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5章 咄咄逼人 - 天骄战纪

第1965章 咄咄逼人

嗯? 林寻敏锐注意到,夏行烈的目光看向了自己,与此同时,他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小友,你的身份一旦暴露,在场这些老怪物可都会发疯!” “毕竟,当年在昆仑墟内,且不提被你杀掉的那些六大道庭、十大战族传人,仅仅是你得到的那一场‘成帝成祖’的无上造化,都足以让在场任何帝境人物都不会放过你。” 说到这,夏行烈话锋一转,“不过,现在还有回旋的机会,不过,若是本座出手,你只怕将再无机会进入那古仙禁区,趁现在,你来做一个抉择吧。” 声音罕见的沉重。 林寻黑眸闪动,道:“前辈放心,遮掩我身上气息的宝物或许会被查探出来,但我的真正身份,断不会被人认出。” 如意道袍,是一件神妙无比的帝宝,来自方寸山三师姐若素之手,哪怕被认出,也关系不大。 因为此宝最大的神妙,就是在战斗时,能够化解来自帝境人物的窥探,从而达到遮掩自身师承来历的目的。 而此时,林寻已不需要再战斗。 同样,他此刻是以白金道体出现,根本就不是伪装,那太乙道镜就是再神妙,也无济于事。 夏行烈一怔,若有所思道:“好,听你的。” 林寻目光不经意地看向了不远处一名青年。 此人肤色呈现一种淡金色,眉宇刚毅,身姿渊渟岳峙,有着一种沉凝如铁的气质。 他法号悟玄。 现在,同样以“悟玄”这个名字出现。 可林寻清楚,这家伙是来自黑暗世界三巨头之一的地藏界! 之前在玄黄秘境中,就是悟玄击败了冷修枷,差点就将冷修枷淘汰出局。 原本,林寻以为,面对太乙道镜的威胁,此人必会有所慌张,毕竟,他的身份可同样敏感之极。 哪曾想,悟玄竟是岿然不动,毫无一丝反应! 林寻一怔。 旋即耳畔就听到了夏行烈的传音: “不必理会这些黑暗世界的小崽子,此次前往古仙禁区的行动,六大道庭和十大战族等大势力,早已默许了黑暗世界的传人参加。” “原因嘛,很简单,若是不答应,黑暗世界就会派遣一些老东西跑出来捣乱,万一毁掉了那通往古仙禁区的路径,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林寻这才彻底明白过来。 由此可见,此次前往古仙禁区的行动,黑暗世界也是关注之极,并且还参与了进来! 想一想也是,一块“玄黄道碑”,成就了一个名震星空的古老道统,如今更是名列六大道庭,威慑诸天。 而如今,古仙禁区中所诞生的那一件宝物,极可能是和玄黄道碑一样的混沌重宝,这让诸天上下哪个势力能不眼红? “罢了,既然道友你执意如此,那便开始查探吧。” 太叔泓不再阻拦。 火灵女帝点了点头。 唰! 她目光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落在了林寻身上,“金独一,你是玄黄秘境论道第一名,自当由你开始,你可有意见?” 声音淡漠,带着俯瞰和审视的味道,就犹如盯上一只猎物。 她本以为能够从林寻脸上发现一些紧张、慌乱的情绪,可她最终还是失望了。 林寻显得很淡定,并且很配合,道:“不瞒各位前辈,我参与此次论道盛会时,的确遮掩了身上一些气息,不过,若说我心怀鬼胎,我可就不答应了。” 说着,他身上神辉一闪,一件衣袍飘然离身,化作一缕银色霞光,缠绕在了手指上。 没了如意道袍遮掩,林寻周身气息和模样并无多少变化。 可在那些帝境大人物眼中,却看出了一些端倪他们的目光几乎都被林寻手指上的那一缕银色霞光吸引。 帝宝! 第一时间,他们就辨识出如意道袍的品相,目光皆是一凝。 以他们这等境界,自然见多了各种帝宝,可却还从没见过有谁会将一件帝宝炼化为衣服,只为遮掩自身气息的。 这也太奢侈,阔绰的让人咂舌! 一时间,不少帝境人物看向林寻的目光都变得微妙,此子……究竟是什么来历? 却见火灵女帝脸色一沉:“年轻人,还说你不是心怀鬼胎,穿戴这般一件帝宝,不就是为了遮掩你的身份吗?说,你究竟是谁?” 声色俱厉,威势迫人! 那等帝境之威,让林寻以及附近众人皆浑身一僵,呼吸都感到困难。 夏行烈淡然开口:“若你怀疑此子身份,就当众揭穿他,若仅仅只是怀疑,而无证据,那就是仗势欺人,本座说不得就要管一管了。” 话语平淡,却不容置疑。 火灵女帝怒极而笑:“夏行烈,到了此时你还维护此子,那好,我不妨告诉你,我就是怀疑此子身份有问题,否则,何须以帝宝遮掩气息?” 顿了顿,她冷然道:“更何况,在玄黄秘境论道开始时,太叔兄可曾亲口说过,禁止动用帝宝,此子……已触犯规矩,罪该当诛!” 一字一顿,一股肃杀之气随之铺满全场,令许多人色变。 谁也没想到,就在前往古仙禁区前,竟会发生这等波折,并且火灵女帝还将矛头直指金独一而去! 一时间,有人幸灾乐祸,内心亢奋,巴不得就此诛掉林寻。 也有人皱眉,沉吟不语。 金天玄月、陆独步他们则都暗暗焦急起来。 “可笑。” 便在此时,林寻冷笑出声,“这一件帝宝于我而言,就如一件随身穿着的衣服,更何况,在玄黄秘境中发生的一切事情,在场各位前辈可都看在眼底,敢问一句,有谁见我动用过此宝?” 一席话,显得无比镇定,甚至是强势,一个人,直面火灵女帝! 不少人都倒吸凉气,这金独一……好大的胆魄! “没有!” 林寻自顾自道,“若我动用帝宝之威,早在玄黄秘境中,就注定逃不过诸位前辈的法眼,纵然要遭受惩罚,又何须等到现在?” “牙尖嘴利,证据确凿,你还敢顶嘴?” 火灵女帝神色冷厉,威势愈发可怖。 “证据?什么证据?我倒要问一句,在场其他参与论道的道友中,不少人身上怕是都带有帝宝,可为何前辈你只针对我一人?” 林寻毫不退让,争锋相对,“难道是因为……我在玄黄秘境中淘汰了不少乾坤道庭传人,以至于让前辈你记恨在心,故意刁难我吗?” 一席话,让弥无涯、皇甫少农、凌红妆他们都面面相觑,因为正如林寻所言,他们身上,同样带有帝宝。 可那是他们压箱底的保命手段,根本就没在玄黄秘境中动用。 同样,林寻的话,让火灵女帝都不禁愠怒,一个后生晚辈,竟当着所有人的面,讽刺和质疑她,简直是无法无天! “放肆!本座倒要看看,你这孽障究竟是谁!” 她喝斥,掌心一翻,太乙道镜倏然浮现,一道灿灿白光涌现,照射林寻全身上下。 场中一阵沉寂。 因为林寻伫足原地,在太乙道镜的力量笼罩下,身上容貌一丝不曾改变,自然根本谈不上什么伪装。 这就是白金道体,容貌可以改变,身上的气息和神韵,以及通体内外的一切奥秘,皆和本尊完全不一样。 火灵女帝一呆,怔然道:“怎会这样……” 夏行烈已冷冷道:“你这老婆娘闹够了没有?以帝境之身份,为了宣泄内心的不满,而去刁难一个后辈,不觉得害臊?本座都替你丢人!” 这话已说的毫不客气。 实则,夏行烈也暗松了口气,刚才他掌心都捏了一把汗,现在总算安心了不少。 太叔泓等人也有些皱眉,火灵女帝的表现,着实有些不顾仪态了。 “不对,此子身上定然有问题!” 蓦地,火灵女帝似想起什么,道,“各位可记得,上古时代的众帝道战中,曾有一个方寸山的老东西,凝聚五具帝境分身,每一具分身,皆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气势和神韵,和其本尊完全不同?” 葛玉璞! 不约而同地,太叔泓等人脑海中齐齐冒出一个名字,脸色都不禁微变,那是方寸山第九传人,是威名响彻寰宇的“黄庭帝君”! 太古七妖帝之之首的独天妖帝,就是被此人所镇压! 而葛玉璞最出名的,就是拥有“五德帝身”,一个人作战,就堪比六位帝境一起出动,威势恐怖无边。 “你该不会是怀疑此子是来自……” 燃穹魔帝似意识到什么,瞳孔都是一凝。 “不错,我怀疑此子极可能就是方寸山那老东西的传人,一个本就该视作余孽铲除的小东西!” 火灵女帝声音冰冷。 这一刻,连夏行烈都一阵意外,他只知道林寻曾大闹昆仑墟,拥有成帝成祖这一桩无上造化的事情。 可从没想过,林寻会和方寸山有所关联! 至于弥无涯、皇甫少农等一众有资格进入古仙禁区的强者,也都一阵错愕。 他们可没想到,事态会演变到这等地步,一下子,金独一竟成了方寸山的余孽! 他们同样也知道方寸山,更知道上古时,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无上道统,早已在众帝道战之后就被毁掉。 若火灵女帝的推测是真,那金独一将要面临的后果可就严重了!

上一篇   第1964章 太乙道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