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7章 黑白棋笼 - 天骄战纪

第1997章 黑白棋笼

可! 一个字,那般随意而又淡然。 众人皆有些意外,那可是知白,一个虽声名不显,却拥有恐怖底蕴的绝世妖孽。 在论道盛会上,甚至有大人物认为,似知白、月如火这样的狠人,若是一心求名,怕是早在很久之前就震烁星空之上。 可在林寻眼中,仿似并不在意知白的邀战,神色自始至终都不曾有一丝变化。 唯有月如火心中莫名地一紧,当即道:“林兄,这一战只论胜负,不分生死,可好?” “若仅仅只是切磋,我可没兴趣。” 林寻淡然道。 在破败之门前切磋,何其愚蠢,只会浪费不必要的体力! 须知,当那一座神秘的道台再出现,在场群雄势必会一起出手争夺,到那时,若无充沛的体力支撑,还拿什么去争? 不夸张地说,哪怕体力仅仅只是稍有不如,在高手争锋中,就可能会成为致命的破绽! “不,林兄误会了,既是战斗,自当添一些彩头。” 却见知白微微一笑,道,“这样如何,若在下输了,无论是身上各种宝物,还是在下的小命,林兄皆可以拿走。” 一些人倒吸凉气,知白此话,可意味着这一场切磋,和分出生死也没什么区别了。 知白继续道:“若在下侥幸赢了,只要林兄交出手中那一桩成帝成祖的造化便可。” 此话一出,石破天惊,场中众人皆躁动,这才都猛地意识到,原来知白此来,是另有所图! 月如火神色明灭不定,最终苦笑,这知白……终究还是没有听进去自己的劝阻啊! 就见—— 林寻黑眸幽邃若渊,盯着知白看了片刻,轻叹道:“没想到,如你这般人物,也不可免俗啊……” 那一桩造化,本就是方寸山之主为自己所留,那是属于自己的造化! 可现在,却被无数人窥伺,欲要掠夺,这何其可笑? 知白沉默片刻,微微拱手:“还请林兄赐教。” 场中气氛到了这时候已是凝重之极,所有看向林寻和知白的目光,皆都带着期待之色。 因为这一战无论胜负,最终遭殃的也只会是知白,亦或者是林寻,不可能牵连到其他人。 最重要的是,无论两人谁败,历经一场大战,两人体力必会消耗极大,在争夺混沌重宝的厮杀中,对其他人的威胁也将变弱许多! “林兄。” 可就在此时,月如火再度出声。 不少人都皱眉,这是知白和林寻之间的对决,可月如火却屡屡打岔,令人费解。 林寻目光看过去,道:“当初在玄黄秘境时,你曾说还会对我再次出剑,怎么,你也想趁此时机,跟我一决?” 月如火苦笑摇头:“不,我只想说,这一战你和知白能否皆以自身道行较量?” 林寻没有拒绝,问知白:“他可以替你做决定?” 知白点头。 “好,那就以自身道行较量。” 林寻答应。 “林兄,请。” 知白神色平静,眉宇间闪过自信之色,说着,探手朝前一拍。 轰! 虚空震荡,无尽光明力量汇聚,化作一只煌煌炽盛的大手印,朝林寻拍打而去。 一掌而已,可其中蕴含的恐怖法则力量,令在场不少人都心中一颤,好强! 再看知白,浑身沐浴圣洁光明气息,如若一**日般耀眼,天地都为之失色。 林寻袖袍一挥。 遮天而来的光明大手印轰然爆碎,光雨飞洒。 “时间宝贵,试探已不必,你还是动用全力吧。” 林寻衣衫猎猎,黑眸如电。 “好。” 知白深吸一口气,周身光明流转,脚下则涌现出炼狱似的魔道图腾,一黑一白,一光明一黑暗,完美地与他周身气息契合。 身在光明,行走黑暗! 轰隆~ 十方云动,道音轰鸣,一瞬间而已,知白气息攀升到极尽,宛若远古神魔临世。 不知多少惊呼在此刻响起,无论是凌红妆等人,还是景天南、温余等绝世妖孽,皆露出惊色。 所谓闻名不如见面,知白或许声名不显,可他此刻展露出的威势之盛,绝对堪称可怕和逆天! “此境极尽之道!” 弥无涯澄澈如湖的眸中泛起一抹异彩。 “好!” 月如火心中终于松口气,他最了解知白,当见到这一幕时,已经清楚知白已全力而动,并未有任何小觑,而是将林寻当做了毕生难求的大敌! 无声无息地,在知白身前,浮现出一方道之领域。 黑白纵横,化作交错森严的棋盘,黑白格错落,犹如繁密玄奥的大道法则在其中排兵布阵。 远远一望,黑白分明,恰似一盘棋局! 一些强者神魂产生悸动,从那黑白棋局中感受到极度危险的气息,神色不禁骤变。 也有人气血翻腾,难过得差点吐血,连忙摒弃神识,不敢再去感应和查探。 那黑白棋局内蕴无尽玄机,变化无量,杀机无穷,所充斥的大道法则太过恐怖。 即便是林寻,黑眸也不禁微微一眯,内心一直波澜不惊,宛如沉寂的战意,终于有了蠢蠢欲动的征兆。 “林兄,此乃在下以毕生心血所凝聚的道之领域,以光明、黑暗之力刻制黑白棋格,以自身道行演绎棋局,所谓大道如棋,我辈为子,修行之道,本就是与天对弈!” 知白眉宇神采奕奕,浑身气息空灵中带着一股独有的睥睨,那是一种绝对的自信。 “此道域,已锤炼有三百载,直至前些年,才被我臻至极尽圆满地步,被我名之为‘黑白棋笼’,至今还不曾真正施展过。” 声音朗朗,响彻乾坤。 再看那黑白棋笼,犹如一座森严的棋局,黑如夜,白如昼,兼顾光明和黑暗,徐徐运转时,纵横罗列的棋格随之变化,涌现出无数神妙的玄机。 场中震撼。 这等道之领域,令不少人都感到惊艳和心颤,太过超凡和神妙! 纵然是弥无涯,都认真凝视。 “这么说,我是第一个能够领教此道域的人了?” 林寻神色终于变得认真不少,他已察觉到,这“黑白棋笼”神妙莫测,极其之不可思议。 “如此,才能展现我内心的尊重。” 知白微微一笑,袖袍一挥,“去!” 轰! 天翻地覆般,这片虚空紊乱,被光明、黑暗两种光充斥,纵横交错的棋局,也在这一刻展露出滔天杀机。 林寻没有闪避,当棋局出现,降临杀伐时,他一个闪身,竟是直接杀了进去。 转瞬,他身影被淹没其中。 场中众人都露出错愕之色,这可是道之领域,一旦被困其中,就等于进入了由知白所掌控的世界,令自身处境陷入被动之中! 弥无涯瞳孔流转异色,林寻这种不按常理的做法,令他也感到意外。 因为正常而言,两个绝巅圣王之间的争锋,最忌讳的就是陷入其中一方的道之领域内。 那样太被动! 除非,是拥有绝对的自信,认为自己可以破局而出。 否则这么做,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显然,林寻并不像是自寻死路之人,他这么做,只能证明,他有着足以破局的自信! “这家伙……胆魄惊天啊……” 月如火都不禁倒吸凉气。 知白的黑白棋笼,他可是亲自领教过,陷入其中,就如化作一枚棋子,会遭受到知白这个“下棋人”的绝对镇压! 总之,这一刻全场的心神,都被林寻出人意料的举动牵引,感到意外。 即便知白自己,也露出一抹自嘲般的笑容:“原来,在林兄眼中,我知白的黑白棋笼,是可以随意出入的么?” 话虽这般说,可随着他心念转动,整个“黑白棋笼”倏然运转起来。 恰似一场惊世对弈,就此拉开帷幕! 黑白交织的世界,纵横罗列的棋格,像活过来般,映现出无匹杀机。 当林寻身影出现在其中一个棋格上,风雷骤起,一尊黑色魔灵杀伐而出,凶威无量。 执黑先行! 对弈开始,这黑色魔灵就如一枚黑子,被知白敲落在棋局中,欲诛林寻这个冒然进入棋局的外来者。 砰! 林寻掌指一捏,猛地打出,黑色魔灵躯体瞬间爆开,化作黑暗光雨飘洒。 而其身影,则安然落在棋格上。 见此,知白唇角泛起一丝微笑,道:“林兄,你已不请自来,真正入局,这一场对弈……开始了……” 就见—— 林寻置身之地附近的一个个棋格,无论黑白,皆浮现出一道道身影,每一个,皆是知白的模样。 只不过,有的散发黑暗永夜之光,如若魔神,神色冷酷,睥睨霸狂。 有的沐浴光明,宛如神圣,神威浩瀚! 轰隆! 随着棋局变幻,这些身影杀伐而来,每一个的气息之盛,竟都和知白自身没多少区别。 这就太可怕了! 换做其他人被困于此,必会生出沦为他人之棋子,生死不由己的绝望惊恐之感。 可林寻却似浑然不觉,唯有一对若渊般的黑眸变得愈发明亮。 这等道之领域,确实堪称是巧夺造化,甚至,让他都有一种大受启发的感觉。 大道如棋,修者如子。 这等对弈之局,确实妙不可言! 思忖时,林寻早已悍然出击。 8)

下一篇   第1998章 旷世对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