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8章 最后三天 - 天骄战纪

第2018章 最后三天

不周山消失了,天地间一下子变得空阔旷远起来。 金天玄月、冷修枷、谢雨花三人分别盘膝坐在不同的区域,静修打坐,为破境做准备。 距离古仙禁区的行动落幕还剩下十天,而金天玄月他们还不曾破境晋级。 若就此离开,那无疑等于错过了一场绝佳的踏足绝巅准帝境的机会。 毕竟,有古仙禁区的大道秩序力量遮蔽,能够让修道者轻易避开那来自天穹深处的禁忌大劫! 林寻和灵柯子立在远处。 灵柯子已经将战利品交给了林寻。 破败之门前的那一场旷世血战中,被林寻击杀的盖世人物都有二十多个,其中不乏如温余、风北灵这般大有来历的角色。 这也让得灵柯子搜集到的战利品异常丰富,仅仅是帝宝就有十六件之多! 有战矛、有道剑、有战刀、有神印……皆堪称是神异无比,非一般帝宝可比。 除此,尚有许多的储物宝贝,其内储藏着大量的神药、奇珍、灵材……价值之大,已无法估量。 因为不止数目庞大,且价值都无比惊人! 清点半响,林寻将其中两件帝宝和一个装满各色宝物的储物袋递给灵柯子,道:“不能让你白忙活了,这些给你。” 灵柯子态度坚决地拒绝了:“林兄,你这可就等于是害我了,只要拿了这些宝物,别管是谁,在离开古仙禁区后,肯定会被这些宝物主人身后的大势力打压。” 顿了顿,他带着古怪之色道:“也只有林兄你,才不惧这一切,所以你还是收回去吧。” 林寻一怔,似笑非笑:“你是说我债多不压身,虱子多了不怕痒?” 灵柯子尴尬,嗫喏道:“我……也只是实话实说罢了,毕竟这些帝宝皆大有来历,要么是一方宗门的镇派之宝,要么是一方族群的镇族重器,一般的人……可真不敢据为己有。” 林寻也不勉强,将宝物收起,道:“再有十天,古仙禁区就要落幕了,你如今跟我混迹在一起,离开时,怕也会遭受到牵累……” 不等说完,灵柯子就挺起胸膛,道:“林兄放心,我不怕被牵累的。” 他显得很自信。 “那就好。” 林寻看着灵柯子,若有所思。 他想起了玄九胤,自始至终也不忌惮和自己相交,但玄九胤是因为有玄家撑腰。 灵柯子呢,又是哪里来的底气? 想了想,林寻就摇头,这和尚的嘴巴太严,即便是问,肯定也问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天穹上,倏尔出现一片漆黑如墨的劫云,恐怖的禁忌气息悄然弥漫。 原本盘膝打坐的金天玄月睁开清眸。 她要渡劫了! 几乎同时,这片天地间蒸腾起神秘的大道秩序力量,冲霄而去,将那禁忌般的劫难气息遮蔽。 见此,林寻收回目光,在这等情况下,以金天玄月的天赋和底蕴,根本就不愁无法破境而上。 “林兄,当离开古仙禁区时,你的身份肯定会暴露,你在这里做的一切事情,也会第一时间被那些帝境大人物知晓,你……不担心吗?” 灵柯子禁不住问。 林寻显得太淡定了,仿似根本不担心离开时的事情。 “担心有用吗?” 林寻反问。 灵柯子呃了一声,一时语塞。 “放心吧,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林寻黑眸幽邃而平静。 他想起了三师姐若素曾说,只要能够将那一件混沌重宝夺在手中,纵然是暴露身份也没什么。 这让林寻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方寸山那些师兄师姐……肯定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遭难。 同样,林寻手中握着一些底牌,哪怕就是遭遇到极大凶险,也有一定的把握可脱困! “林兄。” 灵柯子深吸一口气,道,“你不是想知道,我从你身上看到了一些什么吗?” 他似乎已做出了决定。 林寻黑眸微眯,看着一脸严肃的灵柯子,不禁笑了:“这些事,等以后再说也不迟。” 灵柯子露出错愕之色,忍不住急了:“可万一在离开古仙禁区时,让你发生什么不测,岂不是……” “是啊,我若发生什么意外,就是知道了一些事情又有何用?所以,你应该祈祷我不会发生意外。” 林寻笑眯眯敲了一下灵柯子的脑门。 灵柯子挠了挠头,心中疑惑,难道他已看出,我若将那些看到的东西说出来,自身就会遭到极其可怕的反噬? 或者说,他担心知道这些事情后,会影响到心境? “别胡思乱想了,林某只要在这一场即将来临的大劫中活下来,肯定是得找你好好聊聊的。” 林寻忍不住又敲了一下灵柯子的脑门,这宛若少年的和尚眉眼温顺,憨态可掬,很招人喜欢。 …… 一天后。 金天玄月破境成功,顺利迈入绝巅准帝境,整个人气息都变了,愈发的空灵和清冷,犹如冰山仙子,绝美如画。 三天后。 冷修枷破境成功。 七天后。 谢雨花破境成功。 这若搁在外界,肯定要引起大轰动,惹来无数强者观礼,毕竟,欲踏足绝巅准帝境实在太难了。 可在这古仙禁区,只要底蕴足够强大,破境时便不费吹之力! 事实上,只要如今还活在古仙禁区中的强者,几乎都已陆续破境晋级,踏足绝巅准帝之境。 这些天,林寻心境澄澈,体悟和锤炼自身道行,再没有什么意外和波折发生。 而在外界,风雨欲来。 …… “只剩下三天了……” 玄黄道庭掌教太叔泓发出感慨似的声音。 这一段时间以来,他们一直等候于此,虽无法窥伺到发生在古仙禁区内的事情,可通过那一盏盏熄灭的命灯,却让他们大致能推断出一些情况。 直至此刻,洪荒道庭进入古仙禁区的十二名核心传人,全军覆没。 乾坤道庭进入其中的十九人,只剩下两个。 盘武道庭十五人,剩下九个。 玄黄到道庭十七人,剩下八人。 众魔道庭…… 仅仅只是六大道庭的核心传人,几乎都折损一半,如洪荒、乾坤两大道庭几乎是全军覆没! 由此便可推断出,那古仙禁区中的情况是何等凶险、残酷和血腥。 眼下,仍旧还亮着的命灯,仅仅只剩下二十九盏! 这个数目,足以令诸天震颤。 须知,此次进入古仙禁区的强者虽只有一百零八人,可每一个皆堪称是当世绝巅圣王境中最一流的人物,到了快结束的时候,却仅仅只剩下二十九人,这伤亡无疑太严重! 就像最近些天,在场那些个帝境大人物一个个脸色阴沉,一语不发。 太叔泓清楚,这些老家伙心中都憋着一口气。 “是啊,就只剩下三天了……” 火灵女帝也感慨了一句,“不说这古仙禁区,就说这云之山附近,就称得上是暗流涌动,风雨欲来。” 在座众帝神色皆有些微妙。 一件混沌重宝,牵引着诸天上下的目光,在这暗中,不知多少老怪物盯着这里的动静。 同样,谁也不清楚,当三天后古仙禁区的行动落幕时,究竟会有一场何等大的风波会爆发! 但无可置疑,这一场风波已无可避免,注定要爆发。 只是到那时谁是猎手,谁又是猎物,则尚未可知。 “你们说,这云之山附近,如今究竟有多少我辈中人?” 洪荒道庭的绝印武帝忽然问。 “这等大风波,哪可能会少得了同道参加?” 有人哂笑。 “来的都是同道吗?那可不见得。” 有人神色冷厉。 “不管是谁,欲掺合到这一场风波中,也得掂量掂量后果。” 火灵女帝傲然道。 距离此地极其遥远的那一座清幽山谷内。 老僧和黑袍少年的对弈,已进入最激烈的阶段。 可两人的神色皆不见任何紧张,一个比一个沉稳和平静。 “这乾坤道庭的火灵女帝的记性可真差,若方寸山的那些孤魂野鬼来了,哪需要掂量她口中的‘后果’,莫非,她以为自己是下棋的人?” 黑袍少年嗤地笑了一声。 他头戴莲花冠,一袭黑袍,模样宛如少年,眼神却蕴含着无尽沧桑气息。 这位神照古宗的“神虚帝祖”,并未掩饰自己的不屑。 “谁是棋子,谁是棋手,都还不好说,此次风波充满变数,棋子有时候也可能会成为棋手的。” 老僧淡然道,他相貌清癯,布满皱纹,穿着朴素干净的僧衣。 可在黑暗世界,他却有着一个足以令众生色变的称号—— 涅空帝祖! 神虚帝祖捻起一枚棋子,沉吟道:“且不说其他,布下这么大一个局,怕是又要上演一场众帝道战,道兄可对此有所准备?” 涅空帝祖点了点头,淡然道:“尽人事,听天命,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我也是。” 宛如少年的神虚帝祖笑起来,“不过我有一点和你不一样。” “哦?” 涅空帝族道,“哪里不一样?” “为了那一件混沌重宝,我敢拼命。” 神虚帝祖说着,将手中棋子轻轻敲在棋盘上。 他言辞随意,可却令涅空帝祖微微一挑眉,意味深长道:“若如此,届时倒要领教一下道兄的风采了。”

下一篇   第2019章 众帝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