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9章 来历如谜 - 天骄战纪

第1959章 来历如谜

一句话,像一记炸雷! 王图浑身一僵,猛地一跃而起,宛如童子般的身躯上骤然涌现出一条巨大火蟒,鳞片覆盖,头生独角,躯体蜿蜒如山岭,散发出焚天般的恐怖气息。 这是由道之领域力量所衍化凝聚,是王图一身道行的体现。 火蟒腾空,一声咆哮,无尽火雨倾泻而出,附近山石都被熔炼,化作汤汁翻滚。 “哼,螳臂挡车罢了。” 金天玄月那绰约的身影浮现,白皙修长的手指一划,一柄刺目的金色灵剑斩杀而出。 转瞬间,火蟒那巨大的头颅被斩落! 轰! 漫天火雨随之溃散。 王图色变,在云州论道大比上,金天玄月凭借一次次抽取幸运签而晋级,最终名列第七。 原本,王图还不相信这样一个女子会拥有多强大的力量,可现在看来,他错了。 大错特错! “玄月姑娘,我们早已划清界限,为何你却来追我?” 王图大叫。 “等你见了金兄,再问也不迟。” 金天玄月说着,已再度展开杀伐。 “可恶!你们为何全都针对我一人?” 王图小脸扭曲铁青,宛如疯狂似的,和金天玄月硬撼。 只是仅仅片刻而已,他便被金天玄月镇压,打得口鼻喷血,瘫软在地上。 若不是金天玄月没有下狠手,他怕是早已被淘汰出局。 “玄月姑娘,求求你,放过一马,我保证以后……” 王图哀嚎求饶,只是不等说完,就被金天玄月一把拎着背后衣襟,朝远处挪移而去。 …… 当看见金天玄月拎着宛如死狗一样的王图从极远处掠来时,陆独步等人先是一怔,而后皆感到很痛快。 这等背信弃义的家伙,就当予以严惩! 噗通! 王图被抛出去,滚落在林寻身前,鼻青脸肿,狼狈之极。 可他顾不得这些,赶忙哀求:“金兄,金兄,求求你看在大家皆是云州阵营的情面上,饶我一次吧!” “饶恕你?不可能!” 苏慕寒神色阴沉,咬牙道,“你排斥和抵触金兄,可以理解,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去出卖金兄,我早已和你说了,似你这种卑劣无耻的做法,必将身败名裂!” “我……我……” 王图神色一阵青一阵白,彻底慌了神。 “时间无多,我给你一个机会,是你自己了断,还是我帮你?放心,这玄黄秘境不会死人,你最终的结果无非是被淘汰而已。” 林寻神色冷淡,正如苏慕寒所说,王图抵触和排斥自己,可以理解,可唯独在出卖自己这件事上,绝对无法原谅! “金兄,你这是要将我往死里逼啊。” 王图嘶叫。 林寻置若罔闻,道:“我数三声,一。” “二。” 这一刻,王图眼睛都红了,看向陆独步等人,希冀他们为自己求情,可他看到的,则是一张张毫不掩饰厌恶和鄙夷的脸庞。 “三。” 当林寻数到三,王图猛地发出一声大吼,神色狰狞道:“金独一,你欺人太甚,我……” 他刚要撂下一番狠话,以宣泄内心的愤怒和怨恨时,就见林寻一掌按出。 轰! 掌力遮天蔽日似的,将他躯体一寸寸镇压,肌肉崩裂,筋骨爆碎,浑身淌血,口中发出凄厉吃痛的尖叫。 那等凄惨模样,令陆独步等人浑身都一哆嗦,这就是出卖金独一将会面临的下场吗? 最终,王图那一番狠话都没说完,就被淘汰出局。 “咱们也赶紧离开这里。” 林寻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抬眼看了看四周,就带着众人离开场中。 “月如火,你说的不错,这金独一的确是一个强大到足够让我等无比重视的狠角色。” 林寻等人刚离开,一道沐浴在光明中,行走时脚下却涌现出一幅幅魔道图案的男子出现场中。 他一袭黑袍,白发如雪,身涌光明而行走于黑暗。 赫然正是知白。 在他身边,气息凌厉如天上神剑般的月如火沉吟道:“你觉得,他和弥无涯相比,孰弱孰强?” “弥无涯那家伙行事无比低调,自进入玄黄秘境,几乎没有抛头露面,若搁在以前,我还能揣测出一些端倪,可如今,连我也看不透他了。” 知白想了想说道,“倒是这金独一很出人意料,明显也在求索极尽蜕变的绝巅之道,若刚才他所施展的,便是他的极尽力量,那么我还有信心和他一较高低。” 顿了顿他继续道:“可若他刚才并未将自己的极限暴露,那就……不好说了。” 月如火瞳孔微微一眯,点头道:“不管如何,为了那进入古仙禁区的资格,这玄黄秘境中,我们还是不宜再跟这种人动手。” 知白笑了笑,感慨道:“来自六大道庭、十大战族的弥无涯、皇甫少农、凌红妆、商子衍、风北灵……以及来自其他星空世界的景天南、温余、逆逐流逆逐流……” “仅仅是我已知的,能够与我等一较高低的狠角色,可都已经有近二十人了。” “若再加上那些还未显露头角的狠角色……等进入古仙禁区时,也注定不会寂寞了。” 月如火长长伸展了一下懒腰,道:“大道争锋,本当如此,有对手才有征伐竞争的乐趣,对了,你可别忘了,似你我这般一心求道,不理世事的家伙,可还有不少。” “呵,我当然不会忘了他们。” 知白笑起来。 月如火忽然想起一件事,道:“刚才我们隐匿暗中,似乎已经被金独一察觉,所以他才没有去追杀祖飞羽等人,你说,金独一这家伙会不会因此而记恨我们?” 知白一怔,哑然道:“依我看来,金独一应该不会是如此小肚鸡肠之辈,更何况,祖飞羽活着不更好吗,等进了古仙禁区,他若再碰到金独一,那可就不是被淘汰那般简单了……” 两人交谈着,一起离开了这片战场。 …… 外界,玄黄主峰上。 目睹林寻以一己之力,陆续击溃涂千珏、祖飞羽等人的一场旷世之战后,一众帝境存在都有些无法淡定了。 “既在灵纹一道上有着出神入化之造诣,又在大道求索上掌控极尽杀伐之力,金独一此子,究竟是什么来历?” 有人问。 “诸位是否发现,此子战斗所用的传承和手段,可同样无法看出任何端倪。” 也有人目光闪动,感觉林寻身上存在诸多谜团。 “这件事,或许应该问一问夏兄。” 太叔泓将目光看向了夏行烈。 不少人都恍然,从一开始夏行烈就对林寻青睐有加,另眼看待,甚至为了此子,不惜去和火灵女帝、燃穹魔帝争执。 这难免会让人认为,夏行烈早清楚了林寻底细。 “不瞒诸位,本座的确对此子有所了解,只是关于他的来历,本座可不好多说什么。” 想了想,夏行烈含糊说道。 一句话,令一众帝境皆露出思忖之色,极魔剑帝夏行烈都知道的小辈,并且还不愿点破此子来历,由此也可以看出,这金独一的来历定然不可能简单了! 自始至终,也没人将林寻的来历怀疑到方寸山头上。 原因就在于,他自始至终就穿戴着如意道袍,遮掩了周身的一切玄虚,能够避开帝境人物的查探。 李玄微师兄也说过,只要不动用大道无量瓶、大道无终塔等帝宝,纵然是帝境,也无法窥破如意道袍的遮掩。 夏行烈心中则一阵嘀咕,林寻啊林寻,本座可是用尽了手段帮你遮掩身份,以后你若敢对我女儿不好,本座非狠狠收拾你不可…… 这边交谈之际,乾坤道庭的火灵女帝、众魔道庭的燃穹魔帝神色皆浮现一抹阴郁之气。 他们两大道庭的一众核心传人联手,却被林寻一人杀得溃不成军,惨败落幕,这让他们心中皆很不是滋味。 想生气都不行。 以他们的身份,若去和一个小辈计较,非成为在座一众帝境人物眼中的笑话不可。 “咦,诸位快看,这名列诸天圣王榜第十的商子衍,却竟展现出极其逆天的战力,看他那等威势,都已不弱于凌红妆、皇甫少农了!” “有意思,看来这些年里,商子衍此子也是隐忍很久了。” “不止是商子衍,你们看这风北灵,我记得是排名在诸天圣王榜第六名,可他现在展现出的实力,可同样惊人之极。” 很快,一众帝境的注意力就被玄黄秘境其他区域中的战况吸引。 玄黄秘境不大,可分布其中的强者,无不是当世一等一的绝巅圣王境存在。 其中不乏一些表现并不比林寻逊色的绝世妖孽,如商子衍、风北灵,表现出的实力,让那些帝境人物也都感到意外。 有的人,潜牙伏爪,隐忍多年,不鸣则已,一鸣便可惊人。 商子衍和风北灵显然就是这种角色。 只不过,相交于此,还是没有林寻的出现,带给那些帝境大人物的意外和吃惊多。 原因就在于,商子衍和风北灵是早就名扬天下的绝世人物,他们如今表现得再逆天,也都不让人太过吃惊。 唯独林寻,就如一颗划破天宇而来的彗星,在此次论道盛会之前,几乎极少人留意到他的存在。 也正因如此,当他展露锋芒时,才让人感到无比意外。 加更送上! 今晚金鱼会拼一下,凌晨12点前还会继续加一更! 童鞋们手中有月票的千万别忘了投,过了凌晨就清零了……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