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7章 我掌大渊 横压全场 - 天骄战纪

第1957章 我掌大渊 横压全场

林寻前行,大渊轰鸣旋转,释放出的晦涩气息,压迫得这方天宇都在颤抖摇晃。 这一刻的他,气势太恐怖! “快,快一起动手!” 祖飞羽发出大喝,他也感到心颤,头皮发麻,都不敢相信,为何一个被压制的人,竟还能爆发出如此可怖的威能。 “杀!” “杀!” “杀!” 一众来自乾坤、众魔两大道庭的传人皆已察觉不对劲,毫不犹豫展开了全力攻伐。 哗啦! 诸般道法掠出,或凝结为雷电交织的道印。 或衍化出凶威滔天的神禽古兽…… 有风云激荡,化作绚烂无匹的锋刃呼啸。 有水火奔腾,化作汹涌奔腾的翻天洪流…… 有…… 绝巅圣王境所掌控的道法,无不烙印着大道法则力量,一举一动,便可翻山倒海,破坏力可怖之极。 而在场这些强者,可都是绝巅圣王境中的顶尖人物,每一个在大道之路上,皆有着出类拔萃之造诣,所掌控的道法,也都是品相超绝的至高传承。 不夸张地说,随便拎出一人,搁在其他州境内,都能在同境中称尊! 而如今,他们一起全力出击,所产生的威能可想而知何等恐怖! 轰隆~ 天地动荡,一片混乱。 那等一幕,就如远古神魔征战之景重现于世,圣贤诵经声,道音轰鸣声,梵音、魔音……不断响起。 各种惊世异象也随之产生,有日月陨落,有山河倾塌,有周虚覆灭,有乾坤颠倒…… 只是,这一切在林寻眼中,都毫无意义。 轰! 随着他前行,大渊遮天蔽日,晦涩神秘的大道法则力量化作无尽吞噬碾压之力,扩散而开。 那一重重的惊世异象,就像易碎的琉璃,在震耳欲聋的爆鸣中轰然崩溃。 那一种种神妙至高的道法,皆被碾压、吞没、磨灭! 那圣贤诵经声,神魔嘶吼声……皆化作了泣血声、悲嗥声…… 那…… 一幕幕大破灭的场景,在大渊扩散中上演。 无可阻挡! 这是一种绝对的碾压! 道法不行,宝物同样也不堪,那传承古老的道剑、犀利绝世的战刀,神威莫测的大戟、战矛、宝印、玉瓶、符诏、灵炉…… 统统在大渊的横移镇压之下哀鸣溃散! 轰隆~ 天地震颤之间,大渊所过之地,横压全场。 而林寻,则如大渊主宰,大有镇压一切法,破灭诸天道的霸绝姿态。 “这怎可能?” “世上怎会有如此恐怖的道之领域?” 惊怒的大叫声,此起彼伏地响起,祖飞羽等人皆骇然,难以置信,一个人横推全场? 这太不可思议! 须知,之前的林寻,还被他们团团围困,稳稳压制,都抬不起头来。 可随着林寻释放道之领域,却在须臾之间就逆转颓势,扭转局面,一改之前的不堪处境。 最可怕的是,此时此刻,他已开始展开强势反击! “这才是公子真正的风采啊……” 金天玄月清眸流盼,异彩涟涟,原本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下,被震撼到了。 陆独步等人瞠目结舌,他们已被震撼得脑海空白。 一个人,逆转乾坤,威压群雄? 这简直就像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在此刻发生! 外界,众帝沉默,心绪翻腾,目睹林寻逆转局面的手段,让他们也感到无比惊艳。 但更重要的是,以他们的阅历和见识,却竟都无法辨认出林寻所施展的道之领域的玄机! 砰! 战场中,有人闪避不及,被大渊力量牵引,身躯像被一只无形大手狠狠攥住,肌体肌肉和骨骼都寸寸炸开,犹如被磨盘碾压,快要爆掉。 “不” 这人发出痛苦惊恐的嘶吼,全力挣扎,可却无济于事,眼见他人就要被大渊吞没,一股挪移波动涌现,将他带出玄黄秘境。 紧跟着,随着大渊轰鸣,附近区域中再度有数个强者被牵制,像飘零的柳絮落入一口巨大的磨盘中,惨遭碾压。 什么道法,什么防御宝物,都一一破灭爆碎,根本无力抵挡,转瞬就在一阵阵惨叫声中被淘汰。 而林寻神色沉静,周身涌动晦涩的气息,伴随大渊横移前行,杀伐场中! 那等恐怖的气息,似要碾碎吞没这方天宇! 几乎很少人知道,林寻在自己道之领域上付出的心血和经历。 从进入星空古道踏足圣王境那一刻开始,他便已开辟出道之领域的雏形。 而为了求一个极尽圆满,古今未有的道之领域,这些年来,他为此推演和琢磨了不知多少次。 扶摇船上,他研读诸天百草经,体悟天地万物所所孕育的大道本质玄妙。 云州论道大比上,他不求名次,不计胜负,观摩和体验了不知多少强者的道之领域。 每一次对大道的感悟和体会,皆会被他融入自身的道之领域,就如万流入海,万道归宗。 直至获得来自玄空师兄所留的那一份玉简,让林寻愈发坚定了自己要求的道。 玄空,在上古时代号称“诸天上下,圣境无敌”。 而林寻要求的,则是“古今未来,我道唯一”! 直至如今,他的道之领域已仅仅只差一个契机,便可推演至极尽圆满地步。 为何在前来参加论道盛会前,林寻已无惧同境之争,而将目光看向了更高的境界? 核心就在于,以他如今掌控的大道力量,早已等诛杀准帝境存在,哪可能会再将目光局限于同辈之人的争锋中? 璇玑道宗中,他以一己之力对抗六位准帝而不败的战绩,就是对他实力最佳的诠释! 轰~ 天地震颤,日月无光。 一口大渊横移,如若通往地狱的大门,欲吞没十方,镇压万灵。 惨叫。 怒吼。 凄厉的尖叫。 ……各种声音夹杂在隆隆轰鸣的激烈厮杀碰撞中,不断响彻。 这里宛如化作炼狱。 这一刻的林寻,无疑是场中最耀眼瞩目的一个! 不断有人被淘汰,面对那一口大渊,纵然他们已踏足绝巅圣王境的顶尖地步,也都感到渺小和无力。 “杀!快杀!” 祖飞羽目眦欲裂,他披头散发,脸色铁青,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为何……为何我感觉他和弥无涯那般相似……” 烟雨柔俏脸煞白,星眸中泛起难以遏制的惊色。 前些天,他们曾在一片冰天雪地中,见到了弥无涯,当时每个人都有如芒在背,如坠冰窟的惊惧之感。 原因就在于,看似气息平淡无奇的弥无涯,却有着一种无形的大威势,哪怕他们人多势众,可在他面前却皆有孤立无援,压抑而无助的渺小之感。 而此时,烟雨柔再度从林寻身上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和弥无涯不一样,林寻给她的感觉,就如此境无敌的神祗,有绝对碾压的神威,有旷世无二之风范! 轰! 猛地,一股巨大无匹的吞噬力量奔涌而来,心绪处于震惊中的烟雨柔只觉身影一滞,像被一重枷锁禁锢,朝那远处的大渊拖拽…… 她当即色变,浑身缭绕亿万??鞴庥辏??补謇觯?獠沤?且恢滞淌傻牧a亢莺菡鹂??/p> 而在她身边的一些强者则撑不住,像被捕捉到的飞蛾似的,身影不受控制地坠入大渊。 他们神色间,写满了惊恐、不甘。 转瞬就被淘汰出局。 “我和你拼了!” 祖飞羽嘶吼,身影若燃烧,仗剑杀伐,剑气如白虹贯日,眨眼间劈出成百上千次。 每一道剑气都那般炽盛,照亮天宇。 只是最终却一道道坠入大渊,就像一轮**日无声无息地陷入黑暗,消失无踪。 这让祖飞羽手脚冰凉。 他…… 怎会这般强大? “技止此耳?” 便在此时,林寻瞥了他一眼,抬手一指按出。 一道指力在半空凝聚,苍茫晦暝,混混沌沌,所过之处,将那虚空、尘埃、气流都完全吞噬。 而在祖飞羽眼中,这一指就像一口周虚中裂开的血盆大口,要将他整个人吞没。 他浑身一哆嗦,几乎出于本能般全力闪避。 轰! 在他原先所在的区域中,数个强者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那一道指力淹没,消失在场中。 嘶! 祖飞羽倒吸凉气,心脏都不争气地狠狠抽搐,他都不敢想象刚才若自己没有闪避,那后果该会何等严重。 “凝!” 这一刻,烟雨柔也已意识到局势严重,毫不犹豫施展出自己的道之领域。 就见一片朦胧如梦幻似的烟雨,倏尔化作了一片充满诗情画意的江山,烟雨如幕,包罗万象。 烟雨山河! 陷入其中,如坠梦深处,会让修道者在无声无息中失去意识和心智,沦为待宰羔羊,予取予夺! 最可怕的是,哪怕是心境坚韧之辈,被困在这烟雨山河内,也会遭受到各种难以想象的杀劫,几乎无逃生的可能。 烟雨山河,也被玄黄道庭的老辈人物一致看好和赞叹,认为这一方道之领域的品相,堪称超绝,足可旷古烁今,载入大道史册。 “去!” 烟雨柔神色庄肃而空灵,流露出睥睨的风采,没有了之前的惊慌和吃惊。 这一切,源于她对自身道之领域力量的自信! 先来个2连更!点击阅读下一章还有~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