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6章 贼心不死 - 天骄战纪

第2016章 贼心不死

“将身上的宝物交出来,然后……滚!” 身影昂藏健硕的男子名叫成翔,眸子带着冷意,扫视金天玄月等人。 “成兄,他们可是林寻的朋友。” 成翔旁边的绿裙女子小声提醒。 “怕什么,他林寻在破败之门前杀伐群雄,的确堪称是我辈中的无敌人物,可当这古仙禁区之行落幕时,外界那些帝境大佬哪可能会放过他?” 成翔一脸不屑。 “这倒也是,他纵然在此境无敌,纵然可以夺得那一件混沌重宝,可在离开时,必然是要遭难的。” 绿裙女子想了想,心中的担忧就消散无踪。 这两人展露出的轻蔑和藐视,让得金天玄月等人皆心生愠怒。 但同时心中又一阵疑惑。 林寻? 这个名字听起来怎么这么熟悉…… 并且,这两人为何会认为,他们是林寻的朋友? 原因就在于,他们自打进入古仙禁区,就一直潜藏蛰伏起来,对发生在古仙禁区中的事情一无所知。 自然也不知道,林寻就是他们所熟悉的金独一。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将宝物交出来!” 成翔喝斥,眉宇间露出不耐,杀机腾腾。 “你们莫非还指望林寻此刻能前来救你们?” 绿裙女子的神色也变得阴冷起来。 金天玄月等人心中一沉,他们才刚从蛰伏之地走出,就碰到这样一场杀劫,令他们也有措手不及之感。 就在此时,一道淡然如水的声音响起:“林兄不会来,但我可以帮他代劳。” 一道身影从极远处走来,眼眸澄澈如湖,气息平淡无奇。 可成翔二人却不寒而栗,脸色大变。 “走!” 毫不犹豫,两人全力挪移逃遁。 却见那一道从虚空中踱步而来的男子随手在虚空中点了两下。 噗!噗! 数千丈外,成翔和绿裙女子的身影从虚空坠落,皆被可怖的指力击穿脑颅,暴毙而亡。 临死,都没能来得及反应! 金天玄月等人倒吸凉气,轻描淡写般的一击,却将两个有资格进入古仙禁区的强者击毙。 这无疑很恐怖! 也在同时,金天玄月他们认出了来人身份。 弥无涯! 那个曾制霸诸天圣王榜第一六百年的盖世传奇! 只是,金天玄月他们打破脑袋也想不出,身为盘武道庭核心传人的弥无涯,怎会主动救助他们。 “准帝境!不……这是绝巅准帝境!” 与此同时,金天玄月又有了发现,察觉到弥无涯的气息,已完全不属于圣境范畴,变得更为恐怖和深不可测。 “再有十天,古仙禁区之行就将结束,你们若见到林兄,告诉他,在离开外界时,若有机会逃走,就务必第一时间采取行动,否则……” 弥无涯想了想,撂下这句话,就转身而去。 否则是什么,他没说。 但其中的意味,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得出来。 只是…… 金天玄月他们还是没有想明白,为何弥无涯也认为他们认识林寻? 这林寻到底是谁? 可惜不等他们去问,弥无涯的身影早已消失在极远处的茫茫天地间。 “该不会……是金兄吧?” 冷修枷忍不住道。 “这怎么可能,在玄黄道庭时,金兄都已被证实是归元道庭的传人了,难道那些大人物会看走眼?” 谢雨花皱眉。 “林寻……我想起来了,此人当年在大闹昆仑墟,杀得八方群雄血流成河,溃不成军!” 金天玄月清眸一亮,怪不得感觉林寻这名字如此熟悉啊。 “只是,此次论道盛会上,这林寻可并不曾参与进来……不对,该不会……该不会真的是公子吧?” 金天玄月心中一颤,意识到一件事,她自以为林寻的真正身份应该叫禹玄。 可现在突然想到,既然金独一这个身份是由公子假扮,那禹玄这个身份岂不是也可以被假扮? “禹玄……金独一……林寻……” 金天玄月喃喃,想起弥无涯临走时的话语,她心中已浮现出一个大致的判断。 被自己推崇无比的公子,极可能就是林寻! “听弥无涯说,原来公子他……极可能已经将那一件混沌重宝夺在手中了……” 金天玄月心中一阵激动,再忍不住道,“走,我们继续前行,好好打探一下消息!” …… 随着离开古仙禁区的期限即将来临,古仙禁区内并不平静,在不同区域中,陆续有大动静发生。 弥无涯破境而成绝巅准帝的消息,很快就不胫而走,被不少有心人所察觉到。 紧跟着就又传出,华星离、凌红妆也陆续踏足绝巅准帝境! 一时间,引起了不知多少关注的目光。 “于古仙禁区中破境,可避开禁忌大劫杀伐!” 直至这一则消息传出,一下子令所有强者沸腾了。 须知,若搁在星空古道上,但凡欲踏足绝巅准帝境的强者,几乎是九死一生,成功的希望极其之渺茫。 纵然是天赋卓绝,底蕴恐怖的妖孽人物,也极可能在此等绝世大劫之下遭难。 像在鸿蒙世界,准帝境一抓一大把,屡见不鲜,可绝巅准帝的数量却少之又少,几乎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哪怕就是六大道庭、十大战族这等庞然大物内,所拥有的绝巅准帝传人也极其之有限。 简而言之,准帝之境,能否冠以“绝巅”二字,完全就是天壤之别! 如此一来,当得知在古仙禁区破境,可避开禁忌大劫杀伐时,那些强者是何等之激动。 事实证明,传言并非虚假。 接下来时间里,那些个拥有绝巅圣王境巅峰力量,堪称同境霸主级人物的盖世人物,几乎是如下饺子般,陆续破境而上,铸就绝巅准帝之道! “也不知那林寻破境没有,我倒是想再去和他一战!” 一些人踏足绝巅准帝境后,又变得蠢蠢欲动,将目光重新盯在林寻身上了。 “省省吧,我等都可以破境而上,更何况是那个变态?” “去了也是找死!” 更多的人很明智地放弃了再去和林寻较量的打算。 发生在破败之门前那一场旷世血战至今还历历在目,就如笼罩在这些强者心中的一道阴影,这辈子怕是再无法驱散了。 …… “这里就是不周山?” 金天玄月、谢雨花、冷修枷远远望着那一座被毁灭气息覆盖的苍茫大山,皆暗自心惊不已。 他们一路前来,只为证实一件事。 “太可怕了,真不知道那所谓的‘破败之门’又在何处?” 冷修枷神色凝重。 “我们要去吗?” 谢雨花目光看向金天玄月。 金天玄月也犹豫了,不周山藏有大凶险、大恐怖,若万一没找到那林寻,反倒将自己小命丢在那,就不值得了。 “不必去了,他自己肯定会出来的。” 忽然,一道声音响起,一袭僧衣,眉眼温顺,额头光洁,宛如少年模样的和尚,凭空出现。 灵柯子! 金天玄月等人一眼就认出来。 灵柯子仿似要打消金天玄月他们心中的顾虑,又补充了一句:“我也在等他,要将一些战利品交还给他。” 金天玄月等人彼此对视,兀自戒备和警惕。 灵柯子也没多解释,他目光看了看四周,道:“不周山很大,可无论是谁前往那破败之门,必会经由此地,同样,若林寻从破败之门返回,肯定也会出现在这片区域。” “嗯?” 猛地,灵柯子瞳孔一缩,皱眉道,“贼心不死吗,或者说是自以为踏足绝巅准帝境,就可以无惧那家伙了?” 他袖袍一挥。 一片光雨流转,将身旁的金天玄月等人笼罩其中,而后低声传音道:“不要出声。” 金天玄月等人皆心中一凛,抬眼看去,这才发现,极远处地方,出现了一道道身影,一个个气息皆恐怖无比。 为首的,赫然是景天南! 有意无意地,景天南瞥了灵柯子伫足的地方一眼。 而后,他深吸一口气,望着那苍茫雄浑的不周山道:“各位,你们真确定要跟景某一起行动?你们应该很清楚,若那林寻也踏足绝巅准帝境,其实力又该是何等可怕。” 在景天南一侧,还有五个强者,三个乾坤道庭核心传人,两个盘武道庭核心传人。 其中就有曾被林寻夺走无法刀的商子衍。 在前不久的那一场旷世血战中,他虽被林寻打压得身负重伤,但并未遭难而亡。 这次也是踏足绝巅准帝境后,欲重新将无法刀夺回来! 听到景天南的问话,商子衍面无表情道:“若局势不对,我自有手段应对。” 其他人皆默认了。 “那好,若你们不幸遭难,可别怪景某没有提醒。”景天南沉声道。 “果然是为了林寻而来……” 灵柯子见此,眸子中泛起智慧般的光泽,心中暗道:“自古至今,修行道路上最大的劫难,或许便是心贼二字,贪、嗔、痴、恨、爱、恶、欲……贪字之祸害,又有几人能免俗?” 想到这,他心中一叹。 没有再多言。 而当景天南一行人正准备行动时,忽然一阵奇异的轰鸣声从不周山深处扩散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