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6章 寂灭雷帝 - 天骄战纪

第1986章 寂灭雷帝

想了想,林寻还是摇头,实话实说:“没有。” “没有?” 牢笼中,那一道身影忍不住道:“你再想一想,君桓真的连一句话都没提到过本座?” 他似有些激动。 “晚辈自不会说谎。”林寻道。 那一道身影噌地起身,双手猛地抓住那由雷霆秩序所化的囚笼,道:“不会的!君桓哪可能如此无情?你肯定记错了,你再想一想,好好想一想!” 声音竟隐隐带着一丝乞求。 林寻怔住,这位虽负伤累累,可气势依旧伟岸如神般的存在,似对君桓师姐有着不一样的感情啊…… 可最终,林寻还是说道:“君桓师姐只将一个和‘不周山’有关的烙印景象交给了我。” 那道身影焦急道:“她当时说了什么?你原原本本说来我听听。” 林寻道:“前辈,我前来时和君桓师姐都没见过面,连那一道烙印也是由李玄微师兄转交给我的。” “这样啊……” 那一道身影怔住,许久他才像失去了浑身力气,瘫坐在牢笼内,显得无比落寞和怅然。 可很快,他就振作起来,一拍大腿,笑道:“当年我和君桓一起进入古仙禁区,也一起去探寻那不周山,她既将一个和不周山有关的烙印交给你,这就证明,她还记得当年的事情才对,虽然……虽然她一直没有提起过我……” 说着,他声音又变得低沉起来,神色黯然。 林寻终于敢断定,这被困在雷霆秩序牢笼中的家伙,明显是情根深种,为情所困! 就见那道身影深吸一口气,声音温和道:“小友,你是君桓师弟,那就不是外人,你我能在此相见,更是冥冥中的一场缘分,趁我还清醒时,你……能不能跟我说一说君桓的事情?” “清醒?”林寻敏锐注意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那道身影喟然叹道:“很久之前,在我被困此地后,由于遭受了严重的‘道伤’,令得神智浑噩,意识全无……这次能够清醒过来,也是受到了你那一箭的刺激,但只要这‘雷道秩序’所化的牢笼还在,不用多久,便又会陷入浑噩之中……” 林寻目光打量着那由璀璨雷霆秩序所化的牢笼,道:“无法打破?” 那道身影摇头:“这是属于古仙禁区的雷道秩序,和我们星空古道不一样,其力量最是神秘和可怕,比之分布在星空古道内的大道禁忌力量,都不逞多让。” 林寻不禁倒吸凉气。 现如今,他可太清楚那分布在星空诸天的禁忌力量,是何等可怕,如此对比,可想而知,这古仙禁区的“雷道秩序”又是何等不凡。 “遥想当年,本座号‘寂灭雷帝’,在雷道造诣上,自认可冠绝星空,无可比拟,纵然是君桓,当年都对我称赞不已……” 忽然,那道身影开口,带着自嘲的味道,“可谁曾想,到了这古仙禁区,反倒败在了我最熟悉的雷道秩序之下……你说,这是不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寂灭雷帝! 于雷之大道上冠绝星空! 林寻心中狠狠一震,都不敢相信。 是啊,一个强大到被奉为雷帝的至高存在,却竟败在了自己最擅长的大道之下,传出去谁能不感到荒谬,谁又敢相信? “这些陈年往事,不提也罢。” 那道身影叹了口气,“小友,现在你能否跟我说一说君桓的事情?” 林寻想了想,便把当年在穿梭星空时,遇到君桓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 “哈哈,君桓还是和当年一样化作男儿模样行走诸天星空,以她的手段,别说是你,就是一些帝境人物都看不穿她是女子。” 那道身影大笑,透着欢愉,整个人焕发出一种说不出的神采,仿似又想起那一个曾让人魂牵梦绕的美丽倩影。 “当年我和她结识时,也感到无比惊诧,这世上怎会有如此漂亮出众的男子,后来,我俩结伴在一起游历许久之后,我才知道,君桓原来是个女子……” 他声音带着追忆的味道,神色间也尽是笑意,“你都不知道,我当时简直高兴坏了,心中仿似有个声音在说,漫漫道途之上,能遇如此一良人,何其之幸?” “可是……”他说到这,神色间的笑意被浓浓的苦涩取代,“可是君桓眼中,却仅仅只把我当做兄弟,当做知己,当做朋友……” 林寻心道果然如此。 这或许就叫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个中滋味,看一看这位曾叱咤星空的“寂灭雷帝”就知道了。 被困在此不知多少年,意识浑噩,负伤累累,才刚清醒一些,想的不是该如何脱困,而是一直在惦念君桓师姐…… 简直就是个情痴! “让小友见笑了。” 那道身影似也察觉到失态,不再聊当年往事,而是说道,“时间不多,在小友离去前,我有一物相赠。” 说着,一缕莹白剔透的电弧掠出,像一条雪白的小蛇似的,最终化作一道印记。 “我自太古证道,苦修雷道一途,虽走的是前人老路,可在证帝时,早已另辟蹊径,于雷道中独树一帜,直至破境踏入帝境九重关门槛,星空之上,再无人敢在雷道之上与我争高低。” 那道声音透着一抹无比的自负和睥睨, “这一道印记中,便是由我一手缔造的‘大寂灭雷经’,其内也有我在求索道途中的一些所感所得,愿赠予小友,无论小友自己参悟,还是传授他人,终归不至于让我一身所学就此断绝。” 他目光看向林寻,神色认真庄肃,“还望小友收下。” 林寻心中一震,道:“前辈莫非认为,此生再无法从此地脱困?” 那道身影摇头:“时间不够用了,此次清醒,已将我所留的力量快要耗尽,不出意外,当我的意识再次陷入浑噩中……怕是再无法醒来了……” “我想试一试。” 林寻深吸一口气道。 “你?” 那道身影道,“我并非想打击你,而是比你更清楚,这雷道秩序何等之至高和强大,若你认为凭借一些帝宝便能破开这些……” 他斟酌措辞,说的很委婉,似怕打击到林寻。 可话说到一半,他声音就戛然而止,瞳孔扩张,吃惊道:“这是……菩提木?” 就见林寻不知何时早已将那一截焦枯的菩提木拿出,点头道:“在前来时,我若素师姐曾说,这古仙禁区中,分布着外界未有的大道雷霆之力,或许能让这菩提木死而复生。” “若素吗,她可是方寸山最低调的一位传人,默默无名,几乎极少有人知道其存在,可只要了解她的人,无不会被其风采折服。” 那道身影露出一抹感慨,“就连君桓说起她时,都带着孺慕和敬重……” 忽然,他意识到不对劲,“等等,据我所知,若素可从不曾来过古仙禁区,怎会知道这古仙禁区中,分布有雷霆之力?难道……” 林寻笑道:“我也才刚明白过来,若素师姐这般说,肯定是君桓师姐告诉她的。” 那道身影激动起来,声音都颤抖:“原来,原来是君桓让你来的……她……她还是很在意和牵挂我的……” 林寻忍不住道:“前辈,我也只是一试,可不敢确定这菩提木就真能帮你脱困。” “哈哈哈,够了,只要君桓还惦记我,就是无法脱困又如何?纵是永远陨落于无憾!” 那道身影大笑起来,透着说不出的欢愉,堂堂寂灭雷帝,一位曾名动星空,震慑十方的至高霸主级存在,此刻却竟笑得像个孩子似的。 林寻心中都一阵感慨,情之一字,还真是无解,无论是卑微若凡夫俗子,亦或者强大如帝境人物,似皆逃不过此关。 猛地,那道身影发出闷哼,似遭受极大痛苦,可他却兀自大笑:“无数年来,就属今日最痛快!” 林寻却已顾不得感慨,他已察觉到那道身影状况不对劲,似有意识浑噩的征兆。 毫不犹豫,他将手中菩提木抛向了那覆盖在天地间的雷暴洪流中。 轰! 就见,那犹如汪洋般的雷道秩序,犹如嗅到血腥的鲨鱼,发出惊世的轰鸣,冲向菩提木。 瞬间,本就焦枯的菩提木四分五裂,化作齑粉,被封印其中的那一缕禁忌劫难力量,都被抹除得一干二净! 林寻登时怔住,有些措手不及,不行吗? “欲涅槃重生,必在毁灭中极尽升华,这便是雷之道。” 那道身影的声音响起,雄浑若钟磬激荡,“春雷一动,万物惊蛰,雷道的本质奥秘,便在这毁灭和新生中,小友且看。” 声音落下时,就见在那滚滚雷暴的冲击中,隐约间有着一抹嫩绿在氤氲凝聚,极其之不起眼。 可随着时间推移,这一抹嫩绿一点点变得凝练和深沉,一股无法言喻的生命气息也随之弥漫而开,那生命气息初开始极其缥缈和寡淡,可很快就变得浓郁起来! 林寻心神都不禁吸引过去,这是一种混沌初开,破壳重生般的生命气息,那种于毁灭中涅槃的神妙蜕变,令他的心境都为之震颤。 8)

下一篇   第1987章 菩提之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