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5章不自量力 - 天骄战纪

第2005章不自量力

唰! 那一抹无视诸天万法的刀气斩出时,令众人头皮都发麻,皆闪避开,怕波及到。 刀气速度太快! 当林寻开口时,灿然若雪的刀气已迫在眉睫。 林寻周身的防御力量,同样如若摆设,被刀气一掠而过。 而这一次,林寻并没有躲避的打算。 甚至,都没有去抵挡。 他只探出了一只手。 也就在此时,那迫在眉睫的刀气,在堪堪抵达林寻头颅一尺之地时,倏然停顿,无声无息地溃散消弭。 众人皆瞳孔一缩,差点不敢相信眼睛。 而后,林寻那一句话才在场中响起: “今日,此刀当易主!” 平淡随意的一句话,却仿似有一种奇异的魔力。 就见 锵! 激昂的刀吟响彻。 被掌控在商子衍手中的大道无法刀,于此刻产生剧烈的颤抖,雪亮锋利的刀锋散发出一股恐怖的力量波动。 “不!” 商子衍脸色大变,全身力量蒸腾,死死攥住刀柄,额头青筋都一根根地爆绽。 这是他帝族商氏祖传的无法刀,无视诸天万法,神威逆天,远非一般的帝兵可比。 若不是他这次有机会进入古仙禁区,族中那些老怪物根本不舍得将此等瑰宝借给他动用。 可现在,此刀竟有不受控制,脱手而飞的迹象! 轰! 只是,任凭商子衍如何用力,仅仅眨眼间,无法刀就猛地一震,将他手掌五指震开,化作一抹绚烂的光,落入林寻掌中。 就如同乳燕归巢,游子归乡,此刀落入林寻掌中,发出一阵激荡如潮般的清吟,仿似激动的欢呼。 群雄侧目,皆脸色大变,惊疑不已,根本无法看出,怎会发生如此诡异不可思议的一幕。 无法刀,凶威震烁星空,被不知多少帝境人物忌惮,因为此刀之下,诸天一切道法,皆如摆设,堪称恐怖之极。 之前,林寻差点被开膛破肚的一幕,就是最好的证明。 众人本以为,有了此刀,林寻欲挟持道台,进入那破败之门,注定将不可能实现。 谁曾想,林寻一句话,就降服此刀! 看着此刀那欢愉清吟的激昂模样,不少人都一阵眼晕,这世上叛徒常见,可如叛徒般的帝宝,可是太少见了。 而林寻此时,浑身也是一阵舒畅快慰。 虽然被无法刀劈了一下,可好歹……也将此刀给收到自己手中了! 原因就在,那一块由昆仑墟炼宝母炉所留的铜块产生妙用,让这无法刀如见到了母巢! “不,还我刀来!” 不甘而愤怒的嘶吼声中,商子衍暴冲杀来,眼睛都红了,一副快要疯狂的模样。 这次他来,本为夺得那混沌重宝,可现在倒好,还没遇到混沌重宝呢,反倒是他商氏的这件镇族之宝,却被人夺走了! 唰! 林寻手腕一抖,灿然如雪的无法刀斩出一缕星虹瀑布似的刀气。 看似癫狂的商子衍,在这一刀之下,却不得不闪避,根本不敢硬撼。 他太清楚此刀的可怕。 无视道法,根本就不可能与之硬撼,除非也祭出宝物才行。 只是,一般的宝物哪可能是无法刀的对手? “杀,快一起出手!” 群雄都不敢怠慢,和商子衍一起全力出击。 之前的林寻,都已强大得令人心颤,如今虽负伤,可他手中却多出一件威能逆天的帝宝! 最关键的是,此时林寻距离那破败之门,已只剩下三十丈! 虽然林寻前行的速度在遭受到围攻之下,已变得缓慢无比,几乎是每前行一步都要承受无比可怖的阻挡。 可直至如今,他还不曾退后一步! “杀!” 与此同时,林寻也奋力前行,头顶无终塔坐镇,牵制群雄之宝,无生印和无方旗配合,杀伐四方。 而无法刀,则在此时成为林寻掌中的大杀器! 唰!唰!唰! 一道道犹如雪白匹练的刀气掠出,白茫茫闪耀夺目,让得群雄杀伐而来的道法,却都成了摆设,根本就无法阻挡。 一些强者闪避,以帝宝抵挡,而一些强者闪避不及,顿时就遭受到创伤,身上出现血淋淋的刀痕,发出惨叫。 须臾间而已,林寻手起刀落,将挡在前路的一名强者劈杀,躯体分作两半,血雨如瀑倾泻,死状渗人。 许多强者心头直冒寒意。 林寻气势太盛了! 虽说,他陆续遭受过两次创伤,可他却像没事人似的,一路攻伐,气势如虹,霸道凌厉。 而无法刀的出现,更让他平添一种令人心悸的威胁! 这一刻,不知多少人在心中将商子衍骂了个狗血喷头,太气人了,出师不利也罢了,还将一件大杀器送给了敌人。 商子衍也憋屈地快要疯掉,他犹如拼命般,多次攻伐,欲夺回无法刀,可每一次都被林寻逼退,不得不闪避。 并且,在闪避时也负伤,身上出现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刀伤,衣衫破碎染血,都快成血人。 “啧啧,若不是亲眼所见,我都怀疑商子衍是跟林寻一伙的,这把刀送的可太及时了。” 玄九胤幸灾乐祸,笑得合不拢嘴。 灵柯子则笑不出来。 因为他已敏锐察觉到,正在远处观望的弥无涯、凌红妆、景天南、温余等人,都已经有了出手的征兆! 噗! 战场中,炫亮的刀锋乍现,撕裂长空。 紧跟着一颗血淋淋的头颅抛空而起,怒目圆睁,脸上写满不甘,形象可怖。 又一位盖世人物被诛! 而林寻,已距离破败之门只有二十丈! 此时的他,周身混沌流转,道光蒸腾,诸多帝宝缭绕,绽放恐怖的光,衬托得他犹如征伐诸天的魔神。 一路血腥,一路踏过同境绝世人物的尸骸! “真的无法阻挡吗?” “为何……为何他这般强大……” “这么拼下去,值得吗?” ……群雄斗志动摇,一个个无不神色变幻,林寻的强大,让他们都已有胆寒退缩之感。 原本只是争夺那一座道台而已,可若因此而丧命,那是谁也无法接受的。 归根究底,这些强者虽堪称是当世最一流的绝巅圣王,可毕竟不是来自同一阵营,不可能同心协力地去和林寻拼命。 当察觉到林寻不可被撼动时,第一个念头不是拼命,而是该如何保命。 林寻也敏锐察觉到这一点,威势竟是又一次变得强盛许多,攻伐之势愈发可怖。 没多久,就已杀入破败之门前十丈之地! 抵达这里,都能清楚地看见那被毁灭气息覆盖的大门内,无数秩序力量犹如绚丽的光雨闪烁,神秘而令人向往。 这一刻,连玄九胤和灵柯子也屏息凝神,紧紧关注。 十丈! 就只剩下十丈了! “林兄,该停下歇歇了。” 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紧跟着一朵清色的神莲凭空出现林寻身前,乃是由纯净剔透的剑气凝聚而成。 清色神莲绽放,一股璀璨的剑气掠出,将林寻的攻势阻挡! 再看场中,已多出一道身影,一袭紫袍,剑眉星目,额心生着一枚银色的剑形印记。 温余! 一个来自星空其他世界的旷世妖孽,一个不出世的剑道奇才! 他甫一出现,头顶就浮现出一柄撑开的紫伞,伞面旋转,飘洒亿万??髯仙?庥辍?/p> 当无法刀斩出的刀气掠来,竟是被那从伞面流淌下的紫色光雨挡住! 林寻瞳孔一凝,无疑,这一柄紫伞是一件极其神异的帝兵! 紫袍、紫伞、银色的剑形印记,让温余的出场平添一股慑人的威势。 “这道台,你带不走的。” 温余声音低沉,带着一种独特的低沉韵味,睥睨而自负,“若一对一,我自认也不如你,可此时的你,不止负伤,且体力也已损耗,大不如前,怕是没多少希望冲入那破败之门。” 围攻林寻的群雄皆精神一振,原本他们斗志已动摇,认为林寻无法撼动。 可随着温余的出场,却让他们看到新的希望。 “对于你,林某仍旧以四字相赠。” 却见林寻黑眸幽邃,波澜不惊,唇中轻轻吐出四个字:“不自量力。” 轰! 说话时,他周身气势竟是骤然攀升一大截,体内的精气神被以“睚眦之怒”秘法极尽运转。 须知,睚眦之怒本就是刺激潜能的秘法,全力运转之下,足以令修道者战力提升一筹。 这一刹,温余脸色也是微变。 他出场时,本以为抓住了一个绝佳机会,可却根本没想到,林寻竟犹有保留! 可他已来不及多想,林寻的攻伐已来。 轰隆! 无法刀席卷长空,雪亮的锋芒若天河垂挂,以横扫**般的凌厉之势杀伐而至。 “去!” 温余屈指连弹,三十六柄光霞炽盛的银色飞剑掠出,化作森森剑阵,与之硬撼。 惊天般的碰撞响彻,就如两座火山狠狠撞在一起,迸发出的恐怖波动,令得附近不少强者都不得不闪避。 砰! 就见,温余身影如遭大山压迫,猛地倒退一步,脚下虚空轰然炸开,而他周身气血也是猛地一阵翻滚,脸色又是一变。 “这就叫不自量力。” 远处,林寻冷眸淡漠,再度杀来,那般强势的姿态,令不知多少人心颤。u

上一篇   第2004章 无法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