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8章 如许人杰 世有几人? - 天骄战纪

第1958章 如许人杰 世有几人?

朦胧的烟雨飘洒,如梦似幻,江山壮阔,万象涌生…… 这是烟雨柔一身道行的体现,是她能够立足诸天圣王榜第七名的真正底蕴所在。 故而,此刻的她显得那般自信,一扫颓靡。 只是,伴随着那深沉晦涩的大渊横移虚空而来,天地一暗,朦胧烟雨犹如蒸腾,被吞噬得涓滴不剩,那壮阔山河都随着在隆隆不断的轰鸣声中覆灭…… 噗! 烟雨柔咳血,俏脸煞白。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引以为傲的道行和底蕴,却竟是在这一刻显得那般不堪一击! 这是真正的道行之间的较量,没有半点虚假可言。 而这也给烟雨柔的心境造成极其沉重的打击,就如被人敲了一记闷棍,让得她都有崩溃的感觉。 为何…… 为何一个云州走出的家伙,会如此之强大? “是福是祸,就看她以后能否从此次打击中走出了……” 外界目睹这一幕的太叔泓轻声一叹。 这一次正面硬撼,大道争锋,烟雨柔已彻彻底底的输了! “烟姑娘都被击败了……” 祖飞羽都已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愤恨、恼怒、震骇、惘然、不解……翻江倒海般发酵。 此时的场中,原本二十多位强者的阵容,如今已被淘汰的只剩下九人。 并且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加着…… 身为众魔道庭的核心传人,作为诸天圣王榜上排名第八的绝世人物,祖飞羽也见多了各种逆天妖孽。 可唯独没想到,一个云州走出的金独一,一个从一开始就没有引起任何人重视的家伙,竟强大到如此骇人的地步! 祖飞羽心中都不禁涌起后悔。 当初,为何要招惹这样一个对手? 轰隆! 天地在动荡,激烈的厮杀还在持续。 只是,祖飞羽他们的斗志早已被震撼,开始动摇,每个人心中都已抑制不住地冒出寒意,开始感到惊惧。 对手太强了! 一个人,却有横击全场,压制群伦之威! 在他面前,纵然如他们这些来自六大道庭的耀眼人物,都显得那般暗淡和孱弱! “这不可能……不可能!” 远处,王图失魂落魄,神色惨淡。 之前的他,目睹林寻被围困的那一幕时,别提有多亢奋和激动,认为林寻必然将被淘汰出局。 可现在,他预想中的一切都没发生不说,祖飞羽等人反倒被杀得都有招架不住的态势! 这一切,都让王图无法接受! “玄月姑娘,金兄他……究竟是来自哪里?我们云州之地,哪可能培养出他这等神人?” 陆独步、谢雨花、苏慕寒他们皆神色恍惚,震撼连连。 金天玄月摇头。 她当然知道,林寻并不属于云州,甚至不属于鸿蒙世界,可有关林寻的来历,她也一无所知。 她只知道,林寻背后有着一个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宗门,他还有一个宛如农夫般貌不起眼的师兄。 而这位师兄,曾三拳就打死了一个来自地藏界的帝境人物,曾压迫得金天氏老祖扶风剑帝都只能低头! 仅仅一位师兄,都已恐怖到这般地步,作为师弟的他,哪可能是寻常意义上的强者? “烟姑娘小心!” 蓦地,场中响起祖飞羽的惊叫。 就见,林寻裹挟大渊而行,一拳轰向烟雨柔,拳劲如大龙出渊,透发出吞噬无尽的力量。 其他人都已根本来不及救助。 烟雨柔也已察觉到不妙,俏脸煞白透明,星眸中不可抑制地涌现出一抹绝望。 难道,自己也要步入涂千珏的后尘,被淘汰出局,再无缘于古仙禁区的争夺吗? “过来!” 蓦地,一抹火红的光霞流转,出现场中,化作一道娇俏玲珑的身影,一袭黑衣,乌黑的秀发梳成一条辫子,飘曳背后,一张绝世般的容颜孤峭而冰冷。 随着她一掌拍出,一条火红的法则神鞭掠出,将烟雨柔束缚,险之又险地带走。 轰! 林寻一拳落空,拳劲扩散之下,将烟雨柔立足的虚空都吞没,轰然塌陷。 这让烟雨柔惊出一身冷汗,这绝对堪称是死里逃生似的一刹那,太惊险了! “凌师姐!” 看着救下自己的黑衣女子,烟雨柔眼眶都泛红,像受惊过度的幼兽找到了依靠。 场中其他人也都注意到了黑衣女子,祖飞羽等人更是眼睛一亮,心中振奋。 凌红妆! 玄黄道庭核心传人,一个完全可以传奇二字来形容的绝世妖孽。 踏足圣王境至今不足百年光景,她已稳稳跻身诸天圣王榜第三之位,若再给她一些时间,都有机会去争夺更高的名次! 而凌红妆,便是烟雨柔的师姐! 这让祖飞羽等人皆有看到救星的感觉。 与此同时,林寻眉毛一挑,道:“终于来个像样的了。” 他身后大渊浮沉,晦涩神秘,犹如莫可名状的混沌世界,威势之盛,压盖全场。 凌红妆拍了拍烟雨柔肩膀,这才朝林寻道:“这件事,我们玄黄道庭不掺合了,若你想跟我战一场,等进入古仙禁区也不迟,到时候我必奉陪到底。” 声音如刀锋般慑人。 说罢,她化作一抹火霞,带着烟雨柔挪移而去。 走了? 原本心中振奋以为来了救星的祖飞羽等人,一下子齐齐傻眼。 凌红妆何止是走了,并且还带走了烟雨柔,根本就不理会他们这些人的死活! 而烟雨柔的离开,让得他们这边一下子少了一个强有力的帮手…… 林寻没有追击。 凌红妆的气息迥异于常,令他也感受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威胁,不出意外,纵然是全力出手,一时半刻也根本分不出胜负。 当务之急,是解决场中这些对手! 没有废话,林寻再度展开杀伐。 轰! 大渊轰鸣,晦涩的吞噬气息扩散释放。 之前的祖飞羽等人,苦苦搜捕林寻多日,心中憋了一肚子火气。 可林寻心中何尝不如此? 这一段时间,他每隔一两天,就要换一个潜伏的地方,像一只老鼠似的东躲西藏。 之所以如此,无非是为了让金天玄月疗伤,而不是真的就惧怕了这玄黄秘境中的厮杀和战斗。 而现在,金天玄月早已恢复如初,林寻哪可能再会留情? 同样,别人或许会忌惮和顾虑六大道庭的威势,可对林寻并不适用。 须知,这些对手要么来自乾坤道庭,要么来自众魔道庭,而林寻如今可都已彻底清楚,当初摧毁方寸山基业的敌对势力中,就有乾坤道庭! 众魔道庭则属于隔岸观火,坐收渔利,在方寸山遭难之际,趁势出击,瓜分和抢夺方寸山所拥有的势力。 在这等情况下,林寻哪可能会放过他们? 反倒是玄黄道庭,一直保持中立,作为玄黄道庭传人的烟雨柔,尽管被救走,林寻也谈不上有多少不甘。 轰隆! 接下来的时间中,有人被大渊吞噬,瞬间淘汰出局,有人被林寻拳劲和剑气击溃,被带出玄黄秘境…… 当仅剩下祖飞羽等五人时,他们内心仅剩的斗志彻底崩溃,朝四面八方逃遁。 “走!” “快走啊!” 祖飞羽第一个先逃,什么不甘和愤怒,全都被他统统抛到脑后,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不能被淘汰! 哪怕就是丢尽了颜面,也必须在玄黄秘境中存活下去,否则,就将失去前往古仙禁区的机会! 林寻哪可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毫不犹豫展开凌厉杀伐。 几个呼吸之间,便再淘汰三人。 只是,当他正准备追撵时,眉毛却不易察觉地皱了皱,最终还是顿足止步。 “别让我下次再见到你们。” 林寻深吸一口气,转身返回场中。 “金兄。” 目睹这一场旷世之战的陆独步等人,齐齐迎了上来,每个人神色都激动无比,内心涌动莫名的震撼和感激。 之前,他们谁也没想到,早已和他们划清界限的林寻,竟会在他们落难时,毫不犹豫前来相救。 更没想到,他一个人而已,就杀得涂千珏、祖飞羽等人溃不成军,败得一塌糊涂! 目睹林寻斗战时的风采,令他们都完全被惊艳到,直至此时都还有恍惚之感。 这诸天上下,似这般人杰,又有几人? “各位,此地不宜久留,等玄月回来,我们立刻离开。” 林寻飞快道。 说话时,他的目光则遥遥看向了远处。 之前,他已传音叮嘱金天玄月,去抓一个人,算一算时间,马上就能返回。 …… 在林寻和祖飞羽他们之间的战斗没有结束时,王图就已仓惶逃窜。 一路上,稚嫩宛如童子的脸上尽是不甘、惊慌、怨恨之色。 “这该死的金独一,他若早说他这般强大,我哪可能会选择不去援助他?又哪可能会视他为祸害,担心被牵累?” 他内心咆哮,心都在滴血,有后悔和懊恼,但更多的是怨恨。 “还有祖飞羽他们……一个个浪得虚名,连一个金独一都拿不下,简直就是废物!” “早知如此,就不该将金独一的消息泄露给你们,没杀掉他不说,反倒让我成了一个出卖同伴的小人,以后还如何在世人面前抬起头来?” 王图恨得牙都快咬碎,小脸上一片扭曲狰狞。 便在此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忽然在他耳畔响起: “做错了事情,就该付出相应的代价,逃也无用!” 这个月只补更,没加更,让不少童鞋感觉很捉急,金鱼内心也很愧疚。 现在已经是月末最后一天,所以今晚无论如何也会加更的! 嗯,不求大家砸多少月票,只求大家把手中剩下的月票投了,过了今晚凌晨就会作废,那样就太浪费了。u

下一篇   第1959章 来历如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