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3章 剑灵叶子 - 天骄战纪

第1993章 剑灵叶子

那剑吟悲怆、哀伤。收藏本站 那剑意,杀伐气滔天! 修行至今,林寻见过不知多少耀眼旷世的剑修,也曾在体悟“有去无回”“太玄剑经”时,感受过属于无殃战帝和太玄剑帝的强大。 可唯独这一次所遇之剑气,令林寻深切感受到一种“狂”的气息。 那种狂,肆意张扬,凌厉到肆无忌惮的地步! 这并非是说,“有去无回”和“太玄剑经”便不如这等剑意,而是这三者是属于不同的剑道。 有去无回,是一种极尽凌厉的杀伐剑道,正如其名字,一剑既出,便再不留余地。 太玄剑经则博大精深,浩瀚玄奥,极尽剑道之变化之力。 而这一道剑意,给人的感觉就像,我剑所及,哪怕是天地阻挡,阴阳相隔,生死在前,先一剑劈了再说! “是那把剑,它竟还在此地等悲鸣……” 季玄的声音响起,带着意外,“当年,我和君桓便在此地见过此剑,聆听过它的悲鸣,却没想到,无垠岁月过去了,世事都不知浮沉了多少次,它却还在。” “剑?” 林寻一怔,放眼四顾,却一无所获。 “这是一道剑灵,虽元气大损,可威力依旧堪称可怕,当年我和君桓一起出手,欲将此剑灵带走,可终究还是没能如愿。” 季玄道,“如此推断,可想而知其主人的风采,又该是何等旷世。” 剑灵! 唯绝世帝剑,方能孕养出的灵体,巧夺造化,奥秘无穷,战力已恐怖无边。 一般的帝宝,根本经受不住剑灵的杀伐! “走吧,不要靠近这片崖壁,绕过去。” 季玄指点道。 林寻点了点头,就要动身。 可就在此时—— 一缕恐怖的剑意,倏然凭空浮现,化作一道近乎是虚无的身影,来到了林寻身前。 这身影只三寸高,极其渺小,可在林寻眼中,却宛如看到一轮独照天宇的大日,光芒万丈,火焰肆意,刺得他神魂都有被撕裂的感觉。 “哼!当年放你离去,现在还敢造次?” 藏匿于遮天符中的季玄蓦地暴喝,似察觉到了严重危险。 “带我走……” 一道意念波动,从那三寸高的身影中传出,声音带着沙哑,还有一丝难以掩饰的激动。 与此同时,林寻视野中的异象消失,神魂所遭受的影响也随之消弭,只是,当听到此话,林寻却怔住。 无可置疑,这极尽虚幻的三寸身影,就是季玄口中所说的“剑灵”。 可林寻却没想到,为何……它竟提出要让自己带它走? 季玄也沉默,感到一阵意外,道:“你已等待无尽岁月,为何……要现在放弃?” “他和我一样……” 剑灵身影虚幻,模样都极其模糊,可他的目光却直勾勾盯着林寻,声音沙哑,“来自同一个地方。” 季玄道:“何地?” 剑灵声音低沉而缥缈:“一个不属于这里的地方,那是我主人的故乡,那里……被你们称作……星空彼岸……” 轰! 林寻脑袋如遭雷击,星空彼岸! 这岂不是说,它和母亲、舅舅、以及鹿先生一样,都是横跨星空,来到了这里? 想到这,林寻心都颤抖起来。 这里是古仙禁区,是被视作鸿蒙八大禁区的大凶之地,充满了未知和神秘。 谁能想象,一缕等候于此不知多少岁月的剑灵,竟会是来自那星空彼岸的世界? 季玄道:“你是否认错人了?更何况,据我所知,星空彼岸一直是一个宛如传说般的地方,自太古岁月至今,不知多少强者前往探寻,可最终要么有去无回,要么铩羽而归。” 他是寂灭雷帝,活了不知多少万年,当然清楚“星空彼岸”是一个何等缥缈的地方,就如传说般不真实。 剑灵摇头:“我不会认错,他身上的气息,和我家主人如出一辙,绝对不会错。” 林寻深吸一口气道:“敢问……你家主人是谁?” 沉默许久,剑灵的声音流露出一抹说不出的悲怆,“我……不记得了……” 林寻愣住,不记得!? 这怎可能? “当年自从我的躯壳被毁,本源力量被打破,我的意识就残缺了太多,我一直在等,等主人来找我……虽然……我忘了他是谁……” 剑灵声音越来越低沉,带着说不出的悲恸。 这一刻,季玄仿似感同身受,长声一叹,被困古仙禁区的这无尽岁月中,他意识浑噩,神智不清,何尝不也如此? 若不是此次林寻出现,帮他侥幸捡回一股元神力量,怕是就将永寂于此! “带我走……好吗……” 剑灵再度将目光看向林寻。 他就像一个迷路在外,回不到故乡的孩子,透着渴望。 “我……” 林寻欲言有止,星空彼岸,那等虚幻缥缈的地方,连他都不敢确定,此生究竟有多少希望能够抵达。 “据我所知,通往星空彼岸的路已断了。” 蓦地,季玄沉声开口,“你将希望寄托在一个年轻人身上,必定要彻底失望!” “不,一定可以回去的。” 剑灵却显得不为所动,坚定道,“我既然可以和主人一起来到这里,就一定可以重返。” “好,我答应你。” 林寻深吸一口气,做出决断。 季玄颇感意外,最终并未阻止林寻这么做,他只问了一句:“这世上,真的有‘星空彼岸’?” “有。” 剑灵不假思索,因为,他便来自那里! 季玄彻底沉默了。 这个答案对他而言,也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解开了他心中一直深藏的疑惑。 对他这等境界的存在而言,或者说对整个诸天上下的帝境而言,星空彼岸…… 有着不一样的特殊意义! 为何这诸天上下,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星空古道”? 原因很简单,因为早在太古最初时候,就有一个流传于世的说法: 这诸天上下,就好比是一条大道之路,而这条路的尽头,就在那星空彼岸! 换而言之,唯有从这星空古道走出,方才能抵达星空另一端! 这便是“星空古道”名字的来源。 只是…… 无尽岁月以来,不知多少人在星空古道中求索,试图抵达星空彼岸,可最终却发现,这条路……断了! 以至于渐渐地,有关星空彼岸的事情都化作了传说,变得缥缈而虚幻。 可现在,一缕剑灵却说,星空彼岸是真正存在的,可想而知,这对寂灭雷帝而言,是何等惊世的一个消息。 和寂灭雷帝不一样,从很早时候林寻就知道,星空彼岸是存在的,因为他的母亲洛青珣,舅舅星湮战帝,以及鹿伯崖鹿先生,皆来自那里。 并且在紫曜帝国时,林寻曾返回绯云村,见到过鹿先生留下的一道烙印景象,让林寻不止确定鹿先生还活着,并且还见到了一个追杀鹿先生的女人! 那女人,身影修长,腰间缠着一条金丝带,有着一头如瀑紫发,背负一柄银色战矛,浑身散发出的气势,宛如神祗在俯瞰众生! 她曾说:“洛青珣只要活着,迟早要被抓回去,而其兄长,即便踏足帝境,也是枉然。” “叛徒终究是叛徒,迟早要为自己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 也是那时,林寻才终于知道,母亲洛青珣、舅舅星湮战帝和鹿先生他们,是被视作罪人,从星空彼岸逃亡而来。 这些陈年往事,林寻也仅仅只知道一个大概,但他却清楚记得,那紫发女子在数十年前的时候,一路追杀鹿先生,曾出现在绯云村! 由此便可推断,紫发女子既可以从星空彼岸而来,焉可能没有返回星空彼岸的办法? 这也就证明,通往星空彼岸的路,没有断! 只不过,似乎只有来自星空彼岸的人,才能够行走穿梭在这条路上…… 这让林寻不禁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条路若没有断,但是否被某种力量故意封禁了起来,以此来阻绝星空古道上的修道者前往? 或这说,星空古道早已被上了一把锁,唯有手持钥匙的人才能开启,出入其中? 很快林寻就摇了摇头,这等缥缈的事情,距离他太遥远,眼下的揣测完全就是空想罢了。 星空古道何其浩瀚,又有谁的力量能够如此可怕,将通往星空彼岸的大门都封锁? 林寻思绪如飞。 季玄同样也心潮起伏。 那一缕剑灵在得到林寻的同意后,就变得平静起来,仿似在追忆什么,可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以至于让他神色间尽是惘然。 “走吧。” 许久,季玄出声,打破了沉默,也让林寻清醒过来。 “我不敢保证此生是否有机会前往星空彼岸,但只要我活着,肯定会去走一遭。” 深吸一口气,林寻看着那剑灵认真说道。 剑灵笑起来。 这是他露面后第一次露出笑容,尽管他模样很虚幻和模糊,可那笑容却显得无比灿烂和真实。 “我已撑不了太久,需要好好沉寂静修,若你需要帮忙,只需唤一声‘叶子’便可。” 剑灵说着,化作一枚纤细若针芒似的飞剑,插入林寻的发丝之间,虚幻若无物,就此沉寂。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