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2章 玄黄道碑 - 天骄战纪

第1962章 玄黄道碑

气氛寂静下来。 所有目光都看向王图,每个人的神色皆带着冷意和厌恶。 “王图,你在玄黄秘境背信弃义,出卖同伴,现在竟还敢出言诅咒刹金兄!” 陆独步蓦地站出来,身上杀机萦绕,“今日,我就先诛了你这叛徒!” 王图脸色一变,怒道:“你敢!这可是玄黄道庭,岂容你撒野!” “你又不是玄黄道庭传人,我为何不敢?” 陆独步说着,就要动手,却被观虚拦住。 “掌教,您为何要阻止我?” 陆独步愤怒,谢雨花、苏慕寒等人也都将目光看向观虚。 “王图说的不错,这里是玄黄道庭。” 观虚轻叹。 众人心中皆一阵憋闷。 王图则冷笑起来,有恃无恐,这也是他为何敢当面去咒骂林寻的原因所在。 便在此时,观虚话锋一转,道:“不过,人是我带来的,既然出了个十恶不赦的叛徒,自当由我来清理才对。” 一句话,让陆独步等人先是一怔,而后都禁不住笑起来,原来,观虚前辈也看这家伙不顺眼啊…… 王图笑容凝固,道:“前辈,这可是玄黄道庭,您在此地杀了我,不担心遭受报应?” 观虚眸光深沉:“若你是晋级成功的一百零八人之一,我当然不敢擅自动手,可你……不是!” 他袖袍一挥,属于准帝境的恐怖力量汇聚释放而出,化作一重山岳之印,当场将王图镇压。 轰! 爆鸣声中,王图惊恐尖叫,可已根本无力抵抗,躯体炸开,四分五裂,血水飘洒。 众人都不禁倒吸凉气,准帝境之威,在这一击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即便是林寻,眼角也是猛地一跳,他这才意识到,原来观虚竟是一位准帝三重天的恐怖存在! “似这等卑劣之辈,纵然是返回云州,也要让他的师门蒙羞,沦为天下笑柄。” 观虚像做了一件不起眼的小事,道,“在前往古仙禁区之前的这些天,你们可要好生静修一番。” 众人皆点头。 “武煌呢?” 林寻忽然问。 “走了,被淘汰出局后就匆匆而去。” 滕宜辰飞快说道。 林寻心中一叹,这家伙可是神照古宗的传人,不将其杀了,日后必还会再来报复。 也在当天,关于此次论道争锋的消息传出。 先是中土道州修行界震动,紧跟着,鸿蒙世界各大州境也随之轰动,而消息则在以更快的消息传出鸿蒙世界,传到了那星空其他世界中…… “金独一?此子是谁?” “也算此子运气好,如弥无涯等人,皆不曾全力出手,否则,这第一哪可能会被他所得?” “不管如何,自今日起,此子之名,将响彻星空上下!” “时势造英雄啊。” ……须知,这一场论道盛会,早在开始之前就受尽诸天上下瞩目,当消息传出时,可想而知,会产生何等惊人的波澜。 而金独一这个名字,也是随之扩散,传遍诸天。 一朝成名天下知! …… 翌日一早。 天刚??髁粒?阌幸幻??频劳ゴ?饲袄矗??帕盅扒巴??浦鞣逯?稀?/p> 山巅,云霭缭绕。 太叔泓一人伫足在那,虽静默不动,却有俯瞰诸天之势,宛若一尊主宰。 “小友,你在玄黄秘境中的表现,皆被我和一些老家伙看在眼底,很不错。” 当看见林寻,太叔泓微笑开口。 “前辈谬赞了。” 林寻拱手见礼,不卑不吭,他可不是没见过帝境的人,像通天秘境中的曦、葛玉璞、李玄微、朴真等师兄,以及青阳刀帝、扶风剑帝…… 见多了帝境存在,自然就不会显得太拘谨和紧张。 太叔泓爽朗大笑:“哈哈,这可不是谬赞,前些日子,因为你一人,夏行烈和其他一些老家伙可是争锋相对,闹出了不少风波,不管如何,起码在本座眼中,你所拥有的道行,已抵达当世绝巅圣王境中的最巅峰之列!” 顿了顿,他继续道:“好了,时间已不早,本座这便带你去玄黄道碑所在之地。” 太叔泓袖袍一挥,下一刻,他和林寻齐齐消失原地。 青芒神山深处,被列入玄黄道庭的禁地。 这里终年混沌气弥漫,山石草木皆覆盖着一重重宛如实质的大道烙印,时而有雷霆在雾霭中闪烁,弥散出恐怖慑人的气息。 一座才仅仅只有二尺高的石碑,静静屹立其中,斑驳古老,流转岁月气息。 它很不起眼,表面也并无字迹,就像一块顽石。 可它却有着一个诸天上下皆知的名字 玄黄道碑! 太古岁月时,玄黄道庭的开派祖师,就是在未知之地中发现此碑,从此开辟出了玄黄道庭的偌大基业! 而在世人眼中,玄黄道碑就是玄黄道庭的根基所在,是一件拥有无法想象之威能的混沌重宝。 当林寻在太叔泓的带领下,见到此碑时,都不禁有些意外,因为它看起来实在太寻常了。 “神物自晦,重宝天成,小友,这便是玄黄道碑,外界关于它的传闻有许多,可大多皆是荒谬不堪的夸夸其谈。” 太叔泓望着玄黄道碑,说道,“其实,此宝最神妙的作用,便在‘悟道’二字上。” “当年,我派祖师便是坐于此碑前,冥悟三百年,缔造出了无上道经【玄黄真解】。” “在以后的岁月中,我派中的一些先贤,也陆续从此碑中悟出了诸多奥秘,有晦涩艰深的大道力量,有神妙惊世的斗战道法,不一而足。” 说到这,太叔泓目光看向林寻,道:“在参悟此宝前,本座有一事要告之。” 林寻肃然道:“请前辈指点。” “在此悟道,也是讲求契机和机缘的,古往今来,我玄黄道庭中不知有多少先贤曾在此悟道,可最终能有所收获者,却屈指可数。” 太叔泓道,“像如今,我派绝巅圣王境传人有三百一十四人,可也只有凌红妆、烟雨柔等九人,在悟道中获得了一些造化,其他人皆一无所获。” 林寻思忖片刻,道:“晚辈明白了。” 太叔泓笑道:“当然,你即便也一无所获,本座也不会亏待你这个第一名,不过,这些等你悟道之后再说也不迟。” 说着,他一指玄黄道碑,“去吧,机会难得,莫要再浪费时间,在前往古仙禁区时,本座会前来接引你” “多谢前辈厚爱。” 林寻行礼致谢,这才走上前,盘膝坐在了那二尺高的玄黄道碑前。 太叔泓的身影悄然消失原地。 这里混沌气弥漫,很快就将林寻连同其身旁的玄黄道碑笼罩。 呼~ 林寻长长吐了一口气,而后屏息凝神,静心感应。 时间流逝。 一盏茶时间后,林寻皱眉,睁开眼睛,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在他的感知中,玄黄道碑的气息呈现出一片混沌的景象,根本无法感知到任何玄妙。 他也尝试以神识查探,也曾以自身道行进行试探,可同样都是徒劳,一无所获。 难道真如太叔泓前辈所言,这一场造化与我无缘? 林寻沉思片刻,深吸一口气,再度闭上眼睛。 他不甘心如此。 反正时间还多,多试一试也无妨。 一个时辰过去。 两个时辰过去。 半天时间过去…… 出乎林寻意料,在他屡次参悟之下,竟屡次都以失败告终,完全参悟不到任何东西! 这让林寻都怀疑,这块看起来毫不起眼的石碑,究竟是不是传闻中那一件神妙莫测的混沌重宝。 “再试一次!” 林寻一咬牙,重新闭上眼睛。 他浑然不知道,在他参悟的同时,这一片混沌气弥漫的禁地中,有着一道道宛如至高般的意念在关注这里。 这些意念,皆来自隐居在玄黄道庭中的老古董们,每一个皆有着足以令诸天颤抖的实力。 此时,其中一道意念忽然道:“都已经快过去一天时间了,看来,此子和玄黄道碑无缘。” “我还当这世间终于冒出一个了不得的小娃娃,哪曾想,也不过如此。” “可惜了,每隔六十年,方才有一次参悟玄黄道碑的机会,如今,却被这小子给浪费了……” “咦,这小家伙是放弃了吗?” 忽然,一道苍老的意念波动响起。 就见玄黄道碑前,林寻长身而起,在附近踱步,他眉头紧锁,似遇到了极大难题。 “放弃与否,都已无关紧要,这玄黄道碑,终究不是随便谁都能去参悟的,各位,不必再关注了。” “也好。” 很快,这些意念都似乎感觉很无趣,悄然消失不见。 这片覆盖着混沌气的神秘禁区,至此彻底只剩下林寻一个人,以及身边的一块玄黄道碑。 许久,林寻止步,一屁股坐在玄黄道碑旁边,喃喃道:“强求不得,不求也罢。” 他不再多想,开始打坐,推演自身道之领域。 在玄黄秘境中的时候,他就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将道之领域完善到极尽圆满地步的那一个契机,已经快要来临。 现在闲来无事,林寻也想试一试,在前往古仙禁区之前,能否一举将道之领域凝练成功!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