金天玄月忍不住说道,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憎。 林寻随口道:“无非是为了自保而已,可以理解。” “公子你不生气?”金天玄月一怔。 林寻忍不住笑道:“他?还不值得我生气,很早时候,我就遭遇过类似的对待,要么视我为洪水猛兽,要么视我为祸患,唯恐躲之不及,被牵连到。” “更何况,我可根本就没想过要让谁来帮我,这王图又和我没什么交情。” 说到这,林寻忽然想起一件事,“玄月,我们还得去找他们一趟。” “为何?” “冷修枷同样和我没什么交情,可却竟主动选择要帮我,这可是一个大恩情,而在陆独步手中,应该掌握着能够和冷修枷联系上的方法,我想去找冷修枷。” 林寻说着,已转身往回走。 “好。” 金天玄月痛快答应。 …… “苏兄,我们便在此休整吧。” 一座毫不起眼的低矮山峦前,陆独步打量了一番四周情况,脸上露出满意之色。 “好。” 苏慕寒答应,他身负重伤,的确需要及时疗养。 谢雨花、王图自然没有意见。 只是,就在他们打算凿开一个洞府潜伏休整时,远处蓦地传来一阵破空声。 嗖嗖嗖! 密密麻麻的修道者身影,犹如一道道绚烂的流光,从远处呼啸而来,声势浩荡。 为首的,赫然是乾坤道庭涂千珏、众魔道庭祖飞羽、玄黄道庭烟雨柔刹,在他们身后,还跟随着一众强者。 “不好!” 陆独步等人浑身发僵,如坠冰窟,哪能想到,在这荒郊野岭之地,竟碰到了这样一支真容阵容豪华的强者队伍。 “逃!” 他们毫不犹豫闪身就走。 只是,尚在半途,他们就被团团围困,实力相差太大,对方可都是六大道庭这等大势力的核心传人。 不说其他人,就是祖飞羽、涂千珏、烟雨柔三人,都足以让他们感到绝望。 完了! 陆独步等人心中齐齐冒出一个念头,神色惨淡。 “都是那金独一害的,都是那金独一害的,刚才只和他见了一面而已,就害得我们要被淘汰了,这家伙就是个十足十的煞星!” 这一刻,王图忍不住嘶声大叫,充满不甘和怨恨。 “咦。” 祖飞羽原本没把陆独步等人放在眼中,只当做是沿路上碰到的一些猎物,就打算动手,将陆独步等人淘汰。 可当听到王图的话,他顿时露出异色,挥手道:“先别动手。” 围困在陆独步四周的一众强者,手中的动作皆停顿下来。 “你说你刚才见到金独一了?” 祖飞羽眸光如电,锁定在王图身上。 烟雨柔、涂千珏等人也精神一振,这些天,他们在玄黄秘境中到处搜寻林寻的下落,就差挖地三尺了。 甚至,在搜捕的途中,还惹出了弥无涯这个恐怖的家伙,让得他们至今想起来,心中就一阵后怕。 可纵然如此,他们直至如今也没能搜寻到林寻,这让他们皆憋了一肚子火气无处发泄。 眼下,王图那带着怨气的一句话,则让他们第一时间意识到,机会来了! 陆独步脸色一变,连忙摇头:“没有。” 唰! 祖飞羽目光如刃,扫了陆独步一下,声音冰冷道:“你再敢多嘴,别怪我先送你上路。” 陆独步脸色阴晴不定,心中充满难以言喻的挫败,在云州,他是最耀眼的年轻一代强者之一。 可在祖飞羽这等名列诸天圣王榜前十的绝世妖孽面前,完全就不够看了。 “我认出来了,他们和金独一一样,是来自云州的强者。” 有人忽然开口,道破陆独步等人身份。 一下子,陆独步等人脸色又是一变。 而祖飞羽、烟雨柔、涂千珏三人对视一眼,皆露出喜色。 “告诉我金独一在哪里,我不止让你们离开,并且不会抢夺你们的命符,若不然,后果你们自己最清楚!” 祖飞羽沉声道,他衣衫敞开,长发披散,背负一柄长剑,充满粗犷的野性。 “你来说。” 祖飞羽目光盯着王图。 王图深吸一口气,道:“真的放我们走?” “王图,千万不能说!” 苏慕寒暴喝,“这玄黄秘境中的一切,可都被外界的帝境大人物看在眼底,你若出卖金兄,哪怕能侥幸逃过一劫,也注定将在天下人面前身败名裂!” 轰! 蓦地,涂千珏出手,隔空一掌按出。 苏慕寒原本就负伤在是身,直接被一掌镇压,躯体狠狠砸在地上,口鼻喷血,脸色都变得蜡白透明。 “不知死活!” 涂千珏唇中轻轻吐出四个字。 陆独步和谢雨花都不禁一阵焦灼,内心绝望,可都将目光看向王图,以眼神制止后者。 只是,王图却置若罔闻,咬牙切齿道:“这金独一害得我们频频遭受牵累,即便你们不问,我也会告诉你们他的下落。” 祖飞羽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道友是个聪明人。” “快说吧。” 涂千珏忍不住催促。 “一盏茶时间前里外的一片荒原上碰到了他,离开时,他和金天玄月那贱人一起,朝西南方向离去,你们若现在全力追赶,肯定可以追上。” 王图毫不犹豫就出卖了林寻。 闻言,陆独步、谢雨花心中皆一叹,手脚冰冷,王图的做法,令他们都感到心寒。 而被镇压在地的苏慕寒,更是目眦欲裂,气得浑身哆嗦,在他看来,哪怕就是和林寻分道扬镳,也断不能做出如此卑劣无耻的事情。 这可是出卖! 为了在这玄黄秘境中存活下去,连尊严和廉耻都不要了? “好!” 却见祖飞羽仰天大笑,“道友快人快语,你可以离开了。” 王图也笑了,旋即他就怔住,道:“我这些朋友呢?” “他们?” 旁边的涂千珏露出一抹冷酷之色,“他们不配合,就只能送他们上路了。” 王图怒道:“不是说,要放了我们所有人吗?” “怎么,你不想走?”涂千珏不耐烦道。 王图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内心挣扎无比。 他当然想走,否则也不会这般配合,可他更清楚,哪怕自己一个人安然离开,可用不了多久,必然会被淘汰出局。 原因很简单,他一个人,根本没有资格和其他强者对抗! “快滚!” 涂千珏大喝。 “各位……我……” 王图都有些不敢去看陆独步等人的目光。 “你走吧,我们竟和你这种人一起结盟同行,简直是瞎了眼!” 陆独步神色铁青。 谢雨花直接无视了王图。 “人家让你滚呢,还不滚?” 地上的苏慕寒嘶声大喝。 “哼!” 王图一咬牙,转身就走。 “涂兄,你来善后,我带其他人去追击金独一。” 祖飞羽说着,已带着烟雨柔等一众强者,朝远处挪移而去。 场中只剩下了涂千珏和六个乾坤道庭传人。 “各位,不要意思了,这可是论道争锋,多淘汰一个对手,对我们而言,就多了一些成功的希望。” 涂千珏神色冷酷,一挥手,“送他们上路。” 他身边的六个乾坤道庭核心传人,皆一起从不同方向上前,浑身萦绕杀意。 原本已经离开的王图,伫足在极远处,眺望着这片区域,稚嫩如孩童的小脸上浮现出狰狞之色:“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替那金独一着想,活该你们被淘汰!” 可也就在此时 他瞳孔骤然一缩。 就见场中,被围困的陆独步、谢雨花、苏慕寒三人身前,突兀地多出一抹锋芒。 那是一把断刃,流淌着晦涩的道光,锋芒内敛,随着它轻轻一扫。 那附近虚空,被切割出一道浑圆的巨大裂缝。 那围攻上前的六名乾坤道庭传人,何等强大和可怕,却在断刃这一扫之下,被狠狠震飞出去! 轰隆~~ 那片区域轰鸣动荡,神辉迸溅,响起一阵惊怒的叫声。 而分布在不同位置上的涂千珏、王图、陆独步等人视野中,一道峻拔的身影不知何时已出现场中。 那一柄断刃,萦绕在其周身,欢快飞舞。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