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7章 杀之如宰鸡 - 天骄战纪

第2017章 杀之如宰鸡

苍茫犹如无垠的不周山,毁灭气息弥漫,神秘而凶险。 可随着那一道如雷霆般的轰鸣传出,整座不周山都开始颤动起来,令得天摇地晃。 远远望着,就如沉睡在大地上的远古巨龙苏醒! 景天南等人皆瞳孔一缩,脸色微变。 什么情况? 轰隆~~ 轰鸣声越来越响亮,震荡九天十地,肉眼可见,那覆盖在不周山上的毁灭气息,就如潮水一般褪去。 仅仅片刻。 不周山就如褪去了一层纱衣,覆盖其中的毁灭气息全都消散,第一次向世人露出其真正面目! 就见 亿万瑞霞飘曳,万千神曦垂落,一挂挂混沌气息犹如九天长河,在不周山上流转奔腾。 每一块山石,皆闪烁神性气息,烙印大道痕迹,衍化出不同的神妙气象,一阵阵悠扬若天籁似的道音响彻,令人身心陶醉…… 一下子,景天南等人都呆住了,被震撼得瞠目结舌。 这是何等一座神秀之山? 他们也曾见过天下诸多名山福地,可却找不出一座能够和眼前不周山媲美的! 它大若无量,沐浴瑞光,交织神霞,混沌气弥漫,犹如大道之起源,擎天而立,似一条贯通天界的桥梁。 玄黄道庭所在的青芒神山,也算是天下一等一的祥瑞福地,可是和此山一比,也都逊色了三分! “这才是不周山的真面目吗……” 灵柯子和金天玄月等人也都神色震撼,一座未知而凶险的大山,却在片刻间化作了一座神秀无比的神山,这无疑太不可思议。 “若能在此山开宗立派,日后必可成一方真正的道庭势力!” 景天南眸光炽热。 商子衍等人也无法平静了。 可就在此时,忽然有人注意到,那大若无垠的不周山,竟开始不断的缩小…… 那漫天的神霞、瑞雨、道光、混沌气……也都随之不断收敛。 “这……” 无论景天南他们,还是灵柯子他们,皆都呆住,打破脑袋也想不出,怎会发生这等匪夷所思的事情。 接下来,就在他们亲眼关注下,原本极其雄浑绵延的不周山,化作了百丈高。 体积虽缩小了无数倍,可此时的不周山,却那般璀璨,散发出的气息也愈发炽盛,将这片天宇都染成瑰丽的颜色。 煌煌无量! 即便以在场众人的修为,当看过去时,也都有眼睛刺痛,身心皆颤的压抑感觉。 就如目睹一座无上神山诞生,让人都有跪地膜拜的冲动! “那……那是谁?” 蓦地,有人注意到,在那已变成千丈高的不周山下,出现了一道身影,沐浴在璀璨的道光中,就如神祗般,令人根本看不清其面容。 这一道身影从远处走来。 而随着他迈步,千丈高的不周山再度开始缩小……而其光芒则越来越炽盛,越来越恐怖。 附近天地,皆哀鸣颤抖,如俯首称臣! “难道……那是从不周山中诞生的神祗?” 有人颤声开口。 此刻,景天南等人心神皆压抑无比,神色变幻不定,连他们也猜不透,不周山为何会变成这样子。 也无法看清楚那一道正走来的身影,究竟是谁。 可他们心中皆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灵柯子似也猜到什么,一脸的目瞪口呆,那传闻中的混沌重宝……该不会就是…… 嗡! 当不周山化作三尺高时,倏尔化作了一道璀璨耀眼的匹练,掠入那一道走来的身影中,消失不见。 天地间那煌煌炽盛的气息,也随之消弭。 那一道身影的真面目,也终于被人看清楚。 一袭月白色衣衫,黑发随意束在脑后,露出一张清俊坚毅的脸庞,他身姿峻拔,气质恬淡若流云,超尘脱俗。 一如传说中的谪仙。 “林寻!” 景天南等人吃惊,果然是他。 “公子!” 金天玄月美眸一亮,心头萦绕许久的谜团终于在此刻打开。 原来,公子果然就是林寻! 这时候,谢雨花和冷修枷也反应过来,都不禁露出异色。 原来,在破败之门前杀得血流成河,犹如无敌般的传奇人物林寻,竟真的是自己所认识的金独一! “公子小心,那些家伙要对付你!” 金天玄月再忍不住出声,虽然灵柯子已提醒过她,让她不要发声,可她哪可能眼睁睁看着林寻被人围攻? 灵柯子并未恼怒,只是露出一抹古怪之色,心中暗道:“你们难道没看出,这家伙已经是绝巅准帝了?” 当初在破败之门前,他都能独战十方,横推无敌,更何况是现在? 不过,灵柯子没有多说。 他也想看一看,晋级绝巅准帝境后的林寻,又拥有着何等恐怖的战力! …… 金天玄月的声音,打破了场中的寂静,也让景天南、商子衍等人齐齐色变。 他们都已成为绝巅准帝,哪会看不出,林寻也同样破境晋级? 原本,他们还想着能够在修为上压制林寻一头,从而达到报仇雪恨的目的。 可现在这一切都成空了。 此刻,当看着林寻那宛如谪仙般的身影出现,他们脑海中情不自禁又浮现出破败之门前的那一场血战。 一幕幕血腥的画面犹如走马观花,令得他们心境都不平静了,隐隐已有了退意! 林寻朝金天玄月他们点了点头,就将目光看向景天南等人,瞬间就猜出了他们此来的心思。 唇角,不禁泛起一抹讥诮的弧度。 “贼心不死?或者说是作死?” 林寻淡然出声,声音中的嘲讽毫不掩饰。 他倒也能理解。 之前败在自己手中,错失了夺得混沌重宝的机会,肯定令他们不甘心,如今破境而上,自以为力量强大,就要卷土重来,报仇雪耻。 可惜…… 这些家伙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景天南他们神色阴晴不定,搁在以前,若被人这般羞辱和轻蔑,他们早已第一时间暴起杀人。 可此时,他们犹豫了! “哼!再过十天,这古仙禁区的行动就将结束,到时候……看你林寻该如何面对外界那些帝境人物!” 深吸一口气,景天南冷冷撂下一句狠话,竟是转身就要走了。 “现在才想着离开,不觉得……太晚了?” 声音响起时,林寻屈指一弹。 嗤! 一道剑气掠出,交织晦涩而神秘的准帝境法则力量,极尽凌厉,故极尽绚烂。 天地,都仿似在这一剑气下黯然失色。 景天南毛骨悚然,他本欲全力挪移而逃,可这一剑斩来,却令他凭生逃无可逃之感。 毫不迟疑,他全力以赴。 他背脊如大龙摇摆,冲出青色法则道光,化作一口青色大钟,滴溜溜发光,防御全身。 这青色大钟,是景天南踏足绝巅准帝境后,方才掌控的一门至高秘法,名唤青罡不坏钟,有抵御万法之妙,防御力之强堪称惊世。 铛! 剑气斩来,却见那被景天南引以为傲的青色钟鼎,于瞬间就被劈得裂开一道缝隙,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碎声,神辉轰鸣。 紧跟着,青色大钟崩坏,剑气势如破竹,斩杀而下。 噗! 在景天南难以置信的惊恐目光中,其身影一分为二,鲜血如瀑飞洒,身陨道消。 那剑气落下时,大地都被剖开一条笔直的裂缝,深不可测! 一剑。 云淡风轻。 斩绝世妖孽景天南! 那震撼而血腥的一幕,让灵柯子、金天玄月等人都不禁倒吸凉气,被震撼在那。 “走!” 商子衍等人见到这一幕的第一反应,就是逃! 景天南是其他星空的绝世妖孽,就如领袖人物般,战力之强,有目共睹。 而今的他都已踏足绝巅准帝境,可却竟非林寻一剑之敌! 这何等可怕? 却见林寻袖袍一挥。 轰隆! 爆鸣声中,无数太玄剑气掠出,撕裂长空,化作铺天盖地的狂暴剑雨,呼啸而去。 虚空震荡,千里皆颤。 剑气纵横交错之下,商子衍等四人的身影皆被淹没其中,旋即密集的血雾在璀璨的剑气汪洋中弥漫。 惨叫声甫一响起就戛然而止。 唯有那锵锵的剑吟响彻云霄,扩散四野,久久不曾弥散。 一击,灭商子衍等五位绝巅准帝! 而自始至终,林寻伫足原地,只轻描淡写的一挥袖而已。 无声的震撼犹如潮水般冲击着灵柯子他们的心神,令得他们神色恍惚,怔然失神。 杀绝巅准帝如杀鸡! 如今的林寻,在破境而成绝巅准帝后,究竟掌控着何等恐怖的力量? 绝巅圣王境时,他拥有着古今未来,无可匹敌的力量,现在的他,是否也可在绝巅准帝境称无敌? 而此时,林寻心中却波澜不惊。 他的绝巅之路,早已和其他人不一样,这让得他在踏足绝巅准帝境后,也掌控着超乎想象的恐怖战力。 如果说林寻以前的修行,是一场漫长的积累过程,那么在成为准帝后,就是一场空前极尽的释放和升华! 当然,能够如此轻易地镇杀景天南等人,还是让林寻有些意外。 他没想到景天南等人都已踏足绝巅准帝境,战力却似乎远不如在圣境时那般卓绝和顶尖了…… 摇了摇头,林寻不再多想,朝灵柯子他们走去。u

上一篇   第2016章 贼心不死

下一篇   第2018章 最后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