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0章 一个旷古烁今的传奇 - 天骄战纪

第1970章 一个旷古烁今的传奇

若素眉宇间泛起一丝恍惚,似已陷入往昔的追忆中。 “得到师尊的应许,大师兄高兴坏了,在离开师门后不久,便开辟出了归元道庭。” “只是,当年的归元道庭,只有他一个人,并且连一个可供修行的灵山福地都没有,自然谈不上有任何名气。” “大师兄心高气傲,不愿借助任何和方寸山有关的力量,独自一人开始征战天下。” “那时候的他,变化出各种身份,有剑修、刀修,也有禅修,魂修、体修……” “无论何等身份,也无论经历何等杀伐,只要他得胜,必说自己是来自归元道庭的传人。” “他所征战的路途上,归元道庭的名气也随之传播开,引起了无数大势力的瞩目和议论。” “人们都说,归元道庭一门皆大帝,底蕴深不可测,并且无比神秘,谁也不知道归元道庭的山门在哪里。” “越是这样,就越让归元道庭的名声响亮起来。” 说到这,若素唇角不禁噙上一抹笑意,“只是,谁也不知道,那各种身份的归元道庭传人,其实皆是由大师兄一人所变化。” “连一些祖境老家伙都被蒙蔽鼓里,还真以为这世上多出了一个容纳诸多帝境传人于一门中的恐怖道统,师弟你说,大师兄是不是很厉害?” 林寻连连点头,心神也是震撼不已。 一个人,化身无数,撑起了一方震烁星空的道统! 最不可思议的是,还都不曾有人能识破出来,由此可见,大师兄的道行和手段,是何等之强大! 若素继续说道:“太古时候,也是在这玄黄道庭,曾召开过一场‘祖庭法会’,当时,洪荒、乾坤、众魔、玄黄、盘武这五大道庭,各派出一位‘祖境’人物出场,和大师兄一人论道切磋。” “只要输掉一场,归元道庭便不能跻身‘道庭’的行列。” “结果你肯定清楚了,大师兄出场,屡战屡胜,一个人,便压盖住五大道庭的气焰!” “当‘祖庭法会’落幕时,归元道庭也成功跻身六大道庭行列中,令天下皆惊。” “不过,那五大道庭为了保住颜面,对外只宣称,归元道庭的底蕴得到了他们的一致认可,并未谈及他们门派中的祖境人物,陆续败在大师兄手下的事情。” “可我们方寸山的传人可都一清二楚。” 说到这,若素神色间浮现出一抹骄傲的神采。 而林寻已被震撼得愣在那。 一个人啊,就压盖五大道庭各自派出的五位祖境人物! 这该有何等强大的修为,才能办到? 大师兄当年的风采,又该是何等旷世无量? 一门皆大帝,万世一归元。 谁又知道,这个跻身六大道庭行列,被视人视作最神秘低调的一个至高道统,实则是由大师兄一个人撑起来的? 这简直就像一个足以震动万古的传奇! 林寻都不敢想象,这世上竟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奇男子,大师兄……真乃神人也! 只是,林寻莫名地想起,当年在归墟获得“斗战圣法”传承时,所看见的一幕幕画面—— 倾塌的石碑,坍圮破败的山门,一道桀骜的伟岸身影跪倒在废墟中,背影显得那般孤独、悲怆和苍凉。 他曾桀骜不逊,征战九天十地,诸天上下,皆为其战力颤抖。 当漫天的敌人杀来,他只沉默地起身,站在倾塌的山门前,毫无畏惧地仰头, 杀上九霄! 那一幕幕画面,渲染出的却是一种说不出的悲怆气息…… 而后,林寻又想起了昆仑墟,想起了等待在蟠桃秘境中的那一位紫衣姑娘。 无垠岁月过去了。 她仍在持持地等待。 他会回来的! 她相信。 林寻心中涌出一股抑制不住的冲动,道:“后来呢,后来大师兄去了哪里?” 若素一怔,素净的玉容上浮现一抹复杂,道:“后来,在师尊离开归墟,前往未知之地后,大师兄独自一人,以方寸山第一传人的身份,向你口中的那位无名帝尊宣战。” 林寻心中一颤,预感到不妙。 果然,下一刻若素便说道:“那一战,谁也不知道内幕,但从那一战之后,我们方寸山便遭遇了一场大劫……” “众帝道战?” 林寻脱口而出。 若素点了点道:“正是如此,也因为此事,大师兄为此内疚无比,认为是自己为宗门招惹了一场泼天大祸,让得许多师兄弟丢掉了性命。” 她声音低沉,透着怅然和难过,“其实,我们没有一个人怪责他,可他却无法原谅自己。” 若素似不愿再回忆这些往事,猛地深吸一口气,按捺住内心的情绪,道: “再后来,大师兄将一身衣钵留在了归墟内,便独自离开了,说当他归来时,便是报仇雪恨之日。” 林寻心中也一阵喟叹。 他终于明白了。 当年,他曾进入归墟,也曾获得大师兄所留的“斗战圣法”传承,故而无比确定,大师兄的确是离开了。 “只是,大师兄究竟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 若素道,“有人说他去了昆仑墟三大禁地之一的‘无名禁域’,那里被视作最凶险的地方,亘古至今但凡进入者,几乎是有去无回。” “有人说,大师兄去寻觅众妙之墟了,因为传闻中,众妙之墟中,藏着能够击溃禁忌的力量。” “也有人说,大师兄已转世重修,欲重塑一条足以镇压诸天禁忌的道途。” 若素轻叹道:“可不管是哪一种,皆不是我们这些师兄弟们愿意看只希望……他可以活着归来。” 林寻喃喃道:“活着归来……是啊,活着才有希望啊……” 稳了稳心绪,若素将目光看向林寻,声音柔和道:“以前的陈年往事,不提也罢,师弟,现在你可明白归元道庭和我们方寸山的关系了?” 林寻点头。 他当然明白了,归元道庭本就是大师兄一手缔造! 只是,他心头还有着一丝疑惑:“只是,为何玄黄道庭的青叶帝祖会如此肯定,师姐你也是来自归元道庭?” “大师兄虽然离开了,可他一手开辟的归元道庭,可不能就这般丢下不管了,哪怕这个道统既无山门,又无传人,只是一个名号,可我和其他师兄弟们皆相信,只要归元道庭在,大师兄就一定会回来。” 若素声音坚定,“所以,这无垠岁月以来,每隔一段时间,我和其他一些师兄弟们便会以归元道庭传人的身份行走世间,以此向诸天上下证明,归元道庭一直都还在!” 顿了顿,她继续道:“至于和青叶帝祖结识,则要追溯到太古时候……那时候,青叶帝祖刚证道为帝,听闻归元道庭一门皆大帝,心中颇有些不服气,于是满天下去寻找归元道庭的山门。” “可他哪里可能找得着,找了多年也一无所获,可偏偏他却无比执着,后来被我给碰到了,为了打消他的执念,我便以归元道庭传人的身份,揍了他一顿。” “这家伙倒也有趣,被揍了之后,反倒一副欣喜感慨的模样,说,归元道庭之底蕴,的确是名副其实,并扬言,等以后再跟我对决切磋。” “我见此人胸襟磊落,行事坦荡,心中倒也颇为欣赏,便带着他一起,在诸天上下行走了一段时间,也算是结下了一段深厚的友谊。” 说到最后,若素不禁笑了。 她和青叶帝祖结识的那一段岁月,也正是她在帝境道途上最为得意的一段时间,心中视青叶为小弟,带着青叶一路闯荡诸天上下,逍遥快意。 “原来如此。” 林寻恍然。 大师兄宛如一个无法复制的传奇,曾有着一段可歌可泣的辉煌过往。 可三师姐若素,哪可能没有属于她自己的璀璨事迹? 就如这青叶帝祖,一尊坐镇在玄黄道庭的祖境人物,可在很久以前,却被三师姐揍过! “待会我便会离开,返回栖身之地,否则,就会被那禁忌力量给盯上,不过师弟你可放心,此次前往古仙禁区,不会再出现任何风波。” 若素笑说道。 被禁忌力量盯上? 林寻刚要再问,就被若素带着,返回到了玄黄主峰,刹那间,重新被各种目光汇聚在身上。 他顿时就忍住了,心道等以后有机会,再问也不迟。 毕竟,以他如今的境界,根本就不了解禁忌力量所蕴含的意义,就是得知了一些缘由,也注定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晚照,已经聊完了?” 青叶帝祖含笑出声。 晚照这个名字,就是若素当年遇到青叶帝祖时,所用的一个归元道庭传人的身份。 若素笑吟吟道:“聊完了,我可是将你当年的一些彪炳战绩都说给他听了。” 青叶帝祖一怔,旋即意识到什么,神色变得微微有些不自然,道:“全都说了?” 若素点头:“所以,你可要对他好一些。” 青叶帝祖苦笑:“你们归元道庭的传人,我怎敢怠慢了,放心,我保证他不会再受到任何一点委屈!” 说着,他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火灵女帝,让得后者浑身都是一僵,俏脸失色。 —— 这种剧情很难写,但写出来后,我个人还是很满意的,写出了我心中一直试图勾勒的一个“大师兄”的形象。 大家觉得,大师兄猛不猛?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