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2章 古今未来 此境无敌! - 天骄战纪

第2012章 古今未来 此境无敌!

破败之门前,气氛死寂。 随着弥无涯出动让路,这一场堪称古今罕见、旷世无量的战斗,就此落幕。 群雄心绪起伏如潮。 弥无涯突然做出的决断,让他们感到意外、惊诧和不解。 但不管如何,弥无涯此举,已等若是承认,就连他拼命而战,也都无法将林寻阻挡在破败之门外! 场中气氛压抑,空气中弥漫着浓重呛鼻的血腥。 破败之门前,林寻背对众人,在他身后,铺了一条由血水和尸骸浇筑而成的血路。 这条路上,在之前葬灭了一个又一个堪称盖世的强者,也曾见证一个又一个强者被击溃…… 天地寂寥,万物俱寂。 林寻躯体上下,被触目惊心的伤痕覆盖,鲜血兀自流淌。 他披头散发,身影峻拔,一个人立在那高有千丈的破败之门前,却有一种威慑天下,睥睨九天的威势。 场中所有目光都汇聚在他身上,每个人的神色间皆写满了震撼。 就是这个人,在不足一炷香时间里,沐浴鲜血,一路杀伐,诛二十四人,重伤十三人! 他如斗战主宰,横行无忌,无可匹敌! 景天南、凌红妆等绝世人物,皆在其手下折戟,强大如弥无涯,在最后一刻也主动为其让路。 这在之前,谁敢想? 谁又能预料到,这一场争夺道台的战斗,会以林寻一个人胜出的方式落幕? 没有! 所有人们才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撼。 半响后。 林寻这才像回归神般,发出一阵沉闷的咳嗽,有鲜血从唇角汩汩流淌。 “弥兄,你可服?” 他声音沙哑,脸色更是煞白透明,染血的躯体上,呈现出一种衰弱、破败的迹象。 斗战到此时,约莫一炷香时间,他极尽释放,极尽杀伐,虽诛掉诸多大敌,惊退一众群雄,可自身状况有何等的严重糟糕,唯有他自己最清楚。 可纵然如此,他眉宇间依旧有睥睨之意,风采一如之前! 弥兄,你可服? 一句话,五个字,打破场中沉闷气氛,落入众人耳中,心中皆都一阵颤粟,林寻这是何意? 不甘心弥无涯就此退让吗? 却见弥无涯叹了口气,道:“想不服……都不行啊……” 这一场战斗,本就对林寻不公平,可就在这等情况下,他依旧没能将早已负伤的林寻击溃。 这让弥无涯心中早清楚,若真正公平一战,自己怕也都不可能是林寻对手! 故而,他不得不服。 至此,群雄皆震撼无声。 林寻,方寸山传人,于这破败之门前,一路杀伐,一路踏过血泊和尸骸,最终抵达破败之门前! 强大如弥无涯,都不得不叹服,为其让路! 这才是此境真无敌! 他以鲜血和杀伐浇筑而成一条无敌路,没有任何的虚假可言,纵观古今,不曾有一人能缔造出如此无敌战绩! “哪怕就是当年的玄空,可也都没有这样的战绩啊……” 玄九胤心中感慨。 在场之中,唯有他最清楚玄空的底细,也唯有他最了解,玄空那“诸天上下,圣境无敌”的称号,是何等不凡。 可目睹林寻这一战,玄九胤知道,在圣境无敌之路上,林寻比之其师兄玄空……犹有过之! “小和尚,你怎么了?” 蓦地,玄九胤注意到旁边的灵柯子唇角,竟淌出一丝血渍,脸色都变得苍白。 仿似猛地清醒般,灵柯子猛地长吐一口浊气,一脸的心有余悸道:“我……没事。” 实则,他心中兀自在激荡,心神都快要失守。 原因就在于,之前他曾以“无尘佛心”去关注林寻,看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恐怖画面。 那些画面中,宛如有一条贯穿古今未来的岁月长河,而林寻的身影犹如一**日,独照岁月长河之上。 有一个个身影伟岸,气势恐怖,宛如无敌般的人物,在漫长的岁月长河中冲出,试图将林寻取而代之。 可无一例外,皆铩羽而归! 林寻的身影,就如一道天堑,横亘古今未来,无人可逾越,亦无人可撼动! “这才叫……古今未来,此境无敌啊……” 许久,灵柯子才心中发出如梦呓似的感慨。 正因以“无尘佛心”窥伺到了那些恐怖的画面,让灵柯子遭受到了反噬,心境都差点崩溃。 可也正因如此,让他彻底断定,在以往的诸天同境之人中,皆无人可及林寻。 在以后的岁月中,也将再无人打破林寻此境无敌的神话! “你该不会是看到了什么吧?” 玄九胤狐疑。 灵柯子摇头,这个秘密太吓人,传出去的话,势必会产生不可预估的风波。 毕竟,堪称诸天上下此境无敌,就已经是极其了不得的壮举, 如玄空。 可玄空也正是在此境中夭折的! 若是让人知道,玄空的师弟林寻,已踏上了堪称古今未来此境无敌之境…… 又会引起何等的风波? …… 破败之门前,毁灭气息弥漫。 林寻没有回头,背对众人,又是一阵剧烈咳嗽,道:“不管你们服不服,这一战……原本林某大可不必出手的……” 说着,他艰难地迈步,脚下道台追随着,和他一起走进了那被滚滚毁灭气息覆盖的破败之门。 没有人知道,他拥有“禁逝”神通,可凝固一瞬的时间,虽只一瞬,可若欲带着那道台进入破败之门,已绰绰有余。 如此,在场那些人焉可能拦得住? 怕是都来不及反应! 也没有人知道,在厮杀到负伤累累,体力消耗极大时,化作一抹锋芒似的飞剑,沉寂在他发丝中的剑灵“叶子”,以及藏身于遮天符中的寂灭雷帝季玄,皆曾发出传音,欲帮他诛杀在场群敌。 可却被林寻毫不犹豫拒绝了。 这一战,他只想自己来! 而事实证明,在场同境之人,纵然强大如弥无涯,也皆非他一人之敌! 很快,林寻那负伤染血的身影和那道台皆消失不见。 目送他离开,在场群雄心中翻滚蒸腾之余,却涌起一阵疑惑。 林寻之前所说……又是何意? 他们猜不透,也根本不明白,林寻曾有一瞬的机会,可以直接闯入那破败之门内…… “好多宝贝啊!” 有人忽然道。 之前一场惊世血战,被林寻诛杀的那些强者,其随身携带的宝物几乎都遗落场中,虽沾染着血腥,可兀自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一句话,让群雄神色皆变得微妙起来。 那些遗物中,可不乏一些神异莫测的帝兵! “眼中只有外物,何时才有自身大道?” 弥无涯露出一丝不屑,转身而去,这同境之中,也只有林寻一人足以让他另眼看待,心生尊重。 其他人,皆不入法眼! 此次争夺混沌重宝的行动虽失败,可弥无涯并无多少遗憾。 相反,和林寻的一战,让他彻底意识到己身道途的一些缺漏,反倒可以称作是一桩大收获。 他已决定破境,就在这古仙禁区中! “这些宝物虽诱人,可别忘了,外界还有一众帝境坐镇,你们敢保证可以带着这些战利品活着离开?” 凌红妆清眸扫视群雄,撂下一句话后,也飘然而去。 和弥无涯一样,她也决定寻觅一处宝地,破境而上! 事实上,似她这等人物,早在很久前就已拥有证道准帝境的底蕴和把握,之所以苦苦压制自身修为,无非就是为了进入这古仙禁区走一遭。 眼下,争夺混沌重宝的机会已错过,对凌红妆而言,破境就成了当前最关键的问题。 “何止是这些遗物,恐怕林寻纵然是夺得那一件混沌重宝,想要离开时,怕也要遭遇莫大凶险。” 景天南神色明灭不定,瞥了一眼场中那些遗宝,最终也离开了。 接下来的时间中,陆续有强者选择离去。 也有人留了下来,目光闪烁。 片刻后。 这破败之门前,只剩下十余人。 仿似看穿了这些留下来的强者的心思,玄九胤嗤笑道:“各位,都被杀得屁滚尿流了,还惦念这些宝贝啊,不怕把小命也丢在这里?” “你这是什么意思?” 有人冷哼。 玄九胤唇角的笑容收敛,眸子中闪过一抹浓浓的不屑: “什么意思?很简单,这些遗物皆是林寻的战利品,暂时便由我玄某人保管了,不想死的,就赶紧跟我滚!” 群雄神色皆变幻不定,对玄九胤怒目而视。 玄九胤则懒得理会,一拍灵柯子肩膀,道:“去,你来帮林寻收拾战利品,这些家伙就交给我了。” 灵柯子啊了一声,为难道:“出家人不沾血腥的,更何况,那些人都死了,再去夺他们的遗物,若被外界那些帝境大佬知道,我哪还有命?” “去不去?” 玄九胤眼睛一瞪,灵柯子顿时就怂了,有气无力地上前,来到那一条被林寻杀出的血路上,开始收拾战利品。 登时有人急眼了,大喝道:“和尚,不想死就将宝物留下!” 这人赫然是侯正。 之前就是他被弥无涯的一个“滚”字,吓得退出战局,可此时,他却是一副底气十足的姿态。u

上一篇   第2011章 为君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