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9章 众帝怒 - 天骄战纪

第2019章 众帝怒

三天后。 古仙禁区行动落幕的日子来临。 云之山旁边,玄黄道庭掌教太叔泓长身而起,神色庄肃地扫视在座一众大人物,道: “到了如今,有些话……本座必须先说清楚。” 一句话,令众人皆心中凛然。 太叔泓沉声道:“在这暗中蛰伏的那些同道也都听好了,今日无论发生什么事,我玄黄道庭皆不会掺合进来,谁若敢拉我玄黄道庭下水,我太叔泓第一个饶不了他!” 声音不大,却响彻九天十地。 在座众人都已见怪不怪。 从往昔到现在,无论这星空古道上发生何等大事件,玄黄道庭的态度一直很鲜明—— 保持中立! “开始吧。” 太叔泓表明了玄黄道庭的态度后,便不再耽搁,展开行动。 当即,乾坤道庭的火灵女帝、众魔道庭的燃穹魔帝、盘武道庭的云岩大帝、洪荒道庭的绝印战帝,皆跟着走出。 与此同时,无论是明面上,还是在暗中,所有的目光皆都汇聚了过去。 “起!” 太叔泓袖袍一挥,一枚流淌着滔天金色神辉的道印浮现而出,道印之上,烙印一层繁密的先天道纹。 正是玄黄道庭的镇派至宝“离火金印”! 紧跟着,绝印战帝祭出了洪荒道庭的“万灵瑞炉”;云岩大帝祭出了盘武道庭的“诛神道剑”;火灵女帝祭出了乾坤道庭的“青琉如意”;燃穹魔帝祭出了众魔道庭的“三千魔卷” 每一件,皆堪称镇派至宝,来历惊人,威力更是不可思议的可怕。 轰隆~ 就见漫天宝光汇聚,横扫而去,这片天地都动荡。 那重重白云堆积的云之山壁障上,硬生生被凿开一条巨大的裂缝,通往遥远的深处! 片刻后,那被破开的一条裂缝不断翻滚,最终化作一条细长而透亮的通道。 远远一望犹如一条星河铺陈在那,延伸向无垠深处,通道上各种霞光流转,神辉如瀑般飘洒,景象惊人。 无数的目光都紧紧盯着这条通道的出口。 究竟是谁,夺得了那一件混沌重宝? 又是谁,杀得洪荒、乾坤道庭的传人几乎全军覆没? 答案,马上就将揭晓! 而场中的气氛,也是在这一刻变得压抑到了极致。 无形的暗流,在这天地间汹涌。 嗖! 没等多久,随着虚空隧道出口一阵光雨流转,一道身影冲出。 这是一名灰袍青年,肤色白皙,器宇不凡,周身涌动着属于绝巅准帝境的气息。 可当他出现那一瞬,却浑身一僵,头皮一阵发麻。 一众真正的帝境大人物,就在不远处,目光齐刷刷地盯在他身上,那滋味,简直就像一只小兔被一群雄狮盯上。 “混沌重宝被何人夺得?” 一道急促的声音响起,是洪荒道庭的绝印武帝,犹如高坐九天之上的主宰,威势慑人。 这个问题,也是在场所有帝境人物最关心的。 一时间,那第一个从古仙禁区中走出的灰袍青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快要窒息和崩溃。 他甚至都不敢隐瞒,下意识答道:“林寻。” 林寻? 叔泓等众帝皆一怔,他们印象中,此次进入古仙禁区的一百零八名强者中,可根本没有一个叫林寻的。 “你说的这林寻,该不会是当年曾大闹昆仑墟的那个年轻人吧?” 一位帝境忽然出声,让其他帝境人物皆眼皮一跳,想起十多年前的那一场令整个星空古道都为之震颤的大事。 那个夺得成帝成祖造化的年轻人,就叫林寻! 一下子,在场众帝看向那灰袍青年的目光愈发慑人了,让得后者神魂悸动,心境都差点崩溃。 “正是他!” 灰袍青年几乎是毫无隐瞒,就将实情道出,“这家伙假扮作金独一的身份,也是在古仙禁区中,才被揭穿!” 金独一! 是他! 太叔泓、火灵女帝等一众帝境人物心头皆是一震,一个个神色都变了,有恍然,有亢奋,也有惊讶和意外。 这消息太过出人意料。 原因就在于,他们虽早已猜测到了一些“金独一”的来历,可却根本没想到,这个“金独一”竟会和“林寻”这个人物重合。 “古仙禁区何等可怕,参与争锋的强者又何其之多,怎会让此子夺得了那一件混沌重宝?” 有大人物皱眉。 不少帝境也都心存疑惑。 “这岂不是说,此子不止夺得了那一件混沌重宝,并且手中还掌握着一桩成帝成祖的造化?” 而当火灵女帝说出此话,让得在场众人瞳孔皆是一眯,神色异样。 仅仅只是一件混沌重宝,就足以令天下势力疯狂,更何况再加上一桩成帝成祖的造化? 最不可思议的是,无论是混沌重宝,还是这一桩成帝成祖的无上造化,竟都掌握在一个人手中! 一时间,在场众人各怀心思。 嗖! 虚空隧道中,再度有一道身影掠出。 这是一名紫衣男子,当看到火灵女帝时,顿时露出悲恸之色,大叫道:“火灵老祖,还请为我那些遇害的师兄弟们报仇!” “雨仲,皇甫少农他们究竟是被谁人所杀?” 火灵女帝直接问,杀气腾腾,这个疑惑一直憋在她心中,这段时间折磨得她心神不宁。 被称作雨仲的紫衣男子咬牙切齿,带着恨意道:“是林寻!” 场中哗然。 又是这林寻! 乾坤道庭进入古仙禁区的传人共有十九个之多,可却被杀得只剩下两人,谁能想到,这一切竟仅仅只是一个人做的? 洪荒道庭的绝印武帝似意识到什么,脸色微变道:“我洪荒道庭孔昭他们该不会也是……” 雨仲深吸一口气,道:“启禀前辈,孔昭道友他们一行人,也是被这林寻所杀。” 什么? 在场众帝都不禁动容,瞳孔闪动,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因为在之前他们的推测中,皇甫少农一行人和孔昭一行人的陨落,肯定是遭遇了什么大凶之事。 可却根本就没想过,这会是一个人所为! “我族温余是被何人所害?” 又一位帝境开口了。 “林寻!” 雨仲毫不犹豫道。 “我族风北灵是被何人所杀?” “林寻!” “我派……” “林寻! ……一个又一个帝境开口,询问自家传人的事情,得到的答案几乎如出一辙。 林寻! 这让场中气氛都变得压抑,一个个帝境的神色都浮现阴霾,显得很难看。 一个方寸山的余孽,却竟杀得他们门下传人伤亡惨重,血流成河! 这让他们焉能不怒? 在暗中关注这一切的诸多老怪物也都暗暗心惊不已,这方寸山的余孽……可真够狠的! 嗡~ 虚空隧道流转瑰丽的光雨,陆续又有一个又一个强者从中走出。 每一个来到这熟悉的天地中,皆如释重负般,可当看到那一众帝境阴沉的神色时,都不禁吓了一跳。 “本座且问你们,那林寻究竟在古仙禁区做了一些什么事情?” “谁能告诉本座,林寻在破败之门前所做的恶事?” “皇甫少农真的是被此子所害?” 一时间,许多帝境犹自不相信似的不断进行询问,可得到的答案却惊人的相似。 无论是皇甫少农、孔昭等人的陨落,还是温余等人的遭难,皆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 林寻! 当了解到这些事情的始末,那些帝境大人物终于无法控制内心怒火,一个个神色阴沉到了极致。 “这该死的小东西!” “不除此子,本座誓不罢休!” ……看着一个又一个帝境发怒,那些个从古仙禁区中走出的强者,皆呼吸都困难,躯体发僵。 帝境发怒,岂是寻常? “连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盘武道庭的云岩大帝神色复杂地看着从虚空隧道中走出的弥无涯。 弥无涯神色平淡,点了点头。 他没有解释什么,他心中也清楚盘武道庭和方寸山之间的恩怨,但这根本无法影响他视林寻为“同道”的态度。 云岩大帝一阵叹息,道:“罢了,反正……此子今日也是必死无疑。” “必死无疑吗……” 弥无涯心中喃喃,看着在场那一个个帝境大人物,他心情莫名其妙地变得有些沉重。 “红妆,你们过来。” 太叔泓招了招手,将凌红妆、烟雨柔等玄黄道庭传人叫到身边,传音进行叮嘱,“待会此地必会爆发大乱,你们待在我身边,等人到齐了,我们便离开这是非之地。” “掌教,那林寻并非什么大恶之人,为何……” 凌红妆忍不住问出声。 太叔泓挥手打断:“这其中的内幕,牵扯到道统之争,这林寻只不过是被卷入其中的一颗小棋子罢了。” 凌红妆心中幽幽一叹,虽是竞争对手,可她却对林寻的胆魄和实力钦佩不已,换做一般时候,她肯定会帮着做一些事情。 可现在,连他们玄黄道庭的掌教都不愿掺合进来,可想而知,这即将来临的这一场风波何等可怕! 事实上,随着时间推移,随着一个又一个强者从虚空隧道中走出,这云之山附近的气氛,也都变得愈发的压抑起来。 明里暗里,不知多少恐怖的意志力量覆盖在这里,牢牢锁定着那虚空隧道。 静静地等待着。 —— 今天结业,要赶一天的飞机、大巴什么的,第二更不确定啥时候能写出来…… bq

上一篇   第2018章 最后三天

下一篇   第2020章 禅屠帝祖