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2章 吾道不孤 吾辈有敌 - 天骄战纪

第1982章 吾道不孤 吾辈有敌

弥无涯在得知林寻的战绩时,只是怔了怔,那澄澈如湖的眸子里泛起一抹惊人的亮泽。 “此子,可为吾辈。” 说出这句话后,弥无涯竟是笑起来,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微笑,也是其他盘武道庭传人不曾见过的笑容。 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弥无涯一直是个不问世事的人,闲云野鹤一般,了无挂碍,无所关心。 甚至,常常给人一种寂寞、孑然、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可现在的弥无涯,却那般不一样。 就仿佛千古寂寥,终觅知音,是一种由内而外的喜悦和欢愉。 “师兄,还要追吗?” 同样有人这般问弥无涯。 “我欲与之公平一决,此次时机不对,且让他离去。” 弥无涯悠悠开口。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当伫足同境之巅峰,放眼所望,竟无一个可堪入目之对手时,心中是何等之落寞。 对弥无涯而言,在大道之路上,最值得开怀的事情,无非是八个字: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而眼下,林寻的表现,终于让弥无涯生出一种“吾道不孤,吾辈有敌”的感觉。 “走吧,我需要……好好准备一番了。” 弥无涯笑着转身。 他已经很久很久不曾再为战斗准备过了,因为……制霸诸天圣王榜的这六百年里,他一直不曾遇到过真正的对手了。 “金独一,那一桩成帝成祖的造化我亦可不要,但求……一败!” 弥无涯心中轻声道。 众人皆面面相觑,他们可是第一次见到,弥无涯会如此看重一个对手,而这个对手,是一个他们都没有预料到的人 金独一! …… 外界。 云之山一侧。 距离古仙禁区开启的时间,已过去了七天。 此时,太叔泓、夏行烈、火灵女帝等一众帝境人物,皆端坐虚空之上,谈玄论道。 在他们身前,各有一张案牍。 案牍上,陈列着一盏盏散发着奇妙波动的青铜灯。 这是他们各自宗门传人的命灯。 命灯长明,代表着进入那古仙禁区的传人还活着。 命灯熄灭,则代表着死亡! 这七天里,偶尔有命灯熄灭时,就会引起场中一阵侧目,而那掌管命灯的大人物,则要么脸色阴沉,要么露出戚容。 唯有六大道庭、十大战族的那些帝境人物最镇定自若,因为这七天里,他们门下传人的命灯,几乎不曾熄灭过。 “按照时间推算,半个月内,那些年轻人定可以进入那不周山中。” 有人做出推断。 “那归元道庭的传人金独一,连一盏命灯都没有,也不知道他如今是否还活着。” 洪荒道庭的绝印战帝忽然开口。 一句话,令一众大人物的神色皆变得微妙起来。 金独一! 归元道庭传人! 只是,了解内幕的人都清楚,这无非只是一个幌子罢了,事实上,此子早已成为了一场风暴之眼! “放心,他肯定比你这老家伙活得更久。” 夏行烈慢条斯理道。 绝印战帝嗤地笑出来:“夏行烈,的太满,到最后打自己的脸。” 夏行烈皱眉,最终没有吭声。 这七天来,他已敏锐察觉到,这外界的气氛不对劲,无论是谁,但凡提起“金独一”,皆带着一种微妙的反应。 “看来,有哪些地方出问题了……” 夏行烈默默推算,以他如今的境界,欲预卜吉凶并不难,想要推演出一些真相,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这一次当他进行推演时,心中却狠狠一震,关于林寻的事情,他竟一点都推演不出来。 就好像有无数的阴影,将有关林寻的事情笼罩,雾霭重重,充满无尽的变数! “果然有问题!” 夏行烈眸子深处,泛起可怖的道光。 他长身而起,道:“各位,夏某要先离开一些日子,等返回时,再与各位谈玄论道。” “为何要走?” 绝印战帝故作惊诧,“夏兄你不守在此地,看一看那金独一究竟是死是活?” 夏行烈眸子中锋芒闪烁,刚要说什么,就见 绝印战帝身前案牍上,一盏命灯忽然熄灭。 绝印战帝的笑容顿时凝固,认出这一盏命灯,乃是他洪荒道庭核心传人王纵。 “哈哈,绝印老儿,你还是多操心操心你们洪荒道庭传人吧!” 夏行烈顿时放声大笑起来。 在场其他帝境人物也都侧目不已,感到惊讶,这才进入古仙禁区第七天而已,就有洪荒道庭的核心传人折损其中了? 须知,这等核心传人每一个皆有盖世之风采,哪怕只是折损一个,对洪荒道庭这等庞然大物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古仙禁区何等凶险,有死亡的事情发生也正常,我可从没说过,我洪荒道庭传人,不会出现任何一丝危险。” 深吸一口气,绝印战帝淡然道。 可话音刚落,案牍上的一众命灯中,再熄灭了一盏。 这一下,全场目光都被吸引过来,露出异色。 夏行烈忍不住又大笑起来:“看起来,你们洪荒道庭传人所遇到的危险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绝印战帝冷哼:“折损两个传人而已,我洪荒道庭还承担得起,用不着你夏行烈说风凉话!” 他心中也郁闷不已,其他道庭中,命灯还不曾熄灭过,唯独他们洪荒道庭这边,却陆续有两盏熄灭! 夏行烈一屁股坐回原地,笑吟吟道:“本座暂时不想走了,倒要看看,你洪荒道庭要折损几个传人。” “你……” 绝印战帝气得恨不得撕了夏行烈的嘴,有这么说话的吗? 可不等他开口,案牍上又有一盏明灯熄灭…… 这一下,在座众人都被惊到,这洪荒道庭的传人究竟在古仙禁区中遭遇了什么凶险,竟一下子折损三人? 夏行烈不笑了,一脸痛惜道:“唉,三个以后有望证道成帝的核心传人啊,就这么没了,莫非是天妒英才?” 绝印战帝的脸色都阴沉下来。 只是,接下来的时间里,他案牍上的命灯就像遭遇了狂风袭击,开始不断出现熄灭的迹象。 四盏。 五盏。 六盏。 ……而场中的气氛,则开始变得压抑起来,在座一众帝境都不禁倒吸凉气,神色微变。 那古仙禁区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何…… 洪荒道庭的传人竟遭受到如此严重的打击? 这是**,还是天灾? 此时,绝印战帝瞳孔扩张,老脸僵硬,犹如魔怔了一样,难以置信地看着身前案牍。 他心中也涌起说不出的惊怒和疑惑,这怎可能? 此次前往古仙禁区的行动,他们洪荒道庭可是准备得充足之极,为那些传人准备了各种躲避凶险的手段。 可现在…… 却依旧遭遇这等泼天大祸,这是发生了什么? “若是天灾,不可能会出现陆续死亡的事情,毕竟,那些传人可都不傻,在意识到不妙后,焉可能不退避?” 太叔泓沉吟,“依我所见,这极可能是一场**!” “**?” 绝印战帝眸光闪烁,内心愈发惊怒,难道是有哪个大势力的传人针对他们洪荒道庭不成? 时间推移,绝印战帝身前案牍上的命灯,依旧在止不住地熄灭。 每熄灭一盏,就让场中气氛压抑一分,让一众帝境人物心惊一次,到了后来,连夏行烈都动容,露出异色。 这分明就是一场针对洪荒道庭传人的灭杀行动啊! “为何……为何会如此?谁能告诉本座,这究竟是谁做的?” 绝印战帝已彻底愠怒,脸色阴沉如水,目光可怕。 众人皆默然。 古仙禁区中发生的事情,以他们的能耐,可也都无法窥伺到一丝,谁又能得知真相? “该不会是那金独一做的吧?” 火灵女帝忽然道。 只有她、绝印战帝、以及盘武道庭的云岩大帝最清楚,此次进入古仙禁区的行动,他们乾坤、洪荒、盘武三大道庭的传人,会采取一致的行动,去对付那金独一。 若是爆发冲突,对手也最有可能是金独一。 毕竟,进入古仙禁区的强者中,玄黄、众魔两大道庭的传人,肯定不会在这时候就不顾一切去和他们发生冲突。 而那些来自星空其他世界的妖孽人物,谁又会去故意招惹洪荒道庭传人? 至于那些来自各州的强者,完全就可以忽略不计,别说招惹了,怕是根本就没胆和洪荒道庭传人对抗! 如此一排除,似乎……就剩下那金独一了! “不可能!” 绝印战帝毫不犹豫否定了,“他一个小东西,哪可能是我洪荒道庭传人的对手?” “可你别忘了,在玄黄秘境时,他就能凭一己之力,击溃祖飞羽、涂千珏等人的联手围攻!” 火灵女帝提醒道。 一句话,让在座众帝神色皆变得异样,他们也想起了祖飞羽、涂千珏等人被击溃时的一幕幕。 如此一想,反倒真有些怀疑,这些事情是林寻做的! 而此时,绝印战帝彻底呆在那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眸子中涌现出可怕无比的寒意和杀机。 因为在他身前案牍上,属于孔昭的一盏命灯,也在此刻骤然熄灭……u

下一篇   第1983章 机关算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