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1章 为君让路 - 天骄战纪

第2011章 为君让路

昨天太困,脑子糊涂了,让华星离又出战了,多谢童鞋们提醒,已经修改过来! —— 景天南已重伤严重,根本无力再战,就只剩下了弥无涯和其他四位强者。 三丈之地,他们和林寻厮杀如狂! 这一刻,他们也极尽出击,穷尽一切手段。 可仅仅须臾间,便再度有一人被林寻挫败,无生印轰鸣,将这人砸得四分五裂,魂飞魄散。 事实上,在这一场争锋中,林寻的诸多帝兵一直在发威,但之前一直被其他强者的帝宝牵制。 可现在则不一样,这三丈之地,他的敌人已寥寥无几! 轰隆! 无终塔嗡鸣,无生印、无方旗、无法刀皆弥散滔天神威,配合着林寻一起,全力杀伐。 “此境之中,林兄无出其右,可称真无敌,在下服了。” 一名早已负伤累累的强者发出长叹,退出了战场,神色间尽是暗淡。 见到这一幕,早已放弃的那些群雄无不一阵感慨,都没想到,这一场争锋中,最耀眼的不是弥无涯,而是林寻这个来自方寸山的传人。 这太出人意料,也格外震撼人心。 “镇!” 战场中,凌红妆发出大喝,身前凝聚出一道灿然宛如大日般的掌印,镇杀而去。 这掌印涌动着一种圆满雄浑,无懈可击般的力量,密集的大道法则交织,甫一出现,将山河都照亮。 这是华星离的杀手锏,是其最强的一击,名唤“大须弥真武印”,一印凝结三千法! 却见林寻手指一划,一道凌厉无双,无可拘囿般的璀璨剑气,呼啸而出。 有去无回! 虚空中,大须真武印和剑气争锋,上演惊世异象,在激烈无比的轰鸣声中,大须弥真武印被一寸寸斩开,化作漫天光雨飘散。 轰! 虚空紊乱,凌红妆猛地咳血,神色惨淡无光。 她露出苦涩之色,看着正在和弥无涯交手的林寻,心神之中,涌起一种极其复杂的情绪。 此生自负,尽折于此败! 凌红妆心中一叹,也转身离开,神色落寞。 “不甘心吗……若是单对单,这在场所有人,又有哪个会是那家伙的对手?” 玄九胤将这一幕看在眼底,心中冷笑。 在他看来,这一场围攻之战,从一开始就对林寻已经很不公平,故而无论是谁败在林寻之手,都不值得惋惜。 凌红妆的落败,也是让全场气氛沉闷到了极致。 眼下,只剩下弥无涯和另外一位强者在和林寻硬撼,战况空前激烈,让人心惊肉跳。 “让开!” 蓦地,弥无涯发出大喝。 不是针对林寻,而是针对身边那个强者。 这是一个须发如墨,身姿极其昂藏的青年,名叫侯正,是来自其他星空的一位绝世妖孽。 能够征战到此时,也可见侯平战力何等强大,事实上,他此刻心中正有一种微妙的情绪在发酵。 既震撼于林寻战力的可怖,又有一种沾沾自喜的感觉。 如景天南、凌红妆、风北灵、商子衍之辈,皆陆续在征战中被击败,直至此时,只剩下他侯平和弥无涯二人,兀自在对抗林寻! 这若传出去,哪怕此战他侯平就是输了,也是一桩足以令人称赞的佳话! 可弥无涯这一声大喝,却让侯正一愣,脸色变幻:“弥兄这是何意?” “滚!” 这一次,弥无涯言简意赅,一个字,如若惊雷激荡全场。 侯正脸憋得涨红,内心涌起说不出的羞愤,众目睽睽之下,弥无涯却竟如此羞辱自己! 他把自己当做什么了? 也就在此时,一股恐怖的杀意从弥无涯身上扩散,锁定在侯正身上,让得他浑身一僵,汗毛倒竖。 “今日之耻,侯某记住了!” 侯正转身而走。 场中响起一阵哄笑,让侯正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之前他还沾沾自喜,可现在,弥无涯一个滚字,就让他灰溜溜地“滚”出了战场,这……的确太丢人了。 这只是个小插曲。 侯正的离开,让挡在林寻前方的,只剩下弥无涯一人! …… “虽然,在这时候才有机会和林兄一对一战斗,可也算稍稍了断弥某心中一个执念。” 战斗中,弥无涯大笑开口,似无比快慰。 他身影璀璨,大道法则交织,神威贯冲九天十地。 林寻不言,沉浸于斗战中,斗志一如之前那般沸腾如燃。 两者交锋,就如日月争辉! 全场的目光,尽数皆被吸引,心神震撼,神驰目眩。 一个是制霸诸天圣王榜第一六百年的旷世妖孽,号称星空之下绝巅圣王境中的真无敌。 一个是来自方寸山的传人,曾以金独一的身份征伐世间,缔造一个又一个令人瞩目的不败战绩。 眼下,两者在破败之门前全力厮杀,所展露出的手段和威势,足堪称是同境中的最强之决。 纵观古今,放眼诸天,这一战都堪称史无前例,足可惊动古今! 不夸张地说,无论最终谁胜谁负,仅仅是这一战,也足以将两者的名字载入青史,名垂万古! 轰! 弥无涯的道域,名唤“清镜”。 心清如镜,我道如镜,如此,诸天万象,皆可纤毫毕现映现我心! 在战斗中,敌人的一切法门,一切手段,也都会被弥无涯尽收眼底,让他能够轻易捕捉到对方的破绽,轻松击垮对方。 可在和林寻的争锋中,却让弥无涯的“清镜”道域只看到一片莫可名状的混沌! 混混沌沌,大象无形,无可名状,无可循迹,如此一来,也根本无法让弥无涯捕捉到任何一丝破绽。 不过,这让他斗志愈发激昂,越如此,才让他愈发有“吾道不孤,吾辈有敌”之感。 片刻后。 弥无涯咳血,脸颊苍白,被林寻一掌扫中肩膀,血肉飞溅。 与此同时,林寻步伐一顿,被弥无涯释放出的一道指力划伤,腹部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两者皆宛如浑然不觉,继续厮杀。 场中不知有多少人为之震颤,为之色变,为之倒吸凉气。 之前的林寻,搏命而战,身姿如狂,杀得群雄连连溃败! 而现在,弥无涯也明显在拼命,极尽而伐,无惧生死,无所挂碍,展露出比之前更恐怖的力量。 “与此两人对比,我……皆远远不如也……” 有人神色黯然。 “原来,绝巅圣王境中,这才是真正堪称无敌的极尽力量!” 有人惊叹,目睹这一战,就如推开了一扇窗,让人大开眼界,有拨云见日之感。 “就是不知,这一座道台究竟会被谁夺在手中……” 有人全副身心关注。 这一刻,他们都已熄了去争夺的念头,也根本没有机会了,林寻脚踏道台,距离破败之门只剩下三丈之地。 唯一有机会能够去争夺的,也就弥无涯一人! “这一战,弥无涯即便赢了,也胜之不武,谈不上公平,他心中肯定也不会认为,击败林寻,就真的在此境中天下无敌了。” 玄九胤眸光灿灿,“相反,只要林寻赢了……那就是诸天上下真正的此境无敌!小和尚,你觉得呢?” 灵柯子忽然道:“方寸山早已经有了一个‘诸天上下,圣境无敌’,我只好奇,那家伙又能在此境中,是否能超越古今所有,为古往今来此境第一。” 玄九胤一呆,紧跟着心中一颤。 古往今来,此境第一! 这……会出现吗? …… 半刻钟后。 弥无涯衣衫已染血破损,神色苍白,披头散发,和林寻如出一辙。 两者皆眼瞳炽盛,燃烧沸腾的战火。 只不过,两者的战斗威势却迥然不同,弥无涯如若盖世君主,巡弋天下,举手投足,有镇压四方,平定诸天的伟岸之势。 林寻则如深渊主宰,有吞天噬地之威,有熔炼周虚,破灭乾坤之势。 两者皆斗战如狂,争锋相对。 皆有此道之极尽,舍我其谁般的大气魄,大威势! 场中群雄神色都已震撼呆滞,这一战,让他们遭受到的冲击太大,身心之地,皆如惊涛骇浪在翻滚激荡,根本无法平静。 林寻的强大,令他们心颤,弥无涯拼命般的姿态,同样令他们心惊! 一刻钟后。 激烈的争锋中,林寻躯体猛地一颤,身影一阵剧烈摇晃。 可同样的,弥无涯也不好受,唇中连连咳血。 都已负伤如此严重,可两人兀自激战在一起,无论是谁,皆不曾退缩! 在场众人的心都不禁攥紧。 这一战,太惨烈了! 可人们也看出,这一场对决的胜负,怕是用不了多久便能分出。 蓦地,弥无涯忽然发出一声长叹:“林兄在此道已称无敌,弥某……当为君让路。” 声音中有快意,也有一种钦佩。 说话时,他抽身离开破败之门前。 群雄神色皆是一呆,全都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这一战都已到了即将分出胜负的关键时刻,可为何弥无涯竟在此刻主动让路? “或许,他认为自己已经输了……” 有人分析。 这一战从开始的时候,林寻被群雄围攻,负伤累累,体力消耗巨大,在这等情况下,参与到战斗中的弥无涯已经占了大便宜。 可直至现在也无法击溃林寻,这其实已无形中等于分出了高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