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9章 与天对弈 天逊一筹 - 天骄战纪

第1999章 与天对弈 天逊一筹

黑白棋笼内,密集的棋格浮沉闪烁,毁天灭地般的一道道剑气,疯狂汇聚威势。 每一道剑气,皆穷尽知白毕生之心血,凝练而成,说是其一身道行的极尽释放也不为过。 这一刻,知白整个人宛如燃烧,气机轰震若雷霆,眉宇间尽是决绝而疯狂的意味。 对弈,当要分出胜负时,当落子无悔! “临!” 一道暴喝响彻。 唰!唰!唰!唰! 一道又一道剑气斩下,将黑白棋笼的大道力量全部牵引,一重重恐怖异象纷呈,宛如要灭世。 却见 林寻此刻竟露出一抹笑意,瞳孔倒映漫天剑影,古井不波。 “林某蓄势至此,便等此时……” 悠悠的轻叹声中,林寻身影倏尔化作了一片混沌。 混沌如一,生洪炉之形,演大渊之状,隐约间却有壮阔而完整的浩瀚世界景象映现其中,有天经地纬,日月星辰,周虚万象,四季轮转,万物变迁…… 可仔细看去,却混混沌沌,莫可名状! 这便是林寻的道之领域,于此刻完整地极尽释放。 轰! 惊天动地的轰鸣响彻。 就见漫天颤抖,一道又一道足以镇杀鬼神般的剑气,就如从天外陨落的彗星,坠入混沌之中,被完全吞没。 紧跟着,在林寻身后,那密密麻麻的黑白棋格一个个炸开,遭受到恐怖的毁灭和吞噬。 噗! 知白咳血,瞳孔扩张,手脚冰冷,内心涌起说不出的震撼,难以置信。 怎会…… 怎会这样…… 黑白棋笼,是他锤炼出最极尽圆满的道,视大道为棋,视修道者为子,陷入棋笼者,皆逃不过被镇杀的下场。 恰如与天对弈! 谁可曾见过,“天”曾败过? 而在黑白棋笼中,他知白就是“天”! 生杀予夺,落子无情! 可现在,他这个“天”却败了…… 轰隆! 黑白棋笼动荡,就如一方世界在坍塌沉沦,那恐怖的混沌阴影,就如一张血盆大口,正在将一切吞噬…… 知白浑身被冷汗浸透,脸色煞白,浑身都因不甘、惘然、震骇而微微颤粟着。 黑白棋笼,是他一身道行的体现,遭受到破坏时,也让他遭受到极其可怕的反噬。 就见他唇角不断有鲜红的血淌出,眼神中的光泽也变得暗淡,负伤正在不断变得严重! 只是,他却似浑然不觉,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这一场毁灭,仿似兀自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他只觉,自己毕生的求索,一身的骄傲,正在这一幕之下……轰然倾塌! “为何……为何同为极尽之道,我之道行却如此不堪……这……可是我的棋盘啊……” 低沉的喃喃声从知白唇中响彻。 轰! 至此,黑白棋笼彻底在知白眼前倾塌一空。 林寻的身影,犹如一抹黎明前最璀璨的光,破局而出,凭虚而立,衣衫猎猎,纤尘不染。 早在紧张关注这旷世之战的在场众人,见到这一幕时,先是一愣,而后皆露出震撼之色。 “破局了!?” 有人难以置信。 “置身于凶险,最终兀自能破局而出,这等若是在知白最强大的力量面前,将之击败!” 有人倒吸凉气。 “这林寻未免也太强大,他是如何办到的?” 有人怔怔。 没有人知道,因为此战发生在黑白棋笼内,其中的厮杀和争锋,也只有知白一人明了。 “极尽之道的争锋上,知白已输了……” 弥无涯轻声一叹。 放眼在场众人,能被他看在眼中的,屈指可数,知白便是其中之一。 但可惜,他已败了。 “败了……” 月如火心中蓦地紧攥起来。 也就在此时,人们看到了知白。 他披头散发,胸襟前沾染血渍,眼神黯淡,脸色煞白,犹如魔怔一般,默然不语。 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一场道行争锋中,给知白这般绝世妖孽造成了无法想象的沉重打击! “知白兄。” 月如火禁不住喊了一声。 “我败了……” 知白苦涩一笑,神态落寞,他目光看向远处林寻:“林兄道行之强,令在下也大开眼界,心悦诚服。” 顿了顿,他深吸一口气道:“按照之前的约定,林兄可取走在下身上任何物品,包括……在下的性命!” 全场死寂,许多人都动容,纷纷将目光看向林寻。 “林兄,既分出胜负,能否……饶恕知白一次?” 月如火已忍不住开口求情。 如他这般旷世人物,皆傲骨铮铮,若非逼不得已,断不会向人低头求情。 可此时的月如火,显然已顾不得这些。 林寻淡然道:“你想要林某的造化,但林某对你命可不感兴趣,既然你认输,留下一样宝物,现在就离开此地,此事便到此为止。” 这个要求,对其他修道者而言,已极其严重,很难接受。 毕竟这可是古仙禁区的破败之门前,让人离开,也就意味着将错失一场争夺混沌重宝的机会! 谁甘心接受? 可对知白而言,相对于丢掉性命,这个要求反倒已是宽大之极,让他都不禁意外。 “多谢林兄!” 就见月如火已开口道,“为表达诚意,我会和知白一起离开,不再参与那一件混沌重宝的争夺。”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谁也没想到,月如火会为了知白做出如此决断,这付出可就太大了。 “月兄,你……” 知白不禁吃惊,可不等他说完,就被月如火打断:“就这么决定了。” 知白心中涌起暖流,他刚遭受挫败,心境灰暗,月如火的举动却如一抹光,照入他的心神,驱散阴晦。 “好兄弟!” 知白咧嘴大笑起来,似彻底从这一场惨败中走出。 “林兄,还请收下此物。” 他将一个青色小玉瓶拿出,隔空递给远处的林寻。 当见到此瓶,月如火瞳孔一眯,旋即笑道:“看来,你真的看开了,不错,真不错。” “走,咱兄弟既不求名,也不图机缘,就别在这里碍眼了。” 知白向林寻拱了拱手,便转身而去。 “世事浮沉皆如云,唯我大道方是真,林兄,告辞。” 月如火说着,和知白一起并肩而去。 目送两人离去,场中群雄心潮起伏,有人庆幸少了两个无比棘手的竞争者。 有人则心生钦佩,敢断敢舍,真豪杰也! “他日,证帝路上,必有此二子。” 弥无涯心中浮现出一个预感。 “饶了你,只想他日证道路上,不至于太孤单罢了……希望……以后还能再见吧。” 林寻把玩着手中的青色小玉瓶,心中喃喃。 这玉瓶内,封印着一枚丹药,名唤“归元融道丹”,名列诸天圣药榜第二! 比之排名第三的“玄黄九窍丹”更为罕见,只在太古时期才出现过,就宛如传说般不可见。 而知白,将这一样瑰宝,留了下来,当做战败所付出的代价! 这让林寻都感到很意外,心中对知白的印象倒是改观不少。 忽然,唐苏道:“林兄,知白、月如火走了,而你虽获得大胜,可体力必有消耗,你信不信现在很多人正在暗自高兴?” 一句话,却让场中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不少人都暗自咬牙,这唐苏,简直就是个大喇叭,一些只能秘而不宣的心思,偏偏总要挑明了说。 “是吗。” 林寻黑眸扫视场中,淡然道,“若真如此,林某倒不介意,再杀几个不开眼的。” 话语随意,却尽显霸道风范。 之前的他,就如此强势,现在的他,都已历经一场大战,还这般强势,令在场一些强者都不禁皱眉,心生狐疑。 这家伙难道就不知什么叫收敛? 亦或者说,他根本不担心因为体力消耗而将会面临的危险? 可无论怎么想,此时此刻,无人敢回应林寻的话语! 知白的惨败,让他们也是愈发意识到了林寻的强大和可怖,谁也不会再蠢得去和林寻过不去。 见此,林寻收回目光,随意盘膝坐地,吞服神药,开始静修。 之前那一战,的确令他消耗不少体力,可谈不上严重,故而根本不担心会否再有人跳出来挑衅。 时间推移,这破败之门前恢复之前的平静。 群雄分别立在不同区域,警惕四周,静默等待着。 也有人以传音交谈,似在商议对策。 只是这一切,林寻都懒得关心。 “哈哈哈,林兄啊林兄,总算让我知道你真正的来历了。” 半个时辰后,忽然一道笑声响起,就见一身麻衣的少年玄九胤,笑嘻嘻地从远处走来。 仪态惫懒,吊儿郎当,根本不理会周围投来的各种目光,径直来到了林寻身前。 “我可是方寸山余孽,不担心牵连到你?”林寻看了他一眼。 在玄黄秘境落幕后,面对火灵女帝咄咄逼人的质问时,玄九胤曾仗义执言,替林寻抱打不平。 这让林寻意外,根本没想到,这个喜欢看热闹的家伙,竟会在那等局势之下,去帮自己。 虽然显得很不自量力,可林寻心中哪能不领情。 “别说你是方寸山传人,就是神憎鬼厌的大魔头又如何?我玄家的儿郎,啥时候怕过这些?” 玄九胤说着,一屁股坐在了林寻身边,谈笑自若。u

上一篇   第1998章 旷世对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