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6章 只问群雄 谁敢一决 - 天骄战纪

第1996章 只问群雄 谁敢一决

灵柯子忽然苦笑:“完了,若如此争夺进入那破败之门的机会,我怕是毫无希望了。” 说着,他看了林寻一眼。 其他人皆有些奇怪,可唯独林寻心中清楚,这家伙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一旦开战,且不提他能否是其他人的对手,但他肯定不敢和自己动手。 “怂。” 林寻唇中轻吐一个字。 灵柯子垂头丧气,唯有他能看出林寻的可怕,他哪敢不怂? “这么说,那一座道台还有可能再出现?” 林寻目光看向唐苏。 “不错。” 唐苏点头,旋即她露出一丝古怪之色,“不过,你来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 “此话怎讲?”林寻挑眉。 唐苏笑道:“你是真不知,还是在装糊涂,难道不知道,很多人都很眼热你手中那一桩造化?” 她目光看向场中其他人,道:“在你没来时,可有不少人都扬言,要动手对付你呢,毕竟,混沌重宝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到现在也无人可知,可你林寻手中那一桩造化,可就在眼前。” 声音回荡场中,令不少人神色都有些不自在。 连林寻也没想到,唐苏竟如此直白,把这些事情当着所有人的面就点破了。 他轻笑道:“是吗,看来孔昭、皇甫少农等人的死,还不够让一些人收敛的。” 此话一出,场中气氛都变得压抑不少。 一些人目光闪烁。 也有人跃跃欲试。 林寻负手,黑眸幽邃,淡然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有哪个不怕死的,尽可以站出来。” 一句话,向全场发起挑战! 那般姿态,显得无比强势和直接,令许多人都暗自心惊。 “一个方寸山余孽,去敢在此叫嚣,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你吗?” 一道冷哼响起,只是声音飘忽不定,无法得知其来源。 林寻眸子中杀机一闪,淡然道:“藏头藏尾,敢不敢现身说话?” 那一道声音却就此沉寂了。 显然,那说话之人也清楚林寻的强大,只敢动一下嘴皮,真要让他面对林寻,却是不敢的。 “倒也有自知之明。” 林寻毫不掩饰自己的讥讽。 “林寻,你态度这般嚣张,不担心当争夺进入破败之门的机会时,遭受围攻?” 一个生着幽蓝长发,身披黄金衣袍的男子冷冷开口。 他叫陶天浑,梼杌战族绝巅圣王第一人,战力极其凶悍,能够一路进入古仙禁区,来到这破败之门前,就足以证明他的强大。 事实上,在场三十余人,就没有一个寻常角色。 “孔昭一行十二人围攻于我,结果全死了,皇甫少农十七人围攻于我,最终伤亡惨重,你觉得,我林某人会害怕被围攻?” 林寻瞥了对方一眼,言辞强势。 唐苏的话,早已将众人的心思挑明,让林寻也清楚,眼下的局势是,哪怕自己不惹事,也肯定有人找自己麻烦。 还不如直接一些,痛快一些。 现在若能解决掉一些不开眼的东西,等那一个道台再出现时,也可以少一些阻力。 陶天浑顿时语塞,半响才冷笑道:“天欲其亡,必令其狂,你林寻……呵呵,哪怕能够活着走出这古仙禁区,可外界那些老怪物……怕是根本不可能放过你!” 这话倒也不假。 林寻的身份已被揭穿,外界那些帝境大佬若知道,哪可能会无动于衷? 只是,林寻似浑然不觉,黑眸淡漠,道:“你若要战,就过来,若不敢,就乖乖闭嘴,否则,你敢再多出一个字,我必将你镇杀。” 平淡的声音,却如凛冽的风刮过全场,令不少人都露出异色。 这林寻…… 够狂的! 被如此威胁,陶天浑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胸腔起伏似忍不住要出手,可最终还是忍住,果然连一个字都不说了。 “怂。” 林寻则说出一个字。 一个字而已,却透着十足的轻蔑和羞辱味道。 “林寻,你真以为我怕了你不成?” 陶天浑震怒,一头幽蓝长发飞扬,浑身冲出滔天的沸腾杀机。 唰! 林寻挪移虚空,出现在陶天浑身前,一指刺出。 轻描淡写,可那等指力却凝练凌厉到了极致,迸射出一缕令天地都暗淡的锋芒。 谁也没想到,林寻竟直接就动手了! 陶天浑大喝,一拳打出,拳势如山,有摧垮山河之威,交织着绚烂夺目的道之领域力量。 砰! 可仅仅一瞬,那拳劲就如皮球般被林寻的指力轻易戳破,产生爆鸣,道光迸溅。 陶天浑脸色骤变,在这危机无比的时刻,在他身前蓦地浮现出一面金灿灿的护心镜,镜子上浮现出梼杌之形,栩栩如生,弥散着属于帝道的恐怖气息。 林寻的指力何等霸道凌厉,可却如泥牛入海般,被那护心镜化解一空。 而趁此机会,陶天浑挥手一劈。 一道神剑掠出,剑身缠绕着古老的云纹道图,在虚空大放光明,剑气惊动乾坤。 林寻掌心一翻,无生印浮现,狠狠砸下。 哐当一声,附近虚空都炸开,无尽神辉席卷,那一柄缠绕云纹的神剑发出刺耳的哀鸣,从陶天浑掌中脱手而飞。 陶天浑骇然,再次以护心镜抵挡,可这次却没能挡住,连护心镜都被无生印砸得嗡嗡乱颤,光雨飞溅。 遭受牵连,陶天浑七窍流血,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身影都不受控地踉跄倒退。 最终他还是没逃过无生印的杀伐,整个人被恐怖的镇压杀伐之气砸爆,血雨横飞。 一弹指间,梼杌战族绝巅圣王第一人陶天浑伏诛! 那摧枯拉朽般的血腥一幕,当即令在场众人色变,一个个皆不禁倒吸凉气。 狠! 太狠了! 一言不合,这林寻就诛掉一个对手,且手段无比霸道凌厉,这是谁也没想到的。 灵柯子张了张嘴,又紧紧闭上,浑身一哆嗦,心中默念:“佛祖保佑,佛祖保佑……” 唐苏、华星离都是早些年在昆仑墟中见识过林寻风采的强者,可这毕竟是多年前的事情。 这还是他们踏足绝巅圣王境以来,第一次见到林寻出手,其风采……竟是更胜往昔! 烟雨柔色变,心神发憷,愈发有些后悔当初为何要招惹这样一个对手了。 “别怕,有我在。” 凌红妆拍了拍她肩膀,安抚道。 实则,她心中也有些不平静,林寻看似是以帝宝获胜,可行动时展现出的威势,俨然有无敌风范,令她也感到一种扑面而来的压力。 这种压力,在以往她只在一个人感受到过。 想到这,她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弥无涯,就见后者神色沉静,恬静自若,唯有那澄澈如湖的眸子明亮异常。 就如…… 遇到了一个令他动心的可堪一决的对手! 而像景天南、温余这些来自星空其他世界的妖孽人物,一个个也都在凝望林寻,神色各异。 心中不约而同地生出同样一个念头: 这是一个大敌! 场中寂静,却见林寻气定神闲地收起无生印,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始收拾战利品。 一件帝宝护心镜,名唤“梼杌真镜”,一口缠绕古老云纹的道剑,同样是帝宝层次,名唤“云戮”。 除此,尚有一个储物手镯,装满了各种神料和宝药。 这等收获已堪称惊人,只是林寻早已习之以常,之前击杀孔昭、皇甫少农等人、让他获得大量的珍贵战利品,仅仅是帝宝就有五六件之多! 场中众人神色异样,林寻杀人夺宝,手法娴熟,令他们都有一种眼晕的感觉。 这家伙明显干过不知多少次这种事了! “杀一个,就等于少一个竞争对手,诸位觉得呢?” 林寻目光扫视众人,淡然开口。 无人回应,这个道理谁都清楚,只是,谁也不敢说出口罢了。 林寻笑了笑,道:“趁现在还有时间,还有哪位道友欲夺林某手中造化的?” 众人面面相觑,一些人都不敢和林寻目光对视。 将这一幕幕看在眼底,灵柯子心中一阵喟叹,情不自禁又想起第一次见到林寻时,所看到的一幕幕异象。 他一个人孤独行走,如若杀神出行。 一路尸山血海。 在他背后,世界崩裂,星辰永坠,万物荒芜。 唯有他的身影, 成为毁灭中唯一的不朽! “知白,愿趁此时机,领教林兄高招。” 蓦地,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伴随声音,知白的身影从远处走来。 他周身涌动圣洁的光明气息,可在其脚下,则涌现出一幅幅魔道图案。 身在光明,行走黑暗! 许多人眸子一亮,心头振奋。 之前,林寻那强势的睥睨态度,让不少人心中都很不快,看他不顺眼,而现在终于站出一个绝世狠人,要打压他的嚣张气焰,自然令人心生期待。 恨不得为知白摇旗呐喊。 在知白身后,月如火也远远地走来,只是当见到这一幕,他却露出无奈的苦笑。 这时候去跟那林寻对峙,真的好吗? 可他已无法再去阻止。 林寻的目光也看向走来的知白,黑眸内自始至终一片淡漠,没有多余的废话,唇中只轻轻吐出一个字: “可。”

上一篇   第1995章 破败之门

下一篇   第1997章 黑白棋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