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2章 诸天之争 暗流涌动 - 天骄战纪

第1972章 诸天之争 暗流涌动

斜雨微风,草木清新。 老僧衣袍被雨水浸湿,却浑然不觉,只专注于眼前的棋盘上。 和他对弈的,是一名头戴莲花冠,一袭黑袍,容如少年,眼神却蕴含着无尽沧桑气息的男子。 “黑暗世界内,你地藏界和我神照古宗,都要掺合到这一局对弈中,可唯独铜雀楼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道兄不觉得奇怪?” 黑袍莲花冠少年将一枚白子捻在手中,慢条斯理说道。 “不奇怪。” 老僧道,“没有动静,就是最大的动静,这一局,牵扯到一件神妙无比的混沌重宝,以铜雀楼的行事风格,可不会置身事外。” 黑袍莲花冠少年笑道:“我也这般认为。” 沉默对弈半响,老僧忽然道:“眼下已可以确定,金独一此子,就是方寸山安插的一枚棋子,道友觉得,到时候那些飘落在诸天各地的孤魂野鬼……是否有胆出现?” 黑袍莲花冠少年怔了怔,笑道:“道兄,你说错了吧,那金独一可是归元道庭传人,他的身份早已得到青叶的认可。” 老僧抬眼,淡然地看了看对面这个貌如少年,实则坐镇神照古宗不知多少岁月的祖境老古董,道:“这件事,可以瞒过其他人,但绝对瞒不过你‘神虚帝祖’。” 神虚帝祖! 这个称号,若被黑暗世界的修道者听到,注定会为之心颤胆寒,产生无尽畏惧。 黑袍莲花冠少年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道兄,何必计较这些旁枝末节,无论归元道庭,还是方寸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该如何下好这盘棋,从而最终获胜。” 老僧沉默片刻,道:“诸天上下都要争,这一盘棋……可不好下。” “那就看最终谁能棋高一着了。” 黑袍莲花冠少年笑得讳莫如深。 老僧法号“涅空”,自太古时坐镇神照古宗至今,一身道行深不可测。 黑暗世界尊称其为“涅空帝祖”! …… “青叶,自今日起,你便在山门内闭关吧。” 玄黄道庭,禁地深处,一道平淡的声音响起。 青叶帝祖皱眉:“为何?” “唉,你还不懂吗,此次古仙禁区牵扯甚大,诸天上下暗流涌动,不出意外,三个月后,必有大风波爆发。” 那一道声音喟叹拥有玄黄道碑,还去谋求另外一件混沌重宝作甚?” “即便如此,为何要令我闭关?” 青叶帝祖眉头皱得愈发厉害。 长久的沉默后,那一道声音再度响起:“我只能告诉你,金独一此子,早已成为风暴之眼,当古仙禁区的行动落幕时,无论此子是否能够夺得那混沌重宝,皆都已不重要。” 青叶帝祖瞳孔一眯,隐约猜到什么,道:“有人要对付归元道庭?” “也对,也不对,个中缘由,三个月后你自会明白。” 那一道声音带着一丝罕见的凝重,“切记,这一次的风波,我们玄黄道庭同样要保持中立,断不能掺合其中,否则,必会有伤筋动骨之灾祸。” 青叶帝祖沉默了。 他心中已预感到,古仙禁区的行动,明面上或许是为了那一件混沌重宝,可同样的,也有一场天大的阴影,趁机而来! 只是,青叶帝祖想不明白,为何…… 要针对归元道庭? 难道,曾在太古末期、上古末期皆曾爆发的“道统之争”,又要在当世卷土重来? 上一次,方寸山道统被毁。 这一次,归元道庭也要遭难? 想到这,青叶帝祖心中蓦地一颤。 “我明白了。” 他唇中轻轻吐出四个字,便折身返回自己静修之地。 …… “风雨将临……” 一座孤立海岸的山巅悬崖之上,一名穿着缀满粉色蔷薇云纹衣裳的女子静静凝望着远处的汪洋。 她一头乌黑长发被一枚发簪斜插,露出一张漂亮到足以令天地暗淡的绝美容颜。 她体态修长,肌体凝白如羊脂玉般娇嫩,一对带着天然风流味道的丹凤眼清澈如星辰,随意立着,那种不经意流露出的风姿,已足以惊艳岁月韶光。 海面上,一重重乌云如墨汁般不断汇聚,晦暗阴沉,压抑人心。 静默凝视许久,她长长伸了个懒腰,一对漂亮无比的丹凤眼微微一挑,轻笑道:“朴真师兄,躲躲藏藏这么多年,这世上似乎还有人以为,当年我们是败在了他们手中啊……” 无声无息地,崖岸之畔出现一个相貌朴实,肌体黝黑,头戴斗笠宛如农夫般的男子。 他挠了挠头,露出一个憨厚笑容,答非所问道:“师妹,我觉得你不假扮男人的时候,看起来更顺眼。” 唰! 一道剑气无声无息地掠过农夫的耳畔,吓得他脖子一缩,苦笑道:“刹那道成空,剑道最风流,师妹,你再这样下去,我可真被你吓得一身道行溃散一空了。” 女子,自然是君桓,她没好气地剜了朴真一眼,道:“走吧。” “去哪?” 朴真一怔。 “去搅乱那漫天风雨。” 君桓那绰约的身影,渐行渐远。 …… 云州。 璇玑道宗。 后山禁地,正在静修的博崖子忽然睁开眼睛,就见不知何时起,一道颀长的身影已出现不远处。 他一袭宽袖白袍,疏阔潇洒,眉梢和唇角,挂着一抹令人心安的笑意。 “师尊!” 博崖子噌地起身,一脸惊喜。 眼前之人,赫然正是方寸山第十三传人李玄微! “你不是一直都想跟着我一起行走诸天吗,收拾一下,我带你离开。” 李玄微笑眯眯说道。 博崖子只觉一股说不出的热流涌上心头,脱口而出:“好!” 可旋即,他就意识到有些不对劲,道:“师尊,是有什么大事情发生吗?” 李玄微想了想,道:“谈不上多大的事情。” 博崖子深吸一口气,眸子中闪过坚定,道:“师尊,不管多大的事情,这次我一定要跟您并肩作战。” 李玄微哑然:“别一副赴汤蹈火,视死如归的模样,还没到那等时候。” 博崖子讪讪道:“师尊您稍等,我去安排一下宗门事务,便跟您一起走。” 李玄微阻止了他,意味深长道:“只要你不在,这璇玑道宗便可无忧。” 博崖子脑袋嗡的一下,猜到什么,脸色阴沉道:“师尊,是当年那些敌人又找上门了?” “不,是我们这次不必再躲躲藏藏了。” 李玄微笑着纠正。 …… 在这前往古仙禁区的同一天。 这诸天上下,暗流涌动。 恰似一场无形的对弈,徐徐拉开了帷幕! …… 古仙禁区。 一缕缕犹如丝带的混沌气,垂落在茫茫山河之间,原始而古老的莽荒气息,充斥在天地虚空之中。 神秘的大道秩序力量,无声无息地哺育着这未知般的世界,让这里的山河万物皆呈现出和外界完全不一样的风貌。 有喷薄着汹汹火焰的森林,扎根在虚空中,遮蔽天穹,在大地上透射下斑驳婆娑的阴影。 有一群群生着翅膀的怪鱼,在虚空中游弋逡巡,绚烂的翅膀拍打时,洒下梦幻似的光。 而那大地上,山岳莽莽,奇形怪状,时而有一道道流光飞舞而出,时而有巨大的沟壑,出现在云雾深处…… 这里,光怪陆离! 当林寻出现在这片天地时的第一时间,就被眼前所看见的这一幕幕景象震撼到。 这里的山河万物,无论是一草一木,还是一山一石,皆蕴含着原始、古老的大道痕迹。 就连空气中弥漫的混沌气息,都和外界不一样,呈现出一种生生不息的沸腾生机。 随意一呼吸,只觉全身如被清澈的泉水洗涮,身心内外一片澄澈通透,念头豁达! “好神异的一方世界!” 林寻黑眸涌动神芒,略一感知,发现这方世界覆盖的大道法则虽然和外界不一样,可并未对自身修为产生任何不好的影响。 相反,若能在此修行和历练,反而能够让自身道行获得意想不到的好处! 无可置疑,这里必是古仙禁区所在的世界,一方令帝境人物都谈而色变的大凶之地。 咔嚓! 林寻神识扫视四周,察觉附近区域没有异常后,刚迈步打算离开,脚下就传出一道骨骼破碎似的声音。 那地上覆盖着厚厚的一层腐朽枯叶,林寻以脚尖将枯叶清扫后,一副早已腐化的残碎尸骸映现视野。 尸骸被埋在此地不知多少岁月,变得无比脆弱。 可林寻心中却狠狠一震,倒吸一口凉气,因为在尸骸一侧,地上留着一行早已干涸发黑的血字—— “证道成帝尊又如何,在此地亦如草芥般不堪!” 字迹潦草,但一笔一划却用力之极,烙印在地上,透露出无尽的不甘和怅然。 这是一位帝境人物临死前所留的血书,令人触目心惊。 林寻心绪翻滚,再看向这片陌生的世界时,眸子中已带上一抹若有若无的警惕。 帝境,何等强大? 可却视自己为不堪的草芥,那这古仙禁区所藏的凶险,又该是何等的恐怖? 想一想都不寒而栗! “也不知当年君桓师姐前来时,所见的‘不周山’究竟在哪里,她又是遭遇了何等凶险,最终才铩羽而归?” 林寻黑眸闪动,脑海中悄然浮现出一副奇异的景象。 ——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