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无妄之灾 - 天骄战纪

第二百零一章 无妄之灾

距离省试考核报名的时间还早,许许多多的少年少女此刻皆都等候在烟霞城学院前的白玉广场上,彼此聊天,显得颇为热闹。≥≥ 这些少年少女,大多锦衣华服,男的俊美,女的漂亮,不少人都还带着随从仆人。 根本不用猜就知道,他们的身份背景非富即贵。 当然,也有一些衣着普通,出身贫寒的子弟,但相对而言,人数就要少很多。 能够在十多岁年龄就拥有人罡境修为,并且顺利通过州试考核的,大多数都是家底雄厚的宗族子弟。 像贫寒子弟,从一出生就注定他们哪怕修炼天赋再高,但没有足够的修行资源支撑的话,也难以在修行上取得什么成就。 这就是现实。 数十年前,帝国青鹿学院一位德高望重的洞天境大修士曾出一句“寒门再难出修者”的感慨,引起了无数哗然声。 许多人都抨击这位大修士言辞太过绝对夸张,可只有真正对帝国现实情况了解的人才清楚,这句话并没有错。 帝国如今虽日渐强势,可帝国绝大多数修行资源,几乎全部都被上层门阀势力所垄断! 在这等情况下,出身贫寒的子弟想要改变命运,一飞冲天,也不是没有希望,只是太过飘渺,万千人中也不见得会出现一个。 这就是“寒门再难出修者”所指出的残酷现实。 还好,帝国上层大人物明显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就有了现如今的府试、州试、省试、国试这一整套的考核制度,目的就是为了公正公平地从全天下选拔出真正的优秀人才。 那些出身贫寒的子弟,只要能够在各种考核中表现不俗,就能够获得来自帝国的奖励,若是从军入伍,还可以受到更多优待。 总而言之,帝国这种层层选拔人才的制度,相对而言是最为公平公正的,对许多贫寒出身的子弟而言,更是唯一一个有机会能够改变命运的机会! 林寻目前还无法深刻认知到这一点,不过当他走进那白玉广场的那一刻起,他就体会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敌视”。 “快看,又来了一个乡巴佬。” “哈哈,瞧瞧他那一身打扮,浑身上下没有一件灵器装备,穿的还是寻常布衣,这种人居然也有脸跑来参与省试考核?简直可笑。” “不要嘲笑人家,万一伤了人家敏感自卑的自尊心,可就显得我们太没风度了。” “嘿嘿,土包子就是土包子,还妄想通过省试考核鱼跃龙门,着实太过天真,他可不知道,往年参与省试考核的贫寒子弟,几乎全部都以失败结束,后来你猜这些人怎么样了?” “怎么样了?” “简单啊,被那些大势力大宗族给拉拢走了,要么充当走狗,要么成为了你我身边的扈从,看起来也算风光,可一辈子也只能给咱们背后的宗族势力卖命!离开了咱们,他们就是被拔了毛的凤凰,连鸡都不如,哈哈哈。” 各种嘲笑声,议论声此起彼伏的响起,许多目光都肆无忌惮地投射在林寻身上,像看见一只突然闯入天鹅群的丑小鸭。 察觉到这一幕,让林寻怔了怔,万万没想到无缘无故地,自己居然成为了一个笑柄。 这绝对是无妄之灾! 他忍不住抬眼扫视四周,就见出嘲笑的,都是一些衣着华丽,神色骄傲的少年少女。 他们充其量也就十多岁,可言辞之间却肆无忌惮,流露出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这就是大宗族大势力培养出的权贵子弟?这就是即将参与到省试考核中的修者?” 林寻心中狐疑,他倒不会为此生气,而是感觉很可笑。 和弑血营中那些学员一比,眼前所见的这些少年少女简直就像一群幼稚鬼,眼高于顶,以貌取人。 林寻并不清楚,这种情况其实很常见,在那些出身不凡的权贵子弟眼中,那些出身底层的贫寒子弟就如同下贱的仆从,微不足道。 最可怕的是,这种“敌对”般的态度,并非是个例,而是普遍存在于帝国每一个区域中。 而对贫寒子弟而言,面对这种挑衅和蔑视,往往敢怒不敢言,受到再大委屈也只能忍了。 因为他们清楚,得罪一个这样的纨绔子弟,就等于得罪了一个大宗族大势力,那后果可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 “一帮白痴。” 林寻心中暗自嘀咕了一声,就摇了摇,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一屁股坐下来闭目养神起来。 他没办法反击回去,因为出如此嘲笑和蔑视的可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 难道要让他把这些家伙一个个修理一遍? 不过经历了此事,也让林寻彻底清楚,自己虽进入到了紫曜帝国,可却一直不曾真正地了解过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 绯云村太过偏僻,东临城太过偏远,而弑血营又太过封闭,唯有现在立足在这烟霞城中,林寻才开始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真正面目。 当然,在林寻心中,这些少年少女并不代表整个帝国,他们只是帝国世俗社会中的一个缩影。 换而言之,这就是一群生活无忧无虑,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厮杀,自幼生活在宗族势力庇佑下的一群年轻人,骄纵轻狂和倨傲自负是这个群体的通病。 和他们相比,像石禹、宁蒙、白灵犀、赵寅、长孙痕这些人,反倒才像真正出身上层门阀的子弟,他们有着成熟坚韧的心智,不拘一格的一流手段,也有着乎寻常的力量和城府。 这种出身上层势力的权贵子弟,才是最可怕的! 在林寻看来,若此次参与省试考核的都是这样一群少年少女,反倒是一件好事,起码对自己的威胁不会太大了。 不过林寻很快就现,这白玉广场中也不乏一些厉害角色,甚至有一些修者身上所流露出的气息之强大,让林寻也不敢小觑。 这时候,一阵躁动哗然声忽然响起。 “乖乖,温氏宗族那位大小姐居然也来了!” “谁?” “还能有谁,烟霞城温氏宗族那位被誉为千年一遇的天才少女温明秀!” “原来是她,不是说去年她被送往一处神秘的地方修炼了么?” “不错,听说她是半年前返回的,只是没想到,她居然在省试考核报名的第一天就出现了。” “这一下可就热闹了,据我所知,此次即将参加省试考核中的一流人物中,若再加上温明秀,就有数十人之多了!” 议论声此起彼伏,让林寻也不禁有些意外,温明秀?难道是她? 林寻忍不住抬眼看去,就见远处的地方,一辆由四匹白鹿拉着的宝辇缓缓停下,旋即从中走出一个身穿华服,仪态骄傲的秀丽少女。 赫然正是那个在弑血营中曾一直敌对自己,后来被自己一招击败的温明秀! 见此,林寻唇角不禁泛起一抹古怪弧度,原来这位还是烟霞城中一位名声斐然的天才少女? 她若是天才少女,那白灵犀又算什么? 林寻心中颇有些怪异。 弑血营中一个在季度考核时就被淘汰的学员,摇身一变,居然成了烟霞城中许多少年少女所推崇的对象,这个变化着实让林寻有些啼笑皆非。 原因倒不是温明秀不强大,而是林寻在弑血营中训练了一年,所接触的都是帝国中最拔尖的一群少年人,令得他所站立的位置远远出了世俗意义上的高度。 温明秀一出现,顿时引起了一场不小轰动,让得分散在白玉广场上的许多少年少女皆都朝这边靠拢,其中不乏一些权贵子弟。 一个个看向温明秀的目光中,有嫉妒,有羡慕,也有各种炽热爱慕的光泽。 很快,温明秀身边就围拢了不少人,众星拱月般围拢在温明秀身边,让得温明秀愈显得卓尔不群。 温明秀对此明显早已习惯,脸上挂着一抹浅浅的微笑,矜持从容,仪态骄傲优雅,只是心中已有些不耐。 此刻围拢身边的少年少女,或许都是烟霞城中有名的角色,可是温明秀自从见识了弑血营中的一切,就有些看不上这些家伙。 当然,温明秀也知道,此次省试考核中会有很多比自己完全不逊色,甚至更强的修者会参与进来。 可惜的是,她一路前行还没有现一个。 这也正常,这才是省试考核开始报名的第一天,真正的强者也不可能一下子全部都冒出来。 咦! 忽然,温明秀目光不经意一瞥,看见了远处一道熟悉的身影,不禁心中一震,脚步不自觉顿住。 怎么是他!? 刹那间,温明秀心底涌起一抹强烈的耻辱和恨意,想起了当初生在弑血营中的遭遇,唇角那一抹矜持的笑容也变得冷冽起来。 温明秀此刻早已是全场关注的焦点,见她忽然顿足,目光遥遥望向一侧的方向,顿时引起了不少人注意。 “明秀小姐,可是看见了熟人?”旁边,有人忍不住开口询问。 其他人也都纷纷好奇,顺着温明秀刚才所看的方向,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身影。 温明秀收回目光,略一思忖,计上心头,她微微一笑:“没什么,只是没想到在这里居然看见了一个老朋友。” 说话时,她目光不经意一瞥,落在了远处的林寻身上。 这个细小动作瞬息就被她身边许多人注意到,一下子许多目光都齐刷刷看向了林寻。 见对方只是一个衣着普通的陌生少年,让不少人都怔,老朋友?温明秀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位老朋友了? 而此时,有一个修者似乎认出林寻,叫道:“不会吧,这不就是刚才那个乡巴佬?” 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经此提醒,不少人也隐约想起来,远处那少年似乎就是刚才他们曾讥笑挖苦的那个家伙。 可如此一来,反倒让他们愕然了。 堂堂温明秀大小姐,温氏宗族的天才少女,烟霞城一颗耀眼的明珠,怎么会和这种人成为老朋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