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0章 人死灯灭一场空 - 天骄战纪

第1990章 人死灯灭一场空

皇甫少农披头散发,神色铁青得可怕。 他也意识到,这次已没有逃跑的可能,反倒彻底沉下心来,激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斗志。 这就是绝世人物的底蕴! “林寻,是你逼我的,纵然是死,我也要拉你垫背!” 皇甫少农深吸一口气,演绎自身道之领域。 轰! 一方青冥世界涌现,苍茫渺渺,浩瀚广袤,容纳山河万象,生长其中的一沙一石,一草一木,皆呈现出一股凌厉如剑的气息。 青冥剑界! 随着皇甫少农出手,无数森森剑气若青冥之幕,降临而下。 除此,那紫色炉鼎七十二剑也被他祭出,一起轰杀林寻。 “拉我垫背?你未免太瞧得起自己。” 林寻哂笑,混沌道域轰鸣,衍化作大渊之状,如若长鲸吞水,将那漫天青冥剑气吞噬。 两种道之领域在虚空碰撞,就如两个世界在征伐,一个剑气浩荡,一个吞天噬地,映现出足以惊动万古的景象。 而无生印,则稳稳将那紫色炉鼎七十二剑牵制! 轰隆~~ 片刻后,就见那浩瀚的青冥剑界,被混沌道域不断吞没,最终在虚空中崩溃,化作漫天光雨飘洒。 皇甫少农脸色煞白,瞳孔扩张。 道之领域,是修道者一身道行的体现,而现在,在这样的一对一正面硬撼中,或者说是在自身道行的争锋中,他已彻底败了! “怪不得太叔泓前辈说,此次论道盛会后,将重新为诸天圣王榜排名,看来,也是注意到如你这般的货色,根本不配拥有第二名的头衔。” 林寻淡然道。 “纵然重新排名,也必无你林寻的一席之地,别忘了,你可是方寸山余孽!” 皇甫少农冰冷回击。 交谈时,他再度出手,演绎自身道与法,恰似困兽犹斗,明知已不可能是林寻之敌,可却不肯就此放弃。 这倒是令林寻有些意外。 想一想也是,如皇甫少农这般人物,纵然不是自己对手,可在同辈之中,已堪称是旷世之才,耀眼之极,也断不可能会轻言放弃。 轰! 林寻没有客气,出手更没有留情,将皇甫少农牢牢压制,打得完全抬不起头,陷入被动。 仅仅片刻,皇甫少农已是咳血连连,通体内外负伤累累,鲜红的血渍将他衣衫都染红。 “若你手中还有如‘帝道法旨’这样的宝物,或许还有挣扎的余地。” 林寻忽然道。 被敌人如此好心的提醒,皇甫少农心中忽然涌出一股说不出的羞耻和愤怒,禁不住发出嘶吼: “林寻,你欺人太甚!” 他状若疯狂,暴冲杀伐,彻底不要命了。 若再有一张帝道法旨,他何至于在此拼命?怕是早就施展出来,灭杀对手了! “我欺人太甚?若不是你们不自量力,自寻死路,何至于会如此?” 林寻嗤笑。 没多久,他施展狴犴印,一举将皇甫少农从半空中砸落,狠狠摔在地上。 砰! 烟尘弥漫,地面龟裂出一个人形大坑,皇甫少农躺在其中,浑身浴血,肌体因痛苦而狠狠抽搐着。 这个名耀星空,跻身诸天圣王榜第二名的旷世奇才,如今却如一条死狗般,匍匐在地,凄惨到了极致。 这时候若是被其他乾坤道庭传人看到,怕都不敢相信,这是他们道庭的核心弟子第一人。 “我……不服……我……不服啊……” 沙哑低沉的声音犹如野兽临死前的嘶鸣,从皇甫少农口中传出,流露出的,尽是不甘、愤怒和恨意。 “为何不服?” 林寻身影飘然落地,俯瞰着他,神色不悲不喜。 猛地,皇甫少农拼尽所有力气转过身,一字一顿道:“被你一个方寸山余孽击败……我就是死……也不服!!” 林寻一怔,如此不甘,如此不服,就因为自己是方寸山传人? 这显得很不可理喻。 可林寻却清楚,这就是乾坤道庭对方寸山的仇视态度,他们……恨方寸山入骨! 深吸一口气,林寻断然道:“放心,迟早有一天,我林寻会打到你们乾坤道庭不得不服!” 噗! 一缕太玄剑气掠出,斩落一颗血淋淋的头颅。 这个乾坤道庭核心弟子第一人,诸天圣王榜第二名,曾名传天下的旷世奇才,就此身陨道消。 虚空中,紫色炉鼎七十二剑发出哀鸣,彻底被大道无生印镇压。 “自作孽,不可活,你皇甫少农声名再煊赫又如何?人死了,终究一切成空。” 林寻摇了摇头,心中毫无波澜,击杀皇甫少农,也根本无法带给他太多的感触。 接下来,他将战利品清理了一番,便转身离开。 这一战,虽不曾将乾坤道庭的传人一锅端了,可仔细盘算,却足有十人被林寻所杀。 其中,更有皇甫少农这等核心领袖人物! 而要知道,此次进入古仙禁区的乾坤道庭传人,总共才不过十七人而已。 “该前往不周山了……” 林寻脑海中浮现出不周山的烙印景象,做出决断。 不过,他并不着急。 自进入古仙禁区至今,还不到半个月时间,林寻可不相信,谁能够在如此短时间内,就能从不周山中夺得那一件混沌重宝。 …… 古仙禁区充满了未知,谁也不知道有多广袤,也无人知道这里究竟埋藏着多少凶险。 此次进入古仙禁区的一百零八名强者,都分布在不同区域中,也让林寻击杀皇甫少农等十人的消息,并没有很快就别人知道。 可无需怀疑,随着时间推移,这样堪称石破天惊,足以震世的消息,肯定会传播开,被人所知。 就如前些天孔昭一行人被林寻一一击杀后,消息直至现在,才被不少分布在不同区域中的强者所得知。 不过,最先得到消息的,是在古仙禁区之外。 云之山旁边。 气氛压抑而凝重,一众帝境大人物目光闪烁,内心萦绕着一抹无法挥去的惊疑。 就在刚才,火灵女帝身前案牍上的命灯,陆续熄灭了一盏又一盏,这代表着,乾坤道庭的核心传人,正在遭遇一场滔天杀劫! 直至代表着皇甫少农的命灯也熄灭时,在座众帝的脸色都随之发生变化,为之吃惊,动容之极! 谁也无法想象,那古仙禁区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可这等伤亡的出现,足以令任何人为之震颤! 而火灵女帝的脸色,已阴沉得快淌出水来,紧紧咬着牙关,不发一语,谁都看出,她正处于一种前所未有的暴怒中。 想一想也是,谁家的传人遭受如此严重的损伤,谁又能不为之愤怒? 尤其是皇甫少农…… 这可是一个有着极其耀眼前程的旷世奇才,却竟就在这古仙禁区中夭折了,太让人意外! 不少帝境人物都想起了数天前,那时候,洪荒道庭的传人也遭遇了相似的杀劫,包括孔昭在内的十二人全军覆没,令不知多少帝境人物感到匪夷所思。 而洪荒道庭的绝印战帝,也和此时的火灵女帝一样,怒火中烧,几欲暴走。 “这肯定是同一个人干的!” 死寂压抑的气氛,被绝印战帝的声音打破。 他神色阴冷,声音冷酷,“除了那金独一,本座实在想不到,古仙禁区中有哪个年轻人敢如此胆大包天,肆意妄为!” 在场众帝神色皆变得微妙。 金独一! 若真是此子所做,他如此无所顾忌地出手,莫非是已察觉到什么? “不管是不是他,在古仙禁区之行落幕时,我一定要为那些被害的传人报仇!” 火灵女帝声音低沉,杀气四溢。 太叔泓将这一幕幕看在眼底,心中不禁喟叹,若非你们乾坤、洪荒、盘武三大道庭下达命令,要一致对付那金独一,何至于……发生如此惨烈的事情? 只是,这些话他不能说。 这一场风波,无论最终谁能笑到最后,他玄黄道庭也不会掺合进来。 …… 古仙禁区。 “厉害,一个人全歼洪荒道庭十二人,这金独一可远比我们想象中更强啊。” 一片火焰覆盖的峡谷中,端坐一块岩石上的月如火惊讶出声。 旁边,知白负手于背,眸光深沉,“不,他是林寻,那个曾大闹昆仑墟,夺得成帝成祖造化的林寻!” “该不会……你也对他手中那一桩造化动心了?” 月如火若有所思。 “谁能不动心?” 知白神色淡然,“我等都已踏足绝巅圣王境极尽地步,也不愁无法踏足绝巅准帝境,可唯独在证道成帝这一门槛上,谁又敢妄言就能成功?” 月如火笑了笑,道:“那你就不担心,招惹了这林寻,反倒会为自己树立一个大敌?” 知白悠悠道:“大道之上,若能得一二知己,可谓人生之幸,同样,若能多一个可堪争锋的敌人,也不至于太寂寞了。” “看来,你真的动心了。” 月如火抚摸着下巴,道,“那你打算何时动手?” 知白想了想,道:“等此子出现在不周山时,如何?” 月如火沉默片刻,轻叹道:“我就是劝你,你也不会听的,又何必问我?” 知白顿时笑了:“那就这么定了!” 第二个补更送上,欠下的更新彻底搞定!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