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0章 夺舍 - 天骄战纪

第1980章 夺舍

雷风阙竭斯底里的嘶吼,就如发泄般,彻底失态。 他被吓到了。 一个又一个同门师兄弟,在路途上一一被击杀,那血腥的死亡冲击,令雷风阙已恐惧到濒临崩溃的地步。 “若不逃,我们只会死的更快!” 孔昭的声音像从牙缝中挤出,神色铁青而狰狞,他内心也憋屈无比,也感到惊慌。 和雷风阙不一样的是,他兀自还能保持一丝冷静。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要招惹这样一个凶徒……” 雷风阙失魂落魄。 修行大不易,能够在道途上拥有今日之成就,更付出不知多少的心血和努力。 谁甘心就此死掉? 崩! 熟悉的弓箭震荡声再度响起。 一道声音而已,却让早已是惊弓之鸟的雷风阙浑身一颤,嘶声道:“我投降,别杀我,别……” 显然,他人已彻底崩溃,什么斗志,什么尊严,都已统统顾不上了,只想活命! 可他话语还未说完。 砰的一声,一道箭矢将其躯体洞穿,鲜血飙射出数丈高。 “我真的……不想死啊……” 不甘惊恐的声音中,雷风阙整个人炸开,血肉横飞。 孔昭自始至终没有回头,远远逃遁,他有着足够的力量救下雷风阙,可他更清楚,一旦这么做了,只会耽搁自己逃遁的步伐。 非是他冷酷无情,而是早已看出,雷风阙的心境碎裂了,纵然是被救下,一身道行也注定就此消散。 嗖! 林寻的身影出现在雷风阙陨落的地方,挥袖将其所留遗物收起,便再度朝孔昭追去。 手中,无谛灵弓散发着慑人的狰狞凶厉气息。 …… “金独一就是林寻,他手中掌握有成帝成祖的造化,谁能杀之,谁便可得!” 一路的逃遁中,孔昭不断嘶吼大叫,重复这句话,音波远远扩散开。 他已顾不得其他,眼下只剩下他一人,这让他也感到快要绝望,迫切需要有人相助。 追在后方的林寻神色漠然,身份暴露便暴露,在这古仙禁区,他早已无惧任何人! “人呢?人都死了吗!?” “一群废物,得知这金独一的真正身份,都被吓破胆了吗?” 一路逃亡,一路嘶吼,可却迟迟不见有人插手进来,这让孔昭都快要疯掉,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无助。 搁在外界,就凭他洪荒道庭核心传人的身份,谁敢招惹? 可此时,却被追杀得人都快疯掉,这一幕若被人看到,怕是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崩! 弓弦震荡的声音再度响起。 感受到致命威胁的孔昭毫不犹豫祭出清霜帝剑,险之又险地将那突兀射杀而来的一箭挡住。 砰! 剑与箭交锋,神辉迸溅。 无可匹敌般的恐怖冲击力,将清霜帝剑狠狠击飞,孔昭身影一个踉跄,肉疼地看了一眼清霜帝剑,最终还是果断舍弃,径直逃遁。 林寻身影出现,祭出大道无终塔,轰的一声,就将那清霜帝剑摄取,镇压宝塔之内。 与此同时,他挽起无谛灵弓,再度射出一箭。 极远处,孔昭身影被射中,爆绽出滔天的神辉,却原来是他身上覆盖的一层银白色甲胄,挡住了这一击。 不过,那可怖的冲击力却震得孔昭如断了线的风筝,狠狠飞出去,口鼻喷血。 他感到难以置信。 以他的实力却竟都避不开那箭矢的锁定,这只有一种解释,那林寻手中的弓箭,也是帝宝! “林寻,外界可有一众老怪物等着,你杀了我,纵然能活着离开,可在走出古仙禁区的时候,也得遭殃!” 孔昭嘶吼时,身影竟是化作一头五彩斑斓的孔雀,展翅撕裂虚空,进行挪移,速度比之前更快了一筹。 崩! 回答他的,是林寻的一箭,宛如贯日长虹似的,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爆射而出。 就见孔昭周身五色神光流转,狠狠一刷,竟是将这一箭震得出现一丝滞涩。 趁此空隙,孔昭有惊无险地避开一劫,再度疯狂逃窜。 “林寻,只要你放我一次,我孔昭发誓,此生再不和你为敌,如何?” 他大叫。 林寻依旧没理会他,指尖连续挽起那一抹殷红如血的弓弦。 崩!崩!崩!崩! 将碧落箭、莫离箭、吉光箭、片羽箭一口气射出。 孔昭彻底色变,覆盖全身的五色翎羽宛若燃烧般,爆发出璀璨缤纷的光,全力阻挡。 砰! 碧落箭射杀而至,震得那一片五色神辉剧烈翻滚。 紧跟着,其他三箭暴杀而来,那璀璨无比的五色神辉顿时支撑不住,轰然爆碎。 “啊——!” 孔昭凄厉的痛苦叫声响彻,他躯体被两道神箭洞穿,直接从虚空中坠落,再没有机会逃遁了。 唰! 林寻的身影挪移而来,黑眸幽邃淡漠,俯视着坠落在地,浑然浴血,狼狈之极的孔昭,唇中轻轻吐出三个字: “刺激吗?” 一句话,让孔昭羞愤欲死。 之前,在杀害陆独步、苏慕寒之后,他曾以戏谑而得意的口吻,询问林寻,是不是感觉很刺激。 而现在,林寻则在以同样的方式,对他进行狠狠的羞辱和践踏! “放心,我不会让你就这般死了。” 林寻说话时,袖袍一挥,将孔昭周身彻底禁锢。 “你想做什么?”孔昭目眦欲裂,眼眶淌血。 林寻淡然道,“我听说,帝族孔氏的纯血后裔,生着与生俱来的‘五色翎羽’,可以释放出神妙莫测的五色神光,所以,我打算先拔了你的毛。” “你……” 孔昭额头青筋暴涨,咳血不止,这家伙把自己当做什么了?一种罕见的神料? “另外,我还没品尝过绝巅圣王境的孔雀肉,也不知道味道究竟如何了……” 当听到林寻这句话时,孔昭宛如五雷轰顶,都傻眼了,这家伙竟还视自己为食物? 他愤怒嘶吼:“林寻,你不得好死!等着吧,无论你能否走出古仙禁区,你注定必死无疑!” “是吗,我只知道你肯定比我先死,现在,我送你去和你家始祖团聚,最好问一问他,孔雀肉该如何烹制才最美味。” 林寻祭出大道无终塔,将孔昭镇压其内。 直至被镇压时,孔昭还没有明白林寻话中的意思,什么叫和始祖团聚? “本座还以为临死之际,终于能看到后辈子孙前来相救,谁曾想,却竟是一个不成气候的东西……” 一道虚弱无比的苍老声音,在大道无终塔内响起,流露出无尽的失望和愤恨。 孔昭抬眼,就看见距离自己不远处,有着一团无比璀璨的五色神辉被死死镇压着。 可纵然如此,那五色神辉散发出的气息,依旧恐怖之极,蕴含着至高的纯净帝境法则力量! “你是何人?” 孔昭惊疑不定。 “果然是个废物,连自家始祖都不认得了……” 那一道虚弱的声音愈发失望,有一种心死如灰的感觉。 “您……您是始祖?” 孔昭懵掉,孔氏始祖乃是太古时赫赫有名的独天妖帝,名列七大妖帝之首,威震寰宇,天下谁人不知? 只是,孔昭却万没想到,怎会在自己被镇压的时候见到始祖。 这太不可思议! 紧跟着,一种说不出的狂喜就涌上孔昭心头,叫道:“老祖宗救我,老祖宗救我!” “原来不止是个废物,还是个白痴……” 独天妖帝的声音都带上一抹怅然,哀莫大于心死啊。 孔昭怔怔,半响才猛地醒悟过来,神色大变道:“老祖宗,您怎会在这里,该不会也是……” 说到这,孔昭魂儿都差点冒出来,已大致断定,自己这位老祖宗也和自己一样,遭遇了相同的待遇! 这怎可能? 这世上还有能镇压老祖宗的宝物? 那林寻究竟是谁?为何他手中的宝物会一件比一件恐怖? “本座时间不多了,在死亡之际,却遇到你这样一个小辈,莫非是冥冥中自有天意?” 独天妖帝的声音响起,“罢了,那就赌一把,若成,本座便可借壳重生,若败……无非一死!” 孔昭心中一颤,惊道:“老祖宗,您要做什么?” 可回答他的,是一片刺目无边的五色神辉,将他整个人都淹没在其中,神魂。 “不——!不要——!” 孔昭嘶吼,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这位老祖宗,竟是要对自己这个小辈夺舍! 可仅仅瞬间,他的意识和元神就完全被碾碎,躯壳被独天妖帝所占据,等于是彻底毙命了。 这种死法,无疑最残忍,和骨肉相残也没多少区别! “孩子,能够为老祖宗做一点点事情,死了也值得骄傲,不是吗,哈哈哈……成功了,终于让本座在临死前,夺得一线生机!” “葛玉璞,待本座恢复时,定灭杀天下一切方寸山余孽!” 孔昭大笑起来,只是此刻的孔昭早已变成另一人,浑身透着一股足以惊动万古般的霸气。 砰! 一道玄金道光出现,狠狠压迫在孔昭身上,打得他发出凄厉的惨叫,躺倒在那,像羊癫疯似的抽搐起来。 与此同时,林寻的声音在大道无终塔内响起: “老东西,刚才夺舍时,可已经耗光了你仅剩的一点力量,现在你可是连临死反扑的力量都没有了,为何还如此高兴?”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