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4章 又见灵柯子 - 天骄战纪

第1994章 又见灵柯子

叶子。收藏本站 林寻心中默默记住了这个“当时只道是寻常”的名字。 “剑灵和其主人秉性相承,剑意同源,观看此剑灵气息,我本以为此剑灵必是一个狂傲凶厉之辈,谁曾想,性情却柔韧如叶……” 季玄不禁感慨。 林寻也深以为然,之前他遭受那等恐怖剑意影响时,感受最深刻的就是一个字: 狂! 可当剑灵叶子收敛气息时,却反倒毫无一丝狷狂之气了。 季玄道:“走吧,不出两个时辰,应该便可抵达‘破败之门’所在的地方了。” 破败之门! 林寻黑眸微眯,他没有询问,继续行动。 接下来的路上,这不周山中覆盖的毁灭气息越来越可怖,化作秩序大道般的气息,弥漫四野。 时而能见到恐怖的异象出现,有群魔出渊,神人泣血,有天宇倾塌,众生覆灭,有大道崩殂、世事成灰…… 一幕幕异象,显现出一种令人心悸的恐怖气息。 纵然心中清楚,那仅仅只是异象,并非真实,但还是令林寻心中一阵惊悸。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这一路上,竟是有惊无险,再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和袭击。 甚至,连那些诡异可怕的“凶物”都不见了,宛如凭空蒸发。 “这是叶子的气息,将这些‘凶物’惊退了,说起来,叶子的存在,也是一种沾染不周山毁灭气息的‘凶物’,只不过叶子的意识还在,保持着一抹不曾泯灭的灵性。” 季玄如此一解释,林寻这才恍然。 一个多时辰后,林寻已曲曲折折,翻山越岭般行走了许久,一路上静悄悄的,所见到的,尽是寸草不生的破败、毁灭景象。 “咦。” 忽然,林寻神识中察觉到一道身影,正在自己前方数千丈之地前行。 这是一个憨态可掬的少年和尚,一袭宽袖素色僧袍,眉眼温顺,行走时,周身流淌神圣般的佛光。 南华古刹传人,灵柯子! 瞬间林寻就认出,早在昆仑墟时,他就感觉这憨头憨脑的和尚很有意思,见到自己时,吓得像兔子一样怂。 可后来在论道盛会之前,林寻却听说,灵柯子这样一个胆小无比的和尚,却成了魔州论道选拔第一人! 魔州,那可是一方宛如魔界的疆域,是修魔者的天下,可身为佛修的灵柯子,却镇压群魔,独占鳌头! 这无疑让人很不可思议。 看资料上的记载,才让林寻知道,灵柯子拥有“无尘佛心”天赋,掌控道之领域“伽蓝菩提”,有不战而屈人之威。 菩提二字,本指大彻大悟,明心见性,宛如人忽然睡醒,豁然开悟,达到超凡脱俗的境地。 灵柯子的道之领域,竟有“菩提”二字,可想而知,他的一身道行注定不可能寻常了。 事实上,灵柯子能够以“一州第一”的身份参与论道盛会,又从玄黄秘境中的争锋中脱颖而出,成为进入这古仙禁区的一百零八名强者之一,这本身就足以证明他的强大! 林寻却没想到,在这凶险无比的不周山,竟又一次碰到这家伙。 “啊——!” 与此同时,当灵柯子发现身后不远处的林寻,浑身都是一哆嗦,憨态可掬的脸颊上充满惊恐,嗷呜大叫一声,嗖的一下就逃了。 “怎么在这家伙眼中,我比不周山还要可怕吗?” 林寻无语,直接追了上去。 他倒要问问,这小和尚究竟在怕什么,在昆仑墟时如此,如今在不周山还如此。 这就太反常了! 须知,他们之间可无冤无仇啊。 “别追我——不,别杀我——我叫你大爷了,行不行?” 灵柯子发足狂奔,像受惊过度的兔子似的,嘴里哇哇大叫。 “你大爷!” 林寻没好气道,“我何时说过要杀你?” “可我……怕啊!” 灵柯子一副委屈、惊恐的样子。 林寻眼见这家伙慌不择路,顿时喝道:“你再逃,我可就真动手了!” 一句话,灵柯子身影猛地顿住,艰难地转身,神色间写了一个大大的“怂”字,一副认命的姿态。 “要杀要剐,给个痛快吧!” 灵柯子说着,直接闭上眼睛。 林寻在他光亮的脑门上敲了一记,道:“若要杀你,还用你来提醒?” 灵柯子睁开眼睛,怔怔道:“那你为啥追我?” 林寻以手扶额,一脸的无奈:“若你不逃,我为啥又要追你?” 灵柯子这才如释重负,道:“我之前还以为,林兄你是认为我将你的身份泄露了,所以才会打算杀我泄愤,原来并不是。” 林寻黑眸微眯:“这么说,你很早之前就看穿,我并不是金独一了?” 灵柯子呃了一声,猛地醒悟:“原来,林寻你不知道啊。” 这一下,林寻愈发好奇了。 须知,他身穿如意道袍,又以白金道体行走,当初在玄黄道庭,连一众帝境都没能看穿他的身份。 可这灵柯子,却竟做到了! “走,我们一起行动。” 想了想,林寻做出决定,这灵柯子是个很奇特的佛修,而他勘破自己身份后,竟不曾泄露出来,且不提是出于什么想法,起码让林寻心中还是很受用的。 这也证明,灵柯子对自己并无敌意。 “这……” 灵柯子皱成苦瓜脸,“林兄,这可是不周山,大凶之地啊,我跟在你身边,肯定会成为累赘的。” “可我为何感觉,在你眼中,我比这不周山更凶?” 林寻问道。 灵柯子一阵苦笑,纠结而忐忑,憋了半天说道:“林兄,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可我真不能说,说出来了,对你我都不好,要不……你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林寻又是一阵无语,有着“小西天”之称的南华古刹传人,一个能够夺得进入古仙禁区资格的绝巅圣王境人物,这灵柯子未免也太胆怯了,在自己面前,完全就像个怂包! 他说道:“给你一个选择,要么乖乖地跟我走,要么我拎着你一起走,你选一个吧。” “这也叫选择?” 灵柯子瞪大眼睛。 “走不走?” 林寻瞪了他一眼。 一个眼神,令灵柯子浑身一哆嗦,哀嚎道:“走!哪敢不走,不走小僧我怕是就没命了!” 林寻笑起来,拍了拍他肩膀:“很明智的选择。” 当即,两人一起展开行动。 一路上,灵柯子一副万念俱焚,生无可恋的模样,这让林寻好几次冲动得都想敲一敲他那光洁的脑门,问一问他脑子里究竟想的什么。 “跟我说说,你是如何窥破我身份的。” 林寻问。 “佛曰,不可说。” 灵柯子双手合十。 林寻唇角抽搐了一下,道:“那我再问你,为何每次见到我,会如此害怕?” 灵柯子眼观鼻鼻观心:“佛曰,不可说。” 林寻:“……” 他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动手揍这和尚的冲动,道:“你拥有无尘佛心天赋,一定是从我身上看出了一些什么,对否?” “佛曰,不可说。” 灵柯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就是不松口。 林寻顿足,斜睨着这视死如归般的和尚,后者吓得鸡皮疙瘩耸立,可就是死死咬着牙关不开口。 “行,你不说,就一直留在我身边,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我或许会考虑让你走。” 灵柯子如遭雷击,瞪大眼睛:“佛曰……” 林寻笑眯眯问:“这次佛曰什么?” 灵柯子欲哭无泪,有气无力地发狠道:“善了个哉!” 林寻不禁大笑,大步前行,再也不问。 灵柯子垂头丧气,一脸纠结,一路上好几次欲言又止,林寻故作不见,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 让林寻诧异的是,如此害怕自己的灵柯子,却竟忍住了,不打算泄露任何一丝玄机。 “看来,这家伙肯定从自己身上看到了什么只能秘而不宣的东西……” 林寻若有所思。 很早在下界紫曜帝国时,观星台上那位老祭司就曾暗中为他占卜一卦。 卦象茫茫如大雾,无法窥见。 可老祭司在为他占卜吉凶时,却看到了一幕惊世骇俗的景象—— 在他前路,雾霭重重。 在他背后,则天塌地陷,万物崩灭,一切,不复存在! 就连老祭司,都对此感到无法理解。 而现在,这灵柯子明显也看出了什么,才会那般的害怕和忌惮自己,可偏偏地,这和尚虽胆怯如蚁,却一个字都不说。 林寻虽感到无奈,也只能作罢。 “林兄……” 灵柯子忽然开口。 “嗯?” 林寻目光看向他。 灵柯子深呼吸一口气,道:“等时机来了,我肯定会告诉你,不过,你要先答应我一件事。” 林寻道:“何事?” 灵柯子额头都浸出一层汗水,似无比忐忑,但最终他还是一咬牙道: “他日,林兄若有登临至高,横渡星空古道之力时,可否……可否也带我一起去星空彼岸……看一看?” 他说的磕磕绊绊,说完整个人如脱虚似的,禁不住擦了擦额头汗水,而目光则带着无尽的希冀,看着林寻。 “可。” 林寻一怔,但还是点头答应。 因为之前,剑灵叶子所提出的要求,几乎和灵柯子一模一样,若真有横渡周虚,前往星空彼岸之时,他并不介意多带一个人。 只是,心中还是很奇怪。 —— bq

上一篇   第1993章 剑灵叶子

下一篇   第1995章 破败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