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6章 他真正的底牌 - 天骄战纪

第1956章 他真正的底牌

之前一些章节标题的数目搞错了,现在已经修改过来~ 砰! 外界,目睹涂千珏被林寻淘汰的那一幕时,火灵女帝身前的案牍和案牍上的酒水珍馐一起爆碎,化作粉末飘洒。 她眉宇间浮现一抹冷意,似强忍着内心的怒火,道:“好一个金独一,本座倒是小觑了他的能耐。” 附近一众帝境对视一眼,皆没有吭声。 正常而言,此次论道争锋,似涂千珏这样的卓绝人物,几乎不虞出现被淘汰的风险。 一是他的实力足够强大,二是他背后站着乾坤道庭,纵然是在玄黄秘境中,也有着诸多的帮手。 这让他被击败的可能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可谁也没想到,意外还是发生了,一个从云州走出的金独一,竟强横得一塌糊涂。 单对单,涂千珏不行。 以多对一,涂千珏他们同样惨败。 最关键的是,这金独一还根本就不顾忌乾坤道庭,出手毫不手软,如此才导致了涂千珏被淘汰。 可很显然,火灵女帝有些无法接受这一切。 “哈哈,你现在总算承认小觑了金独一此子?” 夏行烈大笑起来,“不错,不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众人皆神色古怪。 火灵女帝则气得差点吐血,咬牙瞪着夏行烈,刚欲说什么,就被众魔道庭的燃穹魔帝劝解道: “道友且息怒,你看,金独一此子眼下也已在劫难逃,这一次,他可再没有道纹禁阵可以利用了。” “哼!” 火灵女帝冷然道,“若不是你们众魔道庭的传人没能及时援助,焉可能发生这等事情?” 她也知道,现在说这些已没用,可心中就是有些不痛快。 眼见燃穹魔帝神色有些不愉,她轻叹了一声,道:“罢了,且观战便是。” 不止是她,此时其他帝境人物的目光几乎都落在了玄黄秘境的林寻身上,露出关注之色。 这是论道盛会开始至今,实力之间极其悬殊的对峙。 一方是金独一为首的阵营,但除了他战力卓绝之外,其他人中,也只有金天玄月相对有些底蕴。 其他人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一方是以祖飞羽、烟雨柔为首的绝世人物,足有二十余人,或是来自乾坤道庭的核心传人,或是来自众魔道庭的核心传人。 这般阵容,在如今的玄黄秘境中,几乎都可以横着走! 眼下,这两方之间将产生厮杀,那屡屡出人意料,颠覆人认知的金独一,又该如何化解眼前困局? 所有人都好奇。 …… “杀,给我杀了此獠!” 场中,祖飞羽发出雷霆般的大喝,彻底震怒,被涂千珏被淘汰的那一幕深深刺激到了。 “杀!” 那些乾坤道庭、众魔道庭的传人也都被激怒,一个个杀机冲霄,展开了围攻。 轰隆~ 这片天地雷霆大作,道音惊霄,诸般恐怖的道法如密集的流水般宣泄而出,激荡十方,震碎云层。 各种宝物如不要钱似的,闪烁着毁灭般的光泽,在虚空中纵横呼啸,令天地都暗淡哀鸣。 这等一幕,着实太过可怕,二十余位堪称世间顶尖的绝巅圣王一起出手,若搁在外界,所造成的破坏力绝对超乎想象。 外界的一众帝境都呼吸一顿,暗道现在的年轻人,简直一代比一代变态了! 陆独步等人浑身发寒,毛骨悚然。 只远远看着,都令他们心神颤粟,感受到一种几欲窒息的威胁,可想而知,身陷重围中的金独一,又该承受着何等大的压力。 “杀吧,杀吧,哈哈哈……” 王图咧嘴笑起来,稚嫩如童子般的小脸上尽是狰狞和亢奋。 纵然是金天玄月,心都猛地悬起来,堵在嗓子眼,做好了随时出击帮助林寻的准备。 不是她对林寻不自信,而是这样一场围攻之战,太过惊世骇俗! 林寻当然不可能坐以待毙。 在对方出手的那一瞬,他也动了。 他身影闪烁,犹如一抹光,迎冲而上。 锵! 断刃呼啸而出,发出激昂清吟,宛如渴望饱餐鲜血的声音,在虚空中斩出惊艳无匹的轨迹。 轰! 而在林寻体内,精气神如洪炉沸腾运转,所有力量皆被他以极尽手段释放。 这一刻的他,犹如大龙出渊! 一片密集的紫色雷暴笼罩而来,其内闪烁着惊世的大道法则,竟衍化出一群活灵活现的紫麒麟,凶威滔天。 林寻脚下浮现出一条冰螭,昂首摆尾,轰隆一声,将那一群紫麒麟击溃,化作光雨飘洒。 铛! 断刃和一柄金色战矛交锋,火花四溅,金色战矛发出嗡鸣,被狠狠地劈飞。 而林寻周身则涌现出无数太玄剑气,猛地扩散开。 十方剑雨! 这传承自太玄剑经的绝妙一击,极其适合用于群战中。 轰隆~~ 激烈的厮杀碰撞犹如无数火山在一起喷发,一时间,这片区域都宛如塌陷,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更有震天的嘶吼喊杀声响彻,犹如远古神魔的嘶吼,足以令世人胆寒,令众生绝望! 仅仅片刻而已,林寻的攻势就被压制,陷入围困。 他孤身一人,而对手则是二十多个,其中祖飞羽、烟雨柔还都是位列诸天圣王榜前十的绝世人物。 纵然林寻以极尽力量出击,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这也是他自从踏足绝巅圣王境后期以来,第一次感到一种沉甸甸的威胁。 须知,当初在璇玑道宗时,他还能赤手空拳和整整六位准帝对抗! 由此也可以看出,祖飞羽、烟雨柔这些六大道庭的核心传人,一个个战力是何等可怕。 不夸张地说,似祖飞羽、烟雨柔两人,也都已拥有跨境界和准帝一较高低的恐怖底蕴! 不过,越是感到压力和威胁,林寻黑眸就越明亮和幽邃,就犹如沉寂无垠岁月的大渊在渐渐苏醒…… 内心,有着沸腾的战意在点燃! “杀,大家全力以赴,诛了此獠。” 祖飞羽长发披散,一口长剑斩空,剑气纵横捭阖,有贯穿日月,劈天斩地之威。 “金兄,以你一己之力,却能与我等这么多人对抗,此战纵使败了,也已无损你的威名。” 烟雨柔幽幽轻叹。 她掌御亿万晶莹剔透的幽蓝水滴,每一滴水皆化作丝线般的锋刃,释放出极端凌厉的杀伐之力。 丝雨为刃,可绞杀鬼神! “威名?被淘汰出局,也注定将和古仙禁区无缘,到那时,要一些虚妄的威名又有何用?” 有人冷笑。 “金独一,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再挣扎也是徒劳!” 有人大喝。 其他诸如嘲讽、挖苦的声音也此起彼伏地响起。 眼下,他们已将林寻团团围困,稳稳压制,自以为稳操胜券,大局可定,心中都是痛快无比。 一个云州的论道第一而已,却让他们搜捕了多天才终于抓住,之前他们每个人心中可憋了一团火气。 而现在终于有了宣泄的机会! “玄月姑娘,金兄撑不住了,我们快动手吧!” 陆独步、谢雨花、苏慕寒都焦灼无比,心急如焚。 此次林寻是为了救他们才沦落到这般地步,这让他们都再顾不得什么淘汰与否,只想去和林寻并肩作战。 哪怕输,也无怨无悔! 金天玄月樱唇紧抿,内心也开始动摇,她深吸一口气,正当要说什么时 轰! 战场中猛地产生一股恐怖无边的力量波动,令这方天地一颤,有地动山摇之感。 就见被围困中的林寻身上,倏然浮现出一片混沌似的道之领域,晦涩深邃,莫可名状! 与此同时,林寻周身气势也变了。 之前的他,锋芒惊世,凌厉霸绝。 而此时的他,就如来自太古大渊的主宰,有一种可吞天,可噬地,可夺尽万物造化的霸道之气! “这……” “不好,他的气息又变得可怕了!” “这怎可能?” 祖飞羽、烟雨柔等人皆心中一寒,感受到一种说不出的心慌,此刻林寻身上释放出的气息,竟有一种要夺走他们心智、神魂的恐怖之感。 外界,一众帝境大人物也瞳孔一凝,这是何等道之领域? 可惜,他们终究是在外界观望,根本无法窥伺到其中的玄机和神妙,也无人能认出来。 轰隆~ 战场中,道之领域翻滚,犹如混沌般晦涩,其深不可测,其大不可度量,似能吞噬苍穹! 无数惊呼响起,因为此刻杀向林寻的攻击,无论是神妙的道法,还是强大的宝物,皆被一股恐怖的吞噬力量碾压击溃。 一些强者的宝物更是差点失去控制! 这等一幕,也是让祖飞羽等人心中震荡不已,这才是金独一此獠的真正底牌吗? 却见林寻冷眸幽邃,淡然道:“现在,该换我来出击了。” 声音响起时,在他背后,那一口宛如混沌似的道之领域,倏尔化作了一口深沉幽寂的大渊。 声音落下时,这一口大渊横移,碾压乾坤,震断天经地纬,释放出无尽吞噬之力。 天地如画布,像被一只大手给狠狠撕扯揉碎! 唰! 蓦地,一杆雪亮锋利的大戟杀向林寻,却尚在半途就被碾碎断裂,轰然爆掉,化作漫天光雨被吞噬得涓滴不剩。 众人神色又是一变。 而林寻,视若无睹。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