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7章 斩温余 - 天骄战纪

第2007章 斩温余

轰! 火焰钵盂发光,飞洒出的火焰灿若朝霞,竟将无法刀的力量挡住,无法寸进。 显然,此宝同样神妙莫测,为帝道神兵。 事实上,从温余、凌红妆、景天南、华星离等人陆续出场后,皆第一时间祭出帝宝,为的就是对抗无法刀的力量。 原因就在于,此刀太逆天,视道法如摆设,渗人之极。 “可敢接我一拳?” 与此同时,景天南挥拳,掀起清光,一颗颗星辰浮沉拳劲之中,一拳而已,却如星空周虚镇杀而下,浩瀚无量。 远远一望,他宛若星辰之主,那般张扬、狂霸的姿态,令许多人也都心颤不已。 “有何不敢。” 林寻哂笑,举拳杀伐。 撼天一拳! 他身影如神,混沌弥漫,一拳出,这片天地都猛地一颤,恐怖的力量扩散,一颗颗星辰被轻易碾碎炸开。 景天南那迅猛如雷霆的攻伐之势顿时受阻,这一击中,他那宛如星空周虚般的拳劲,也显得不堪。 这便是撼天一拳,撼动天宇,吞没星空! 景天南冷哼一声,发出长啸,再度冲击。 不过,林寻比他更为强势,拳劲未散之际,就已杀伐而来,将自身道与法演绎到极尽地步。 无终塔、无生印、无方旗、无法刀……四件威势莫测的帝兵加持在他躯体四周,演绎各自神妙,气势之盛,根本无法被压盖住。 景天南何其强大,比之温余都强横一筹,可也无法令林寻退后一步! “去!” 一条三丈青色长鞭,裹挟着滚滚雷霆,鞭挞虚空而来。 凌红妆出手了,从一侧杀向林寻,长鞭直指林寻脚下的那一座道台而去。 “林兄,得罪了。” 华星离一叹,掌握一杆丈二青铜战矛,挥动时,映现出炼狱般的血腥世界,有无数魔影咆哮其中。 “杀!” 温余等其他群雄也趁势而动。 这一场围困之战在沉寂片刻后,再度展开,只是和之前的局势已彻底变得不一样。 景天南、凌红妆、温余、华星离等人的加入,让得场中围攻林寻的人数飙升,达到三十五人之多! 不止是人数上占据绝对优势,那每一个强者能够和林寻激战杀伐到现在,可无一不是堪称盖世的狠茬子。 尤其是弥无涯、景天南等人的加入,让得这一场围困之战中,林寻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此战规模之大,阵容之豪华,局势之凶险,在古来至今的岁月中,都足堪称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不夸张地说,眼下这些强者,已足以代表当世绝巅圣王境中最强的一批存在,无出其右,无可比拟。 而林寻孤身一人与之对抗,可想而知所遭遇的压力何等之大,自身之处境又是何等凶险。 若传到星空诸天,必将引发轰动,令天下震颤! “杀!” 喊杀声震天,激荡四野。 这破败之门前十丈之地,就如风暴之眼,被铺天盖地的道法、帝宝淹没。 一道道身影纵横其中,犹如诸神出征,杀伐世间,每一个的威势都那般可怖,足以令众生绝望。 如弥无涯、景天南之辈,更大放异彩,展露出足以惊天动地,震烁古今的风采! 对林寻而言,距离进入破败之门,仅仅只剩十丈之地。 可就是这点距离,却宛如横亘身前的天堑,欲要逾越而过,似乎已看不到任何希望。 须臾间,林寻负伤。 其脸色苍白,躯体上鲜血流淌,有的是被道剑划破,有的是被帝宝擦中…… 这些伤势虽谈不上致命,可却触目惊心。 因为,这仅仅只是须臾间发生的事情,而林寻的处境,已再不像之前那般无法被阻,完全被压制住了。 群雄亢奋,之前的林寻,给人以无可撼动之感,强大得令人胆战心惊,斗志动摇。 可现在,他已遭受重挫! “一个弥无涯,就已令人绝望,再加上景天南等人围攻,他……还能支撑多久?” 玄九胤瞳孔闪烁,神色凝重之极,躯体都紧绷。 林寻此刻所遭受到的伤势,几乎大半是弥无涯、景天南等人所造成,这些人给林寻所带来的威胁也太大。 由此也可以看出,弥无涯正如他自己所言,出手并未留情! “十丈之地,生死之界,决于此时!” 灵柯子宝相庄严,袖袍飘舞。 啪! 战场中,一道鞭影劈打,青色雷霆闪烁,抽中林寻肩头,皮开肉绽,血水迸溅。 他唇中发出闷哼,脸色愈发苍白。 凌红妆清眸如电,带着一丝不忍:“林兄,都已濒临死境,为何犹不放手?” “他怎可能甘心?” 景天南冷笑,挥拳杀伐,打出一片滚滚星辰,茫茫周虚。 轰隆~ 林寻周身混沌法则汹涌,将这一击化解。 可与此同时,弥无涯的一道掌印杀伐而至,砰的一声,震得他身躯猛地一阵摇晃,唇中淌血。 弥无涯轻声一叹:“林兄,若你此时改变主意,放弃脚下道台,弥某愿帮你化解凶险,助你脱困。” “无须相劝,十丈之地而已,征伐至今,尔等谁见过林某退后一步?” 林寻哂笑。 他躯体浴血,披头散发,伤痕布满肌体,触目惊心,可一对黑眸却明亮如日,灿然如燃。 “可你也无法再寸进半分,并且……命不久矣!” 温余眸光冷厉,身影笼罩一柄紫色之下,额心一枚银色剑形印记发光,射出一道法则交织的璀璨光束。 此光如剑,由温余的天赋力量所化,是其一身道行的极尽体现。 “斩!” 银色光剑杀伐而至。 “无法寸进?” 林寻深吸一口气,黑眸幽幽,周身气机竟是猛地暴涨一大截,变得比之前更可怕。 嗡的一声,无法刀挣脱开其他帝兵束缚,蓦地斩出。 唰! 刀气如虹,贯冲天宇。 噗的一声,温余一条臂膀被斩,若不是他闪避及时,半个身躯都将被劈开! 林寻迈步上前,虽仅仅只是一小步,可却打破了“无法寸进”的说法,那神勇盖世的姿态,令不少人色变。 “他气息,怎又变得强大了?” “怎可能?” 场中群雄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明明都已重伤,血染身躯,为何还能这般强? 连弥无涯等人都一阵意外。 唯有被斩落一臂的温余发出痛叫,满脸怒容,他周身有紫色神伞的力量保护,可竟还是受伤了! “命不久矣?” 却见此时,林寻身影都如燃烧般,肆意而张扬,轰隆一声,无数太玄剑气掠出,扩散而开。 附近群雄的攻势,竟都被摧垮和化解! 其中数个强者躲闪不及,被密匝匝的剑气侵袭,躯体被撕裂出一道道血淋淋的剑痕,发出惨叫。 这一幕,再度震撼场中,令不知多少惊呼响起。 此刻的林寻,的确变强了,比之前强盛了一大截,判若两人,恐怖到了极致! 甚至,都有欲要逆转局势的迹象! 这是因为,林寻在运转睚眦之怒的同时,施展“恒极无漏”之法,一身的道行,以及他的意志、心境力量皆极尽空前的释放。 “死!” 景天南暴杀而至,林寻展开逆袭般的姿态,令他无法容忍。 轰! 古老气息弥漫的钵盂腾空,倾泻无数瑰丽火焰,就如一挂火焰长河,焚烧天穹。 这一击之威,堪称无量! 若林寻挡不住,势必会再次陷入被动凶险处境中。 “滚!” 林寻舌绽春雷,将无生印祭出,一击之下,那一挂火焰长河轰然爆碎,连同那一口钵盂,都被狠狠砸飞。 景天南躯体一颤,如遭雷击,来的快,去的更快,被无生印的力量震得踉跄倒退,唇中咳血。 那等强横之姿,俨然如若无可匹敌。 嗖! 突兀地,断了臂膀的温余的身影出现林寻一侧,掌中一道金色神轮疯狂旋转,劈杀而至。 速度之快,惊世骇俗! 显然,正是抓住林寻击退景天南的时机,温余趁势杀来,欲一击了断了林寻之命! “神屠道轮!” 玄九胤悚然一惊,认出温余掌中的金色神轮来历。 灵柯子心中也是一颤,情况危矣! 就见 在这危机无比的时刻,一条金色绳索从林寻袖子中掠出,倏尔之间,将那“神屠道轮”牢牢束缚! 缚宝金绳! 一件传承极其古老的帝宝,并无任何杀伤力,却能束缚和困住世间诸般宝物。 此物,乃乾坤道庭镇派之宝,但随着皇甫少农被林寻所杀,此宝也落入林寻手中。 “这……” 温余瞳孔一凝。 “死!” 林寻冷眸如电,躯体混沌道光翻滚,化作道域瞬间将温余的身影淹没其中。 轰隆! 道域翻滚,温余惊怒的尖叫响彻,可旋即就消失,彻底被灭杀在林寻的道域中。 尸骨无存! 这一刹,众人皆色变。 温余,何等强大的一位剑道奇才,宛如绝世妖孽般的存在,可却在这一场混战中…… 陨落了! “皇甫少农的缚宝金绳……” 而弥无涯、景天南等人见此,也都是一阵惊诧和意外,第一次感觉欲击败林寻,竟是变得棘手起来。 他看似重伤在身,浴血奋战,可战力和斗志却前所未有的强盛和可怕,就如 不可战胜的神祗! (第二更稍晚~)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