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3章 惊疑不定的众帝 - 天骄战纪

第2013章 惊疑不定的众帝

侯正出声威胁灵柯子,态度毫不客气。 “这就叫作死。” 却见玄九胤忍不住乐了,发出一道笑声,身影倏然凭空消失,下一刻就出现在侯正身前,掌指如刀,斜斩而下。 哧啦一声,虚空如直纸,被轻易切开,凌厉无匹的掌力弥散着玄而又玄的大道气息。 “怕你不成?” 侯正大喝,与之硬撼。 两者争锋,但仅仅须臾间就分出胜负。 噗! 玄九胤以一口银色道剑怒斩,轻松击溃侯正的帝兵,斩落其头颅。 鲜血飞洒中,玄九胤潇洒收剑,懒洋洋道:“还有谁也想作死一把试试的没?” 他之前一直不曾出出手,故而无论体力,还是状态皆出于巅峰中,杀侯正这样一个早已负伤的强者,自然是手到擒来。 事实上,此刻的破败之门前,除了他和灵柯子,其他人几乎没有一个不负伤的! 侯正的死,也让其他强者心中惊悚,皆不敢再逗留,作鸟兽散。 玄九胤露出一股幽怨般的神色,以手撩了撩头发,喃喃道:“我为何感觉,他们竟无一个可堪一决之人呢……是我太强……还是他们太弱?” 正在收拾战利品的灵柯子呸了一口。 玄九胤撩拨头发的手顿时僵住,道:“你这是何意?” 灵柯子脑袋一缩,指着地上的血水,道:“我见血就恶心,想吐。” 玄九胤怒了,这和尚分明是在含沙射影啊! 可不等他开口,灵柯子已经说道:“你要留在这里等林寻吗?” 玄九胤道:“古仙禁区为大凶之地,可也藏有诸多大机缘,除了这混沌重宝,其他地方可也有不少好东西。” “比如那一株生根在倒悬火山之下,三颗果实宛如婴孩般,能够打坐吐纳的小树,就很了不得,我打算去瞅瞅,你要一起吗?” 灵柯子连忙摇头:“那株小树诡异恐怖,以往岁月中,曾让不知多少帝境人物埋骨,这机缘太大,我可没命去拿。” 玄九胤撇了撇嘴:“怂!” 灵柯子收拾好战利品走来,道:“我不是怂,我只是想闭关。” 最终两人商议之后,让灵柯子代管这些战利品,等以后有机会便交还给林寻,而玄九胤则独自上路。 按照他的说法,不去见一见那一株诡异的小树,尝一尝那等果实的味道,他心中总有些不甘。 灵柯子相劝无效,只能提醒他多加小心。 没多久,两人相继离开了这片破败之门。 与此同时,古仙禁区外,也变得不再平静,虽无法窥伺到发生在不周山破败之门前的景象。 可当这一场惊世血战上演后,还是被那些帝境大佬大致推断出来一些真相! 当破败之门前的战斗爆发时。 云之山旁边,一众帝境人物身前的命灯,开始陆续出现熄灭的状况。那些,皆是在征战中,被林寻所杀的强者。 但可惜,太叔泓、火灵女帝他们并不清楚,也根本就猜不到。 他们唯一能够猜到的就是,争夺那一桩混沌重宝机缘的混战,极可能已经彻底爆发了! 这一刻,在场众帝皆开始进行分析和推演,紧张地关注着在场每个人身前的命灯。 “不可能,我族的风北灵怎会这么快就陨落?他手中……可掌握着落魂拂尘啊!” 没多久,太古帝族风氏的一位帝境发出愤怒的声音,引起不少侧目。 风北灵! 此子战力可极其不俗,如此快就陨落,的确令人意外。 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陆续有帝境人物色变,或愤怒叫出声,或脸色难看,一语不发。 原因就在于,他们身前的明灯,出现了熄灭的情况,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各自门下的传人,在争夺混沌重宝的混战中,已彻底陨落! 气氛沉闷。 太叔泓等一众帝境人物心神都紧绷起来。 那一盏盏明灯摇曳,让他们的心神也随之变幻起伏。 “我派商子衍掌控无法刀,为何其明灯竟有熄灭的迹象?难道他已遭受到严重伤害?” 盘武道庭的云岩大帝露出惊容。 而他口中的“无法刀”则让其他帝境皆心中一震,似都没想到,那商子衍竟携带无法刀这等逆天帝兵入内。 最不可思议的是,拥有无法刀的情况下,这商子衍竟有陨落的迹象! 如此推算,那破败之门的混战,又该是何等激烈和可怕? 众帝皆无法淡定了。 不是他们心境不够,而是这一场混战牵扯到一件混沌重宝,令得他们无法不密切关注。 “也不知,这一桩造化究竟会被何人所夺得。” “唉,不管如何,伤亡是注定避免不了的,本座只希望,这一场混战能够尽快分出一个结果。” “依我看,弥无涯、景天南、凌红妆、温余、玄九胤……此五人,最有希望夺得这一桩造化。” 众帝议论,进行分析。 “你们怎能忘了那方寸山余孽?” 火灵女帝忽然道,声音透着阴冷的味道,“当然,这一次哪怕他再凶狂,怕也是在劫难逃!” 不少帝境的神色变得微妙。 想一想也是,他杀皇甫少农一行人,杀孔昭一行人,怕是早已惊动了许许多多的狠角色。 再加上他乃是方寸山传人,只要出现在不周山,注定会被许多强者所敌视! “本座可不希望此子就这般陨落了……” 洪荒道庭的绝印战帝声音幽幽,意味深长。 众帝眸光闪动,皆心知肚明,林寻活着,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诱饵,在古仙禁区行动落幕时,产生作用。 一个死掉的诱饵,所起到的作用终究有限。 就如洪荒、乾坤、盘武三大道庭传人接受到的命令,在对付林寻时,最好是能够活擒,非不得已,才进行镇杀! 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林寻这个诱饵能够更容易地吸引到大鱼! 只可惜,无论是火灵女帝,还是绝印武帝,都打破脑袋也想不到,那正在上演的一场大战,和他们所想象和推测的完全不一样。 “什么,我族温余陨落了?” 一个帝境人物失声叫道,令全场皆侧目。 刚才还说温余有机会去争夺那一桩造化,可转眼间,这样一个绝世妖孽般的人物,就陨落了! 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接下来的时间中,陆续又有一盏又一盏的明灯熄灭,皆是一些极其被看好的绝世人物。 他们的陨落,让得在场众帝都不敢想象,那发生在不周山上的血战,该有何等恐怖! 直至见到景天南、凌红妆等人的命灯变得暗淡无光,一众帝境人物的心都揪住。 至此,绝大多数被他们一致看好的绝世妖孽,竟似都有陨落的迹象了,这无疑太令人心惊。 那一场大战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怎……怎会如此?” 蓦地,云岩大帝再度出声,透着难以置信。 众人看过去,一个个也都感到一阵吃惊,那代表着弥无涯的明灯,竟也都有了熄灭的迹象! 一时间,场中寂静,每个帝境人物皆惊疑不定,有太多的不解和疑惑涌上心头。 强大如弥无涯,都遭遇了性命危险,这无疑太可怕,也可以看出,这一场混战,必充满了极大的变数! “会否是那方寸山余孽所为?” 有人忽然道。 顿时,火灵女帝、绝印武帝等人皆皱眉,心中颇有些不悦。 “他余孽孤家寡人一个,哪可能有如此逆天之力?” “一场混战,必然是彼此冲突和搏杀,这林寻在混战中或许能够表现得很抢眼,可若说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那绝对是滑天下之大稽。” 众人议论,直接将林寻排除了,原因就在于,他们根本不认为,林寻拥有力压群雄,所向披靡的力量。 别说是林寻,就是换做弥无涯,他们也会如此认为! “不管如何,当这一切都落幕时,真相自会浮出水面。” 太叔泓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 此时,距离古仙禁区落幕,仅剩下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众帝皆各怀心思。 其实,对他们而言,真相是什么,并不太重要,重要的是,那一件混沌重宝究竟会被何人得到。 同样,当古仙禁区行动落幕时,真正的好戏也才刚开始而已! …… 噗通! 林寻进入破败之门后,就体力不支,躺倒在脚下道台上,浑身上下,通体内外,皆有一种说不出的困顿和痛楚。 这一战,虽最终让他成功进入破败之门,可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极大,他的体力已彻底油尽灯枯,残破般的躯体都快要龟裂。 这时候,甚至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了。 如若潮水般的疲惫冲击着他心神,让他整个人陷入一种空荡荡的木然之感中。 最终,林寻还是没有承受住困顿疲惫的袭击,昏睡了过去。 破败之门内,大道秩序化作无数瑰丽的光雨飞舞,闪烁出的光泽,足以令帝境人物都胆寒。 神奇的是,当这些大道秩序力量靠近林寻时,就被他身体下的那座道台化解掉。 而在林寻失去意识陷入昏睡没多久,那一座道台犹如受到召唤般,载着林寻朝破败之门更深处掠去…… (有童鞋反应,最近几章出现了一些错别字,实在是抱歉,金鱼每天码字时间都是挤出来的,难免疏忽,等学习回家,会对这些天的更新进行全面的精修~)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