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5章 破败之门 - 天骄战纪

第1995章 破败之门

星空彼岸何等缥缈,宛如传说,连帝境人物都怀疑是否存在。 可灵柯子却仿似早已料定,星空彼岸一定存在,并且认为自己有朝一日会前往那里。 这就太奇怪了! 不过,林寻并没再追问,灵柯子既然说等以后时机来了,便告诉自己答案,那么自己就是再问,也注定徒劳。 “多谢了,多谢了……” 灵柯子如释重负,炯炯有神的眸子里泛起喜悦之色,仿佛仅仅只是一个允诺,便令他无比开心。 山路崎岖,曲折如蛇,在季玄的指引下,一路上所弥漫的毁灭气息愈发慑人了。 偶尔,有惊世异象闪现,摄人心魄。 “林兄以前曾来过?” 灵柯子忍不住问,他发现一路上竟不曾遭遇什么凶险,这和他之前进入不周山时完全不一样。 “没有。” 林寻摇头,他没有解释。 “依照小僧所知,这古仙禁区中,分布的诸多大凶险,都远不及不周山可怕,此次我们虽又一百零八人前来,可真正能活着离开的……怕是少之又少。” 灵柯子轻叹,带着悲天悯人的味道。 林寻随口道:“欲争混沌重宝,焉可能不为此付出代价。” 他才懒得理会他人死活,只在乎金天玄月、冷修枷、谢雨花三人。 如今,陆独步、苏慕寒都已遭难,他可不希望金天玄月他们也遭遇什么意外了。 “嗯?” 交谈之际,林寻和灵柯子齐齐心中一震,目光霍然望向远方。 极远处,毁灭之气所化的雾霭蒸腾弥漫,隐约可见,有着一座巨大的天然石拱门,足有千丈高,巍峨古老。 远远望去,宛如一扇“天门”! 无数秩序法则衍化作缤纷的神虹光雨,在那巨大的石拱门内飞舞流转,闪烁明灭。 “破败之门!” 灵柯子脱口而出,露出震撼之色,“传闻中,那一件诞生于不周山内的混沌重宝,极可能就在那破败之门内!” 林寻不禁讶然地看了他一眼,这和尚知道的秘辛不少啊。 与此同时,季玄的声音在林寻的心湖响起:“这小和尚说的不错,不过……此门可不是那般容易进去的。” “当年我和君桓前来时,此门完全被恐怖的大道秩序覆盖,无论如何试探,皆无法越雷池一步,若是硬闯,必有死无生。” 季玄说到这,声音中带上一抹复杂,“当时,我不听君桓劝阻,冒死一试,结果……” “结果如何?”林寻忍不住道。 “你已经看到了,正因硬闯此门,令我遭受大道秩序的轰击,差点魂飞魄散,虽侥幸捡回一命,这无垠岁月来却被困于此地,人不人,鬼不鬼,神智都几近丧失……” 季玄说罢,又是一声长叹。 林寻倒吸凉气,季玄之伤,竟仅仅只是因为硬闯那一扇破败之门! 怪不得李玄微师兄说,当年君桓师姐前来的时机不对,以至于空手而归。 季玄道:“不过,现如今古仙禁区已经发生异变,和以往不同,连这破败之门覆盖的大道秩序也消散殆尽,不出意外,这一次说不准真能被你们图谋到那一件混沌重宝。” 林寻这才心安不少。 “林兄,你看。” 灵柯子忽然道。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见那破败之门前,怪石林立,早有不少身影抵达,立在不同区域。 仅仅一眼,林寻就看到了盘武道庭弥无涯等人、玄黄道庭凌红妆等人,以及其他一些来自星空其他世界的绝世妖孽。 如景天南、温余。 其他还有众魔道庭的华星离,狂刀战族唐苏等等。 加起来足有三十余人! 并且看情况,他们明显早已抵达这里多时。 林寻对此倒并不奇怪,此次进入古仙禁区的强者,几乎都是有备而来,获悉诸多秘辛,连灵柯子都知道破败之门的存在,其他人焉可能不知道? “走,我们过去。” 林寻不动神色,迈步前行。 灵柯子紧跟其后。 两人的出现,也是在第一时间引起了在场其他人的注意,尤其当看到林寻时,不少人都露出异色。 “林寻,你这家伙可太会骗人了,在场这些家伙可都已识破你的身份,你可要小心了。” 唐苏开口,和以往一样,她穿着宽袖黑袍,带着一顶遮掩半张容颜的帽子,纤细如玉的手中握着一柄狭长之极的雪亮战刀。 整个人英姿飒爽,透着一股剽悍气息。 林寻一怔,倒没想到唐苏会主动跟自己交谈。 当年在进入昆仑墟后,唐苏就留给他深刻的印象,她被视作“刀狂”,嗜战如命,天资极其之耀眼,明明是一个女子,却比男人都豪迈和潇洒,天不怕地不怕。 “我可并非是有意隐瞒。” 林寻笑答了一句。 “也对,若让外界那些老家伙知道你身份,怕是第一时间就会把你生吞活剥了。” 唐苏歪着脑袋,“毕竟,对于你手中那一桩成帝成祖的造化,哪个老家伙能不眼红?就看看在场这些家伙,哪个又能不动心?” 一句话,令场中众人神色皆微妙起来。 谁也没想到,如此隐晦的事情,却被唐苏一句话就挑破了。 “更让我意外的是,林兄你竟是方寸山传人。” 唐苏轻叹道。 方寸山! 场中许多人的目光都看向林寻。 他们都已清楚,前些阵子,就在这古仙禁区内,林寻将洪荒道庭孔昭一行人一锅端掉。 连乾坤道庭的皇甫少农一行人,都伤亡惨重,连皇甫少农都被诛,最终仅剩下数人活下来。 这等血腥无比的战绩,自然令人震撼。 但对在场这些绝世人物而言,更让他们在意的,则是林寻的身份,以及曾做过的事情! “大闹昆仑墟,踏着群雄之尸骸,夺得那一桩无上造化,从而令整个星空天下震颤,威名如大日独照。” “在如今的论道盛会上,更以金独一的身份过关斩将,一路杀伐而行,令不知多少盖世人物折戟陨落,至今未尝一败,神勇无匹。” “也唯有方寸山传人,或许才能拥有如此逆天之战力吧。” 忽然,众魔道庭的华星离开口,一他一头如雪白发,面容俊美妖异,负手于背,渊渟岳峙,气宇出众。 他这一番话,带着感慨的味道,落在众人耳中,心中皆不禁泛起一阵波动。 林寻瞥了华星离一眼,道:“众魔道庭的传人,不应该恨我入骨吗?” 华星离哂笑摇头:“你是说在玄黄秘境时,被你所击败的祖飞羽他们吧,我和他们不一样,虽是同门,可也没打算帮他们报仇。” 顿了顿,他继续道:“当然,你可别以为我怕了,若真怕,我也不会站在这里。” 林寻哦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 “林寻,我曾说过,等你有资格进入古仙禁区,你要战,我随时奉陪,这句话现在还算数。” 玄黄道庭的凌红妆开口,眸光犀利,她一袭黑衣,秀发盘成一条辫子飘曳在绰约窈窕的背后,一张容颜绝美冰冷,周身气息带着孤峭和凌厉的味道。 在她身边,立着的赫然是烟雨柔。 当初在玄黄秘境时,也正因为她出手,才从林寻手下救走了本该被击败的烟雨柔。 “你想战?”林寻问。 凌红妆干脆利落道:“不想,但我随时奉陪。” 林寻随口道:“那就等争夺混沌重宝时,一争高低便可。” 凌红妆目光一扫场中众人,道:“到那时,怕是会上演一场大混战,想一对一,你可就没多少机会了。” 林寻想了想,道:“无所谓了。” 凌红妆不再多言。 “林寻,你刚来怕是还不清楚,最终只会有一个人能够进入这破败之门。” 唐苏提醒道,“这也就意味着,当时机来临时,在场这些人皆会全力争夺这唯一的机会,一场混战是避免不掉的。” 林寻目光看向远处破败之门,足有千丈高,毁灭雾霭弥漫。 而在门内,大道秩序所化的无数神虹光雨流转,瑰丽梦幻,充满了神秘和未知。 林寻不禁问道:“怎会只一人有资格进入?” “就知道你会问。” 唐苏一指那破败之门,道,“两天前,此门内曾出现一块奇异的道台,一尺高,通体漆黑,能够无视那破败之门内覆盖的大道秩序力量,自由穿梭在此门内外。” “只要立足此道台上,借此进入破败之门,如此一来,便可借助道台的力量,避开那些大道秩序力量的攻击。” “可当时我等皆出手试探过,此道台出现在破败之门外的时间,约莫是一炷香,并且仅能容下一人立足其上。” 说到这,唐苏道:“现在,你可明白了?” “原来如此。” 林寻哪会不明白,道台仅能让一人立足,可在场却有许多强者,谁会甘心让出? 唐苏说道:“两天前,这里爆发混战,无论是谁立足道台上,不出片刻,就会被轰下来。最后的结果是,当这道台返回破败之门时,没有一人能抢到进入其中的机会。” 林寻目光一扫在场众人,果然发现,有不少人身上染着血渍,也有人负伤! 显然,这是在两天前的混战中留下来的。 —— (今儿出了个状况,第二更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