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1章 真正的对弈 - 天骄战纪

第1971章 真正的对弈

没有多停留,三师姐若素走了。 临走前,传音告诉林寻,进入古仙禁区,只要能夺得那一件混沌重宝,就是暴露身份也无妨。 这让林寻心中大定。 眼下,他修炼出五具大道分身,可若说战力最强的,还是源自本尊的力量。 并且,和在玄黄秘境不一样,古仙禁区内凶险无比,注定会上演诸多死亡事情。 林寻无比肯定,像弥无涯、皇甫少农、凌红妆这些狠角色,每一个手中必携带有保命所用的禁忌手段。 比如帝宝,比如一些逆天般的禁忌秘术。 不过,林寻并不担心这些,他手中可同样也不缺保命手段。 在若素离开没多久,林寻等一百零八人,由太叔泓等一众帝境人物带领着,离开玄黄道庭,前往云之山! 云之山位于鸿蒙世界极北之地,再往北,就是至今也不曾被人探寻到全貌的一片未知之地。 那里浩瀚若无垠,神秘无比,古往今来,不知吸引了多少修道者前往冒险。 可真正能够活着回来的,却寥寥无几! 而鸿蒙世界八大禁区之一的古仙禁区,就位于那未知之地的深处,那是一片令帝境都轻易不敢涉足的禁地! …… 众帝出行,这可是足以轰动诸天的大事,自然也不可能有人敢在这等时候进行阻挠。 按照林寻了解,纵然是借助挪移古阵,也需要耗费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抵达。 不过,有太叔泓等帝境人物带着,他们一行人在三个时辰后,便安然抵达。 云之山! 当看见这一座屹立在鸿蒙世界极北之地的大山时,林寻等人皆不禁怔住。 就见天穹下,一重重雪白的云雾犹如堆砌的山石,铺砌在大地之上,将虚空和天宇都遮蔽。 远远一望,云霭成山,拔地通天,就像一座横绝天地间的壁障,令人震撼。 可旋即,林寻他们敏锐注意到,这天地中弥漫的大道秩序力量,在抵达那云之山前时,便被阻挡住,无法渗透其中。 这感觉很奇妙,就像一道门户,将他们所立足之地的天地力量隔绝在外。 而门内,则是另外一方完全未知的世界! “这便是云之山,鸿蒙世界和未知之地之间的壁障之一,又可以称作是界山,似这等壁障,在鸿蒙世界中数不胜数。” 有人轻声道。 “我辈进入其中,所要面临的就是一片未知世界,而凶险就藏于那无尽的未知中!” “那里生长的草木,山河间分布的万物,皆完全不同于鸿蒙世界,有可能一只不起眼的虫子,都可能啃噬掉帝境的躯壳,也有可能一株普普通通的小草,都能斩落星辰……” 有帝境人物感慨,“星空古道虽浩瀚,可是在我辈眼中,未知之地才是最神秘不可测的地方,亘古以来,谁也不知道,这未知之地究竟有多广袤,其尽头又在何方。” 林寻等一众年轻小辈皆心潮起伏。 以他们如今的战力,搁在星空古道中,也堪称是帝境之下最耀眼的一群人。 可却无人敢擅自前往未知之地闯荡! 原因很简单,未知之地太凶险,凶险到让帝境人物都轻易不敢越雷池一步。 当然,这世上往往有着许许多多不怕死的狠角色,可这些人进入其中,就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运气极好的,或许才能捡回一条命,活着返回。 议论声中,众人已来到云之山前。 太叔泓神色肃然,道:“因为那一件混沌重宝的诞生,如今的古仙禁区内,规则力量早已发生惊变,足可以让尔等安然进入其中。” “不过,正因为古仙禁区发生惊变,连我等也无法推断出,其中的凶险究竟有多可怕,尔等在其中行走时,可务必要小心谨慎一些。” 一番话,让林寻等人的神色皆凝重不少。 “有大凶险,必然也伴随有大造化,且不提那混沌重宝,那古仙禁区内,必分布有诸多不可思议的机缘,尔等若能抓住,注定能为自身带来不可估量的好处。” 太叔泓又叮嘱了一番,便将目光看向其他帝境人物:“各位,可以动手了。” “好。” 来自其他道庭和战族势力的帝境人物,皆齐齐点头。 “起!” 太叔泓袖袍一挥,一枚流淌着滔天金色神辉的道印浮现而出,道印之上,烙印一层繁密的先天道纹。 “咄!” 洪荒道庭的绝印战帝唇中一吐,一口绘制着无数瑞兽图腾的青铜香炉腾空而起,隐约间,有万兽嘶鸣,日月颤抖的异象浮现。 “临!” 盘武道庭的云岩大帝袖袍一挥,一柄明亮耀眼的巨剑浮现而出,巨剑的表面,映现出诸神征战,鬼神泣血的恐怖景象。 与此同时,乾坤道庭的火灵女帝,祭出一柄青色玉如意,飘洒出亿万法则光雨;众魔道庭的燃穹魔帝祭出一幅画卷,画卷内呈现出一方血色世界,有三千魔神的身影坐镇其中。 这五件宝物,分别是: 玄黄道庭的“离火金印” 洪荒道庭的“万灵瑞炉” 盘武道庭的“诛神道剑” 乾坤道庭的“青琉如意” 众魔道庭的“三千魔卷” 每一件,皆堪称镇派至宝,来历惊人,威力更是不可思议的可怕。 轰隆~ 就见漫天宝光汇聚,横扫而去,这片天地都动荡。 就见那重重白云堆积的界山壁障上,硬生生被凿开一条巨大的裂缝,通往遥远的深处。 那被撕裂的壁障上,迸溅出一朵朵道花,无比璀璨,瑰丽得令人神驰目眩。 那是大道法则的演化,不属于鸿蒙世界,而是来自未知之地的神秘法则力量。 往日里,根本就见不到,也是各大道庭联手,以镇派至宝一起轰击,才撕破了壁障一角,让此等神秘的大道秩序显化出来。 场中众人都怔住,不要说林寻他们,就是那些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帝境老怪物,也都眯着眼睛,仔细地凝望。 可惜,那些迸溅出的道花很快就无声无息地消弭,根本无法被捕捉到。 可越是如此,愈衬托得那未知之地不凡了。 轰隆~ 云之山壁障上,轰鸣不断,那被破开的一条裂缝不断翻滚,最终化作一条细长而透亮的通道。 远远一望犹如一条星河铺陈在那,延伸向无垠深处,通道上各种霞光流转,神辉如瀑般飘洒,景象惊人。 “快去!” 太叔泓大喝,在他额头上,隐然有汗水浸出。 其他操控镇派至宝的帝境人物,也都露出吃力之色,开辟这一条通道,需要耗费的力量,简直不亚于在一片混沌中开天辟地! “走!” 弥无涯、皇甫少农等人,皆毫不犹豫动手,冲向了那一条瑰丽若梦幻般的通道。 “切记,先求自保,再考虑谋求机缘。” 林寻飞快传音给金天玄月、陆独步等人,说着,他们一行人也冲了过去。 最终,这一百零八人全都进入。 轰! 见此,太叔泓等人第一时间收起了宝物,那一条被开辟出的通往也随之弥合,消失不见。 而此时,太叔泓他们已是脸色苍白,气喘吁吁。 以他们的底蕴和力量,都足以令诸天震颤,可此时仅仅是开辟一条通往古仙禁区的路径,就消耗了极大的体力。 可想而知,若无这各大势力一起联手,欲前往那古仙进去,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三个月后,我等再一起出手,开辟路径,迎这些小家伙回来。”深吸一口气,太叔泓沉声道。 “回来?依我看,很多人怕是回不来了。”火灵女帝冷然道。 众帝皆默然,心思各异。 此次行动,焉可能不出现伤亡? 不过,只要能够将那一件混沌重宝带回来,一切的付出,都已经值得! “各位,这云之山附近,可有不少同道在关注我们的动静啊。” 蓦地,夏行烈笑吟吟开口。 “这是自然,此次行动,诸天上下那些老家伙们,哪个能不关注?三个月后,我都怀疑会有祖境人物出现。” 一位帝境感慨道。 “诸位不必担忧,此次我等各大势力联手一起行动,放眼整个天下,怕是没人敢跑来搅局。” 太叔泓淡然道,声音带着一种自信睥睨之气。 “傻子才会在这时候搅局,若换做是我,等古仙禁区中那一件混沌重宝被带出来时,才会决定是否要插一手。” 夏行烈眸光深沉,悠悠开口,“毕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纵然是成帝成祖之辈,哪个又能免俗?” 太叔泓等人皆目光闪动。 这种事情会发生吗? 有可能! 不过,来自六大道庭、十大战族这等大势力的他们,早在行动之前就已考虑过类似情况,故而心中只有提防,而并无忌惮。 距离云之山极其遥远的一座山谷中,草木葳蕤,细雨纷纷。 一个相貌清癯的老僧,穿着朴素干净的僧衣,端坐在一块岩石前,正在和人对弈。 当云之山壁障上被开辟出的路径消失时,老僧皱纹密布的清癯脸庞上浮现出一抹微笑,将捻在手中的一枚黑子轻轻放在了棋盘上。 啪! 落子无悔。 “真正的对弈,终于开始了。” 老僧低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