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4章 如影随形 - 天骄战纪

第1974章 如影随形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才不到一天时间,林寻却感觉这一路上遭遇的凶险和危机之多,远超在外界的任何时候。 就如遇到那一株青翠欲滴的小树时,林寻第一次感受到,恐惧和死亡原来如此之近! “此树,生于倒悬火山口之下,通体青碧,枝桠生有三灵果,皆形如婴儿,灵性同神,盘膝吐纳,炼化大道熔浆之精,神异莫测。” “古来至今,有众帝陆续而至,皆殒命于此树之前,尸骸堆地,万古不化,由此推断,此树定藏有诡异大恐怖……” “因不知其来源,不辨其奥秘,故……无法命名之。” 离开那片区域后,林寻将那一株诡异的青翠小树的特征也一一记载于玉简中。 而林寻的心境,则再度涌现一丝奇妙的感觉,就如升华似的,变得比以往愈发剔透和空灵。 事实上,这一路上他虽遇到诸多凶险和危机,可一路上也为许许多多未知的山河万物进行定义和归纳。 如牵星花、剑刃碧光草,如吞灵蚁、云雾妙土…… 每记录一种未知之物,他的心境就会产生一丝奇妙的力量,像积累的一种未知力量,令心境在不知不觉中升华着。 直至此时,林寻忽然多出一种明悟。 为未知的山河万物定义,归纳其形貌,阐述其本质,这个过程就像一场无声无息的心境修炼! 未知,代表着外界不曾出现,闻所未闻,故而为其定义,就等于一次次辨识和认知全新的万物本质。 这,同样是一种神妙的修行。 林寻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也只有在这未知之地,才能够进行这样独特的心境修行。 并且,“定义”这种力量,应当远不仅仅如此简单! “大道修行,心境最是玄妙,空有一身逆天之天赋,心境若浮躁不稳,也注定难以在道途上有所成就。” “心境若坚,纵是天资愚钝之辈,也会有厚积薄发之时。” “我方寸山以‘方寸’为名,方寸之地便是心之所在,由此可见,方寸山传承,最重心境之磨炼。” “九师兄葛玉璞,本是山中一樵夫,砍柴为生,性情最是愚钝,可却一手缔造出了【大道黄庭经】,在众帝道战中,一举将太古七妖帝之首的独天妖帝镇压,战力无量。” “十一师兄朴真,本是田间农夫,性情木讷拙朴,可却缔造出了【诸天百草经】,寥寥三拳,便能轰杀地藏界的渡空老僧……” “而曾‘诸天剩下,圣境无敌’的玄空师兄,小时候就是一个贫寒的放羊娃……” “如此可见,师尊当初在收徒时,最看重的当是心性!” ……就这样一边思忖着,林寻一边前行,路上不可避免地会遇到许多凶险和危机。 可他的心境却已悄然发生变化。 每一次凶险,皆源自未知,有稀奇古怪的草木之属,有凶狠可怕的飞禽走兽。 打不过,林寻就远远避开。 打得过,就归纳其形貌,铭记其本质,进行定义。 这样的经历,让他的心境处于一种空灵而笃定、无喜无悲般的奇妙境地中。 情绪的起伏和波动,皆纤毫毕现地呈现在心中,却无法影响到心境的变化。 纵然是遇到致命般的危险时,林寻能够感受到恐惧、紧张、压抑……但心境却冷静如冰雪! 不知觉间,林寻已在古仙禁区中行走了三天时间。 他就像一个历经风雨,无惧无怖的行者,辨识山河,洞察万物,心境得到一种无形的沉淀和历练。 恐惧或喜悦,凶险或机缘,皆是一场修行! 这天,当林寻走入一片群山中不久,忽然顿足,神识中捕捉到一阵气息波动。 有人! 瞬间,林寻就做出判断,心中一阵恍惚,这也是他进入古仙禁区至今,第一次遇到“同道”。 下一刻,狻猊气遮掩周身的林寻,无声无息地朝前掠去。 一座山岩嶙峋的山脚,流水潺潺。 五个男女汇聚在一起,有的在打坐调息,有的在低声交谈,也有的在放哨,监视四周动静。 为首的,是一名玄衣男子,宽肩窄腰,英武慑人,肩头悬浮着一柄雪白飞剑,闪烁着刺目的寒芒。 远远地,林寻止步,一眼就认出,这五人是来自洪荒道庭的核心传人! 为首的玄衣男子名叫“雷风阙”,名列诸天圣王榜第十四,在玄黄秘境中的表现也颇为耀眼。 事实上,能够有资格进入古仙禁区的,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有同境巅峰之战力。 林寻之所以止步,是因为雷风阙肩膀上浮现的雪白飞剑,扩散出一圈圈的涟漪,将附近区域覆盖。 一旦冒然靠近,就会被第一时间察觉到。 “雷师兄,此次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夺取那一件混沌重宝,可孔昭师兄却下命令,让我等在路途上若发现那些来自云州的强者,无论如何,也要将他们活擒。” 一名彩衣女子忽然道,“难道对孔昭师兄而言,去报复那金独一,还能比争夺混沌重宝更重要?” 雷风阙微微一笑,道:“师妹你有所不知,不止是我们洪荒道庭,此次进入古仙禁区的乾坤、盘武两大道庭的传人,也都会联合起来,全力对付那金独一。” 彩衣女子忍不住道:“如此劳师动众,又是为何?那金独一可是归元道庭传人,其师门的力量可怕之极,难道你忘了,当初连火灵女帝都被打压得颜面尽失。” 雷风阙沉吟道:“此一时彼一时,局势不一样了,虽然我也不懂,但我却清楚,在对付金独一这件事上,咱们洪荒道庭和乾坤、盘武两大道庭早已达成一致的意见。” 彩衣女子刚要再问什么,雷风阙就制止道:“师妹,这是宗门的意志,至于他们在图谋什么,谁又能清楚?我们只需奉命行事便可。” 远处,林寻黑眸闪动。 洪荒、乾坤、盘武三大道庭的传人,要一致对付自己? 这就太反常了! 难道,当初若素师姐以归元道庭的身份出现,还不足以威慑他们,令他们收敛? 不对! 林寻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雷风阙等人所说,是奉了宗门的命令行事,而非是孔昭而了一己之私的报仇之举。 如此可见,乾坤、盘武两大道庭欲对付自己的行动,怕也是收到了宗门的命令! 三大道庭啊,为何要对付自己一人? 林寻心中浮现一抹阴霾,他嗅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味道。 虽还无法推测出真正的原因,可他敢肯定,这绝不是什么报仇雪恨那般简单! “难道,自己和若素师姐所用的归元道庭的身份,也都已被看穿了?” “若如此,为何他们还会眼睁睁看着自己进入古仙禁区?” 林寻越想越感觉,这一次的古仙禁区之行,似乎并不像只为了夺取一件混沌重宝那般简单。 叮! 远处,雷风阙肩膀悬浮的雪白飞剑,忽然产生一丝嗡鸣。 “终于和孔昭师兄联系上了,走,我们该行动了。” 雷风阙精神一振。 当下,他们一行人起身,匆匆而去。 无论是雷风阙,还是其他人,浑然都没有察觉到,在他们身后,有着一道身影在暗中追随。 原本,林寻是打算一个人继续去寻觅不周山的下落,可现在却不得不改变计划。 且不提其他,若那雷风阙所言是真,那么金天玄月、陆独步、谢雨花等人势必会被乾坤、洪荒、盘武三大道庭的核心传人视作猎物! 原因根本就不用猜,无非是为了以金天玄月他们为人质,来胁迫自己罢了! 也是从这一刻开始,林寻心中涌现一抹沸腾的杀机。 混沌重宝,当然要争夺。 但同样的,该杀的敌人也必须解决了! 也是在此时,林寻忽然想起,若素师姐离开前曾说,纵然是在古仙禁区中暴露了身份紧要。 当时,林寻还以为这是一句勉励自己的话。 可现在细细品会,却让他意识到,若自己身份暴露了,谁还能不知道,若素师姐也是来自方寸山? 可若素师姐似乎并不担心这些…… 难道师姐她……其实早已洞察到了一些什么? 若如此,以若素师姐拥有的力量和手段,应该会为此进行防范和准备吧? 一路上,林寻也注意到,雷风阙他们一行人飞遁时,并非是一路横冲直撞,而是有意识地才避开了许多区域,有时甚至不惜绕一个大圈,曲曲折折地前行。 给人的感觉,就仿佛他们对这片天地山河了如指掌! 事实上,这一路上,雷风阙他们的确都没有遭遇到一次危险。 “原来如此……” 很快,林寻就察觉到端倪,在雷风阙身边的那名彩衣女子手中,有着一个形似龟甲的黑色玉盘。 玉盘上光影变幻,一枚指针滴溜溜悬浮,为雷风阙等人指引路途。 这一刻,连林寻都不得不承认,六大道庭无愧是足以威慑诸天的庞然大物,底蕴雄厚得无法想象。 这可是充满未知,凶险莫测的古仙禁区。 可很显然,这些道庭传人皆早准备了各种手段,有备而来!

下一篇   第1975章 灵犀道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