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9章 大师兄和归元道庭 - 天骄战纪

第1969章 大师兄和归元道庭

“师弟,重新认识一下,我叫若素,在咱们方寸山传人中排行第三,大概是太古历一万四千年的时候,被师尊收入门下,开始修行问道。” 若素笑容柔婉,声音清润,有一种奇特的力量,让林寻心境一下子变得平和清宁,浑身都轻松起来。 “林寻,见过三师姐。” 林寻认真行礼。 眼前的女子,素净婉约,体态绰约,像一泓清澈的溪水,给人与世无争般的恬淡神韵。 若非之前目睹火灵女帝被虐的一幕幕,谁敢相信,这样一位女子会是一尊早在太古时期就踏破帝境九重关门槛的恐怖存在? 而她…… 是自己的师姐! “不必拘谨,我听玄微师弟说过你,也听君桓说过你,连朴真师弟那般木讷之人,也都对你称赞不已。” 若素笑道,“这次我亲眼一见,才发现师弟你可比他们说的更厉害,在绝巅圣王境,就将一身道行锤炼到空前极尽地步,起码比当年的我可要强大许多。” 林寻被夸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师姐,我可没你说的那般厉害。” 若素微微一笑,很林寻聊起了正题。 “师弟,此次我来,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你护法,保证让你可以进入那古仙禁区。” “玄微师弟应该跟你说过,君桓师妹曾进入过古仙禁区,上次她铩羽而归,是因为那一件混沌重宝,还不到出世的时候,时机不对。” “这次则不一样,那件宝物已诞生于世,时机已来。” 说到这,若素神色认真道:“所以,我希望师弟你此次前往,务必全力以赴,将此宝夺在手中。” “因为拥有了此宝,我们方寸山这些孤魂野鬼,就可以重建山门,不必再在世间颠沛流离。” 说到最后,声音带着一丝难掩的伤感。 林寻心中一震。 太古时期众帝道战后,方寸山道统就被毁掉,山门倾塌,从那时候起,门中传人便流散于外,被视作孤魂野鬼。 而听了若素的话,林寻这才意识到,此次前往古仙禁区的意义之重! 原来,只要夺得那一件混沌重宝,便可以重建方寸山! 林寻道:“师姐,一件宝物而已……真的可以拥有这般力量?” 若素道:“混沌重宝可不是寻常之物,前些天,曾有禁忌之劫的气息出现,可没多久就被遮挡住。” “而遮挡这禁忌之劫的,就是玄黄道碑的力量。” “你也知道,玄黄道碑同样也是一件诞生在未知之地的混沌重宝。” “若师弟你此行能夺得一件类似的宝物,在我们重建山门时,便可以凭借此宝的力量,去遮挡那来自大道秩序中的禁忌气息。” 听完,林寻这才明白过来。 同时,他心中一阵翻滚,仅仅只是重建方寸山而已,怎会引来禁忌气息? 他将疑惑问出来。 若素则轻叹道:“师弟,等你踏足帝境时,自会明白,这诸天大道秩序中诞生的禁忌力量,实则也是能够被人掌控和御用的,” “当年我们方寸山在道统之争中落败,不是败给了其他势力,而是败在了那大道禁忌力量之下。” 林寻怔住。 他不懂什么叫大道秩序中的禁忌力量。 但却知道,在古荒域的上空,曾覆盖着三大禁忌之劫,而三大禁忌之劫的主人,则来自一位无上存在的意志力量! 曾蛰伏在桑林地无数岁月的金蝉青年,视这位无上存在为“无名帝尊”,说似这等存在,名讳如道,不可言传,可在帝境称尊! 便是太古时代落幕时所爆发的“十方道战”中,都有这“无名帝尊”的影子在。 同样,导致渡寂圣僧和黑凰圣后陨落的劫难力量,也来自这位“无名帝尊”。 “师姐,你看此物。” 想到这,林寻心中一动,将一截枯焦的菩提木取出,这其中封印着的一股禁忌劫力,就是杀死渡寂圣僧和黑凰圣后的罪魁祸首。 此物,已经携带在林寻身上很多年了。 若素眸子泛起异色,指尖轻轻在那枯焦的菩提木上一点。 嗤! 一缕金色的禁忌劫难气息掠出,犹如一抹诡异的金色闪电,散发出恐怖无边的毁灭气息。 林寻头皮发麻,感受到致命般的危险之感。 却见若素掌心一拢,那一抹劫难气息倏尔被压制住,被一点点重新封印在了那枯焦的菩提木内。 一切异常的气息顿时都消失不见了。 若素这才说道:“这世上,也只有原本诞生于未知之地的菩提木,才能封印此等禁忌力量了。” 她抬头看向林寻,道:“师弟,你来自古荒域,大概是早已知道了覆盖在古荒域的三大禁忌劫难的来源,可对?” 林寻点头:“听人说起过,那三大禁忌劫难的主人,被视作‘无名帝尊’。” 若素一怔,若有所思道:“大道无名,帝境称尊……这个称呼倒也颇为贴切。” 林寻忍不住道:“师姐,该不会当年毁掉咱们方寸山道统的禁忌力量,也是来自这‘无名帝尊’吧?” 若素想了想,道:“应该如此。” “应该?” “对,除非有朝一日能打败这‘无名帝尊’,或许才能够彻底弄清楚,禁忌力量所诞生的本源,究竟来自哪里。” 林寻一时糊涂了,都有些难以理解。 三大禁忌之劫的出现,就是来自这无名帝尊的意志力量,可禁忌力量所诞生的本源……又是什么? 若素一眼看穿了林寻的疑惑,笑着解释道:“师弟,我之前已经跟你说了,大道秩序中所诞生的禁忌力量,是能够被人掌控和御用的,这也就意味着,那‘无名帝尊’所掌控的仅仅只是禁忌力量罢了。” “就好比,这禁忌力量是一座牢狱,无名帝尊就是看管牢狱的一个狱卒,而我们要弄明白的是,这牢狱究竟是如何出现的,又是谁布下的,其主人究竟是谁。” 林寻至此才隐约明白了。 只是,关于禁忌力量,关于大道秩序,关于无名帝尊……他根本就不了解,现在明白的,仅仅只是一种浅显的认知而已。 这就叫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归根究底,还是林寻修为境界不够,还无法真正去接触和窥伺属于禁忌力量的奥秘。 “师弟,等你证道为帝时,便可尝试着参悟这一截菩提木中所封印的禁忌力量,到那时,你或许就会明白一些。” 若素将那一截枯焦的菩提木还给林寻。 而后她似想起什么,道,“说起这菩提木,同样也是诞生于未知之地的宝物,蕴生着神秘莫测的未知道纹,也正因如此,才能封印这一缕禁忌力量。” “搁在这星空古道上,根本没有办法让此木重新焕发生机,不过师弟你此次前往古仙禁区,倒是可以去寻觅一番,据我所知,古仙禁区中所诞生的一些大道雷霆,蕴含着极其神妙的力量,或许能帮着将这块菩提木焕发生机。” 林寻若有所思道:“师姐,如此说来,这菩提木岂不是和那混沌重宝很相似,皆可以封印或者遮蔽禁忌气息?” 若素含笑点头:“不错,可惜你这菩提木仅仅只是一小块,若是一株完整的参天大树,那可就不得了,比玄黄道庭的玄黄道碑都要珍贵,也不是一般的混沌重宝可比。” 林寻倒吸一口凉气,比玄黄道碑都要珍贵,想一想都让人心颤!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将这块菩提木救活过来! 若素瞥了一眼远处的玄黄主峰,道:“师弟,时间不多,你心中是否还有其他疑惑?” 林寻早有一个疑惑憋在心里,当即就问了出来:“师姐,咱们方寸山和归元道庭究竟是什么关系?” 若素哑然,道:“就知道如此。” 想了想,她说道:“归元,取天下归元之意,这一方道庭,乃是在太古时期,由咱们的大师兄一手建立。” 声音中带着一丝追忆,更有一种感慨。 而林寻只觉脑袋嗡的一下,内心一阵翻江倒海。 大师兄! 一手缔造了一方道庭! 这在之前,是林寻都不敢想象的事情,太不可思议,也太令人震撼! 就见若素声音轻柔,道:“当年的大师兄,桀骜不羁,傲气冲宵,扬言要开辟一方道统,要向师尊证明,迟早有一天,归元道庭会是一个不弱于方寸山的道统!” “当时,咱们方寸山只有九个传人,我和其他师兄弟皆都感觉,大师兄疯了,肯定会遭受师尊责骂,痛斥他离经叛道,甚至极可能将大师兄驱逐出师门。” “毕竟,当时以大师兄的身份去开辟一方道统,等于是另立门户,可这可是天下所有宗门皆最忌讳的事情。” “可谁曾想,师尊得知此事后,非但不恼,反而允许了大师兄这么做,说,弟子不必不如师,希冀有朝一日咱们方寸山门下传人,皆可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如此,方不负一身所学。” 若素清眸中泛起异彩,声音带着敬慕和思念。 林寻心中也是波澜起伏,难以平静。 弟子不必不如师! 一句话,可见师尊的气魄和胸襟何等之大! (这章信息量略大,童鞋们慢慢品味,大家也可以关注金鱼微信公众号“xiaojinyu233”, 明天金鱼会在公众号上针对当前的剧情来个总结和分析)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